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寂塵看著屠人王道:「我聽說,喜歡殺人的人,其實是最怕死的!」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不過,一會你便會告訴我。」

江寂塵在這時候,說了一句莫明其妙的話。

然後,噬毒珠自動從身上飄出。

嗡!

接著,秘光流轉,噬毒珠飄到了屠人王的面前,滴溜溜的轉著。

(本章完) 「一顆珠子?」

「小垃圾,你就想憑一顆珠子來跟我斗?可笑!」

屠人王看著飄在眼前的這一顆珠,冷笑連連的嘲諷道。

他身後的一眾修士,也跟著哄然大笑起來。

事實,江寂塵雖然很張狂,言語無比的囂張,但他們當中都沒有一人把江寂塵這個大帝一重境的修士放在眼裡。

「很好笑么?」

「一會,只怕你們忍不住要哭!」

江寂塵卻是森然的笑道。

「哭?」

「小子,你特么是在逗我呢?」

「就憑你這一個垃圾,也想讓我們……」

屠人王身後的修士已經紛紛指著江寂塵怒罵道。

然而,他們還未罵完,聲音便已經嘎然而止,滿臉目瞪口呆的地看著眼前那一幕。

只見,從那滴溜溜轉著的綠色珠子中,有一道道身影走出來。

這些身影,任何一道,都充滿了強大的聖帝氣息。

他們,竟然都是聖帝境的修士。

而且,有一百多人!

「一顆珠子?」

「這還是一顆珠子么?」

「怎麼突然就走出了這麼多的聖帝境修士?」

所有的修士,目瞪口呆,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

一時之間,還處於懵逼中,不明所以。

但是,他們卻唯一的知道一點,這一股力量,足可以輕易的推平天臨城。

之前,屠人王一眾修士都還在嘲笑,此時已被狠狠打臉,再也笑不出來,取而代之,是眼中的驚恐之意。

因為,在一百多位聖帝境修士的氣勢壓近下,他們這些大帝九重境的修士,都不敢動彈分毫。

還有,四周圍觀的六道界修士,此時也呆愣當場,集體失聲。

他們之前,還放言讓江寂塵跪舔屠人王,現在他們才知道江寂塵的可怕。

「沒想到,那青年竟然有這麼多的聖帝,若是追究起來,我們豈不是都得死?」

這一刻,四周那一群跪舔屠人王的六道界修士,終於驚恐害怕起來。

至於屠人王,此時艱難的在咽了咽口水。

這樣恐怖的陣仗,便是他身為高階聖帝,也根本無法面對。

「那小子手上,怎麼會有這麼恐怖的力量?」

這完全出乎所有修士的意料,讓他們根本無法想得到。

江寂塵此時可不顧眾修士的反應,只是淡淡地開口道:「但凡阻擋者,殺無赦!」

江寂塵一聲令下,走出來的百多名聖帝,隨手一伸。

噗,噗,噗……

屠人王帶來的百來名大帝九重境修士,統統被捏爆,根本沒有一絲的反抗之力。

屠人王第一時間欲要退走!

「想走,你還不夠格!」

天葬族一名八重聖帝淡漠地開口道。

隨後,他隨意伸出一手,抓向屠人王。

屠人王手中大劍一閃,便已凝盡一身恐怖的力量,斬向天葬族的這名八重境聖帝。

這名天葬族八重境聖帝,名叫葬浩。

是除葬虎之外的,天葬族的第二號人物。

葬虎不在,其餘的天葬族修士就都得聽他的。

面對屠人王的強大攻擊,葬浩伸出的手不變,只是改變了方向。

不再抓向屠人王,而是抓向了屠王人斬來的大劍。

啪!

屠人王的大劍斬下,但卻被穩穩的抓在了葬浩的手中。

此時,葬浩的手中,流轉著神秘強大的聖帝力量,包裹住大劍,讓大劍既無法寸進半分,也更加傷不到他分毫。

「力量,太弱了,真不知你哪來自信,敢在我公子面前如此囂張?」

「還敢對我公子出言不遜!」

「若不是我公子吩咐,我現在就捏爆你的腦袋。」

葬浩冷冷地道。

然後隨手一奪,大劍便已落入了他的手中。

同時,再次伸手抓向屠人王,這一次對方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應,便已經被他提在手中,並封住了全身的修為。

