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爺,我們…我們先回房休息了…」此刻肖恩身後的托爾等人,眼見兩人如此;紛紛語氣尷尬,並眼神飄忽的開口對肖恩請求道。

突兀傳來的聲音,讓愛麗絲抱著肖恩的手,下意識的收緊;她臉上立刻泛起了嬌羞的神情,努力的縮在肖恩的身後,藉此躲避他人的目光;肖恩笑著輕拍她的手臂,同時眼光掃過周圍有些尷尬的眾人;開口回答道:「嗯,今天幸苦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

話音剛落,眾人就紛紛行禮告退;而後猶如,火燒眉毛般的快步離開;等眾人走遠后,愛麗絲這才輕舒了一口氣;嬌軀從肖恩的身後閃出;同時心有餘悸的,輕輕拍打她那對豐挺。

看著眼前上下跳躍的豐滿碩大,肖恩立刻就有些心癢難耐;不過他隨即就壓下了,心中蠢蠢欲動的雜念,而後在愛麗絲欲拒還迎,嬌羞怯怯的眼神注視下;嘴角自然的浮現出,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他的手掌就重重的,打在愛麗絲的翹臀上;同時開口對她說道:「等我忙完了…記得給少爺我,好好的按摩…」

聞言,愛麗絲的腳步不由得踉蹌了一下;隨即就在肖恩的幫扶下,重新站穩;此時她媚態盡顯的,定定注視著肖恩;同時從秀氣的鼻子中,發出一聲輕微的「嗯」聲;若非肖恩與她相距不到半米,不然是萬萬不可能聽清的。

之後肖恩就著月光,在院子中完成了今天的騎士修行。結束后又在愛麗絲的服侍下,美美的泡了個熱水澡。 時間轉眼就來到了,帝國曆1157年4月10日;周一,天氣開始變得炎熱。

自肖恩參加授勛慶典之後,時間又過去了2天;在這期間,他除了完成自己的騎士修行外;就是督促他的侍從和僕從們,進行騎士修行;偶爾也動手製作一些香水,當然也少不了和愛麗絲一起,進行羞羞的遊戲。

一大早,肖恩就從愛麗絲的粉臂中爬起;而後換了一身訓練服,就離開了房間;今天是他之前,與莫爾院長約定的時間;也就是返回貴族學院,辦理新學年的入學手續,和繳納學費的日子;哪怕他在未來的一年中,並不會時常的出現在學院中。

肖恩簡單洗漱后,就向著餐廳走去;雖然愛麗絲還在賴床,但廚娘莎拉大嬸,和小女僕妮娜兩人;每天都會早早的起床,為眾人提前準備好食物;今天也沒有例外,他一踏入餐廳內;就見母女兩人,已經在忙碌的準備著早餐。

「少爺,您來了…」廚娘莎拉大嬸見肖恩到來,立刻放下手中的活計,起身對著肖恩微微鞠躬,同時開口說道;說完,她又隱晦的扯了扯,身邊發愣中的女兒妮娜。

「少爺…您,早上好…」隨即,餐廳內就響起了,少女輕輕怯怯的問安聲。

「早…」肖恩面露微笑,對著母女兩人點點頭;隨後他又接著吩咐道:「莎拉大嬸,請你幫我準備,我的早餐…」說完,就走到餐桌邊坐下。

「是少爺,您請稍等片刻,馬上就好…」聞聽肖恩的吩咐,莎拉大嬸立刻恭敬應下。說完,就轉身準備了起來。

「莎拉…這兩天,你們兩人住的都還習慣嗎?」肖恩坐下后,見無所事事;於是扭頭對著兩人,開口問道。

「啊…少爺,我們很好,真的…非常感謝您,給了我們這次機會…」聞言,莎拉大嬸微微有些驚訝;但隨即她就笑著,開口回答道。

「呵呵…沒什麼;如果願意的話,你們可以一直住下去…」肖恩不在意的揮揮手,而後微笑著對兩人說道;頓了頓后,他又緊接著說道:「有什麼困難,就跟愛麗絲說;我已經吩咐過她,你們儘管放心…」

