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冰流都是藏在暗地裡的,並不是只在金身雪蓮的周圍,有時候身邊忽然就有一道冰流****出來,讓人防不勝防。

到了他尊主這個級別,都更為的愛惜自己的身體,只怕冰流對自己的修為進展產生什麼後遺症。

他也根本不想用自己的大金身,去試驗冰流的威力。

總之,雖然他們奪取金身雪蓮的效率並不快,但卻一直是不斷有收穫的。

就這點,已經是羨煞旁人了。

其他人眼巴巴的看著這支隊伍高歌猛進,偏偏沒辦法模仿,首先他們沒有這麼規模強大的隊伍,其次他們也沒有那位尊主那麼迅疾的身法。

這一邊,鹿羽向千雅夫人詢問道:「這支隊伍是什麼來歷,應該是你們青冰域的大勢力吧。」

千雅夫人頷首,說道:「是的,他們是勝天宗的人,勝天宗乃是我們青冰域數一數二的大勢力,青冰域有十八個上國都奉勝天宗為首。這一次也不知道他們宗主薛天林前來了。這個領隊的前期尊主,乃是勝天宗的少宗主,叫做薛冰成。」

在提到薛冰成的時候,千雅夫人的臉色有些不太自然。

鹿羽敏銳的捕捉到了千雅夫人這一點,問道:「怎地,這薛冰成追求過你?」

千雅夫人說道:「公子連這都能猜到。」

鹿羽淡淡一笑,說道:「似夫人這等美人,豈能沒有人追求。這薛冰成看起來血氣方剛的,只要見過了夫人一面,怕就終生難忘了。」

千雅夫人微微低頭,說道:「公子取笑了,我早就拒絕了他,他在青冰域雖也是很多女子夢中的最佳道侶,但是我不喜歡他這樣的男人。」

「那夫人喜歡什麼類型的男子呢?」鹿羽隨手問了一句。

千雅夫人沒有回答鹿羽,臉色卻是微微一紅,她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有些不敢直視鹿羽那赤熱的眼光。

身後的季飛長老陰陽怪氣的說道:「鹿羽,你不是說要給我們族長賜下一段機緣嗎,那個什麼凈月神訣是不是機緣我們不知道,但你要是能從這雪湖中搞到一些金身雪蓮,來給我們族長補補身子,那就真是實實在在的機緣了。」

季飛長老故意激著鹿羽去幫他們暗月族搞金身雪蓮。

千雅夫人說道:「季飛長老你閉嘴!鹿羽公子就算是奪到了金身雪蓮,那也是他自己的。他並不欠我們暗月族的,相反的,是我們暗月族虧欠鹿羽公子良多。你們永遠不知道凈月神訣的寶貴。」