接著,葬浩隨手一扔,便把之前不可一世的屠人王,如同一條死狗一樣丟到江寂塵的面前來。

「公子,人已經抓來!」

葬浩恭敬地開口道。

現在,任何一名天葬族修士,都對江寂塵無比的尊敬。

畢竟,在他們的心中,都認為是江寂塵為他們解了詛咒,並傳他們天葬族真正的傳承,讓他們的實力都突飛猛進,讓他們在修行路上,將來可以走得更遠。

江寂塵點點頭,然後目光看著如同死狗一樣的屠人王道:「我說過,你拒絕了本公子,那就得死。」

「殺了,頭顱便掛城門邊!」

最後,江寂塵冷漠地道。

「饒,饒命呀,我,我願意帶公子你前去萬界傳送陣。」

「之前,有眼不識泰山,求放過。」

屠人王面如死灰的顫聲求饒道。

而果然如江寂塵之前所言,越是喜歡殺人的人,在面對死亡的時候,越是恐懼。

「不必了,殺!」

然而,江寂塵無視屠人王的求饒,直接命令道。

只是,江寂塵聲音剛落,還來不及出手殺掉屠人王,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道:「住手!」

聲音落下,便看到一個中年模樣的修士,帶著五十多名聖帝,踏空而來,出現在天臨城城門前。

「我天臨城的人,是有那麼好殺的么?」

「小子,你當這裡是什麼地方?」

出現之後,中年模樣的修士冷冷地盯著江寂塵道。

看到中年修士,已經有修士驚呼起來。

「是,是天臨城城主大人!」

「城主大人可是頂級聖帝,足可一人鎮壓所有!」

「那小子,身後有再多聖帝又如何?沒有一尊頂級聖帝,那就無法與城主大人抗衡。」

…….

一眾修士此時反應過來,紛紛開口道。

「我可不管這裡是什麼地方,我只知道,我欲回歸九重天,擋我者,死!」

那怕面對頂級聖帝,天臨城城主,江寂塵依舊神色淡然、無畏無懼,甚至還顯得無比的強勢。

僅是這一份氣度,就根本不是大帝境修士該能擁有的。

「所以,就算你來了,他也必須得死!」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然後捏出一道劍訣,向前一劃!

噗!

屠人王的頭顱被斬下,血水高高衝起,震撼了全場。

江寂塵若無其事地道:「他剛才拒絕了本公子,所以死了,現在,你要不要帶我去萬界傳送陣?」

「你若拒絕,下場如他!」

(本章完) 江寂塵斬下屠人王的腦袋,並放出一言:你若拒絕,下場如他!

這一幕太有視覺衝擊力了,直擊人心。

強勢、霸道,冷酷、無情!

江寂塵在這一刻表現的淋漓盡致,震驚全場。

眾修士看到這一幕,皆感心顫。

江寂塵,竟然敢當面威脅高階聖帝境的天臨城城主。

要知道,天臨城城主,威嚴如天,強大無邊,在天臨城中,是主宰一切的存在。

如此高高在上的人物,此時竟然被那個大帝一重境的青年修士威脅。

天臨城城主馮秩,臉色已是一片鐵青!

已經多少年了,都沒有修士敢這麼頂撞、威脅過他,何況,對方還是一個大帝一重境的低等生靈。

「好,很好!」

「小子,我不得不佩服你的勇氣,竟然敢當面威脅本城主。」

「但是,你一時痛快,將要付出你難以想象的代價。」

「一會,你絕對會為你所言所行,感到後悔的。」

天臨城城主馮秩壓制著心中的怒氣,冰冷地開口道。

江寂塵站在天葬族一眾聖帝之後,神色不為所動,只是冷然的回應道:「我不是威脅你的,我是認真的。」

「你若是拒絕,那就得死。」

天臨城中的修士,他們來自天域,高高在上慣了。

從來都只是他們囂張、霸道的,但是,今天卻有一個六道界的低等生靈,竟然在他們的地盤,比他們還囂張,還要橫。

這是從未有過之事!

這對他們來說,是一種羞辱,更是這些低等生靈對他們的一種挑畔。

今天若是讓他成功了,那天臨城必然會成為一個笑話。

而且,有了第一個,那以後豈不是說別的六道界低等生靈也敢如此對抗他們?

絕不可以!

六道界的低等生靈,永遠只配被他們奴役!

上到天臨城城主,下到他身邊的手下,都同時生出這樣的想法。

「城主大人,這小子及他的同夥,當該受盡千刀萬剮而死!」

「城主大人,不僅他們要死,還要來一次屠城、大清洗,但凡六道界生靈,不管強弱、身份、地位,都該屠光,以此向所有的修士表明,但凡以下犯上者,統統都得死。」

「城主大人,太久沒有屠殺,這些六道界低等生靈已經忘記了我們的血腥手段了,當該來一次血洗,好讓這些卑賤的垃圾,知道我們的威嚴不可冒犯。」

Prev Post
程燁的眼睛裡面閃過一絲的戲虐,這小傢伙每次都這樣作業寫不完,單詞不理解,聽錯作業,這數不勝數的小毛病!
Next Post
客棧里大堂也早已經聚滿了看熱鬧的人,其中不管氣息凌厲,前來參加選撥賽的年輕人。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