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等皆坐。」

柳仙姑大概是略感自己體力不支坐下,同時也招呼大家安坐,

但柳仙姑畢竟是修為深厚之仙人,再大的風浪也不容易從她的面部表情判斷出她的內心世界是否忐忑,她說話的語氣仍然和往常一樣沒有什麼大的差異。

「文君妹妹一世為情而生,視事清淡,與世無爭,一句「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絕唱千古,當年皆因慕其才情,方收其到此。她平日里總不願多走動,偏安於小屋裡撫琴舞墨。是我不達,明知其惡己位低,羞與眾姐妹為伍,卻任其憂鬱寡歡終日,誰料想會有今日之結局。悔之晚矣。」

「娘娘何必自責,文君之死實屬不料。」王昭君聽柳仙姑說這番話后就說道:「她平日里不善與眾姐妹交往,也因其性格使然,並非我等輕薄於她。」

「王嬙妹妹言語甚是。」嫘祖此時也插話,這種時候她說上一句兩句話總是起到面龍點睛的效果:「富貴在天,生死安命,她命中無仙緣也便強求不得,大妹子何必太過自責。」

「話雖如此,好好的一個人就這樣沒了,總是令人心痛。」柳仙姑確實是心痛不已,雖然她臉部表情沒什麼異樣,但百里涵媛明顯感覺到她全身顫抖的比先前更厲害了。

「我得報卓文君出事便急忙前往,尚不明為誰所初見之。」

「娘娘,是我初見。」

綠珠聽柳仙姑動問就上前說話,她眼皮脹浮,明顯是哭泣過的痕迹,她也是在場眾美眉中唯一一個有哭泣過痕迹的人,連西施那麼愛哭之人也看不到有哭泣過的模樣。

綠珠說道:「我是昨日晌午遇見卓文君的,她在去我住處的小山口前徘徊,我邀其上我住處坐坐,她說不了,覺得心裡發悶,便到此轉轉。我也知其不善於我等相處,便未執意邀其去我處逗留,道過安后便也顧自往住處走回。」

「之後呢?」急性子的王昭君問了句。

「我剛走出不到百步,發覺後面有人跟隨,回頭一看還是卓文君。我便問其是否又想去我住處坐坐。她說不了,只是有句話想跟我言語。我道可不上我住處正好。她又道不方便,我便道讓其當下言之也成。她卻道讓我抽空去她住處一趟最為妥帖,她道完就走了,弄得我好生納悶,昨晚上一宿未睡踏實。」

「因而你今日一早起來便去了卓文君住處,一進門卻發現她已死床上。」

這個猴急的王昭君,綠珠還沒有往下說,她先就把故事給結了尾。

「正是如此。」綠珠接著王昭君的話說道:「我進門一看,卓文君像一張席子一樣扁平扁平的癱在那,唯見其頭顱和雙足還高突著,以前也曾見過死人無數,卻從未見過如此慘狀,當即我就嚇暈了過去。」

「你見未見卓文君身邊侍女?」柳仙姑這樣提問。

百里涵媛一直在仔細地聽綠珠說著經過,柳仙姑這一問才讓她從那故事過程走出來,柳仙姑就是柳仙姑,她聽后馬上找到了故事中不可能或缺的一個人物,卓文君的侍女。

「未曾見。」綠珠回答的很乾脆。

現場又陷於寂靜,大家的目光又投射到柳仙姑的臉上,想知道接下來故事會如何發展。

百里涵媛此時腦海里急速地思考著,從綠珠說的她見到卓文君時,卓文君早已被人吸幹了精血,在綠珠之前應該有一個人是必須會發現卓文君之死的,那就是卓文君身邊隨時隨地都存在的侍女,當卓文君遇險時她不可能不現身的。

現在的問題是,卓文君之死她的侍女未報告,卻是事後趕到的綠珠所發現才讓柳仙姑知道出了這麼大的變故。

看來找到卓文君身邊侍女是目前最為關鍵的一件事情。

果然,百里涵媛剛想到這些,大殿天井裡呼地就現身了數十位侍女。

「你等三人一組,分頭尋找卓文君身邊侍女的下落,結果務必及時來報。」

柳仙姑一聲令下,侍女們就立刻隱了去。

侍女們隱退後,百里涵媛發現眾美出現了一陣騷動,各人的臉上表露出來非常複雜的情感,最為明顯的一點是大家都在左顧右盼地表現出來極度不安的神情來。

百里涵媛正在奇怪大家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出現這種極不穩定的情緒來,還是從來不會把想法藏著掖著的王昭君一句話提醒了她的疑問。

「姐姐,那我等身邊的侍女不會如卓文君侍女這般吧?」

王昭君此話一出,眾美又再一次把目光聚焦在柳仙姑臉上。

百里涵媛此時真想大聲訓斥一下王昭君這一發問,

人家柳仙姑把你們這些孤魂野鬼收聚於此本來就是件功德無量的大好事,

為了你們的生活起居方便,還特意安排了隨想隨到的侍女服侍於左右,

現在卓文君身邊的侍女出了點問題,難不成你讓柳仙姑給你打保票,保證你身邊的侍女不會有任何閃失,保證你的人身絕對安全嗎?

