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不知道為什麼,張玄覺得阿爾托莉雅的目光越發尖銳了,右手似乎在握著自己東西,目光更是打量著自己皮糙肉厚的地方。

這是要出手啊。

「我拒絕。」張玄下意識的說道,「既然已經有了白槍呆,就不需要黑槍呆了。」

阿爾托莉雅微微一笑,鬆開了手,給了張玄一個孺子可教的目光。

說實話,如果張玄召喚的是其他的英靈,阿爾托莉雅還不會反應這麼大,但一個是莫德雷德,另外一個是黑槍呆,確實很讓阿爾托莉雅惱火啊。

她又不是劍呆,感情遲鈍,每一次master看自己的目光,雖然目光清澈,但其中卻有一種驚艷和貪婪。

顯然,這位master想要追求自己,但不知道為什麼,卻一直按捺不動。

於是阿爾托莉雅就當作什麼都不知道,等他把這種向自己表明的時候,自己就狠狠的拒絕他,給他發一張好人卡。

當然,如果將來兩個人真的日久生情,她也不建議有master這樣一位伴侶。

但母女丼什麼的,還是算了吧,她阿爾托莉雅拉不下這張臉。

不管是莫德雷德,還是黑槍呆都不行。

看到自己的幾次提議都被張玄拒絕,伊什塔爾凜並不在意,似笑非笑的看著阿爾托莉雅一眼之後,說道:「既然莫德雷德和黑槍呆都不願意,那你打算召喚誰,難不成是示巴女王?這位可是人妻喲,還是那一位冠位英靈的人妻喲。」

「這個就有點……」

張玄知道這位女王,是一位謎團重重,統治耶路撒冷南方之國示巴王國的女王。

不過,迄今還沒有人發現過證明女王與其王國實際存在的確鑿證據。

在王國候補地之一——東非的衣索比亞的壯麗建國傳說中,女王與所羅門王結為夫婦,成為了初代皇帝的母親。

她是如海市蜃樓般不確定的存在,不,或許正是因為這樣,才留下了眾多示巴女王是氣質不輸給擁有威嚴之姿的所羅門王的絕世美女的傳說。

但該怎麼說呢,這個英靈的穿著可以說是FGO中穿著最暴露的角色了,示巴女王的滿破圖時簡直都不敢直視啊有木有?這麼穿著暴露的英靈如果要是被家長看見了的話,那麼你的家長一定會請你去客廳談論人生的……

「總而言之,我拒絕。」

張玄覺得人妻什麼的雖然不錯,但問題是,這位可是所羅門的老婆,雖然他也知道,所羅門不可能從遊戲中跳出來打自己。

但是,如果這位女王喜歡所羅門呢,想要NTR也要看臉啊。

自己既沒有所羅門帥氣,也沒有所羅門有實力,對方憑什麼要捨棄所羅門,鑽進自己的被窩,難不成就憑藉幾個令咒。

別開玩笑了。

有些時候,令咒對於英靈的作用並不大,能夠抗著令咒反噬的英靈,不知凡幾。 伊什塔爾凜說道:「這個也不要,那個也不要,你到底要召喚誰?難不成你要召喚清姬不成,我記得這傢伙頭腦有些不正常,很容易推到吧。」

「別開玩笑了,這個絕對不行。」

清姬是誰,張玄當然清楚了。

按照設定,這個英靈擁有龍屬性,對御主有強烈的愛慕,極度討厭說謊,自稱為愛而生的女人。也就是說,就算是召喚出來,也只會對阿冷愛慕,而不是張玄。

更何況,要求master對她不說謊什麼的,做不到啊。

不管是阿冷還是自己。

所以張玄是絕對不會召喚這樣一個女性英靈的。

「我記得玉藻貓不錯啊。」張玄撫摸著自己的下巴說道。

混亂的頭腦帶上萌萌的女僕裝,儼然是標準的呆萌角色,然而滿破圖,直接從蠢萌變色氣,強烈的反差,讓人慾罷不能。

動物娘賽高!!!

「玉藻貓也不錯啊。」伊什塔爾凜說道:「就當有一個負責蠢萌的寵物好了。」

阿爾托莉雅說道:「master,雖然我承認玉藻貓不錯,但我們能不能召喚一個更加具有戰鬥力的英靈。」

伊什塔爾凜說道:「要什麼戰鬥力啊,以我們的實力,這一次聖杯戰爭,已經贏定了,好嗎?」

「額,BOSS,我覺得還是召喚一個有戰鬥力的英靈更好一點。」阿冷一咬牙,將自己的想法也說了出來。

玉藻貓雖然不錯,但問題是她可不想在其他人戰鬥的時候,自己躲在一邊大吼666。

所以阿冷是真心希望自己可以召喚出一個擁有戰鬥力的英靈,是不是女性英靈無所謂,反正英靈之中,強大的女性英靈不在少數。

張玄一看自己討論了半天,完全忽略了阿冷的想法,就趕緊問道:「阿冷,說說你心底想要召喚的英靈。」

「既然BOSS你讓我說,我就說了。」

張玄點頭。

阿冷鼓起勇氣說道:「我想要召喚斯卡哈,阿提拉,又或者是貞德,隨便哪一個都可以。」

哎呦嘿,有想法啊。

斯卡哈剛才就不要說了,完全就是一個掛逼。

天知道這傢伙到底是用了什麼方法,以人類之身晉級神之領域,甚至可以一己之力弒神,就算是天花板級別的英靈,比如黃金三靶,吉爾伽美什,迦爾納,以及拉二,都不是她的對手。

