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清影跑到縱橫棋院門口,發現羽驚空並沒有跟來,白皙的瓊鼻輕輕一哼,便大搖大擺地走進縱橫棋院。

棋院門口,站在一大群參賽弟子,似乎正議論著什麼。

宮清影走了過去,便看見告示牌上,貼著明日煉丹比賽正常進行的事宜,四周不斷傳來縱橫棋陣被羽翼尊者成功修復的議論聲。

她眉頭緊蹙,回眸看向身後,難不成他是在她熟睡時出手的?

難怪她睡得那麼沉,居然半點醒來的跡象也沒有。

原來是他動的手腳。

罷了,既然他是去幫忙,她就不跟他計較了。

明日就是煉丹比賽,宮清影得做充分準備才行。

獨自回到棋隊別院附近,宮清影突然想起小葵。

自從回來后,小葵得知幽冥燁失蹤,就回到自己的別院,便再沒有出來找過她。

也不知道,她準備的怎麼樣了?

宮清影走到掛著幽冥宗玉牌的別院門口,正欲敲門便聽見慕容芊芊嬌斥的聲音:「小葵,你最好識相點,交出六階風神翼龍,否則玄霄宗與你沒完!」

「你算什麼東西?也敢跟本少主搶東西!」小葵厲聲道。

「我可不是東西!我是玄霄宗掌門之女,而你卻是幽冥宗宗主的養女,單憑這一點,本小姐就比你強!」

「哼!你都說你不是東西了,還敢自稱掌門之女,難道玄霄宗上上下下都不是東西嗎?」小葵犀利地駁斥道。

「放肆!你敢辱罵玄霄宗,看我不收拾你!」慕容有志洪亮的斥責聲和拔劍聲,頓時從屋內傳來。

宮清影身形一閃,直接出現在小葵身邊,她冷眼看著慕容有志和慕容芊芊,質問道:「怎麼,想要以多欺少?」

「你、你怎麼來了?」慕容芊芊朝著慕容有志靠了靠,忌憚地看了看她身後,羽驚空並沒有來。

二對二,他們倒是不會怕!

小葵見宮清影出現,欣喜不已,疾步走到她面前,告狀道:「清影姐姐,你看這兩個人,還真不要臉!居然趁著我將弟子派出去找你的時候,故意找上門來,逼我交出六階風神翼龍!」

「就憑你們也配?」宮清影不屑地掃向兩人。

「那加上本宮呢?」一道戲謔的聲音從屋外傳來,曙傲天明黃色的身影出現在宮清影面前。

宮清影沒想到曙傲天會來,急忙將小葵擋在身後,別人不知道曙傲天的真實身份,她卻是知曉的。

曙傲天現在被千年魔魁附身,其修為高深莫測,連她專門煉製來對付萬年魔魁的十蟲散都不起作用。

更別說,用凡人之軀去硬抗他。

除非羽驚空親自出手,否則就算是她和小葵相加也不是對手! 「你來作甚?」宮清影冷酷地盯著他。

他面色蒼白,嘴唇青紫,呼出的氣息沒有絲毫人氣,那陰柔俊俏的面孔上,隱約被一團黑氣縈繞著,給人一種活死人的感覺。

明明是該死之人,偏偏還活靈活現地站在面前。

宮清影不由得提高警惕,傳音給小葵道:「小心點,他被千年魔魁附身了!」

小葵瞪大紅色眼眸,點了點頭,腹語傳音給宮清影:「難怪他體內一片漆黑,我怎麼也看不見他的奇經八脈,還以為他練了什麼邪門功法。」

「本宮當然是來看望清影妹妹的啊!」曙傲天揚著猙獰的笑容,朝著宮清影徐徐走來。

宮清影直接從袖袋中抽出黑色的地煞劍:「你別過來,否則我可不保證殺了你!」

「哼!你殺本宮的次數還少么?可是又有哪一次成功了呢?」曙傲天附身靠近宮清影,深深地吸了口氣,露出極度銷.魂的神情。

隨即,他又失望搖了搖頭。

那雙陰險毒辣的眼神,泛著鄙夷的光芒:「沒想到你的媚毒居然被壓制了,誰幫你壓制的?」

「媚毒?她中過媚毒?」慕容芊芊像似聽到什麼天方夜譚,驚喜地看著曙傲天,又嫌棄地打量著宮清影。

慕容有志朝後退了一步,用怪異避諱的目光打量著宮清影。

小葵則神色凝重地看著宮清影的如瀑青絲,並伸出小手附在她纖細的腰間,似乎在背後默默支持著她。

宮清影心中的刺痛,有所緩和:「此事與你無關!」

曙傲天似笑非笑地搖頭:「當然與本宮有關!既是本宮下毒,就該本宮親自來解!可你卻偏偏去找別人!你知道嗎?你那樣做不僅解不了毒,反而會加重毒素擴散!」

慕容芊芊聽說曙傲天給宮清影種下媚毒,還想親自去解,心中不免有些憤慨,朗聲質問道:「傲天哥哥,你這是什麼意思?你不是說你最愛的人是我嗎?你怎麼可以移情別戀?」

以前曙傲天依附慕容芊芊,是礙於玄霄宗勢力龐大的緣故,但現在他已被超級魔魁轉換成千年魔魁,根本不用再忌憚玄霄宗。

於是,他嘲諷地轉身笑道:「你算什麼東西?長得跟歪瓜裂棗似的,本宮根本懶得放在眼裡!本宮心裡只有清影妹妹!」

「你、你怎麼能這樣說我?」慕容芊芊被曙傲天這麼一說,氣得面紅耳赤,晶瑩的淚水瞬間奔涌而出。

她好歹是玄霄宗最美的女弟子,在曙傲天眼中竟如此不堪!

