反正秦飛現在該做的也都做了,也只能聽天由命了,小白絕對不可能交出去,系統也不允許小白他們被交出去,一旦小白他們離開秦飛超過一段的距離,他們會被系統回收的,並且不會被再次發放,離開代表這雙方契約的打破,他和這些小東西也是簽訂了契約了。 「恭喜宿主完成契約。獲得本次交易十分之一的金錢獎勵,十分之三的系統金幣獎勵,獲得十分之三的真氣獎勵。恭喜宿主真氣滿值,實力提升為伯爵。」

「契約成功!數據提取!符合人物獵取當中,獵取完畢!人物資料送達!」

常遇春

等級:八星!十八般武器,樣樣精通。

來歷:南直隸鳳陽府懷遠縣人。元末紅巾軍傑出將領,明朝開國名將,可惜,常遇春只活到四十歲,就病死於柳河川,夢想再活二十年見證大明的崛起。

「完了!這次死定了!」秦飛心中一寒。

系統的存在本身就是極為bug的,但不管是系統還是人都沒有完美的存在,而秦飛的獵頭系統也是有一個極為bug的存在,那就是秦飛自己也可以和系統簽訂合約,獵取人物,當然前提是要有錢才行,秦飛這段日子也有了不少的收入,但是他的錢也不是太多,要不是今天這種情況秦飛還不願意用,但是即便用了,秦飛也沒有想到是這樣一種結果,因為他召喚出來的這個人實力雖然確實挺強,但是和眼前這個人明顯沒得比。

「叮!由於宿主利用了系統的bug成功獵到一個高手,系統將會這種bug做出錯誤改正,以後這樣的召喚方式將不會存在,但由於這是系統本身的原因,所以給予宿主一定的獎勵,提升宿主實力一級,攻擊宿主提升為侯爵!」

「尼瑪!還能這樣啊!」

秦飛心中一喜,雖然不能再用這種方式人,可這下子有救了,隨著自己實力的提升三隻寵物的實力也會跟著提升,現在秦飛的心終於放下來了,有了這樣的提升雖然小白現在是不可能參與到戰鬥,但是自己有著小烏和小花在應該不成問題了。

「嘭!」

一個長相帥氣的男子就出現在了秦飛的面前。

秦飛還在發獃,那個人的耐心也終於沒有了,一把向秦飛抓了過來,但此時常遇春已經來到了秦飛的面前擋住了,好在這個男人也不是想要秦飛的命,也就是想要抓住秦飛,逼迫秦飛而已,所以常遇春才能幫他擋住。

「哦!又來一個嗎?哈哈!沒有想到這些年李氏王國倒是藏龍卧虎啊!居然還有侯爵這個級別的高手,在這種地方侯爵那可都是十分強大的存在了,不過你以為這樣就能攔住我了嗎?」

這個人微微一笑顯然沒有將常遇春放在眼裡,但他確實有不將常遇春放在眼裡的實力。

「滾!」

只見他一個轉身飛身就是一腳,便將常遇春踢飛,常遇春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

「什麼?」

這一下還能看到這個場景的人無一不感到驚訝,侯爵的實力,那可是能改變一個國家的實力,剛才就是一個侯爵便將整個戰局給改變了,最終害得李氏王國差點滅國,但現在就是這樣一個高手,居然就是被一腳給踢飛了,可見這個人的實力有多恐怖。

「沒用的!不管你找來多強大的人,哪怕你找來公爵在我的面前都沒有用,現在你只要乖乖的將你手上的異**到我手裡,這件事情就算了,本來我就是得到命令駐守保護李氏王國的,要是殺了你們讓我得到了懲罰就不好了。」

這個人看都沒有看被他踢飛的常遇春,在他眼裡這樣的雜魚能在他的手裡活下來那都是因為他留手了,不然這些人根本就不可能活下來。

果然常遇春被踢飛之後愣是沒有再戰的能力,只是廢墟中不時傳出的聲響,證明常遇春還活著。

「交出來吧!」

這個人伸出了自己的手,絲毫沒有覺得秦飛會拒絕他,因為他就是有這樣的自信,不會有人拒絕他,這就是絕對實力至上的地方,任何事情都是實力至上,活著才有實力,活著才有輸出。

「交出來?好吧!我交給你,不過……小花給我上!」

「恩?」

小花沖了出來,用眼睛一直盯著這個人的眼睛,這個人也是一愣,明顯小花的速度不是一般的寵物,他沒有想到除了秦飛手上的小白這有竄出了另外一隻異獸。

「想不到這今天還真是我的幸運日啊!一下子就是兩隻異獸,即便再讓我呆著這裡二十年也值……」

這人盯著小花看的同時,嘴裡不停的念叨,可沒有沒有等到他自己高興完,這個人的整個人都發生了變化,突然就這樣站在了那裡一動不動。

看到這種情況不知道的人也是十分的奇怪盯著眼前發生的事情,但惟獨秦飛露出了笑容,別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秦飛卻知道現在勝利已經在自己的手上了。

「小花!多謝了!」

秦飛走到了小花的面前將萎靡的小花抱了起來,絲毫都沒有在意就在他身邊的那個高手,甚至就像當他不存在一樣。

「你擋著我的路了,讓開!」

秦飛開口,瞬間就有種讓人想要衝上去打他的衝動,這都他喵的什麼時候了還在這裡裝b,也不怕被那個人給打死嗎?

