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對千手門的門徒來說,這是狂妄,對於玉面閻羅來說更是自大,對方憑什麼如此小視他?

玉面閻羅,面色極度陰沉,不過他倒是忍耐住了,沒有立刻爆發,因為要出手,也需要一個合理的理由。

周丹的身份不同其他周天盟的成員,相對來說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是屬於南院關注的一類人,這些人是不能隨便砰的,即便他自己也屬於這類人,但兩者之間是不能隨意出手的,特別是在南院之中。

但是,一旦有理由,有借口。就可以向對方發出挑戰,因為這是一種競爭的手段,是得到南院允許的方式,他們都屬於南院重點關注的對象,可以說前途無量,但也需要在一個競爭相對激烈的地方,只有這樣才能夠讓他們不斷進步。

「說話最好小心點,不然我等會向你發出挑戰,你會難堪無比。」玉面閻羅開口,而今他還不想與周天盟起衝突,雖說千手門無懼,但現在是交流大會,來到這裡的都是南院精英學員,若是現在就與周天盟撕破臉皮,同等於消磨了千手門的實力,到時候交流大會開始,千手門會陷入被動之中。

千手門雖然勢大,但也沒有狂妄到橫掃一切勢力的程度,甚至還有三四股令閻羅忌憚的勢力,這些勢力可一點都不弱於他的千手門啊。

但這並不代表玉面閻羅可以忍受任何勢力的挑釁。而今他正等周丹低頭的時刻,再怎麼說他現在已經踏出那一步了,是名天尊的存在,實力比以前不知強橫了多少,所以在這一刻,他對周丹的忌憚似乎降低了數分。

然而周丹接下來的舉動卻是讓玉面閻羅怒了,只見周丹直接撇過頭,來到碧賢身前,取出一些療傷藥水:「以後別在被蚊子給咬到了。」

碧賢明顯一怔,蚊子?什麼蚊子?不過片刻后他終於緩過神來了,當即憋不住內心的笑意,竟然笑出聲來了:「盟主教訓的是,我以後會多注意。」

不只是碧賢難以反應過來,短時間內沒有人發言,現場死一般的寂靜,但隨後便爆發出哄堂大笑。

周丹所指的蚊子,就是對周天盟成員出手的人。

「你說什麼?」這時候黃金少年站了出來,他怒視周丹,臉上青筋暴起:「你說誰是蚊子?」

沒錯,尋找周天盟成員麻煩的人就是他,千手門的副門主。

此時此刻,竟然有人說他是蚊子,這讓他勃然大怒,特別是玉面閻羅在這裡,他底氣十足,就算聽聞過周丹的傳聞,他也無懼。

「誰承認就是誰。」周丹微微笑道,這種跳樑小丑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倒是千手門的門主,玉面閻羅,此人需要防範。

「找死!」黃金少年全身鎧甲噼啪聲響,一步邁進,鏗鏘作響,巨大的拳頭往周丹的頭顱砸來,出手太過於迅猛,許多人未曾反應過來。

而一旁的玉面閻羅卻當成沒看到,很顯然是想給周丹一個下馬威,畢竟黃金少年也是千手門的副門主,實力也是相當不弱的,煉神境大圓滿,手段也極多,就是他未晉級之前都必須謹慎對待,不然也會發生意外。

「周哥,小心。」碧賢驚呼出聲,心中已然憤怒無比,這群人太不要臉了,說動手就動手,可惜他現在重傷在身根本來不及阻止。

然而作為當事人,周丹卻一臉平靜,似乎這拳頭不是朝他打來的,從容與鎮定。

「死死死!!!」黃金少年受到不小的打擊,出拳剛猛無比,力道不由的加重了數分,即便是同接者被打中也必然重傷。

嗖!