「謝謝少爺,您,您真是個好人…」莎拉大嬸聽了肖恩的話后,心中立刻湧出一股感動;這讓她的眼睛有些濕潤,語氣中也帶著一絲的哽咽。

自從莎拉大嬸帶著襁褓中的小妮娜,返回了臨水城之後;因為她當年的無知,導致她的父母最終抑鬱而終;故此了解事件經過的親朋故友們,紛紛對她如避蛇蠍;而她自己,同樣怨恨著當年自己的草率;但木已成舟,悔之晚矣。

看著身在襁褓內的小妮娜,莎拉大嬸只得咬緊牙關;努力的讓自己活下去,並照顧好自己的女兒;一晃十幾年過去了,她歷經了風風雨雨,嘗遍了人世間的酸甜苦辣。

「小妮娜,別害怕…把這當成你自己的家…」正當莎拉大嬸,內心默默感動之時;肖恩看著怯生生的小妮娜,忍不住開口對她安慰道。而後又緊接著笑道:「以後…就幫著你愛麗絲姐姐幹活;聽她的話就對了…」

「好,好的,少爺…」依舊怯生生,顯得非常柔弱的小妮娜;在聽到肖恩提到愛麗絲的名字時,才露出了天真無邪的笑容。隨後她就點點頭,同時對著肖恩輕聲回答道。

肖恩同樣報以微笑,而後餐廳內就陷入了沉默;但很快莎拉大嬸就準備好了,肖恩的早餐;並且托爾等人也陸續的,相繼到來;這讓原本略顯沉默的餐廳,洋溢出一股朝氣和歡樂。

早餐后,肖恩獨自騎馬前往貴族學院;很快他就來到了目的地,在對著門口的守衛,出示了學員徽章后,就順利的進入了學院內。

之後肖恩直接去了學院的教務處,辦理了新學年的入學手續,和繳納相關費用。正當他打算離開學院時,意外的在教務處的門后,遇到了劍術課的格魯.托馬斯教習長。

兩人先是一番熱情的寒暄,之後正當肖恩想要告辭時;托馬斯教習長笑著做出了挽留,並告訴他,此刻莫爾院長正在辦公室內,等待著他的拜訪。

肖恩的心中雖有些疑惑,但還是答應了下來;隨即就在對方的帶領下,一起前往學院院長的辦公室;直到在院長辦公室的房門外,教習長才提出了告辭。

肖恩目送著,教習長離開的身影;片刻后,才轉身獨自敲響了,院長室的房門;在門內傳出,一聲「請進」后;他才推門進入了,整個貴族學院內,最大BOSS的辦公室。

「院長大人,您好…」肖恩進入房間后,就立刻看到,笑眯眯的坐在辦公桌后的莫爾院長,在隨手帶上房門后,他就立刻笑著上前幾步問好道。

「肖恩,你來了啊;快,快過來坐下…」莫爾院長未等肖恩說完,就笑著打斷道。

肖恩微笑著點頭,然後慢慢的坐下;同時小心的,打量起整個辦公室;院長室的面積不小,除了桌椅沙發等常見之物外;室內還有著大量的盆栽,和數個巨大的書架。

此時正是百花齊放的時節,房間內的盆栽,紛紛開著五顏六色的花朵,裝點著整個房間,顯得很是生機勃勃;而靠牆的數個書架上;則擺滿了各種書籍,讓肖恩感覺在勃勃生機中,又洋溢著一股充滿智慧的書卷氣。