但就是看似裝b的秦飛此話一出,這個剛才還一幅天下老子最大的人,居然真的給秦飛讓開了路了,這下子所有的人就更加震驚了,尤其是還清醒的那些人,這個人的強大那是所有的人看在眼裡的,沒有想到現在居然聽秦飛的話,所有的人不自覺的打了打自己的臉,都以為自己還沒有睡醒了,可是事實就是這人真的聽秦飛的話。

這些人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可是秦飛卻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因為秦飛手上小花的能力,那就是百分百控制一個人一個小時,不管實力如何,小花小白小烏,各有各的能力,但是這三樣能力加起來其實是非常逆天的一件事情。

絕對的輸出能力,絕對的控制能力,絕對的防禦能力,簡直就是開團的最好陣容。

恩!好像跑偏了!秦飛不自覺的將這三個小傢伙的能力聯繫到了遊戲上,但他們的能力毋庸置疑。 而現在這個高手正是被秦飛所小花所控制了,秦飛自然能毫無顧忌的讓他幹什麼就幹什麼。

「剛才你挺沖的!先扇兩下自己吧!」

「啪啪!」

這人果然在自己的臉上來了兩下。

「不夠狠!用力一點!」

「啪啪!」

這兩下聲音傳的很遠,秦飛這才滿足的點了點頭。

可是這次卻讓其他的人徹底蒙圈了,居然還有這種操作,顯然秦飛也沒有想要給別人介紹自己小花能力的想法,開玩笑這可是秘密武器,今天要不是特殊情況他也不會用出來的,不然上次試能力的時候,也不會先試小烏的能力了。

這下三個小寵物的能力都試了出來,秦飛心中也算是有了一個數。

「不過嘛!這打兩下好像不太過癮了。」

秦飛有些不懷好意的盯著眼前這個人,這個人想要小白他們,顯然這是觸及到了秦飛的底線,這人肯定是活不了,但要是這樣就讓這個人死了那就太沒意思了,秦飛也不願意這人就這樣自殺了,反正有時間,玩玩再殺他不遲。

「恩!你能放個屁不!先放個屁玩玩。」

秦飛一開口空氣瞬間凝結,就連被控制的那個人眼中明顯都有些掙扎,哪有這樣玩的?

「算了!放屁不好玩!不如我們玩果奔吧!一個公爵級別的高手玩果奔想想就令人興奮,以後你們還有機會說給自己的子孫們聽聽你們看見過公爵果奔了。」

秦飛對於自己的想法覺得十分的好,就連一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都點了點頭,尤其是被這個高手收拾過的人

,愣是沒有一個不同意。

「好!就這樣愉快的決定了!開始吧!公爵果奔!」

秦的命令一下,這人果然開始慢慢的脫衣服了,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一個個都露出了興奮的眼神,或許一個大美女在他們面前這樣做,他們都沒有這樣興奮過。

「很厲害的能力啊!不過小兄弟,做事沒太過了,或許我的這個手下確實過分了一點,但是他也不該受到這樣的恥辱,生死是小,失節事大!」

一個人慢慢的從天空中走了下來,而所有的人幾乎不敢相信居然還有一個人,而且秦飛幾人甚至都沒有發現這個人的存在。

「不好!有救援!還不殺了他!」

秦飛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大叫道,這個被秦飛控制的高手立刻動手,但是還沒有殺到這個人的面前,就見這個人突然就被凍成了一個冰雕,直愣愣的從空中落了下去,砸在了地上,不過卻沒有砸碎。

「你的能力確實不錯,但是對付我,這樣的實力顯然不夠,雖然在這個地方我們的實力都被壓制到了公爵的實力,可有些差距卻不是力量上的差距,而是實力上的差距。」

那個人一步步的走到了被凍成冰雕那個人頭上,輕盈的不像話,而直到這個時候所有的人才看清楚這個人的臉。

這是一個十分漂亮的男人,能用漂亮來形容的男人足見這個男人的顏值,但這都不是所有人的焦點,所有的人幾乎都只看向了他那頭拖地的銀色長發,這一頭的銀色長發給人一種致命的吸引力。

「你是誰?」

秦蒙死死的盯著眼前這個人,他從這個人那四散的寒氣當中感覺到了一絲熟悉的味道。

「這個人是我的人!我為剛才他對你的異獸的想法道歉,我也給了他該有的懲罰,這個人一會我就帶走了,你沒有意見吧!」

這人沒有理會秦蒙反而是對秦飛說道,似乎在他的眼中秦飛的分量比他還重。

秦飛沒有說話!

