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胤低低沉沉的笑了起來,「那就等你麻麻同意了,再來跟我說。」

慕靖西遲遲沒有回來,小糯米跟陸胤打了一個多小時的電話,累得睡著了。

傭人看到慕靖西回來了,欣喜的道,「三少,您回來了。小小姐一直在等您呢。」

慕靖西輕輕頷首,傭人看清他身後的人,頓時恭敬的垂首,「先生,夫人。」

周君儀迫不及待的道,「小傢伙在哪裡,快帶我去看看。」

「母親,您別激動。」慕靖西壓低了聲音,「您別嚇到她。」

言語間,滿滿的寵溺。

儼然把小糯米當成了易碎的瓷娃娃一般。

周君儀扭頭,看慕崇明,「你說,我會嚇到小傢伙么?」

「不會。」慕崇明眸底滿是笑意,「你這麼美,怎麼會嚇到她?」

「算你會說話。」

三人一起上樓。

走廊上,傭人剛從客房裡出來,便遇到了三人。

「先生,夫人,三少。」傭人壓低了聲音,「小小姐已經睡著了。」

「啊。」周君儀低低的嘆息一聲,「可惜了。」

「不如你們明天再來?」慕靖西不想吵醒小糯米,小傢伙跟喬安一樣,有起床氣。

要是被吵醒了,指不定又得氣嘟嘟的生氣呢。

「來都來了,不行,現在就要看。」

周君儀推開慕靖西,徑自問小女傭,「小傢伙在哪間客房,這一間是不是?」

「是的,夫人。」

周君儀率先來到客房門口,她動作放輕,推開了門。

客房裡,兩盞暈黃的壁燈亮著。

小傢伙睡姿甚是豪放,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

周君儀放輕腳步,走到床畔,俯身,打量著小傢伙。

濃密的長睫,在眼瞼下投下了一道漂亮的剪影,鼻子挺翹,粉潤的小嘴巴,微微嘟著。

慕崇明也進來了,他俯身,盯著小糯米,越看眸底的笑意,他招了招手,「靖西,過來。」

聞言,慕靖西走上前,「怎麼了?」

「這孩子耳朵像你。」 聽聞這個消息,將軍和士兵們的瞳孔霎時放大,之前的輕鬆與得意頃刻間消失殆盡。

「你覺得哪種死法最殘忍,就怎麼來。」鄭飛淡然補充了句,便面無表情地抬腳離開了。

阿瑞斯輕點了下頭,注視著鄭飛跨上馬鞍的背影,目光掃向了俘虜們,尖利如鷹隼般。

「挖坑,活埋。」阿瑞斯抬了抬嘴角,冷笑。

猙獰的笑容,使得俘虜們的恐懼頓時飆到了極點。

「喂!我可以把所有秘密都告訴你!沒有我你是絕對無法研究出線索的!」

將軍扯起嗓子對著鄭飛的背影大喊,驚慌的想要站起來追過去,卻被斯巴達戰士的有力大手死死按住。

求生的慾望,讓他爆發出了從未有過的力量,他狠狠抖了下肩膀,昂頭沖戰士不知死活地吼道:「滾開!」

他,完全漠視了戰士眼神中的冷血。

咔!

伴著一聲突如其來的脆響,他的胳膊被硬生生擰斷,有氣無力地耷拉了下來,而他,奄奄一息地跪在地上,抬起煞白的臉,眼神空洞地凝視著鄭飛那漸行漸遠的身影,嘴唇輕輕顫抖彷彿在呢喃著什麼。

絕望,合眼。

一場活埋,從生到死,從日出到日落。

……

傍晚,鄭飛佇立在山崗上,直面天邊那凋零的美麗夕陽,它傾灑而來的餘暉,宛若血染大地。

一陣微風掠過,吹拂著寬鬆的褲腳,他定定神,摸出腰間別著的酒壺,若有所思地啜飲一口。

「所以說,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

布拉德總是在合適的時候來到他的身旁。

沉吟片刻,鄭飛挑眉:「在這裡建立殖民地,壯大勢力。」

「殖民地?唔,那是什麼意思?」

「就是…額,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你可以理解為我們的地盤,它可以不斷產生資源和財富。」

「哦…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去尋找不老泉?」

這個問題,令鄭飛再一次陷入了深思,垂頭盯著腳底那片隨風而動的綠草。

許久,鄭飛淺笑了下,聳聳肩。

「等到沒什麼能令我牽挂的時候吧。」

說罷,鄭飛回眸望著這塊廣闊無垠的大平原,數十萬人分佈其上,他們從附近的樹林里砍伐樹木,建造屬於自己的房子,這將是一項艱巨的任務,因為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沒接觸過這門手藝。

反正也不急著去尋找不老泉,對於什麼亞歷山大大帝的墳墓,也就暫時能放一放了,鄭飛深知自己當前需要考慮的是如何壯大勢力聚斂財富。

喏,本以為自己是唯一知道新大陸航線的人,卻突然冒出了一群士兵。

誰能肯定,今後不會再有第二批、第三批殖民者來到這片遼闊的土地呢?

在這世上能使人瘋狂的有兩樣東西,利益和信仰。

倘若得知這片土地的存在,歐洲殖民者為了獲取利益,將會以前所未有的姿態,遠渡重洋全面侵略,打敗一切敢於反抗的勢力。

瑪雅文明,便是在新大陸被發現之後,摧毀於西班牙人之手。

而想在瓜分美洲的狂潮中挺立下來,鄭飛就必須擁有對抗整個歐洲的武力!