這傢伙連神靈都可以殺死,更不要是比神靈還要低一等的英靈了。

更何況,斯卡哈不但實力強大,而且本人還是一個美人。

「喂喂喂,你該不會是心動了吧。」看到張玄的表情,伊什塔爾凜坐不住了。

她大聲說道:「我不同意,我絕對不同意和那個傢伙共事。」

斯卡哈殺死的神靈不在少數,身上那弒神的氣息,對於神靈來說,簡直毛骨悚然,也許光是站在一起,就會讓伊什塔爾凜渾身汗毛倒立。

因此,她死也不願意和這位弒神的女王共事。

阿爾托莉雅看到伊什塔爾凜吃癟,果斷說道:「master,我覺得斯卡哈確實不錯,擁有強大的實力,而且如果和她在一起,我並不討厭。」

這句話的含義,張玄聽懂了。

伊什塔爾凜當然也聽懂了,難以置信的看著阿爾托莉雅,「沒有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槍呆,你這個碧池。」

「哈啊,你在什麼說啊?」阿爾托莉雅一副完全不明所以的樣子。

這位懂人心的亞瑟王,一眼就看穿了張玄的小九九,玩起手段來,就算是伊什塔爾凜也要甘拜下風。她一句話,就讓張玄的心臟都要跳出來。

但是,伊什塔爾凜卻大聲的反對,她一個神靈,真心不想要和一個弒神的人一起共事。

然而阿爾托莉雅卻在一邊煽風點火,不停的唆使張玄召喚斯卡哈,她剛才被伊什塔爾凜一番嘲笑,早已經憋了一肚子的火。

現在總算是可以發泄出來。

看到張玄越來越心動,伊什塔爾凜腦海里靈光一閃,說道:「張玄,我不讓你召喚斯卡哈可不光是為了我自己,也是為了你啊。」

張玄一愣,不明所以的看著她。

伊什塔爾凜說道:「難不成你已經忘記了嗎,斯卡哈的設定。」

張玄頓時想起來了,這位是女王,不知為何擁有鄰家大姐姐一樣氣質的美人。

同時也是對世上所有事情前因後果都已掌握,但是閉口不談的賢人。

至於不說的理由,是因為她已經從這個世界上畢業了。

就算是世界的危機,如果自己出手就會變成「對活在當下世界人們的失禮」,剝奪他們成長的機會。

所以基本上斯卡哈並不會參加戰鬥,一般只是提供建議————說是這麼說,但是因為與生俱來的對戰鬥的狂熱所以經常用奇怪的理由騙過自己,參加局部戰鬥並披露絕技。

張玄回憶道這裡,臉色猛然一變。

伊什塔爾凜鬆了口氣,說道:「你總算是想起來了啊,張玄。」

「斯卡哈擁有與生俱來的對戰鬥狂熱的個性,如果你把她召喚而來,她有看到我這個神靈,絕對會和我大戰一場啊。」

「而且那傢伙絕對不會放水,這是一場火力全開的戰鬥,甚至說不定會演變成我們之間的生死戰鬥。」

「但是,這個世界沒有抑制力,一旦我們生死搏鬥,根本無法留手,也就是說,這個地球很有可能在我們的戰鬥中,打出GG啊。」

每一次聽到地球會GG,張玄總會有說不出的心疼。

當初他想要聖杯戰爭,卻忘記了地球壓根就沒有抑制力。

這導致了英靈們一旦火力全開,施展出寶具,破城滅國不再話下,甚至打穿地球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抱歉,阿冷,斯卡哈就算了吧,你也不願意地球在兩個人的戰鬥中打出GG吧。」

因為這種未來發生的可能性比較高,所以張玄覺得斯卡哈什麼的還是算召喚了吧。

阿冷點了點頭,說道:「我聽你的,BOSS。」

她在這個地球上活了這麼多年,也不願意地球就這樣GG,就算是沒有GG,一人一神的戰鬥,也足以改變地形。

萬一不小心波動到哪一個城市,完全就是滅頂之災。 既然斯卡哈不能夠召喚,那麼只能夠在阿提拉以及貞德兩個英靈之間選擇了。

原則上,張玄是傾向貞德的。

該怎麼說呢,張玄曾經看過一個調查,女性英靈人氣排行榜,至於第一名,毫無疑問是可愛而又胸大的學妹。

瑪修!