「人老了…有時候就會喜歡上花花草草。」莫爾院長見肖恩打量起他的辦公室,就笑著開口解釋道。隨後他又拿出一根精緻的骨質煙斗,對著肖恩揚了揚后,問道:「介意嗎?」

「不…您請自便。」肖恩笑著搖搖頭,微微靠在椅背上后,才開口說道。

莫爾院長微笑著點點頭,隨後就點上了手中的煙斗;之後他也不開口說話,就這樣慢慢吸著手中的煙斗;很快室內就飄蕩著,一陣淡淡的白色煙霧。

肖恩沒有顯露絲毫不耐,依舊微笑著,看著對面的莫爾院長慢慢吸煙。

轉眼就過去了十分鐘,莫爾院長終於捨得,放下手中的煙斗;並在桌上的鐵質煙灰缸上,輕輕磕了磕煙灰;而後這才笑著開口說道:「肖恩,你很沉穩;這很好,非常的好…」

此刻的莫爾院長雖然同樣笑著,但給肖恩的感覺卻與初次見面時不同;肖恩能夠在他帶著笑意的雙眼中;感受到一股穿透人心的目光,這大概就是世人所謂的,人老成精而後洞察世事。

但肖恩並沒有絲毫的緊張,依舊保持著微笑開口說道:「可能是我的性格,比較偏向於安靜;這當不起院長您的誇獎…」

莫爾院長聽了肖恩的話后,笑著搖搖頭;隨後他就不在糾纏,開口恭喜道:「肖恩,祝賀你獲得了英勇勳章;也祝願你能在以後,獲得更多的功勛…」

「感謝您的祝賀,但我僅僅也只是奉命行事…」肖恩笑著謙虛道。隨後不等莫爾院長開口,就接著說道:「這次,主要是默克爾大人,指揮有方…」

肖恩不願將自己,擺在聚光燈下;深知在自身實力不足的前提下,隱藏或者適當偽裝自己的必要性;況且他同樣清楚,默克爾中校是絕不會將整個計劃,是由他策劃的這件事,透露給外人知道。

至少不會在現在這種,還是敏感和熱議期間就泄露出去;那會讓他的威信受到損害,同時誠信也會受到質疑;至於另外清楚實情的兩人,無論是桑尼少校還是傑森上士;都不會冒著得罪默克爾中校的風險,對外透露出半個字。

在任何的世界中,上級侵佔下級的功勞;都是必須和名正言順的,不如此也坐不穩上級。

「呵呵…勝不驕,敗不餒;很好,非常好。」莫爾院長依舊不為所動,他那睿智的雙眼中,彷彿能夠看透肖恩的內心般。

看著肖恩臉上微微有些色變,他顯得很是高興,用略帶著回憶的語氣說道:「最初的時候,是在半年前聽說了你的天賦…現在更是發現,你有著不同尋常的智慧;我很高興,學院中有你這樣出色的學員;並且,期待著你的未來;你一定可以,獲得你想要擁有的一切…」

肖恩的嘴蠕動著,似乎是想要開口說些什麼;莫爾院長笑著揮手阻止,只聽他繼續說道:「肖恩,我希望無論在未來;你有著多麼巨大的成就;都不要忘了,此刻的小心謹慎…」

「謝謝,我會時刻小心…」肖恩語氣低沉,而又給人一種非常平靜的感覺;但那話語中,卻透出一股真誠的味道。

「呵呵,你的天賦和智慧,能讓任何人都為之嫉妒…」莫爾院長滿臉微笑,語氣溫和的對肖恩說道。而後面對肖恩的疑惑,他用著空洞的語氣說道:「我已經在學院內,教授了30多年書;這麼多年來,看著一個個懷揣著夢想的年輕人成長,而後離開…如同看著自己的孩子般,有成功的喜悅,也有失敗的苦澀…」

說著他的眼神恢復清明,看著有些動容的肖恩;語氣堅定的繼續說道:「肖恩,我希望,你能夠成為我最大的成就,是我教過的最成功的學員;讓之後的學員們,都以你為目標和榜樣…」

聞言,肖恩頓時有些傾佩,此刻面前的老人;他只是單純的,以教書為追求;肖恩曾經聽說過這樣的人,僅僅追求著自己的夢想,掙脫了利益與得失之心;這些人單純的可愛,同樣也單純的可怕…