鹿羽自然不受季飛長老這簡單的激將法,但是他看著這滿湖的金身雪蓮,內心也實在是心動。

「這個雪湖有點意思,不僅有這麼多的金身雪蓮,只怕湖底更是藏有乾坤啊……」

鹿羽緩緩說道,他的眼睛變得越來越閃亮。

這時,那邊一路高歌猛進的薛冰成也注意到了這邊暗月族。

看到千雅夫人,他的眼睛當即一亮,但是在看到千雅夫人身邊親密站著的鹿羽時,他的眼睛當即一寒。

「千雅夫人好久不見,薛某好生想念啊,卻不知你身邊這個窮酸少年是誰。」

薛冰成指著鹿羽,一副質問的語氣。 薛冰成似乎將千雅夫人當作了自己的內人。任何敢靠近千雅夫人的男子,都成了他要攻擊的對象。

千雅夫人輕蹙秀眉,說道:「薛公子,我和誰在一起,和你又有什麼關係。鹿羽公子乃是我們暗月族的貴客,你對鹿羽公子不敬,就是對我們暗月族不敬。」

「看來還挺護著這小子的,不要忘了,我才是你未來的男人!」

薛冰成的臉皮非常厚,當著在場這麼多人的面,直接就敗壞千雅夫人的名聲,將千雅夫人在口中上據為己有。

「你!」

千雅夫人雖是涵養極好,也都是慍怒起來。

薛冰成冷冷的掃視了鹿羽一眼,說道:「哪裡來的小子,我壓根就沒有聽過,莫非是個無名小卒。」

薛冰成對鹿羽的身份非常的懷疑。

鹿羽的回答也非常的直接:「沒錯,在下乃是外域一散修,並非是你們青冰域的人,這次不過是為了十萬雪山的異寶出世而來。」

「外域一散修?」

薛冰成一聽到這,臉上的輕蔑之色頓時掩蓋不住。

既然是散修,那說明鹿羽身後沒有勢力支撐,而且還是外域的人,那就更沒有什麼背景了。

他感應到鹿羽的修為氣息,不過也就是個中期尊者。雖然年紀輕輕能修鍊到中期尊者,也算是天賦不錯了。但是區區一個散修就想在他們青冰域闖蕩出什麼名堂,那可就太難了。

「你一介散修敢來我們青冰域闖蕩,可要小心回不去了啊!十萬雪山異寶出世,可不是每個人都有資格來的。」

薛冰成肆意譏諷著鹿羽。

周圍其他人看到鹿羽被薛冰成給盯上了,都為鹿羽感到可憐。他們都知道勝天宗的囂張,這少宗主薛冰成更是跋扈慣了。鹿羽只怕沒有好下場。

只怪鹿羽和千雅夫人表現的這麼親密,成為了薛冰成的眼中釘。

一個外域來的散修,最後還不得讓薛冰成給欺負死了。

現在薛冰成還只是言語的打壓,到了後面,還有的鹿羽苦頭吃。

但是誰想到鹿羽卻比薛冰成要狂的多,只聽得鹿羽囂張的叫道:「你再敢在我的面前聒噪,他日我將你們勝天宗給夷為平地!還有,以後離千雅夫人遠一點,要是讓我看到你敢調戲千雅夫人,我連你們九族都給滅了!」

這一聲出,當真是八方震動!

實在是太狂了!

勝天宗是誰,那可是他們青冰域一霸,手下執掌十八個上國,勢力熏天。

如今,卻有人說要將勝天宗給夷為平地,滅了九族!

在他們青冰域,就算是雲蕭宮主,單月尊主,玄遠刀王都不敢說這樣的話吧。

如今,這句狂妄的話,卻出自一個外域的散修之口。

在場群雄今天算是見識到了,什麼是狂徒,什麼是膽大包天!

實在太生猛了!

眾人都看出來了,鹿羽是個喜歡搞事情的人。

薛冰成大怒:「千雅夫人,你們暗月族速速讓開,我們勝天宗這次定要斬殺這個狂妄小子。」

千雅夫人本能的將鹿羽擋在了身後,她說道:「薛少宗主,不過就是隨口說說,何必當真。這次鹿羽公子沒有和勝天宗較量的意思,只想要在雪湖中採摘金身雪蓮。」

薛冰成冷聲喝道:「就憑他,還想採摘金身雪蓮!我看他是做夢!」

他這句話還沒有說完,鹿羽已是直接從暗月族的人群中縱躍而起。

跟著鹿羽一起縱躍而起的,還有一個冰霜雪球。

這冰霜雪球在高速旋轉中,忽然變成了一隻絕美無比的冰麒麟。

冰麒麟一現身的時候,全場都「嗡」的一下。大家沒想到,還有這等絕美的存在,卻不知道是怎麼蹦出來的。

鹿羽卻已是直接騎上了冰麒麟。

嘩!嘩!

冰麒麟承載著鹿羽一跑動,頓時就是冰光萬道。

高空中竟然憑空凝結出了一道如彩虹一般宏偉的冰霜大道,冰麒麟在上面馳騁奔騰,有如是天降神物。

「什麼!」

在場所有人都被鹿羽的坐騎冰麒麟給深深的震驚了,實在是太美麗太神奇了!

暗月族的人也還是第一次見識到鹿羽這冰麒麟,都是呆立當場。

千雅夫人的美目流轉,分外的明亮。

只聽得鹿羽一聲冷笑:「薛冰成,等我將金身雪蓮給採摘完了,再來對付你。」

轉瞬之間,鹿羽已是駕馭著冰麒麟,自高空中俯衝而下。

嘩!

冰麒麟在空中劃過一個美麗的弧度,降落到了湖面之上。

一道冰流馬上感應到了生靈的靠近,忽然就破水而出。

轟!