你們有沒有設身處地的為柳仙姑想過,神仙也有打盹的時候吧,你們真是坐享其成還要求全責備,

呔!人心不足蛇吞象。

可是百里涵媛也只是心裡想想而已,要你在這裡打什麼抱不平,你算是哪路大神呀,別再在這裡添亂了好不好。

「眾姐妹勿慮。」柳仙姑還是給眾美打了保票:「卓文君之死絕非侍女所為,等待尋著該侍女便可知曉。」

柳仙姑的話音剛落下,大殿天井裡就出現了前去尋找卓文君侍女的侍女們,並秉報說卓文君的侍女業已找到。 百里涵媛正在想,柳仙姑把這些個歷代名媛收攏相聚已經是件極不容易的功德大事,就因為卓文君之死不見其侍女蹤跡,擔心自己安危而問責柳仙姑是極其不應該的,總不能坐享其成還要求全責備吧。

但柳仙姑卻給她們作了肯定的回答,說是卓文君之死與侍女無關,讓大家勿慮。就在這個時候,尋找卓文君侍女的侍女們已悉數返回,並報告說已經找到了卓文君身邊侍女的蹤跡了。

在場的人神情大都由凝重變化為多少有些淡定,

劇情卻發生了意料之外的逆轉,

尋找卓文君侍女的侍女們突然齊刷刷地跪在天井之中,

這之後又有源源不斷的侍女從不同方向現身,隨後就加入跪地侍女的行列里,

不到半柱香的功夫,整個龍母大殿天井裡就齊刷刷的跪滿了藍衣藍褲紅腰帶的侍女們。

「這是為何?」柳仙姑見狀連忙走過去問道。

「柳仙姑娘娘為我等作主,為慘死的方小慧報仇!」侍女們異口同聲朗聲說道。

腹黑大神賴上僞小白 「你等不是尋著人了?」柳仙姑驚問。

「我等在五處尋得方小慧屍首。」為首的侍女說道:「我等分十三路尋找方小慧下落,有五處姐妹,在草叢中或石縫裡,分別尋得方小慧的頭、腿、胳膊、軀幹、皮毛,拼湊后才得其整屍辨識為方小慧。」

「方小慧妹妹死的好怨,死的好慘,望柳仙姑娘娘為我等作主!嗚嗚嗚!」

「嗚嗚,嗚嗚嗚!」

侍女們悲哀的哭泣聲響徹整個龍母大殿內外,並在空中瀰漫開來,經久不息。

大殿上的眾美聽說后也大都嘆息不已,發現自己身邊的侍女跪於天井之中哭成了淚人,也有跟著流淚不止的。

百里涵媛第一次看到柳仙姑流淚,兩行淚水沿著她秀麗的臉龐緩緩往下流淌著,那是一種極其悲傷卻又無法抑制住而流下的淚水,讓人看著十分揪心。

百里涵媛看著想著就嗚嗚地哭出聲來了,反倒是柳仙姑輕撫著她的後背以表示安慰。

「妹妹們,你等??你等起來吧。」柳仙姑說話明顯含有了哭泣聲調:「你等這般跪著我心??心裡不忍。平日里你等任勞任怨、忍辱負重地做事,我便是很感激,一直未能道聲謝,今日我在此謝過!」柳仙姑說著就給侍女們作了個長揖,躬著身半天沒起來。

「謝過娘娘知遇之恩!」

侍女們齊刷刷的拜伏於地,泣不成聲,此情此景,視者無不淚奔。

「妹妹們起來吧。」柳仙姑極力掩飾著內心悲憤地說道:「方小慧之死自會有昭雪之日,你等放心,我一定會盡全力護佑你等,決不允此等慘事再度發生。」

柳仙姑這番話說過之後,眾侍女就隱退了去,但不時仍然有一些低沉的哭泣聲傳來,令人感覺氣氛非常地凝重。

「我等還是散去吧,聚此也無助於事,大妹子你以為如何?」嫘祖的話打破了眼前這凝重的氣氛。

「也好。」柳仙姑見嫘祖徵求她的意見,就說道:「姐妹們先回歇息,有何需要我再行召之。」

平日里,這些美嬌娘說相聚時轉個身就到了,說散去時話沒說完人就不見影子。 婚前試愛:緋聞萌妻嫁給我 今天卻與往常大不相同,都是三步一回頭五步一停歇地走出了龍母殿大門,從她們的步伐中可以看出來她們是帶著許多疑問走的,從她們的眼神中也可以看出她們對柳仙姑的尊崇和關注。走在最後一個的是綠珠,她走到大門口前有些猶豫,抬了幾次腳就是沒邁過門檻。