「儘力而為…」肖恩沉重的點點頭,語氣不含絲毫感情的緩緩說道。

莫爾院長聽了肖恩的話后,臉上又露出了一貫的笑容;在之前的肖恩看來有些猥瑣,但現在的他;卻從對方的臉上,看到了彷彿孩子般純真的快樂。

滿足其實很簡單,幸福也不過只是一步之遙;這笑容彷彿能夠凈化心靈般,讓肖恩放下了內心中,那不可告人的秘密;如釋重負,平靜中又有股淡淡的喜悅,浮上心頭。

之後兩人的交談,就在這樣輕鬆的氛圍下進行;肖恩安靜的傾聽著莫爾院長,關於帝國人文地理等,各個方面的詳細介紹。

時間緩緩而過,直到午餐時間;肖恩才不得不起身告辭,今天聽了莫爾院長的詳細介紹后,讓他對於帝國有了更多的了解;在他真誠的感謝下,莫爾院長只是笑著搖搖頭。

直到送肖恩離開房間后,他才對肖恩說道:「以後有任何問題,都可以來找我這個老頭子,聊聊…」

「一定…那麼我先告辭了。」肖恩同樣笑著肯定回答道。隨後揮揮手就轉身離開。 時間一天天的不停流逝,轉眼就是兩周后;來到了帝國曆1157年4月24日,周一。小雨。

自從與莫爾院長的那次長談之後,肖恩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一些轉變;他的表情帶上了從容和洒脫,性格也變得更加的豁達隨性;原本深埋在心底的秘密,此刻已經不在成為他的負擔。

這秘密本身,成為了肖恩幸福滿足的源泉之一;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得到這樣的機會;從原本死死被壓制,不得解脫的世界;來到一個擁有變強,和超脫可能的全新世界。

並且讓肖恩輕易獲得了,能夠提升的基礎;剩下的只需要他不斷的努力,去追求和超越…此時的他已經能夠,隱約看到前面的道路,想象著其一路之上,可能的絢麗風景。

之後肖恩一如既往的每天修行,閑時就督促托爾等人鍛煉;偶爾提煉製作香水,為以後進行必要的儲備;而後享受愛麗絲的柔情蜜意,這同樣成為他快樂的源泉之一。

但肖恩的平靜生活,也並非一塵不變;他現在會隔三差五的,前往拜訪莫爾院長;每次他的到來,都會受到院長的熱情迎接;之後兩人,就會天南地北的隨意胡侃;有時也會就某一問題,互相交換彼此的見解。

而肖恩對於一些問題獨特,而又新奇的看法;往往會讓莫爾院長,不由的眼前一亮;而後他常常會以玩笑的口吻,嘲笑肖恩當初選錯了職業;更是不斷慫恿他,改行選擇成為一個大學者,逼得肖恩只能,表情嚴肅的不置一詞。

這些不同的看法,源自於肖恩在前世中的所見所聞;他會借著發表不同觀點時,隱晦而又婉轉的提出,以供莫爾院長參詳;一次次的交流,一次次的爭論;讓兩人之間,慢慢的形成了默契,成為了類似於忘年交的存在。

肖恩也曾直截了當的,開口詢問過莫爾院長;關於他是從何得知,之前那場剿匪戰役的詳細情況;院長只是笑著搖搖頭,只說他是通過一些情況猜測而來。之後他也就,不在關注這個問題;無論是什麼原因,都已經與他無關;何況莫爾院長也不會有,想要對其他人述說的慾望。

偶爾肖恩也會受邀,參加表哥路斯特他們,組織的貴族子弟活動;雖然他的身份,還稍稍遜色於路斯特他們這些貴族繼承人;但憑藉他此時所擁有的實力,和表現出的光明前途;沒有人,會對肖恩的加入提出異議;而他也同樣以平等的口吻,與眾人交往,藉此結識更多的人脈和所謂朋友。

