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燁的眼睛裡面閃過一絲的戲虐,這小傢伙每次都這樣作業寫不完,單詞不理解,聽錯作業,這數不勝數的小毛病!

每一次都是自己出面幫她解決的,但是這一次一定要讓她自己抓緊一點,不能每次自己都去幫助她!

而且這樣的小手段早就被雷克那個老狐狸看透了,所以昨天就已經先給自己打好招呼了!無奈的聳了一下肩膀!

鄭姨一聽沈凌菲不能接回來一時間有些接受不了!「小菲兒,你是不是寫不完就不能回來啊?」看著鄭姨臉上的焦急,不由得為雷克點了一根香!

「也不是啦鄭姨,我這快要寫完了,還有一點點就要收尾了!」沈凌菲一聽鄭姨焦急地口氣,連不由得心驚了一下!

前幾個月的那一幕自己永遠都忘不了!雷克讓自己鑒賞完寶石再走,結果鄭姨在門口等了十分鐘左右,就沒有耐心了,便來到了教室!

一看沈凌菲一直在站著,整個人護犢子的脾氣就上來了,還好當時只有沈凌菲和雷克兩個人,這鄭姨一走進來,就將雷克一個過肩摔,撂在了地上!

威武霸氣的對沈凌菲說了一聲:「小菲兒,走我們回家!阿姨親自教你!」當時沈凌菲就傻在了原地!

這是什麼情況!雷克教授剛一站起來,這鄭姨就一眼瞪了過去!「你知不知道,她的肚子裡面有我的小外孫!你竟然還要讓她一直站著!」

鄭姨越說越氣,鬆開沈凌菲之後,便開始往雷克教授那邊走去!其實鄭姨的年紀並不大,這雷克還比鄭姨大上兩歲呢! 從那天之後,沈凌菲都有些害怕鄭姨來教室裡面接自己,而從那天開始,磊科教授一聽是鄭姨來接自己都會離自己遠遠的!

記得有一次,雷克教授偷偷的問自己,「鄭婉是不是還在學習跆拳道!」沈凌菲當場就愣住了,原來鄭姨以前是練習跆拳道的!

難怪能將150斤的雷克教授一下子摔在了地上!沈凌菲尷尬的笑了一下,想想鄭姨溫婉的性子怎麼可能會學習跆拳道呢!

但是事實就是這樣的現實,等沈凌菲將論文差不多快要寫完的時候,雷克教授剛好下課從自習室這邊走了過去,看到正在伸懶腰的沈凌菲!

「嘿,你的論文寫完了嗎?記得發給我!」雷克教授在教室門外邊站了一會便走了進來!

「嗯,已經寫完了,我在檢查一遍之後就發到您的郵箱裡面!」沈凌菲看了一下自己的文件,輕聲說道!

「程燁今天來,你鄭姨還來嗎?」沈凌菲看到雷克教授這膽怯怯的模樣,不由得笑了一下,看來鄭姨給教授留下的印象還是很深刻的!

「不來了,程燁走的時候帶我一起回家,鄭姨今天有些事情來不了了!」沈凌菲輕輕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

只見雷克教授像是看怪物一樣的看著自己,肚子微微痛了一下,但是沈凌菲也沒有放在心上!所以就沒有去看一下!

「沈…沈…」雷克教授有些語無倫次的看著自己,眼神之中充滿了不可思議和驚訝,沈凌菲微微愣了一下!

「教授,怎麼了?我的論文是出現什麼問題要改嗎?」沈凌菲驚訝的看了看自己的作業,但是自己還沒有交上去,怎麼可能會出現問題呢!

「不是,不是的沈!」沈凌菲有些詫異,這到底是什麼啊!說也說不清楚的!就在此時沈凌菲的肚子有微微的痛了一下!

這一次嚇得沈凌菲趕緊看向了自己的肚子,原來是胎動!胎動!「阿阿阿阿阿!」沈凌菲突然大叫起來,嚇得雷克教授猛地警醒了一下!

「你叫什麼?」雷克撫了撫自己被沈凌菲嚇得有些狂跳的心臟!剛剛那一種自己的驚訝,現在自己都已經被嚇沒有了!