就在這是,周丹動了,他身體一擺,朝後退了一小步,然而雙手便握在黃金少年的手臂上,黃金戰甲頓時爆發出一陣耀眼的金光,黃金少年露出一絲冷笑,他當然知道這一拳對方可以輕易避開,而且還有可能進行反擊,所以他將計就計,打了過來。

他身上所穿的黃金甲可不是一般天器法寶,而是攻防一體的珍貴天器,這種天器價值有些甚至超越了高階天器,直逼天器巔峰的法寶層次。

周丹被金色光芒籠罩,但他卻沒有絲毫慌張,反而閉上雙眼仔細的感悟其這金光的威力,而今周丹的肉身強悍程度可不是一般天器可以媲美的,就是巔峰天器都未必可以傷到他。

果然和他所料的一樣,這金光對他不存在威脅,而黃金少年看到金光將周丹籠罩住,臉上終於浮現出一抹得意之色,這金光,就連他都感覺極大的危險。

既然周丹已經被他的手段所傷,必定會身受重傷,所以黃金少年就要退走,然而接下來的一幕讓他震驚了,此時他手臂仍舊被周丹牢牢的抓著,竟然掙扎不出來,而那金光之中,一道身影緩慢走了出來,最後一臉含笑的看著他。

周丹張口一吸,竟然將這股蘊含著殺傷力的金光吸入口中,緊接著神色不變的看著黃金少年:「味道不錯,再來點。」

這時候黃金少年早就看傻了,這金光還能吃?這還是人嗎?要知道這些金光可是他的戰甲所發,是具備莫大的威能的破壞力的,連煉神境強者都不一定可以承受的住。

怎麼在對方眼中就成了食物了?一股莫名其妙的恐懼從他內心深處湧現出來,驚恐之色瞬間充斥著他的臉頰。

「你,你放開我。」黃金少年不斷的掙扎,但那抓住他手臂的手掌就彷彿夾子牢牢的將他鎖住。

「要放開你?沒問題。」周丹淡淡一笑,但這平靜的笑容落下后,他猛地往下一扯,黃金少年頓時發出一聲參加,只見整條手臂都被周丹給扯了下來。

「啊。」黃金少年恐懼的後退,這一刻什麼高傲,什麼優越感蕩然無存,有的是誠惶誠恐的顫悸。

徒手將他手臂扯下,就是剛步入天尊之境的強者都做不到,但是卻被一名僅僅只是源天境層次的弱者給做到了,而且是輕而易舉!

一股青色的火焰冒出來,直接將黃金少年的這條手臂給焚燒個乾淨。

至於金色光芒自然是被第二丹田給吸收了,在那第二丹田之中,一名縮小版全身灰色的周丹憑藉的坐在灰色空間中,正是周丹的真靈。

而第二丹田下方處,同樣有一個丹田,這丹田被金色的光芒充斥著,這些都是靈氣,在靈氣深處,一名渾身金光閃爍的小人也緊閉著雙眼,似乎在修鍊。這便是周丹的元神。

元神、真靈!