而之前肖恩曾囑咐過愛麗絲,尋找周邊合適的房屋;以安置他現在,越來越多的僕從人數;經過愛麗絲不斷的勸說,和付出高出市價近一倍的價錢后;緊鄰的一個小院,也納入了肖恩的名下;這大大緩解了,現在有些緊張的房間,同時連通的兩處院子,也方便了肖恩等人,進行每日的騎士訓練。

4月24日一早,肖恩帶著托爾來到警備隊軍營;原本他以為會如同之前一樣,在和多尼中士簡單的交流后,就可以返回家中;沒想到他一到軍營,就被等候多時的傑森上士,堵了個正著。

「大人,您來了,我正想要去找您…」傑森上士滿臉笑容,開口對著肖恩說道。

「怎麼?看你如此急切,是不是出了什麼事?」傑森上士有些失禮的舉動,讓肖恩本能的皺了皺眉頭;但同時也立刻引起了他的好奇,速度極快的開口連續提問道。

「沒…只是地方法庭,要求您今天下午出庭,另外…」傑森上士被肖恩連續的提問,問的有些心情緊張,之後才調整了語氣后,說出了他的來意,說完后他還小心的左右看看,見沒什麼人在周圍;這才笑著開口說道:「另外,默克爾大人,讓我代替他;對您表示感謝…」

這幾天肖恩同樣關注著,臨水城內的動靜;他立刻就明白,是關於那些通匪商人的事;默克爾中校,按照他當初的提議操作;情況很是順利的,「意外」讓那些有著牽連的貴族們得知。

之後城內相繼有著數人失蹤,默克爾中校也就順勢發出了通緝令;只當他們是畏罪潛逃,而後就在有心人的期待下,順利的了結了此案;這讓他立刻得到了議會內,大量貴族成員的善意,為他將來接任掃清了障礙。

當然,也不是沒有人提出過異議;特別是對於默克爾中校強烈要求,地方法庭提前審判個別商人的做法;但默克爾中校僅僅只是一句:『我的士兵們,在剿匪戰場上流血犧牲;你還想讓我,對那些通匪的商人們忍耐…』

結果這些提出異議的人,非但沒能實現他們心中的算計;反而還要捏著鼻子,違心的稱讚默克爾中校的行為;當然事後他的話,不出意外的傳了出去;這讓他收穫眾多稱讚的同時,也更得士兵們的擁護。

「地方法庭?出庭?」肖恩疑惑的問道,問完后還有些迷茫的,看著面前的傑森上士。

「大人,您忘了,是之前您逮捕的野豬比爾…」傑森提醒的對肖恩說道。

「呃…我還以為,他們早就宣判了。」肖恩聽了傑森的話后,立刻恍然大悟的說道。

「之前,他們在默克爾大人的要求下,忙於審判城內商人,與水賊勾結的案件…」傑森陪笑著對肖恩解釋道,他從默克爾中校,對肖恩不同尋常的態度中,似乎嗅出了些什麼。

肖恩看著眼前一副恭敬討好表情的傑森,心中並沒有升起任何的厭惡情緒;他早已明白世間之人捧高踩低,逢場作戲的道理。

「下午幾點?還有,我需要準備些什麼?」肖恩微笑的開口問道。

「大人,您不需要任何準備…只需要在下午1點,準時出席庭審,簡單說明當時抓捕的情況,就可以了。」傑森立刻笑著解釋道。隨後頓了頓後接著笑道:「我同樣也會出庭作證,到時我會將,需要出示的材料統統帶去。您就放心吧…」

「嗯…那就幸苦你了。」肖恩很是滿意的對傑森說道,說完正打算離開,就見傑森又小心的觀察左右;他立刻心知有異,於是小聲的開口問道:「怎麼了,真的有事發生了?」

「大人,您還記得,那封麥克斯強盜團的信嗎?」傑森小心的開口問道。見肖恩聞言點頭后,他才接著說道:「這封信,在隊內高層公開后;就有高級軍官提出,想要讓軍隊繼續討伐…」