這道冰流直衝冰麒麟,似乎要將冰麒麟給直接射穿了。

而這個時候,令人出奇的一幕出現了。

冰麒麟主動迎上去,張開那一張性感的嘴巴,將那一道冰流給直接吞入進去。

那攻勢強勁的冰流,可以將尊主都凍結成冰人,但是對於冰麒麟卻沒有任何的影響。

相反的,冰麒麟整個身體的氣息似乎更為的強勁了。

而這個時候,騎在冰麒麟身上的鹿羽已是施展開龍爪手,將附近的一株金身雪蓮給奪取了過去。

「什麼!」

眾人都被鹿羽這舉動給深深的震撼了。

鹿羽奪取一株金身雪蓮,也太簡單了!

前前後後還不到兩息的功夫。

冰麒麟連強大的冰流都可以直接吞噬了,也太不可思議了!

而他們還沒有回過神來,鹿羽馬上又駕馭著冰麒麟,去收穫下一個目標了。

主要就是兩個動作,冰麒麟直接吞食冰流,然後鹿羽施展龍爪手,奪取金身雪蓮。

這兩個動作下來,最多也就是兩息的功夫。

而越到後面,隨著冰麒麟和鹿羽配合的越發成熟,他們奪取金身雪蓮的時間就越短。

嘩!嘩!

鹿羽就這麼駕馭著冰麒麟,以風風火火的姿態,貼著雪湖面跑出了一條新的大道。

凡是冰麒麟經過的地方,就是瘋狂的收割。

收割可不僅僅是金身雪蓮,還有冰流。

對於鹿羽來說,冰流從來就不是什麼威脅的阻礙,而是給冰麒麟大補的寶貝。

冰流中蘊含著非常強盛的冰霜力量,對於冰麒麟非常有用。 冰麒麟吞食了冰流之後,正好可以補充自身的冰能量。

別看冰流的威力很大,但是在冰麒麟這冰霜精靈來說,什麼危害都沒有。

冰流在冰麒麟的身體中稍做轉化,就能成為冰麒麟可以吸收的能量。

隨著時間的推移,一道道的冰流進入到冰麒麟的體內,然後一株株的金身雪蓮也落入到鹿羽的手中……

在場眾人簡直是看呆了,想他們要搞到一株金身雪蓮,都是非常的艱難。

就算是勝天宗的人,也都非常的不容易。

但是鹿羽奪取金身雪蓮,就像是菜地里採花一樣,那簡直是容易的過分!

這巨大的差距,沉重的打擊了他們。

「這……」

眾人的臉色都僵在臉上。

全場都消停下來了,所有人呆立當場,只有鹿羽和他身下的冰麒麟縱橫馳騁在這片雪湖中。

那個瀟洒的身影,那個囂張的少年……

很快的,諾大個雪湖中的大部分金身雪蓮都讓鹿羽給奪取光了。

就只剩下周圍邊緣的一些金身雪蓮,鹿羽也就懶得去拿了。

此時他手中一共有兩百六十七株的金身雪蓮,數量已經很巨大,多幾株少幾株對他來說意義已經不大了。

本來金光點點的雪湖,馬上就變了模樣。金光被鹿羽給收走了,現在真的只是一個普通的雪湖。

「他將金身雪蓮全部奪走了!」

眾人驚聲叫吼著,他們心中翻起萬重波濤。

鹿羽一個人竟做下了這等不可思議的事情!

而眾人的這股震驚還沒有落下來,鹿羽那邊忽然又做出了一個驚人的舉動。

「冰兒,要想快速開啟一個戰技,動作還是得再猛烈一點啊。」

鹿羽摸了摸冰麒麟那光滑如玉的臉頰。

「嘶……」

冰麒麟搖頭晃腦的,暫時還沒明白鹿羽的意思。

鹿羽豪情萬丈,指著下方,說道:「將下面所有的湖水,都吞了吧!」

鹿羽的話語中,充斥著一種無以倫比的張狂之意。

這一聲出,當真是再起波瀾!

眾人發現自己還是低看了鹿羽,鹿羽當真是有鯨吞萬里之氣勢!

將場中的金身雪蓮給搶光,只不過是個開始。鹿羽居然還想要將整個雪湖都給吞了!

這是何等的霸氣,何等的氣魄!

紫發妖姬 鹿羽的眼光閃動著,一切都在他的洞察之中。雪湖中的水不是普通的水,乃是無數年的冰霜力量累積凝結。這些冰霜能量,對於冰麒麟來說,再多也不過分。

Prev Post
劉文濤知道瞞不住了,知道將今天的所發生,還有就要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
Next Post
但不知道為什麼,張玄覺得阿爾托莉雅的目光越發尖銳了,右手似乎在握著自己東西,目光更是打量著自己皮糙肉厚的地方。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