「教授教授,教授,你剛剛看到了嗎?你看到了嗎?你剛剛是不是也看到了!」沈凌菲整個人都開始變得混亂起來!

整個人激動得就像是一個小孩子一般,手足無措的看著教授,眼神只中充滿了驚嚇和驚喜!看著自己的肚子但是現在已經沒有任何反應了!

雷克看著沈凌菲表情,差不多這就是當母親的感覺吧!沈凌菲由於過度的激動,中文噗噗的就往外講,雷克是一句也沒有聽懂!

但是看到沈凌菲驚喜的表情,還是猜出了差不多的意思!於是點了點頭,這雷克剛點完頭,沈凌菲又一次尖叫起來!

掏出手機趕緊跟鄭姨打電話,響了一聲之後,鄭姨就接起了電話,「鄭姨,鄭姨,你聽我跟你講啊!」

鄭姨一聽沈凌菲著急的在電話的另一端大喊大叫的,還以為出了什麼事情呢,嚇得臉都變了顏色,程燁見狀二話沒說就將車掉了頭,往學院走去!

鄭姨一心想著要問沈凌菲怎麼了,所以就沒有注意到程燁的小細節動作,「小菲兒,你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別著急慢慢講!」

鄭姨這都快嚇壞了,並聽到旁邊傳來沈凌菲低低的哭泣聲!雷克見狀接過手機,「喂,是鄭婉嗎?沈凌菲其實沒有出什麼大事情!你別先擔心!」

鄭姨一聽是雷克的聲音,就趕緊問道:「雷克,你是不是欺負小菲兒了!我告訴你,我饒不了你!不就是一篇論文嗎?有什麼了不起的!」

雷克微微扶了一下額頭,這女人這女人掙得是沒有救了!什麼就知道是我欺負她!雷克越想越生氣,於是將手機交給了沈凌菲!

「鄭姨,我跟你說,激動死我了!你聽我說,你聽我說,放平心態!」沈凌菲收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輕聲對鄭姨說道,但是神色有些緊張!

「小菲兒,別可別再給我賣關子了!我這心啊,可承受不住你這樣的刺激!」鄭姨一臉焦急這對著電話講到!

程燁一聽,便知道這沈凌菲在蕾克那裡一定都沒有出什麼大事!所以車速也慢慢停了下來,看向鄭姨焦急的臉色,不由得搖了搖頭!

鄭姨一旦聽到關於沈凌菲車了什麼事情之後整個人都會變得沒有理智起來,不過自己剛剛是不是也很著急!

無奈的笑了一下,「鄭姨,我給你講,剛剛我和雷克教授同時看到了我肚子裡面的寶寶!寶寶它動了!」

鄭姨先是一愣,原來是胎動啊!「你說什麼?你說是你的肚子裡面的寶寶竟然動了起來!正的嗎?有沒有拍一個視頻啊!」

沈凌菲微微愣了一下,自己好像自顧著激動了,忘記拍視頻了!「額,那個,鄭姨,我剛剛太激動了,我忘記了,不過雷克教授看到了兩次,他應該拍了!」

沈凌菲見狀瞬間就甩了鍋,只見雷克一臉的詫異,臉色通紅,但是沈凌菲卻是一臉的理直氣壯!

「那你問一下他,有沒有拍視頻!」鄭姨一臉期待的問道!

雷克教授轉身就離開了,臉上掛著嚴肅的表情!「鄭姨,雷克教授已經離開了!」

等鄭姨掛了電話之後,程燁便問道:「鄭姨,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沈凌菲的老公呢?」這個問題程燁一直想要問但是一直都沒有問過!

「這個,其實小菲兒已經分手了,對方家長還給了一筆財產!小菲兒這才來找了我!」鄭姨深嘆了一口氣!

程燁有些驚訝的看著鄭姨,原來是這樣,程燁一時間也不知道再說些什麼,原來沈凌菲還有這樣的經歷!

但是從她的平時表現來看,一點陰影都沒有,反而是身上那種陽光的味道還是很濃厚!程燁不注意到自己對沈凌菲的心態已經開始有些變化了!

「程燁,這是去學院的路嗎?」鄭姨微微愣了一下,自己還沒有注意到自己竟然已經走到了這條路! 「雷克教授,我已經把資料發到您的郵箱了請注意查收!」等到下午兩點的時候,沈凌菲給雷克教授發了一個消息!