「那麼,他們是想要撈些功勞,還是…不服默克爾大人呢?」肖恩眼神微微閃爍,而後冷漠的開口問道。

「真是,什麼事都瞞不過大人您;不過…」傑森笑著恭維道,隨後又壓低聲音小聲的說道:「不是,默克爾大人。大人他,經過最近這兩次的運作后;在隊內,已經基本沒有了競爭對手…」傑森看到注意傾聽的肖恩,繼續說道:「是桑尼少校。如果默克爾大人成功晉陞警備隊統領,那麼留下的副統領職務…」傑森說著就用手,比劃著一個大家都明白的手勢。

肖恩當然也明白傑森的意思。桑尼少校可以說是,之前剿匪戰役的副指揮官;功勞自然不會少了,他的那一份;而他又極可能得到了,未來警備隊統領的支持。

用腳趾頭想都能知道,另幾個有望晉陞的高級軍官,此刻他們那急迫的心情。當然,如果默克爾中校的晉陞發生意外;那麼也就自然,沒有空的位置讓他們競爭了。

「也就是說,有人想要「建功立業」了?」肖恩微笑著,語氣卻有些揶揄的開口說道。

「大人,您真是言簡意亥;這不正是想要「建功立業」嘛。」傑森同樣揶揄的回答道。

說完兩人彼此對視了一眼后,心領神會的紛紛哈哈大笑起來。

片刻后,笑聲才漸漸的收斂;之後兩人又隨意的聊了幾句后,就彼此分開;肖恩轉身帶著托爾,返回了住宅;在路上托爾有些期待的開口問道:「少爺,這次如果出征討伐麥克斯強盜團,您會參加嗎?」

肖恩看著托爾有些躍躍欲試的臉,忍不住笑道:「托爾,貪心可不是什麼好事…」

而後,看著托爾陷入沉思的臉。肖恩不由的想到,自己在上次的討伐中,已經拔得了頭籌;想來自己哪怕是申請參戰,其他人也不會願意看到自己;如果讓自己參戰,並且依舊收穫頗豐;那不是凸顯出,他們的無能嘛。想到此處,他不由的笑著搖了搖頭,將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甩出了腦海。

很快他就帶著托爾返回了住處,因為下雨的關係,今天他並沒有選擇,指導托爾等人鍛煉,而是讓大家,幫著他一起製作香水;經過近一個月時間的銷售,他製作的香水已經徹底被,臨水城內的貴族們接受;這讓他收穫了上千金幣,與他之前得到的水賊財寶一起;不算珠寶首飾的價值,他的財富就有著近五千枚金幣。

這是一筆巨大的財富,能夠讓肖恩富足的,過上十幾年都綽綽有餘;但想要得到真正的安穩,光有錢是萬萬不行的;還需要他繼續的努力攀登,不斷的獲得更大的權力。

午餐后,肖恩返回房間,打算稍作休息后,就動身前往地方法庭的所在地;在整個帝國內,無論是高等法庭還是地方法庭,都歸屬貴族議會管轄;而法官的人選,也會由議會選派其內的成員擔任;這是這個世界,自古以來就流傳下來的準則;只有貴族,才能審判他人的傳統。

正當他躺在床上,想要小睡一會時,「吱呀」一聲,房門被一雙小手推開;他不由得抬頭望去,只見愛麗絲正速度極快的閃進房門;同時順手還帶上了房門,扭頭看到肖恩注視她的目光;臉上微微一紅,紅潤的雙唇蠕動著,卻最終在肖恩的目光下,低下了頭。