我他喵的敢有意見嗎?對付一個我都費盡了所有的心力和底牌,現在又來一個,要是自己裝b被殺了怎麼辦?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我知道你或許有點不服氣,但這個世界就是實力說話,要是你想要為今天的事情報仇,我隨時歡迎你來找他,不過前提是你能走出這個地方。」

說完他就沒有再看秦飛一眼,秦飛在這個人的眼裡,也不過就是一隻小小的螞蟻而已,他不願意多說,甚至都願意再理會秦飛,能和秦飛多說兩句話,完全只是因為他欠李氏王國而已,不然秦飛敢動他的人,不管他的人是不是作對了,秦飛今天都絕對沒有活下去的理由。

「秦蒙是吧!」這人轉頭之後又看向了秦蒙。

「你認識我?」

秦蒙一愣,他從來沒有見過這個人,但這人卻認識他,而且還和眼前的這個高手有關係,秦蒙的心中升起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我不止認識你,我還是認識他!」

這人指了指昏迷的李道忠。

「還有藍兒!」

「什麼?是你!就是你對不對!」

果然這人的話驗證了他心中的所想。

「當年我來到李氏王國尋找配偶,為我們這一族生育孩子,藍兒就是我的目標!因為她身體中的那股血脈能和我的血脈完美融合,並且生育下健康的孩子,所以我選了她!」

這人淡然的說道,像是在訴說著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事情。

「你強迫她了!」

秦蒙的眼中快要流出血了,要是現在他還能動,估計已經殺到了這個男人的眼前。

「強迫?我們這一族的血脈十分的異常,一旦這是非自願生下的孩子,這孩子是不會健康的,更不用說要是懷上了孩子之後她要是對孩子做了什麼,那我豈不得不償失!我們那是公平的交易,絕對沒有半點的強迫。」

這個銀髮男子從身體中透露出來的高傲像是在向世人宣布他看不起世人,但是卻十分耐心的跟秦蒙說著話。

「所以!你才讓你的人救了我們嗎?」

「我們的交易內容是保護李氏王國存在,保護你和李道宗直到你們自然死亡為止,當年的那種情況你們有多危險你比我清楚,她沒得選,只有我能救你們不是嗎?直到現在這個交易都是存在的,只是我腳下的這人有些玩忽職守了,回去之後我會讓新的人的來接替他。」 「你跟我說這些幹嘛!你覺得你說這些我就要感謝你嗎?你不知道現在我有多麼的想殺了你嗎?」

被一個女人保護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但是用這樣的方式那就是再丟臉不過了,而且這不僅僅保護,也不僅僅的是尊嚴,而是很多人的幸福,不管是上一代還是下一代。

「無所謂了!以你的實力,我是真心看不上,只要你有本事殺我,隨時歡迎你過來,本來我也不太想跟你們說這些的,我也答應過藍兒,讓那個孩子至少有一個完美的童年,但是因為這個地方太亂了,我不太願意讓那個孩子繼續留在這裡了,我要帶她走。」

自始至終這個銀髮男子就沒有看得上過秦蒙他們,甚至不存在看得上這樣的話,就好像一個皇帝會高傲的看一眼一個平民嗎?不存在的!大家就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甚至看的時候還會是同情的表情,現在的銀髮男子就是這樣看秦蒙這些人的。