周丹不僅開闢了第二丹田,還順利的凝結出元神和真靈。

自從打開第二丹田后,周丹的實力就突飛猛進,並且他還驚喜的發現,這第二丹田竟然任何氣體都可以吸收,之前那金色光芒便是被第二丹田給吸收了,最後被真靈給吞噬了。

這一刻周丹才深知異族的可怕之處,難怪強者林立的九洲大陸都差點被異族給毀滅了。

異族的強者,真靈竟然是這般恐怖,能夠吞噬傷害。

對於修士來說,元神雖然也很強大,但也是虛弱的,失去肉身後,元神雖然具備一些能力,但實力卻大降不少,難以在具備之前的實力,而且經受不了撞擊,傷害,不然就會覆滅。

而真靈去卻不同,不僅可以吞噬傷害,更能自我保護,這才是真靈的可怕之處。

不過周丹並不認為元神會比真靈弱,只能算各有千秋,比如說,修鍊真靈需要漫長的時間,要讓其成長更是需要數倍時間,而元神卻能快速成長,最終讓修士的實力大漲。

前者需要漫長的時間,後者卻能夠快速強大起來,所以並不存在誰更加高貴的說法。

這一刻周丹似乎明白了異族強者為什麼能夠強行侵略九洲大陸了,而且當初九洲大陸的九位大帝為什麼會全部隕落。

這都因為,異族的族王太過於強大,其真靈要比大帝的元神更加可怕。

……

這一幕震驚了所有人,玉面閻羅面色大變,周丹的實力讓他感到心驚,一股巨大的壓力凝聚在他心頭中。

即便此時的他,也知道周丹的實力有了巨大的進步,他已經沒有必勝的信心了。

「今天這件事可能有誤會,改天我們千手門再登門道歉。」玉面閻羅已經不敢在這裡逗留了,因為他要保留實力,準備精英交流大會。

「等會兒。」周丹冷笑一聲,這時候他怎麼可能讓對方離開呢,都欺負到頭上來了,說什麼也要收回點利息。

「你想怎樣?」玉面閻羅心裡發虛,忍不住說道:「過會就是交流會了,你我都消耗魂力就會受到影響。」

玉面閻羅怕周丹這時候與他對戰,所以說出來關鍵點。

「你說的蠻有道理的,不過我要解決你並不需要多長時間。」周丹冷笑道:「十秒吧。」

「你……」玉面閻羅大怒,他好歹也是天尊強者了,一個源天境的修士竟敢口出狂言,不由的讓他憤怒無比。

「既然是交流大會,我當然想和你交流一下啊,當然你可以拒絕,但是需要賠償我們的損失。」周丹朝前邁出一步,剛猛的氣息將玉面閻羅給籠罩住了。 糾纏崔琦的男生名叫王清醒,他爸是國內某知名集團的老總,名叫王天的。這王天喜歡玩微博,經常在微博上揭露娛樂圈個各種黑暗現象和潛規則,樂此不彼的和各路明星撕逼。王天被稱為娛樂圈的紀檢委,而他微博名就叫「天王老子」。

聽到圍觀群眾普及王清醒的老子,崔琦臉都黑了。

雖則說王天被稱為娛樂圈的紀檢委,但是崔琦對他根本喜歡不起來。原因是幾年前,她爸爸崔浩不知怎麼的就招了王天的眼,王天在微博上『揭露』崔浩的黑暗史。崔浩從出道開始就專註演戲,鮮少有緋聞,演戲二十多年後,他被評為「德藝雙馨」的藝術家。結果王天莫須有的罪名往他頭上一蓋,那些狗仔就跟瘋狗見了骨頭似的,扛著攝像機天天圍堵他們一家人,還有偏激的黑粉在她家門口留血掌印,那段時間,她媽媽被逼得幾乎得抑鬱症。

為此,崔琦真是恨死了王天。

眼下聽到大家說王清醒的老子就是王天,她恨不得打斷王清醒的狗腿以報之前被他老子陷害的仇。可那時被王天整怕了,她害怕她真打斷王清醒的狗腿,會被他老子報復。

想到那可怕的場面,崔琦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那王清醒見她害怕了,一陣得意。他更是不顧圍觀的眾人,伸手就摸上崔琦的臉,口出誑語。

「你當我女朋友,我讓你在S市橫著走,怎樣?」

這時顧笙歡已經從電瓶車上下來了,看到王清醒得意洋洋的嘴臉。再看崔琦敢怒不敢言的模樣,氣登時不打一處來。

向來只有她領著人欺壓別人的份,什麼時候也輪到別人欺壓她的朋友了?

顧笙歡幾個大步上前,抓住王清醒的手腕,將他胳膊往後一扭。 https://tw.95zongcai.com/zc/50292/ 「你媽沒告訴你,癩蛤蟆吃不起天鵝肉嗎?」

王清醒疼得嗷嗷直叫,嘴巴不幹凈的罵。「你他媽的,老子操*你*媽……啊!」

顧笙歡拽著他胳膊,將他往地上一推。王清醒沒防備,被她推翻在地,後腦勺咚一聲撞上堅硬的水泥路。他鬼哭狼嚎的喊了聲,張嘴又要罵娘,顧笙歡卻不管不顧。她一手揪住王清醒的衣領,將他上身拉起,然後抬手摑他耳光。