「過來吧…」肖恩感覺有趣的,對著彷彿做錯事般的愛麗絲說道,同時拍了拍身側的床。

愛麗絲聽到肖恩溫和的語氣后,立刻高興的抬起頭;此刻她的臉上帶著喜悅的笑容,快步走到床邊;在肖恩的身側乖乖躺下,低聲小心的問道:「少爺,不打擾您休息嗎?」

「沒事,我也正無聊呢。」肖恩安慰道。同時伸手一把抱過愛麗絲,翻身將她豐盈柔軟的嬌軀壓在身下。深深嗅著從她身上傳來的陣陣幽香,肖恩內心的小邪惡頓時蠢蠢欲動。湊近她的那圓潤似玉的耳朵,邊輕輕哈著氣邊低聲說道:「乖乖的讓我檢查下…」

愛麗絲原本柔順的嬌軀,聽了肖恩的話后立刻就是一顫,同時感受到肖恩的手已經撫上她的敏感部位;她不由得有些嬌喘的呢喃道:「少爺,哪有…每天都…唔…都檢查好幾遍的…」

自從身心都寄託於少爺后,每天她都會被各種「檢查」上好幾次;用少爺的話解釋,就是「檢查」她身上的特定部位,是否與之前有著不同的變化;雖然每次,她都本能的感覺有些難受,但能夠讓少爺喜歡,就讓她心中非常的高興。

正如此刻般,肖恩正在專心致志的「檢查」著,這讓她感覺悄顏猶如火燒般;但同樣也讓她,被一股巨大的幸福感包圍,控制不住的內心想到,:如果能夠一生如此,那該是怎樣的幸福啊。 4月24日的午後,肖恩在愛麗絲的服侍下,換上了筆挺的少尉軍服;此刻的愛麗絲雖然雙腿還有些發軟,但她的神情依舊認真仔細;對於肖恩的穿著打扮處處留心,深怕由於她的不小心導致肖恩的身上,出現不該有的瑕疵。兜兜轉轉的轉悠了好幾圈后,她才有些氣喘的停下了腳步,並滿意的點點頭。

肖恩見她終於停下腳步,突然惡作劇般的抱住了愛麗絲;在她羞澀的將頭,就快埋入那對高聳時;一手托腮的緩緩抬起,她那羞澀的面頰;而後面對著她那,水波流轉的美麗雙瞳;肖恩微微一笑,俯身含住她那飽滿紅潤的雙唇;並立刻慢慢的吸吮了起來,直到一段漫長的時間后。

他才放開了嬌喘連連的愛麗絲,兩人之間帶出一絲晶瑩的絲線;在陽光下閃爍著奇異的光澤,肖恩不由得舔舔嘴唇;同時俯身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我走了,你就乖乖的留在房間內,好好休息;晚上,我們繼續…」說完他還用手指,指著房間內的床;此時的那裡,依舊是一片的凌亂。

不停急促嬌喘著的愛麗絲,聞聽肖恩的話后,不由的媚眼如絲;她順從的輕輕點頭,同時那喘息著不斷張合的紅唇內,同時發出了,「嗯」的一聲慵懶應答聲。

肖恩得意的在愛麗絲的翹臀上,重重的拍了一巴掌;之後滿臉笑容的,在她的驚呼聲中離開了房間;愛麗絲直到他合上房門離開后,才收回了默默注視的目光;隨後她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羞澀的表情;轉身躺在依舊殘留著肖恩氣味的床上,嘴角含著淺淺的笑容,慢慢的睡去。

肖恩離開房間后,就直接帶著托爾等人,騎馬前往地方法庭的所在地;在經過了幾條街道后,一行人終於在1點前,抵達了目的地;而後在將馬匹,交給托爾看管之後,他就舉步踏入了,地方法庭的大門。

無論是原本的肖恩,還是現在的他,都不曾踏入過法庭所在的,這棟巨大建築物內;首先映入肖恩眼帘的,是一個巨大的大廳;他漫無目的左右打量著,大廳內的裝飾。

兩人合抱的石質圓柱,向天支撐著高聳的巨大圓頂;一根根相互間隔著3米,排列在大廳的兩側;大理石材質的地板上,打磨的光可鑒人;肖恩隨意的跺跺腳,立刻就能發出了清脆的腳步聲。

