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凡找了個地方坐下,等著消息。



突然,一聲嘶吼響徹,滔天神力沖盪黑色海水,卻又在瞬間,消失不見,恍若什麼都沒發生。

「過去看看。」四位大神面色一變,連忙衝下城池,向神力爆發之地而去。

城池之內的古生靈,全都趕往出事地點。

何凡慢悠悠地跟著,有事這群傢伙擋著好了,自己先溜。

來到出事之地,不出意外,只剩下一堆骨頭了,禁暗目光犀利,掃視古生靈們:「剛才誰在附近,發生何事?」

「不知道,剛才只聽到一聲吼聲,他就變成骨頭了。」一尊古生靈有些驚懼地道:「吾當時就在不遠處,沒有看清。」

何凡面露異色,他身上的蓮葉並沒有變化,看著古生靈們搜尋,也沒找出石頭來。

「沒有石頭,怎麼會突然這樣?」四位大神目光有一絲慌亂,在這裡連自身氣息都不能泄露,神力無法動用,一旦出現問題,他們連自保的力量都沒有。

「我們出城。」絕冥沉聲道。

「若是這裡有出去之法呢?」禁暗皺眉道:「其餘地方,並未有建築,附近也都查探過,只有這一座城池。」

嘩啦

話音剛落,又是一尊古生靈,化為骨頭,散落下去。

「沒看清。」身旁的古生靈顫聲道。

「剛才沒動用神力,沒釋放氣息?」絕冥凝重問道。

「沒有,吾站在他身旁,未曾感應到任何氣息。」古生靈驚懼地道。

「何凡,給個解釋。」絕冥陰冷地看向何凡。

「我也不知道,盤古只是教我,封鎖自身氣息,搜集這些石頭,然後沒了。」何凡也很茫然,現在這個情況,盤古也沒說過啊,他問誰去?

「你也不知道?別隱瞞了,吾等若是隕落,幾位不朽不會放過你的。」血均不信地道。

「愛信不信,若是吾知道,還會站這裡跟你玩?早就想辦法弄死你們了。」何凡冷聲道。

眾多古生靈們愣了愣,好像,是這個意思?

「你們若是不信,我隨口說一句,他會死。」何凡只想一尊古生靈,淡淡道:「你看他不是沒事么?」

禁暗等人望去,這位古生靈有些顫抖,驚懼地看著他:「你,你別亂說。」



又是一堆骨頭,不過,卻不是何凡指著的古生靈,而是他們背後的一位古生靈。

「他是沒死,但死的是另一個。」絕冥冷冷地道。

「何凡,你是故意的,讓我們看著他,你藉機對另一個下手?」禁暗惡狠狠地道。

何凡:「……」

這特么真不關我事,我都沒弄明白,是怎麼死的。

「我真不知道,難不成,我說要死,就死一個?」何凡乾澀地道:「這和我無關,完全是巧合。」

「巧合嗎?」眾多古生靈陰冷地看著他。

「絕對巧合,之前死掉的,我可不在場。」何凡有些慌亂,這麼多古生靈,自己不能動用力量,打不過:「為了證明本神的清白,本神決定,再死一個。」



骨頭散落一地。

何凡:「……」

古生靈們:「……」

「這又是巧合,你們信么?不信本神再……」

「你特么閉嘴!」古生靈們炸了,你還說,再說又死一個,想讓我們死光不成?

「呃,本神突然覺得,你們應該對本神恭敬一點,小心本神再開口,你們死……」

「閉嘴。」一群古生靈直接沖了過來,掐住他脖子,生怕他再說誰死了,或者他們全死了。

「別激動,真的別激動。」何凡奮力掙扎著,奈何古生靈太多,現在力氣都不敢用的太大,被按在地上,一動都不敢動。

「將他架起來,吾等一個盯著一個,慢慢出城。」四位大神凝重地道:「互相攙扶著,盯著腳下,不信看不出來,是什麼東西在搞鬼。」

「別這樣,兄弟。」何凡無奈,被一群古生靈架著走,這讓他很慌啊。

「老實點,四位大神,不如等我們出去,將他一個丟在裡面,看你能活到幾時。」一位駕著何凡的古生靈提議道。

「這是個好辦法,吾等就到城外到時將石頭都搜尋一邊,放到遠處,以神力遠遠觀測。」禁暗笑道。

「兄弟,你別這樣,我們怎麼說,也能算是隊友,兄弟? 丑女種田:山里漢寵妻無度 兄弟,你怎麼變成骨頭了?」

何凡看著提議的古生靈,伸手抓了抓,手中抓住一根骨頭,至於其餘部位,已經變成骨頭,落在地上了:「真是不幸啊。」

「還說不是你搞的鬼?」古生靈們怒道。

「要我說幾次?」何凡凝重地看著地面,喃喃道:「我特么內心也很慌啊。」

我找誰去?一個古生靈,就在自己身邊,無聲無息變成骨頭了,說的我不慌一樣?