「綠珠妹妹有甚言語否?」柳仙姑也看出了綠珠的猶豫。

「卓文君之死與我有關。」綠珠見柳仙姑動問就三步並作二步退回來到了柳仙姑跟前。

綠珠的話把百里涵媛嚇了一跳,

自從綠珠說是她發現了卓文君之死後,百里涵媛就有了應該把綠珠列為犯罪嫌疑人的想法,

為什麼是綠珠首先發現死者而不是其他人,這是一,

百里涵媛知道綠珠是鬼王鄖鷙安插在這裡的人,吸人精血這種鬼功綠珠應該會使用,這是二,

綠珠說是卓文君邀請她上卓文君住處說事的,這個理由借口很牽強又無旁人可以證明,只是她自圓其說,這是三。

有了這三條綠珠就無法擺脫被懷疑的對象。

問題是綠珠為什麼要對卓文君這樣一位基本遊離於這個生活群體,像柳仙姑說的偏安於小木屋中撫琴舞墨之人下手,是什麼動機和目的,

百里涵媛一時之間想不明白。

後來,柳仙姑提出了卓文君身邊侍女的下落問題,又把百里涵媛起初的想法擱淺了一下,找到卓文君的侍女就可以指認出謀害卓文君的兇手了。

結果是卓文君的侍女被屍分五裂地慘死,這種殘忍的手段令人毛骨悚然。

這樣一來又再次強化了百里涵媛的想法。

想法歸想法,要認定綠珠是兇手必須有足夠的證據,光憑想像是不行的,

關鍵是綠珠這樣做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會不會是鬼王鄖鷙指使下這樣乾的,如果是鬼王鄖鷙的勾當,為什麼我一點消息都沒有呢。

百里涵媛有些苦惱,畢竟犯罪學不是自己涉獵的範圍。

綠珠說卓文君之死與她有關,難道綠珠要投案自首?

「為何?」柳仙姑這樣問綠珠。

「我思與我受棒擊有關。」綠珠這樣說道。

綠珠說這話時還注視了一下百里涵媛,因為她發現了百里涵媛那充滿疑慮的臉色,作為相互間有一層窗戶紙未捅破的雙方,綠珠多少知道百里涵媛的疑慮為的是什麼。

「此話咋講?」

柳仙姑並未綠珠的去而復返和剛才的說話表示驚訝,問綠珠的話都是比較平緩的,這多少有些讓百里涵媛感到意外,難道是自己的判斷跟柳仙姑的判斷出入較大嗎。

「平日里卓文君極少到小山口處逗留,昨晌午突然到達小山口,意為遇我返回之時好知會我那日在小山口真切看到了襲我之人,后又恐光天化日之下說之不妥,便約我前往她住所說之。或許是襲我之人也在隱處隨卓文君到來,卓文君有察覺才改直接與我言語為去她住處,結果還是未能逃脫遭襲我之人將其謀害。」

第一寵婚,老公壞壞愛 柳仙姑聽了綠珠上述一番話后,沒有表示看法,而且陷入沉思狀態。

百里涵媛想,這是綠珠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說法,你讓柳仙姑怎麼表示呀,卓文君去沒去小山口就是個疑問,如果卓文君根本沒有去過小山口,那後面那些猜想也就不成立了。

就算是卓文君去了小山口那裡,就算是走之前說句到我那玩玩吧,這是人與人分手時常有的說辭,未見得邀你就會有不同尋常的話要說。

「我以為卓文君侍女方小慧之死十分蹊蹺。」

綠珠見柳仙姑對自己上述陳述未置可否后,就又找方小慧之死來說辭,看來她想撇清自己與卓文君之死的關聯有些急不可耐了,百里涵媛是這樣想著。

綠珠接著說道:「方小慧見惡人對卓文君施以毒手,肯定與其搏之,不敵才遭屍分五裂之慘死。由此可見惡人之修為遠在方小慧之上。」

綠珠這話說出,百里涵媛心頭為之一震。是呀,侍女也不是一般人,她們的修為都是不低的,再加她們有天賜寶劍防身,怎麼就輕易讓人給屍分五裂了呢。

這一層直到現在自己也沒有想到過,老把矛頭對準綠珠,是不是自己真的是判斷錯誤了。

「文君妹妹是否認出襲你之人,待細查方可知之。」柳仙姑這時才開口說話,看來她已經深思熟慮了一番或者說早已成竹在胸了。

柳仙姑說道:「侍女皆是有五級以上靈力護體之人,加之天賜劍威力,一般人不可輕取,行兇之人手段定然高出許多,激斗後方小慧不敵遭殺戮,又恐方小慧死而復生,故將其屍分五裂,此為滅仙靈種最殘暴之手段。」