此刻的大廳內人來人往,穿著得體而又行色匆匆;肖恩收起了思緒,直直朝著大廳盡頭,那左右對稱的環形樓梯而去;而後隨意的踏上其中的一條,向上前往交匯處的二樓門口。

此時的傑森上士,正帶著一個肖恩沒見過的士官,等待在法庭二樓的門口;見肖恩緩步上樓,立刻就前迎了幾步;開口行禮道:「大人,您終於來了;請您跟我來…」說完就引著肖恩進入門口,他身後的士官也笑著,跟上了兩人的腳步。

法庭二樓是一條直直的走廊,肖恩遠遠望去,竟然有著四、五十米長;走廊兩側則分佈著,一扇扇雙開的木門,想來就是一間間的庭審室了;此刻走廊內鴉雀無聲,肖恩收回了探究的目光;對著引路的傑森小聲問道:「我們這是要去哪?」

「大人,我們先去休息室等待…稍後,就將出庭作證。」傑森壓低著聲音,很是有些小心謹慎。

肖恩明白的點點頭,之後就不在開口;3人快速的走在走廊中,很快就見傑森推開了一扇木門,於是眾人就紛紛魚貫而入;此時的休息室內,已經有著數人,聚在一起小聲的交流著。當注意到肖恩等人,進入休息室后;眼神微微詫異的掠過他們,隨即就繼續埋頭小聲交談。

「大人,我們去那裡坐會…」傑森扭頭對肖恩笑著說道,同時手指指著一個角落;而後有如恍然大悟般,對著他開口介紹道:「大人,這位是洛克中士,他是倉庫的管理員;也是負責登記和管理,被沒收來的武器…」

「長官,您好。」洛克也適時的上前見禮。他的表情有些僵硬,笑的也很不自然。

「你好。」肖恩對著洛克點點頭,簡單的招呼了一聲。隨後掃了眼身邊的傑森。

肖恩知道一般在軍隊內,管倉庫的都算得上美差;不僅不用冒任何的危險,而且還有不少油水可得;所以在面對上官時,這些人大多會表現出謹小慎微的姿態。

雖然他能夠得到現在的職務,必然在軍中有著靠山;同時肖恩也不是,他的直屬上官;但現在整個警備隊內,還有誰不知道,肖恩是默克爾中校十分欣賞和器重的人。說難聽點,只要肖恩的嘴歪一歪;他就將徹底的,與他的美差告別。

「大人,洛克中士也將出庭陳述;說明在逮捕野豬比爾的行動中,沒收的眾多武器種類和數量。並帶來了入庫登記,用以證明…」傑森立刻知機的,笑著對肖恩解釋道。

肖恩聽了傑森的解釋后,淡淡的微微點頭;隨即就對著面前的兩人說道:「都別站著了,找個地方坐下聊吧。」說完轉身就朝著角落走去。

兩人立刻跟上了肖恩的身影,陸續在一個角落中坐下;正在這時,休息室的房門突然被人推開;只見一個穿著得體的中年男子,探出頭來對著休息室內喊道:「警備隊的軍官,到了沒有…」說著就見肖恩3人,正抬頭看向他的方向;男子不由得一愣,隨即就收住了話音。

幾人都身穿著軍服,自然一眼就能看出其真實身份。只見男子露出尷尬的笑臉,走到他們的身邊問道:「幾位長官,是來出席庭審的嗎?」說完,還打量了下3人的軍銜。

Prev Post
「小子,你竟然敢來我千巫教搗亂,膽子不小啊。」身材挺拔,雙眸堅毅有神,留著一圈濃黑鬍鬚,自身實力提升到三級道仙境界的巫神風目光冰冷的看著擅自闖來的雲天羽,冷冷的說道。
Next Post
呵呵,雖然不知道他還是不是我們的『團長』,但敵人的目的就是這樣,利用平民封鎖我們的元素技能,只能與他短兵相搏。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