「既然你媽沒教你,我來教你。」

王清醒掙扎著想掙脫開的束縛,哪曉得顧笙歡看著嬌嬌小小的,力氣如此之大。那麼大個男人被個女孩子壓著打,王清醒面子裡子都沒有。

他瞪著兩隻眼睛,惡狠狠的問,「你敢打我,你知道我爸是誰嗎?」

他不提他爸還好,一提她爸,顧笙歡打得更帶勁了。她握緊拳頭,狠狠的往他臉上招呼。「知道啊,你爸不就是王天嘛?」

「那你知道我爸是誰嗎?」顧笙歡反問。

王清醒估計被她打傻了,聽她問,他也傻愣愣的問:「你爸是誰。」

顧笙歡冷笑,「我爸是你爺爺!」

說著,又是一個拳頭招呼過去。嘴上還說:「調戲人家女孩子不成,還敢搬出你老子。不就是比老子嗎?這天底下誰還沒有老子了!」

「你自詡你老子是金達集團的老總,自己是金達太子爺就沒有人敢動你是嗎?」顧笙歡問,也不給王清醒回答的機會,她說:「我今天還就動你了,有本事你就告我。」

這會顧笙歡也不打臉了,掄著拳頭就往他肚子上招呼。王清醒一個大男人干不過顧笙歡,只能認命的躺在地上任她搓扁揉圓。顧笙歡不是個會憐香惜玉的人,王清醒的不作為,正好順了她的意,狠狠的將他收拾了一頓,顧笙歡才帶著崔琦離開。

先前去旅遊時,崔琦看見顧笙歡會騎那種火力很大的摩托車就已經夠驚奇了。現在又知道她會打架,而且身手似乎還不錯的樣子,這就讓她鬱悶了。明明一看就是要人保護的軟萌小姑娘,為什麼能單獨將一個大男人撂倒在地,並且將人打得滿地找牙,沒有絲毫還手的能力?

崔琦雖然覺得不可思議,但方才顧笙歡不經易露的那一手,算是完全把崔琦折服了。此時她正纏著顧笙歡,嘴裡說著崇拜她,仰慕她的各種不著調的話。對此,顧笙歡也是很無語。

「你到底叫我出來做什麼?」

她本來飢腸轆轆的過來赴約,本以為兩人見面了會很快找家小飯館坐下來吃飯。誰曉得,她剛出校門就看到崔琦被個臭男人吃豆腐,眼見崔琦逐漸失了底氣,顧笙歡少不得要插手管管。結果這一動手,就浪費了十來分鐘,現如今崔琦又纏著她喋喋不休的說些不著調的。顧笙歡肚子餓得難受,真是恨不得甩了崔琦就走。

「我就是想給你個驚喜。」崔琦說。

給我個驚喜可以,但是你別耽誤我吃飯啊。顧笙歡真想翻白眼,不過想到崔琦也不是有意的,想想也就算了。本想找家手藝不錯的小店吃飯的,不過初來乍到,她不清楚N大附近那家店好吃。問崔琦,崔琦也是一臉茫然,顧笙歡索性懶得問。騎車載崔琦繞了一圈,選了家生意冷淡,裝修雅緻的店。

「這家店沒什麼人,估計不大好吃吧?」崔琦望著店裡少得可憐的客人,低聲對顧笙歡說:「我們去外面轉轉,看哪家店生意火爆,咱們就去哪家。」

作為一個華國人,如果快速正確的選擇美食?

首要是看這家店的客流量,如果一家店開門做生意,生意非常火爆,那證明這家店的食物是真的好吃。不然也不回有那麼多人去吃。崔琦出來在外,一直都是這麼選擇吃飯的地方。這麼多年了,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

不過顧笙歡倒是不這麼認為,她只是覺得生意火爆的程度是滿足大部分人的口味而已,而生意冷清的,取悅的只是小眾。所以崔琦說要換,她也沒有換。

利落的點了餐,兩人找了個位置做好,顧笙歡又問崔琦。「你怎麼來S市了?」

這個人好無趣哦。

崔琦瞪大眼睛看她,「當然是來上學的。」

「你在哪個學校?」

這才問到正題上嘛,崔琦喜滋滋的想。

「就在你們N大對面哪所學校。」

說完得意洋洋的看著顧笙歡,希望她誇誇她。

哪知顧笙歡眉頭一皺,「S市藝術學院?」

S市藝術學院雖然在全國著名的N大對面,但它只是個三流的戲劇學院而已。通常情況下,參加藝考的考生只有落考,又上不了好的戲劇學院才會選擇S市藝術學院。這崔琦今後如果要進入娛樂圈,她選擇這個學校,莫不是腦子被驢踢了。

「對噠,人家要追尋你嘛。」崔琦眨眨眼,裝可愛。

人長得倒是漂亮,可惜演技不夠,裝可愛裝得面部僵硬。面部一僵硬,這臉就像動過刀子似的,簡直不協調得令人難以直視。

顧笙歡不接她的話,只問出心中的疑惑、「我記得學藝術是需要參加藝考的吧,你沒有參加藝考怎麼進的藝術學院?」

崔琦哀嚎一聲,用額頭磕桌子。「你這人怎麼這麼討厭啊。」話雖如此,她還是說:「我爸給我開的後門。」 「欺人太甚!」閻羅勃然大怒,他可是千手門的門主,而且還是名天尊,此時哪還不明白對方至始至終根本就沒有將他放在眼裡。