「嗯,已經收到了!」雷克教授站在教室的門口,沈凌菲微微愣了一下,這雷克教授不應該已經撤了嗎?怎麼現在還在這裡呢!

「雷克,你竟然還想要逃走!」鄭姨的聲音從外邊傳了出來,沈凌菲微微愣了一下,原來是鄭姨來了!

不得不說鄭姨和雷克教授的關係是真好的!上次將雷克教授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竟然一點問題都沒有,現在的關係還是一如既往的的好,不得不說好羨慕啊~

「鄭婉同學請注意你的措辭!我並沒有所謂的逃跑,我只是想要去一趟洗手間而已!」雷克教授臉不紅耳不赤的說著自己的理由!

「去廁所,你這很可疑啊!你明明可以在這一層樓上一直往前走,那為什麼讓我在後門堵到了你呢!」

鄭姨臉上還帶有一點點的輕蔑,眼神裡面也全部都是戲虐!哼!小渣渣欺負了我家小菲兒竟然還想要逃跑!想都別想!

「你…你…這女人真的是越來越不可理喻了!我……」雷克教授臉微微漲紅,看著鄭姨的眼神也多了些許的不可奈何!

「好了,小菲兒,你的作業寫完了嗎?」程燁想來轉移一下話題,但是卻不料被鄭姨又一次拉回了現實之中!

「雷克,你是不是看到了小菲兒的兩次胎動!」鄭姨才不管什麼作業完沒完成,滿腦子都是沈凌菲的胎動!

雷克感覺自己的腦袋上便滿滿的全是汗,這女人一旦涉及到沈凌菲肚子裡面的孩子,整個人的溫婉氣息都變了,自己以前也是被蒙蔽了!

現在的她才是真實的她吧!「那個,這件事情事發突然,我當時也是被嚇到了!第二次的時候,被沈凌菲的叫聲直接給嚇過去了!」

「那就是說你還沒有拍視頻,但是你的確看到了,對不對~」鄭姨整個人的氣息都開始變了變!

雷克教授見狀有些膽怯,這女的以往的溫婉的氣息是怎麼偽裝起來的,以前怎麼就沒有發現呢!

沈凌菲見狀有些不妙,看到雷克教授擔驚受怕的臉不由得有些好笑,便從台階上便慢慢走了下來。

「鄭姨,你看我的肚子是不是又動了一下!」沈凌菲下來最後一節台階的時候,感覺自己的肚子又動了一下!

鄭姨一臉驚喜的走了過來,「小心一點,我看看!」鄭姨果然被沈凌菲成功的轉移了注意力!雷克教授見狀微微嘆了一口氣!

這女人太可怕了!簡直了!「哎呀,小菲兒,我們先開啟休假吧!東西先帶回家,有什麼家裡面學!」

沈凌菲微微擦了一下自己臉上的虛汗,一開始告訴自己會很艱辛的也是鄭姨,可是現在不想要讓自己辛苦的也是鄭姨!

「鄭姨,不用吧!我這幾個月,等到下個月我在回家也不晚!再加上我回去之後也沒有什麼事情!無聊的都快閑死了!」

沈凌菲想了一下鄭姨說頭三個月身子不穩小孩子比較脆弱,自己就相信了,然後每天家裡面就只有自己,想要出去走走,但是門還被鎖上了!

每天只好獃在房間裡面,不過在那三個月裡面沈凌菲的西班牙語瞬間就提上來了!而且自己做小糕點的手藝也是有些提升!

「你這孩子,有了胎動,你還是在家老老實實呆著比較好!」鄭姨有些不放心的看著沈凌菲,眼神之中的擔憂讓沈凌菲莫名的感動了一把!

「鄭姨,我真的沒有事情!你看我現在身強力壯,能吃能喝,一點所謂的反應都沒有!」沈凌菲之前看別人當媽媽都很辛苦的,不吃這不吃那的!

而自己能吃能喝,而且還不挑食!沈凌菲摸摸自己的肚子,這一定是自己的幸運寶!