雖然不知道這個排行榜到底有多少人投票,也不知道這個排行榜到底權威不權威,但張玄覺得瑪修排位第一,實至名歸。

畢竟在fgo這個遊戲裡面,如果說哪個角色塑造的最豐滿,當屬學妹莫屬。

每一次的戰鬥不論你是否選擇瑪修一起並肩戰鬥,結束后迎接的永遠是學妹,學妹的滿破圖與其前三破有著截然不同的色調,從冷變暖,這些變化更暗示著你們共同的經歷,你的女主角不是第一,誰還是第一。

當然,名列第二位的,自然是貞德。

不過不是聖女貞德,而是黑貞德。該怎麼說呢,黑貞強無敵,傲嬌懂人心。

為了獲得一個黑貞,張玄當初不知道氪金了多少次,但問題是,歐皇是不存在的,說好的公德呆呢,為什麼別人都有,而我沒有。

所以現在,張玄十分希望阿冷可以選擇貞德。真的,不論是黑貞還是白貞,張玄都可以接受。畢竟白貞的人氣也不差,雖然遜色於黑貞,但不可否認的是,白貞的人氣同樣高昂,至少在阿提拉之上。

張玄曾經看過一張圖,黃白為主色調的卡面,本來就充滿著暖意,坐在彷彿桌面上的貞德半抱著膝蓋,有點溫馨有又有點羞澀的將面龐半掩在膝后,普通的像理想伴侶傾吐完心意的少女。

如果遇到這樣的英靈,那簡直完美。

什麼?你說她是呆毛臉?不好意思,我就對這個貞德不臉盲。

貞德雖然千好萬好,但有一點不如阿提拉,就是貞德實力沒有阿提拉厲害。

阿提拉的真實身份是古代歐亞大陸匈人的領袖和皇帝阿提拉,不過她真正的名字不是阿提拉,而是阿蒂拉。

而且她本人相當討厭別人叫她阿提拉。

實際上是遊星用來毀滅文明的白色巨人「巨神阿提拉」。

英靈身份只是為了走出石室,在遊星沒到達目的地前無法走出石室,以古代匈奴首領召喚出來的分身。

本體巨神阿提拉是個容易害羞,動不動就道歉的軟妹人妻性格。

雖然性格很好,但奈何出場太少,人氣不高,遠遠比不上喜歡用法式嫌棄的黑貞。

不過阿蒂拉對master的態度很好,將Master認知為自軍的軍師或參謀一般的存在,基本上對Master的話會說著「這樣啊」並坦然地服從。

阿冷想了想說道:「雖然阿提拉很好,但我可能駕馭不了,畢竟我沒有魔力,所以我覺得真的更加的適合我。」

「貞德嗎?」阿爾托莉雅並沒有反對,雖然有一張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多多少少讓她覺得有些變扭,但身為王者,她很好的克服了這一點。

「既然阿冷小姐已經決定了,我沒有意見。」

「我也沒有意見。」伊什塔爾凜覺得只要不是斯卡哈,不管是什麼人她都無所謂。

張玄說道:「既然決定了,那就開始幹活吧。」

他把昏厥的巴提斯教授拽到沙發上,然後將對方的令咒轉移到了阿冷的身上。

阿冷獲得令咒之後問道:「BOSS,我們什麼時候進行召喚。」

「當然是現在了。」張玄將自己的之間劃破,滴出了幾滴鮮血。

鮮血在半空中拉長,然後化作了一個魔法陣,印在了客廳的地板上。製作一個魔法陣,對於現在的張玄而言,簡直不要太輕鬆。

魔法陣好了之後,張玄扭頭問道:「對了阿冷,你要召喚哪個貞德,黑貞還是白貞。」

阿冷說道:「黑貞。」

「你確定?」張玄確實是喜歡黑貞沒錯,不過他不想要干涉阿冷。

「雖然白貞很不錯,不過我有一種預感,我會和黑貞非常合得來。」阿冷說道:「畢竟我們都是復仇者。」

阿冷是如何加入張玄的陣營的,不就是為了復仇,才甘願加入超人軍團,供張玄驅使。

雖然現在赤血會已經完蛋了,她也放棄了復仇者的身份。

但不可否認的是,她曾經是一個復仇者,所以可能和有點聖母心的白貞合不來,因此她乾脆召喚黑貞。

「我知道了。」張玄又購買了一個聖遺物模具,扔進了魔法陣內,後退一步讓出位置,「可以開始了。」

阿爾托莉雅看到這一幕,忍不住說道:「不管看幾次都覺得兒戲,沒有想到我竟然會被這樣的模型給召喚出來。」

伊什塔爾凜難得的沒有懟她,反而說道:「沒錯,沒錯,這可是對神靈的大不敬啊。」

張玄翻了一個白眼,什麼都沒有說。

別小看了這個模型,好貴的。

阿冷屏住呼吸,站在魔法陣,接過張玄遞過來的魔藍瓶,喝下去后,開始念起召喚咒文。

而魔法陣發光。

Prev Post
很多冰流都是藏在暗地裡的,並不是只在金身雪蓮的周圍,有時候身邊忽然就有一道冰流****出來,讓人防不勝防。
Next Post
垂下眼帘,姚望舒心情有些複雜。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