柳仙姑這一番話說過之後,百里涵媛真的有些目瞪口呆了。

看來柳仙姑對卓文君的神秘死亡和侍女方小慧慘遭屍分五裂,都早已瞭然於心。

百里涵媛第一次聽到侍女有靈力護體的說法,這之前靈寶曾說過有通靈、吸靈、化靈、克靈的能力,各分九等、九級、九種、九層等等,當時也只當成是靈寶大嘴猴好說大話而已。

如此說來自己不僅是目光短淺,而且是孤陋寡聞,和柳仙姑相比較,自己真的連仙界一個菜鳥都算不上,也只有在大神仙們身邊靜靜待著的份,還好胡思亂想狂加猜測,你自己不感覺累就不怕別人嫌煩,真是港徒。

「綠珠妹妹,今日之事定令你驚嚇不輕。你還是早些歇息去吧。」柳仙姑看著綠珠有些菜色的臉這樣說道。

「多謝娘娘關心,娘娘也早些安歇,我便先行告退。」

看來綠珠真的是有些疲憊了,百里涵媛突然想起去卓文君住所時,柳仙姑讓王昭君攔著自己不讓進前,而綠珠卻是一個人面對那慘不忍睹的死屍的,她能強撐著到現在,同樣作為一位連蟑螂都怕的女人,她真算得上是堅強的人。

想到這,百里涵媛急忙上前挽著綠珠走到大殿門口。

看著扶著門框緩緩走出大門去的綠珠的背影,百里涵媛的心裡就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樣,說不清是什麼味道。

(親們,簽約今天正式生效,抓緊收藏收藏,過幾天就上架了。夏天就要過去了,一日秋雨一日涼,秋冬進補要開始吶,兆陽祝親們生活愉快) 柳仙姑讓驚嚇過度的綠珠早些休息,百里涵媛此時才想起來綠珠一早就獨自一人面對卓文君那慘不忍睹的死屍,同樣是連蟑螂都害怕的女人,綠珠能強撐到現在真的算得上夠堅強的了。

因為懷疑她有可能是謀害卓文君的兇手,自己竟然沒有注意到綠珠身心疲憊的狀態,連這點最起碼的同情心都沒有,我成了什麼樣的人啦。

目送綠珠走遠后,百里涵媛返回到柳仙姑身邊,本來是有許多話要問的,一看柳仙姑的臉色也不是很好,就把到了嘴邊的話就又咽了回去。

「想言語便言語,存心裡會少去否?」真是大神仙姐姐,心裡有話都瞞不了她。

「看你累,不想說。」

「你道來便是。」

「剛才你說屍分五裂是滅仙靈的手段是什麼意思?」

「仙者便是不滅,可仙者遇削籍或裂屍也可滅之。遭裂屍者便無再世為人可能,此等手段皆出之魔鬼之手。」

柳仙姑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在此之人皆是仙體靈根,通過不停吸收靈力以強根固體,再加之修行進化終得成仙列班。」

百里涵媛聽柳仙姑這麼一說,不免打了個寒顫,好惡毒的手段,千辛萬苦好不容易修身得仙靈擁有了靈力護體之軀,卻被身首異處,連再世為人的機會都沒有了。

「這樣的惡人一定會遭天譴!」百里涵媛憤憤地說道。

「天譴之說也世人無奈之感嘆罷了。」柳仙姑說道:「願其懸崖勒馬,回頭是岸。」

「就不再追究啦?」

「俗話說,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不是還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說嗎?」

「你真是菩薩心腸。」

百里涵媛這時才真正體會到有容乃大,能容天下難容之事的菩薩心腸是什麼意思了。

「那,卓文君又為什麼會被吸干精血而死呢?」百里涵媛又想起了老是困撓自己的一個問題,就是這些個歷朝歷代的美眉是以什麼樣的身份來到這裡的呢。如果是成神成仙了,就是長生不老的,為什麼卓文君又會被人吸干精血而死呢。

「文君妹妹來此也有些時日,方聚起些精血,這一吸干便再無成仙之望,復又飄散為孤魂無處依存,可憐。」

「原來你把她們收攏到這裡來,就是給她們提供一次成神成仙的機會啦?」

「正是。」

Prev Post
事實上,他現在有四頭黃階中期的鯤鵬妖獸,理論上是可以淬鍊八次的!
Next Post
華新沖著蔣玲說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