「你這孩子,算了,你要是不想走,那就在這裡面帶著也行,但是,某人!」

鄭姨眼睛微微的一瞥,只見雷克教授全身微微顫抖了一下!這有關自己什麼事情,這沈凌菲在學校裡面,而自己要全國各地的來回的跑!

「程燁,你來找我有什麼事情?」雷克教授假裝沒有看到鄭姨的眼神,瞬間將話題帶到了程燁身上!

「哦,對了,我們先出來說!」程燁看了一眼沈凌菲之後便帶著雷克教授轉身來到了教室外邊!

「小菲兒,其實你可以回家學的,據我所知哈!程燁這次來就是想要邀請雷克去其他地方一起學習!而在學校裡面就你一個人,我不放心!」

鄭姨整個人都很是擔憂的看著沈凌菲,想了一下,「要不這樣,我陪你一起在家裡面?還有啊,你在不回家,小狗都開始不認識你了!」

沈凌菲微微一愣,「鄭姨,我們家的小狗還活著嗎?」

只見鄭姨微愣了一下!瞬間有反應過來,「你這小丫頭,是不是在學校呆太久沒有享受過鄭姨對你的愛的抱抱了!」

沈凌菲微微的顫了一下身子,「鄭姨,我們回家吧!要是雷克教授沒有課的話我們就走,但是我有一個要求!」

「你先說說,你有什麼樣的要求,我選擇性的聽一聽!」鄭姨一聽沈凌菲又有條件,從之前的各種經驗來看,這小丫頭機靈鬼怪的!

沈凌菲一聽便微微一愣,「鄭姨,你還用選擇性的聽一聽嗎?我的要求肯定不是那種無理取鬧的!」

鄭姨很明顯的不相信沈凌菲,還記得上一次,在家待孕三個月,給自己提意見說是要出去買點東西,只需要幾分鐘!

結果鄭姨想都沒有想便答應了沈凌菲,結果呢,這一出去就是整整一天,鄭姨回來的時候,連沈凌菲的影子都沒有看見!

「有了前幾次的經驗教訓,我覺得還是先選擇性的聽一下!」鄭姨一臉的不信任,讓沈凌菲有些哭笑不得!

「好鄭姨,你先聽我說吧!我就想讓您每天陪我出去走走!您看這樣行不~」沈凌菲撒嬌的看向鄭姨!

鄭姨怔了一下,想了一下,「嗯,這個還可以!這條件還能滿足你!」沈凌菲一聽,整個人都開心起來! 三個月後,言耀集團

「王秘書,你說著邱雲清到底什麼時候才出手啊!」言辰楓不斷地敲打著桌子,自己這都等了好久了,愣是沒有見到邱雲清對自己出手!

「總裁?你能體諒一下人家嗎?畢竟邱雲清現在忙的頭都找不到東西南北!」王秘書不由得扶了一下自己眼鏡框!

「我就動了一點點手腳而已!也不至於這樣吧!那要是這樣的話,這還怎麼玩啊,也太沒有勁了吧!」

言辰楓一臉的無趣!還以為邱雲清肯定能有些本領的,但是並沒有想到這也太沒有用了吧!就這點程度就開始承受不住了!

王秘書看了一眼言辰楓,「行了,你以為人家和你一樣嗎?這麼清閑!」不得不說自己還真的是高估了邱雲清的抗壓能力!

「你說我們是不是該停一下,讓邱雲清喘一口氣呢!」言辰楓微微的敲了一下桌子!眼睛看向外邊。

這都差不多快一年了,愣是沒有找到關於沈凌菲的任何消息,這沈凌菲到底去了哪裡?而且自己的在墨西哥精神療養院裡面也沒有打聽出來任何消息!

言辰楓微微揉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王秘書,這墨西哥有沒有鄭姨的消息!國內沒有的話,這沈凌菲一定會去找鄭姨的!」

王秘書微微愣了一下,這幾天不斷有消息從墨西哥傳來,但是每一次都是一些沒有用的信息!這鄭姨的身份也是一個迷!