可他先前還對她唯命是從,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口裡怕化了,怎麼才幾日不見,他就變心了?

難道真的是宮清影的緣故?

「本宮就這麼說你怎麼了?難道你還真以為你是玄霄宗第一美人,那些美譽都是弟子們諂媚你父親的權利,枉送給你的罷了!」

「你、你、你、哇!」慕容芊芊顫抖地用手指著曙傲天,難過得哇的一聲哭出來,捂著嘴巴朝屋外跑去。

「你給我等著!」慕容有志狠狠地指了指曙傲天,追了出去。 屋內,僅剩下曙傲天、宮清影和小葵三人。

曙傲天見慕容芊芊和慕容有志離開,突然陰險一笑:「清影妹妹,本宮是不是很毒舌,不費吹灰之力就幫你們把壞人氣跑了?」

「誰稀罕你幫忙?」宮清影緊握著黑色地煞劍,劍靈地煞跑去找素姨還沒有回來,使得地煞劍的威力大不如前。

再則,以她目前巔峰期武師的修為,肯定打不過曙傲天,她得趕緊去找羽驚空才行。

「本宮稀罕幫你忙啊!」曙傲天輕笑道:「自從我們認識,總是打打殺殺,就沒有消停過,要是能坐下來談談心,下下棋,說不定又是另一番風情!」

「我可沒閑工夫跟你談心下棋!」宮清影見曙傲天沒有殺意,便拽著小葵就要離開。

曙傲天急忙伸手擋住她:「清影妹妹,你就沒想過你的媚毒,你就不怕渾身潰瘍而死嗎?」

「那你把解藥給我,我們的恩怨一筆勾銷?」

「解藥不就是本宮嗎?你明知中了本宮的毒,卻不來找本宮,偏偏去找蒼鷹!」曙傲天緊盯著宮清影的細微神情,她眸光閃了一下,便說明解毒者不是蒼鷹。

又隨口否定:「不對,是找羽驚空解毒!」

宮清影不由自主地眨了眨眼,曙傲天便斷定解毒者是羽驚空。

他冷冷一笑:「就他那病入膏肓的身體,哪裡經得住折騰?你要是找本宮,本宮一晚就能幫你搞定!」

未等曙傲天說完,宮清影已經憤怒拔劍,正面刺向曙傲天。

曙傲天兩個手指便夾住黑色劍刃,讓宮清影難以動彈。

她趁機彈出噬魂針,曙傲天周身立刻被黑色屏障籠罩,噬魂針硬生生地被他反彈回來。

小葵的血瞳之術在曙傲天身上根本不起作用。

戰勢瞬間處於下風!

「清影妹妹,你現在是打不過本宮的,要是真的想要解毒,下月十五去鴻城城隍廟見本宮,就是上次我們差點行房的地方!」

聽著曙傲天陰冷的聲音,宮清影猛然間想起。

當初,羽驚空不辭而別,讓她誤以為他被曙傲天所劫,便將對方引至鴻城城隍廟附近交換。

誰知曙傲天帶來假羽驚空,她的清白差點毀於曙傲天之手。

當時,要不是念心魂及時出現,此時的她會是另一番境遇。

眼前閃過念心魂七竅流血、昏迷不醒的畫面,他和羽驚空明明只是棋藝比賽,怎會出現那種激戰後出現的狀況?

至今,羽驚空也沒有跟她說過,她也不便詢問。

「好!」宮清影神色平淡地答應:「下月十五,不見不散!」

曙傲天頓時喜上眉梢:「好,一言為定!」

「那你走吧!」宮清影不悅地催促道。

「本宮還有一事,就是上次跟老祖宗說好的約定,晚膳過後,本宮在棋院大廳等你!」曙傲天說罷,轉身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宮清影見他離開,舒了一口氣。

小葵偏著頭目送曙傲天消失在視線中,最後轉身看向宮清道:「清影姐姐,什麼約定啊?」

「下棋!」這件事,宮清影已經聽蒼鷹稟報過。

當時,宮玄紫戴著紫色帷帽冒充她,參加棋仙大會的開幕式,被曙傲天一口咬定是冒充者。

後來宮玄紫跟他打賭,她若是宮清影,就讓他下跪叩拜,結果宮玄紫在音子曜和曙傲風的幫助下完勝。 曙傲天死活不肯下跪,在旁人的勸導下,答應棋藝選拔后,與宮清影對弈一決勝負。

贏了,曙傲天就不用下跪,若是輸了,可就傾家蕩產了。

這麼大的賭局,也不知道曙傲天按的是什麼心思,難道他真的以為她下不贏他?