「剛才看出了什麼?」古生靈們緊緊盯著何凡。

「別只顧著看我,你們也注意腳下啊。」何凡嘆道。



又是一堆骨頭誕生了,一位古生靈隕落。

「你特么別說我們,趕緊說,你看見了什麼?」古生靈們很慌,感覺何凡提到他們,他們就要死一個。

女僕有毒:黑帝總裁的寵物妻 「啥也沒看清,你們信么?」何凡掃了眼古生靈們,嘆道:「好吧,你們肯定不信,但事實就是這樣,我真的沒看清。」

「速度快些,趕緊離開這城池。」絕冥催促道。

古生靈們速度加快,很快,又死了幾個,都是駕著何凡的古生靈,這讓何凡更慌了:「要不,你們再來幾個,駕著我?這附近一圈都死完了,本神很擔心,輪到本神啊。」

古生靈們沒有理他,駕著他的都死完了,沒人敢駕著他了,一個個慌亂地向城門所在跑去。

幾分鐘后,古生靈們又死了幾個,他們終於趕到了城門處,只是,城門消失了,眼前只有城牆,根本就沒什麼出口。

「何凡!」古生靈們長嘯,全都目光瘋狂地看向他。

何凡咽了咽口水,第一次有些慫,不是慫這些古生靈,而是慫暗中的傢伙,他是真的不知道,也沒看見。 黑海之中,詭異城池,空蕩蕩的建築,除了何凡和古生靈們,沒有任何生命。

古生靈們拉開距離,遠離何凡,他們覺得站在何凡身邊,危險性更大。

何凡孤零零站著,他只想大喊一聲盤古,讓盤古來救他,可是,現在喊誰都白搭。

「何凡,你就算是不願意說出來,打開城池,讓吾等離開,吾等若是隕落,想去不朽之地,力量不足。」古生靈們沉聲道。

「呵呵,打開?你們說的本神真能打開一樣。」何凡冷笑一聲,內心慌的不是一筆,是好幾筆。

「何凡,相識一場,又同去不朽之地……」古生靈們開始打感情牌。

「先別說話。」何凡面色發白:「本神感覺,有什麼東西,再舔本神的腳。」

「快抬腳看看。」古生靈們連忙道。

何凡猛地抬腿,一條漆黑的藤蔓,連接著他的腳板,緊緊吸附在上面。

「這是什麼東西?」古生靈們面色大變,殺死古生靈的,就是這些藤蔓?

「不知道。」何凡伸手拽著藤蔓,用力一扯,讓它和腳板分開,使勁向上拉扯,卻發現根本扯不動:「你們誰來幫忙?」

「抱歉,幫不了。」古生靈們搖頭,他們可不想作死。

「你們這樣,本神很為難啊,要不,本神鬆開這東西?」何凡又扯了一下,藤蔓扭動了幾下,開始掙扎,一股龐大的力量,拉扯的他站立不穩,直接摔倒下去。

「要不,去幫幫忙?」絕冥有些不確定,這是何凡故意的,還是真想將那東西拉出來。

「本神覺得,這是他故意為之,不可上當,那玩意恐怖無比,吾等都看不清,若是對他下手,他怎能抵擋?」禁暗沉聲道。

「不錯,禁暗大神言之有理。」古生靈們贊同道:「若是那可怕東西,他又不是不朽,如何抵擋?」

「你們這群傢伙,別讓本神活著爬起來。」何凡憤怒地道。

地面,湧現更多的黑色藤蔓,宛如觸手一般,將何凡包裹起來,任由他如何掙扎,也掙不脫束縛。

「快走。」古生靈們驚恐叫道,這藤蔓太多了,若是一條能弄死一個,這麼多藤蔓,足夠瞬間弄死他們全部。



何凡被包裹的嚴嚴實實,宛如一個蠶蛹?他覺得,還是用粽子比較貼切點,蠶蛹什麼的,會想到噁心的蟲子。

地面猶如水流一般波動,何凡直接被藤蔓拖進地底,一張巨口出現,鋒利的牙齒比任何神器都要可怕,恐怖的咬合力,作用在何凡身上。

嗯?

好像不疼?

何凡沒感覺到疼痛,反而有種按摩的舒爽感,就像有一群美女……咳,一個美麗的技師,撫摸著自己的身子。

我堂堂廚神,也有被當食物的一天?