「總裁,這鄭姨當年出國也是一波三折的,沒有什麼消息也是很正常的!而且這麼多年了,一個人在墨西哥,出現什麼情況我們也不得而知啊!」

言辰楓點了點頭,「其實我都開始懷疑沒有鄭姨這個人了,畢竟像這樣的病人送到國外,有無依無靠的能生存下來的可能也是極其低的!」

王秘書贊同般的點了點頭,不得不說在外國對於這種精神病人哪裡有什麼客氣的對待,微微嘆了一口氣之後。

「其實我們再接再厲一點吧!總要給生活一點希望吧!」王秘書也不知道再說些什麼好了,只能開口尬聊!

言辰楓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你去看一下邱雲清最近的情況,對了,前幾天有一個老總給了推薦了一個妹子,在哪裡嘞?」

言辰楓將沈凌菲失蹤的消息放了出去,這一放不怎麼樣,就像是宣告天下自己又成為了黃金單身漢一般!

這不剛宣布沒幾天就有一個老總開始往自己手裡面推女人,但是就是沒有見到任何關於這個女人的消息!

王秘書微微愣了一下,還好意思提女人!「總裁,我覺得你還是不要提為好!畢竟家裡面還有一位太上皇呢!」

言辰楓微微愣了一下,也是,老爺子在家裡面坐鎮呢!怎麼可能會讓柳文倩有任何的威脅呢!無奈的笑了一下!

就在兩個人都沉默的時候,小秘書慌慌張張的敲著門!言辰楓看了一眼王秘書,兩個人眼睛裡面都有一絲詫異!

「請進!」王秘書說了一聲之後,小秘書便有些慌張的走了進來,看到言辰楓之後便穩穩自己的情緒。

「怎麼了?」言辰楓看著小秘書這一臉慌張的模樣,不由得有些好奇!

「總裁是這樣的,剛剛言老爺子打電話過來說是,今天中午12點左右,回來公司裡面,還有柳文倩小姐一起!」

言辰楓看了一下時間,離12點也就之後半個小時左右了!柳文倩也一起來,這是什麼情況!難道是為了前幾天送到家裡面的那個女人!

言辰楓微微眯了一下眼睛,「沒事,不用慌張,你先下去就好!」

「總裁,你不會讓那個老總將女人送到了言宅吧!」王秘書微微扶了一下眼鏡框,眼神之中充滿了一絲絲的擔憂!

「嗯,沒有錯,當時我應該是喝醉酒了,順口就答應了,我說呢,這麼幾天都沒有看到妹子的身影,現在想起來可能是被送到言宅了!」

言辰楓說的一臉的無奈,但是王秘書就沒有這樣的淡然,聽言辰楓說完之後,就開始收拾文件想要往外走去!

「王秘書,你中午就別先吃了,下午的時候,我們去吃點好的!你先幫我應付過去!」言辰楓看著王秘書轉身就想要離開,便知道這傢伙想要逃跑!

「總裁,你說假如這言老爺子找不到你的身影,會不會在這裡呆上一下午呢!」王秘書看向言辰楓的眼睛裡面充滿了蔑視!

「你先幫我盯著,我先躲一下!不然我一生氣讓你們再陪我加班是不是,多不好!為了大家的幸福,王秘書就只能先委屈你了!」

言辰楓拿起車鑰匙就想要往外走,王秘書一臉菜色的看著言辰楓!「你這理由聽起來還挺合理的,不容拒絕哈!」

「王秘書,你要為了大家的幸福!加油!」言辰楓穿上衣服,轉身就開始往外走去。

就在言辰楓剛走到地下車庫的時候,就看到了陳妮在車庫裡面站著,像是在尋找什麼東西一般!

言辰楓微微笑了一下,這傢伙來幹什麼?難道是邱雲清派來的?不得不說這陳妮被邱雲清培養的很不錯!

言辰楓見狀便走了過去,「小姐,請問你在找什麼?」

只見陳妮有些慌張的站立起來,看向言辰楓的時候有些慌張,「您好,我就是來看看!沒有什麼事情!」

言辰楓眼睛裡面出現了一絲的戲虐!將眼鏡摘了下來,眼睛裡面寫滿了驚訝和驚艷!眼睛裡面有些微微的濕潤!

Prev Post
但對千手門的門徒來說,這是狂妄,對於玉面閻羅來說更是自大,對方憑什麼如此小視他?
Next Post
江寂塵看著屠人王道:「我聽說,喜歡殺人的人,其實是最怕死的!」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