「不行!我絕對不會讓你帶著那個丫頭!」

「你搞清楚一件事情,我不是在和你商量,我是在通知知道嗎?你以為你不同意我就帶不走了嗎?」

銀髮男子的臉上終於有了些變化,而隨著他的變化,他周圍的溫度開始明顯的下降,隨著這些溫度的下降,一些冰晶開始出現在了周圍,將所有的東西給凍住了。

「我不太想殺人,所以我才和你們好好說話,一個死去的女人而已,我是不會放在眼裡的,要是你們逼我,我也只能將你們給殺了。」

「你!」

秦蒙的眼睛中的血絲都快要將變成血淚留下來了,可他卻也不敢再多說一句話,他很清楚現在他只要多一句嘴,可能這些人都要死,面對這樣一個絕強的人,他知道生命什麼都不是。

「我一定會記住這一天的,我一定會殺了你的!」

「來吧!我在西州等你!不過你還是先走出這個地方再說吧!現在的你太弱了!」

銀髮男子說完,手一伸一條冰繩就出現在他的手裡,然後將手下的冰雕綁了起來。

「你手上的人是我的,等著!我一定會要來拿他的命!」

「呵!不自量力的人啊!等你們走出這個地方再說吧!我陰宗隨時等著你們過來!」

銀髮男子頭也沒有回的帶著冰雕一步步的走上了天空。

「啊!」

秦蒙從來沒有這樣的憋屈,除了怒吼,現在已經沒有什麼能讓他發泄了。

秦蒙的狀態不好,秦飛的狀態自然也不好,作為一個擁有金手指的男人,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回過的這樣的慘烈,原本一切都在他的算計當中,所有他的底牌加在一起,他相信走到什麼地方都能橫著走,可是沒有想到自己還是被鎮壓了,這種鎮壓就像是壓在自己身上的一塊石頭,男人!或者說來到這個世界他求的就是一個自由,可是在李氏帝國他卻遇到了從來沒有過的難處,今天就好像一切都是那麼難過。

「等著吧!等著!我一定會來找你的!」

秦飛獃獃的看著天空。

或許現在心裡最好受的莫過於李道忠了,但是當他醒來之後這一切也不記得是他能夠接受的,秦飛走到了常遇春的身邊,此時的他也是滿身是傷,但是還好的是能夠行動。

「能行嗎?」

「沒問題!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又沒死,說什麼喪氣話了!今天的仇我一定會報的!」

「那也只能看秦老闆你的了,我們恐怕是幫不了你了。」

常遇春無奈一笑,天賦他們有,但是和剛才那個人比起來,他們的那點天賦根本不算什麼,他們還要繼續修鍊,可修鍊需要時間,即便在這個靈氣充足的世界,他們也很清楚和那些人的差距太大了。

「沒事的!走吧!我們回去吧!回去療傷!等待著下一次的重逢。」

「是!」

就這樣秦飛帶著受傷的常遇春離開了這個戰場,其他的人雖然受傷,但也沒有嚴重到會死,只要休息好加上李氏王國的靈藥恢復,他們很快就會好起來的。

回到了自己的小店,秦飛卻感覺不到一點點的累,無事的他在院子中打起了坐,感受這一絲的寧靜。

秦飛的院子寧靜異常,但是在王都當中不管是李道忠也好,還是那些大貴族,小癟三們也好,卻在經過滄海盜的一番作亂之後,沒有人站出來清理戰場,讓王都更加的亂了,現在誰都想要從這裡分一杯羹,直到一天後,還沒有休息好的秦蒙和李道忠同時開始了對王都的清洗,這才讓王都寧靜了下來,這種寧靜卻充滿了讓人無數的血腥味。

小丫頭還是被帶走了,這一點沒有人能夠阻攔,但這也讓秦府和秦飛的小店裡沒有了一點生機,往日的歡聲笑語似乎也成了一種奢侈。

李道忠變的更加的暴躁了,這也讓他不得不從皇位上下來開始閉關修鍊,這樣的狀態很容易讓他滋生心魔,直到便廢,一場戰爭讓十幾萬的人丟掉了性命,可是生活卻沒有改變,該怎麼活就該怎麼活,但還是有些變化的,比如孤兒之家成名了,成為了王都中有名的勢力,秦府變了,變的安靜了,但大家都更努力了,就連福伯都開始在專心修鍊了。

李蘭變了,她變的更加溫柔了,但也更加的陰沉了,直到很多天過後他都沒有來找過秦飛,而唯一沒有變的就是薪火樓的菜還是那麼的好吃,薪火樓的生意也沒有因為戰火就變的很差。

秦飛也變了,這是一種心態上的變化,他想要便強大了,不是那種心中仇恨的想要變強,就只是因為想要變強,不想讓人騎在自己的頭上,獵頭公司也變了,以前一文不名,但是王都的戰役讓他成為了所有人爭相傳頌的對象,求上門來的人,直接拉著銀子上門的人越來越多,可是秦飛卻沒有在接一單生意,現在的他已經是侯爵的實力,沒有侯爵的單子,他已經不想要接了,那樣只是浪費時間而已,而這些人也沒有那個財富買的起一個侯爵,一個侯爵的價錢足足比得上一個王國十年的稅收,就連現在的李氏王國都負擔不起。 「我要走了!」

秦飛在薪火樓吃著他在李氏王國的最後一頓飯,想來想去秦飛居然想不到和誰道別,最後來到了薪火樓。

「您要走?幹嘛要走啊!在李氏……」

秦飛搖了搖手。

「世界很大我想出去看看,李氏王國太小了。」

Prev Post
她開門,瞧見了一張熟悉的面孔。
Next Post
看來要管理一家公司,並不容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