「他想跟你比棋藝,那不是送死嗎?」小葵研讀過宮清影的棋譜,別說是她,就算是幽冥燁輕裝上陣,恐怕也會輸得一塌糊塗。

「誰知道呢?反正彩頭又不是生死!」宮清影收起地煞劍,坐在附近的太師椅上。

「清影姐姐,你是不是真的中媚毒了?還有剛才你說下月十五,要去什麼城隍廟見曙傲天,是不是真的啊?」小葵焦急追問。

小葵是自己人,宮清影並不打算隱瞞,她惆悵地點了點頭。

「可他現在是千年魔魁,我們倆加起來,也不是他的對手啊,除非你請羽翼尊者出手,你應該會請他出面吧?」

「到時候看!」

等下個月,宮清影想衝擊初階武宗,要是能突破瓶頸,就能打得過曙傲天,她和他的恩怨,她不想讓羽驚空知道。

小葵見她心情不好,便沒有繼續追問。

她拿起茶壺給宮清影倒了一杯熱茶:「昨夜,我利用冥族秘法和血瞳之術,探查到燁哥哥被囚禁在一個深不見底的牢房裡,他似乎受了重傷,連九尾靈狐的真身都被打得支離破碎。」

「……」宮清影呼吸一滯。

沒想到幽冥燁會被超級魔魁打得這麼慘烈,但他救過她,也害過原主,現在的她,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牽扯。

小葵喝了一口熱茶,繼續道:「清影姐姐,你也不要太擔心,我已經聯絡宗主前去救他,相信很快就會有好消息傳來!」

「嗯!」宮清影為難地點了點頭:「他不會有事的!」

「那是自然,燁哥哥吉人自有天相!」小葵看著宮清影若有所思的模樣,便想到她和羽驚空出雙入對的親密樣子。

心口隱隱作痛起來。

幽冥燁想方設法找了玄兒上萬年,不惜與她聯姻也要找玄兒,結果到頭來,被羽驚空捷足先登,他連半點機會都沒有。

現在,還被超級魔魁打成重傷囚禁起來,也不知道,他還會否有足夠的生存信念,堅持到宗主等人前去救援。

宮清影莞爾一笑:「明日就是煉丹比賽,你準備的如何?」

「還好!反正只需要準備煉丹爐就行,其他藥材縱橫家族應該會提前準備!」小葵淡淡地回答。

這時,她的紅色雲袖裡,鑽出六階風神翼龍紅翼的小腦袋。

紅翼探了探腦袋,彷彿說了什麼,小葵立刻伸手拍向她:「趕緊回去,別打擾我和清影姐姐談話!」

宮清影自然知道紅翼想要說什麼,她輕笑道:「蒼鷹和黑翼被我派出去執行任務了,他們很快就會回來的!」

其實,小葵派弟子出去找宮清影,就是為了打聽蒼鷹的去向。

因為他前腳剛走,黑翼便傳音給紅翼,說要離開一段時間,卻沒有說明具體要去哪裡?

這件事把小葵擔心死了,她可是蒼鷹名正言順的未婚妻,決不能讓他再出任何意外。 聽說蒼鷹很快回來后,小葵急忙閉上紅眸,緊握雙拳禱告:願蒼鷹馬到成功,儘快回來與我相聚!

宮清影與小葵聊了一會兒,這才告辭離開,回到自己的別院。

羽驚空還沒有回來。

院子里只有宮一、宮十九和幻化成蒼鷹的宮二,以及羽驚空的其他巔峰期武師護衛們。

宮清影派出一隻影靈子前去尋找羽驚空。

很快便得到消息,羽驚空被黑白宗師請走,恐怕要晚點回來。

既然如此,剛好可以趁機準備明日的煉丹比賽。

宮清影回到卧房,進入隨身空間,準備赤火玄陽去參加比賽。

一切就緒,她走到錦兒身邊坐了下來,雙手緊緊握住錦兒冰涼的小手,也不知道錦兒何時能夠醒來?

不知過了多久。

地煞橫空出現在隨身空間,手裡還拿著個一尺高的古老銅鏡,見自家主人也在。

她欣喜不已,跪地道:「主人,我回來了!」

「快起來!」宮清影起身將她扶起,目光投射在銅鏡上。

地煞急忙解釋道:「主人,這是素姨給我的極品招魂幡鏡。她說東皇是萬年魔魁,被縱橫棋陣鎮壓后已魂飛魄散。

好在軀殼沒被吞噬,只要將她置於九幽聖池中,用極品招魂幡鏡來凝聚魂魄,自然能讓她蘇醒過來!」

地煞邊解釋,邊將素姨的叮囑告訴宮清影。

原來地煞離開那麼久,就是隨同素姨去尋找喚醒錦兒的辦法。

Prev Post
但他現在其實也只是好了三成而已。
Next Post
此時騎在赤火背上正向戰場馳來的周雲虎臉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因為他發現他的乾坤戒中有兩塊剛剛得來不久的白色玉石碎了,周雲虎知道這是公孫淵在給兩支騎兵下達進攻的命令。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