「接受還是拒絕?」面對閻羅的憤怒,周丹只是輕聲一問。

「我願意接受你的交流邀請!」閻羅迅速冷靜了下來,但是他仍舊接受了周丹的交流邀請,因為現場足有上千雙眼睛在看著,他一旦拒絕,不說對千手門的打擊有多大,連他都無法在別人面前抬起頭做人。

他可是千手門的門主,在南院之中也是強大無比的存在,就算是院中的長老都對他喜愛有佳,地位高不可攀,誰敢得罪?

「很好。」周丹雖然也感到有些意外,不過這些很顯然已經不是重點了。

兩人頓時朝巨大的擂台上飛了上去,而這時候,引來了大部分的學員的眼球。

「咦,那個不是周天盟的盟主嗎?」很多人都認識周丹,當周丹一出現的時候,便有人發出疑惑的聲音:「不是聽說此人已經死在蒼山林之中,為何現在活生生站在這裡?」

……

對於這些流言蜚語周丹並沒有多大的興趣,這時候他一臉含笑的看著閻羅,此人心機頗深,在他不在的日子裡,竟然動了吞併周天盟,更重要的還想打弗媛的主意,不管哪一點,都沒有利用讓他放過對方。

「我承認你很驚艷,但別以為這樣就可以挑戰我了。」說著,一股龐大的氣息從閻羅體中爆發出來,宛如長虹,震住了四周的學員。

「天尊境!」有學員怪叫一聲,而後都暗自點頭,難怪千手門敢和周天盟撕破臉皮,原來是門主突破了。

周丹仍舊一臉平靜,閻羅突破又如何,這些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了。

「門主加油!」自從閻羅暴露出實力后,千手門的眾多門徒氣勢大漲,底氣十足。

「門主,搞殘他,幫我報仇!」黃金少年此時已經止住了傷口,對周丹雖然心生恐懼,但每當想起自己以後將獨臂一生,莫大的怒氣就油然而生。

「會長,他也突破了。」人群之中,一名少年對著一名火紅長裙的妖艷女孩說道。

女孩鳳眸微眯,不過她看向的人並非是千手門的門主閻羅,而是其對面的白衣少年,周丹。

此人正是暗影會會長,倩馨兒。

自從敗在周丹手中,被奪走紅芒神劍后倩馨兒就下定決心,早晚有一天要用自身的實力奪回家族的神劍。

可是計劃趕不上變化,沒想到的是在周丹進入蒼山林大半個月後,竟然消失了,而且南院還拍出了許多強者尋找,最終無果。

不過倩馨兒始終都不相信那個讓他印象深刻的可惡少年會身死,所以她對修鍊不僅沒有鬆懈,反而更加賣力,因為一旦是沒死,那必然是得到了機遇。

「希望現在的你不要讓我後悔。」倩馨兒小聲嘀咕著。

「可以開始了嗎?」周丹見閻羅一直不動手,忍不住說道:「你只有十秒鐘的時間哦。」

「好狂妄!」閻羅面色頓時沉了下來,然而他瞥了眼身後,那高處有一名美艷的少婦正在關注著,一股強大的自信心頓時大漲。

周丹朝高處看去,同一時間那美艷少婦也朝他看來,周丹眉頭頓時一皺,此人實力不算強,但那嫵媚之術卻是強大無比,比起倩馨兒還要更強,若不是他的道心穩定,甚至會著了道。

但是讓周丹疑惑的是,此人是誰?為什麼要影響他?在看向閻羅,他頓時明白了,只見閻羅那雙眼睛極為貪婪的在美艷少婦身上橫掃,而美艷少婦不僅沒有反感,反而對閻羅露出一絲微笑,這一笑甚至差點讓閻羅發瘋,抵制不住內心的躁動,想要衝上去將對方攬入懷中。

Prev Post
馬建說完,轉頭就看到張偉平指導二次驚訝的表情。
Next Post
程燁的眼睛裡面閃過一絲的戲虐,這小傢伙每次都這樣作業寫不完,單詞不理解,聽錯作業,這數不勝數的小毛病!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