要不,自己也咬一下藤蔓?可會不會變成觸手,伸進自己咽喉,這畫面感太刺激。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咬不動的問題,巨口直接將他噴了出去,藤蔓也快速收回,何凡再度恢復了自由。

只是,還沒等何凡弄清楚情況,地面再次鑽出一些藤蔓,束縛他的雙腳,一條藤蔓順著他的大腿,向上纏繞而去。

「握草,如此邪惡的東西,是哪個龜兒子弄出來的?」何凡面色驚恐,連忙抓住藤蔓,但有更多的藤蔓到來,束縛他的雙手。

越來越多的藤蔓再次纏繞而來,剛才放開他,好像只是為了讓他喘口氣。

一些藤蔓順著衣服,鑽了進去,在他身上遊走,最後向下而去……忍不住了,怎麼辦?

「握草。」

何凡怒叫一聲,心神慌亂,封鎖的自身氣息,神力,宛如洪流一般,浩蕩而出,黑色藤蔓宛如受到驚嚇,快速收了回去。

「這該死的玩意,差點毀了老子清白。」何凡一臉心有餘悸,但緊接著感覺到不對,自己身上還有那些石頭,自己居然沒有變成骨頭?

那些藤蔓,巨口,好像有些忌憚一般,一時僵硬在那裡,不敢亂動。

何凡摸了摸身子,漆黑石頭還在,拿捏在手在,一點感覺都沒有,好像就是一塊普通石頭。

獃獃地看著石頭,何凡回憶著盤古的交代,良久,眼中閃過一絲異色:「盤古好像坑了我?」

自己完全就不用封鎖氣息,這石頭對自己好像沒什麼危險。

咔嚓

一個廚神,總是有勇於嘗試的心,何凡將一塊石頭塞入嘴裡,咔嚓兩下,將石頭咬碎,沒有什麼危險,只有一種感覺,很餓,非常餓。

「雖然能增加基因數據,但這石頭,為什麼吃了感覺更餓了?」何凡皺眉,內心很費解。

「算了,先解決眼前這傢伙。」何凡掃視四周,四周空蕩蕩的,沒有其餘東西,最後目光鎖定在那張巨口上。

這是一個巨大圓木墩,木墩上長著密密麻麻的藤蔓,那張巨口,是木墩的嘴,鋒利的牙齒正上下開合。

「給本神受死吧。」何凡怒喝一聲,沖向木墩,神力浩瀚,凝聚刀芒。





木墩飛起,硬擋刀芒,何凡感覺就像黃金古路一樣,無法撼動,一股反正之力,讓他翻滾出去。

「這麼硬?」何凡皺眉,木墩沒有一絲損傷,就連痕迹都沒留下。

只是,讓他奇怪的是,木墩沒有再主動攻擊他,挨了一刀之後,回歸原地,一動不動。

何凡向木墩走去,木墩也沒有動,任由他接近:「這玩意,雖然堅硬,但除了捆綁,會吃以外,沒什麼能耐的。」

心中漸安,何凡順利來到木墩前,木墩一樣沒有動作,也沒再用藤蔓捆綁他。

伸手摸了摸木墩,沒有反應,也沒有攻擊。

「自己不攻擊他,他也不攻擊自己?」何凡分析了下,抬起腳,踩了踩木墩,沒有用力,木墩也沒有反擊,稍微用力,木墩就會將他震開。

撒旦的寵妻 「你會說話嗎?」何凡詢問了一聲,沒有反應。

何凡用手摸了摸鋒利的牙,木墩底下升起一些藤蔓,宛如腳一般,快速向前衝去。

「別急著走啊,那邊是土,沒有路。」何凡追了上去,奇怪的一幕發生了,前方的泥土消失了,後面的空間在縮小,前路沒有絲毫阻礙。

「這是,任由通行?」何凡驚愕,雖然神力也能做到,但這木墩,可沒有溢出絲毫神力,只是單純的奔走,前方一切阻礙自動消失,露出通道來,讓它奔行。 何凡跟著木墩,在地底奔走,他發現木墩速度很快,不動用神力追不上,好幾次差點跟丟了。

最後,他所行就蹲在木墩上,沒有攻擊的意思,木墩也沒管它,自顧自奔走著。



藤蔓再次沖了上去,頭頂的土地透明了起來,上面的一切映入視線之內,是絕冥等古生靈,此刻正慌亂奔走著,藤蔓透過地面,接觸到一隻古生靈,古生靈順便變成一堆骨頭。

藤蔓收回,一團血肉依附在藤蔓之上,木墩準備塞入口中,何凡伸手搶了一半,他太餓了。

Prev Post
激動再拜石牧,重重磕頭:「多謝夫君。詩文一定不辜負夫君囑咐,做好夫君的賢內助。」
Next Post
冰雪靈狼也是沒有反應上來,張碩居然將它噴出的冰霜之氣給吸收了,這讓冰雪靈狼是沒有反應上來的。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