他將要在大西洋沿岸平原布滿巨型炮台,用鋪天蓋地的炮雨去擊退敵人一次又一次的進攻。

他將要建立起真正的帝國艦隊,統領超越時代的巨型戰艦去縱橫七海,讓全世界所有海洋強國望而生畏。

美洲,是只屬於他的寶貝,誰也搶不走。

或許有人會說這也太貪了吧,吃得下這麼多麼?

你可知道對於一個吃貨來說,就算吃不下也絕不會送給別人。

趁著天還沒黑,鄭飛在山坡上盤膝而坐,從懷裡摸出世界地圖攤開,在他的右手邊,擺著剛測量過的六分儀。

根據六分儀指示的經緯度,基本可以確定當前位置是在美國的南卡羅萊納州,再往南走,就是中美洲了。

在大航海時期,墨西哥高地所在的中美洲可謂是整個新大陸的核心地帶,它被阿茲特克帝國所統治,出現過像瑪雅那樣非常璀璨的文明,可惜,最後在歐洲殖民者的堅船利炮下毀於一旦。

中美洲不但有極為豐富的人文和礦產,還蘊藏著不為人知的自然資源。

辣椒、胡椒、番茄、雪茄、煙草、龍舌蘭酒、土豆、玉米……

這些讓人耳熟能詳的果蔬和嗜好品,產地都在中美洲,可以毫不誇張的說,若是把美洲比作一個金色王冠,那麼中美洲就是王冠頂上那顆最耀眼的紅寶石。

既然從紐約州長途跋涉來到了這裡,那就不能白來,是時候開發中美洲了。

鄭飛合上地圖,沉思少頃,向南方看了一眼。

他注意到,那群俘虜建立的基地旁是一座鐵礦,經過幾個月的積累,基地倉庫里已經堆滿了鐵材,真是批得來全不費功夫的資源。

那麼下一步,就是鑄炮!

統治美洲的阿茲特克人是出了名的驍勇剽悍,與斯巴達人與蒙古騎兵並稱歷史三大勇猛民族,戰鬥力可見一斑。

面對這樣強大的對手,鄭飛當然不會草率進入人家的領地,必須進行周密籌備,否則極有可能有去無回。

客觀的說,圓桌騎士的後裔雖然也很善戰,但到了阿茲特克騎兵面前還是遠遠不夠看,畢竟狂狼之稱可不是白叫的。

所以要想取得壓倒性的優勢把傷亡降到最低,最好的武器當然是火炮和火槍,那吞吐的火舌那鋪天蓋地的炮彈,對土著的震撼力是無窮的。

這項龐大的鑄炮工程,鄭飛欽定總負責人為烏爾班和克里斯汀父子,同時他還計劃在沿海地區建幾座造船廠,為前線部隊提供有力的支援。

【今天有幾個讀者問我為什麼沒爆更,怎麼解釋呢……好吧說實話,最近談戀愛了^_^本來晚上是碼字時間,現在基本都要拿去陪她。總這樣下去肯定不行,對不起讀者對不起作品更對不起自己,所以以後盡量白天抽空多寫點吧,至少也要保持住兩更。特殊情況,還請大家多多諒解吧。】 慕靖西唇角微微抽搐,整張臉,能找到耳朵像他,也是不容易。

周君儀伸出手,剛要摸上小糯米Q彈的小臉蛋,就被慕靖西拍開。

「母親,別吵醒她。」慕靖西壓低了聲音,低聲道。

被拍開了手的周君儀,一臉的不高興,「崇明,看看你兒子!」

啪!

慕崇明一掌直接扣在兒子後腦勺上,「放肆!」

慕靖西眉頭緊蹙,捂住後腦勺,下手可真重!

沒有干擾了,周君儀如願以償的摸到了小糯米軟乎乎的臉蛋,「手感真好……」

越摸,越上癮。

周君儀看著慕崇明,眸底閃爍著興奮的光芒,「崇明,你來摸摸。」

「還是……不要了吧。」

「為什麼?」

「會不會吵醒小糯米?」

周君儀笑著搖頭,「你輕一點,不會的吵醒她的。」

慕崇明也不推辭,伸出手,摸上了小傢伙的臉蛋。

明明跟慕少璽一樣,都是個小傢伙,偏偏,這手感還真不一樣。

慕崇明心都快要融化了,喃喃道:「不容易啊,我們慕家,終於有女孩兒了。」

周君儀生了三個兒子,林霜霜又生了慕少璽,整個慕家,就沒有一個女兒。

現在好了,慕靖西和喬安生了個女兒,總算是打破了慕家陽盛陰衰的現象。

小糯米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覺臉蛋被人撓了又撓,痒痒的。

她縮了縮脖子,沒躲開。

又翻了個身,還是沒躲開。

迷迷糊糊醒來,一睜開眼,就看到三張放大的臉,出現在她眼前。

小傢伙嚇了一大跳,哇的一聲,身子在床~上滾了一圈,小爪子狂拍自己的胸口,「嚇,嚇死寶寶了!」

慕靖西心疼的伸手抱起她,「沒事了,別害怕。」

小糯米萌嘟嘟的哼了一聲。

「叔叔錯了,向你道歉,好不好?」

「那叔叔要說對不起。」

「好,對不起。」

小糯米拍拍胸口,點了一下小腦袋,「好吧,小糯米原諒叔叔一次。」

這豁達的小胸襟,頗有幾分喬安的真傳。

周君儀打開燈,明亮的燈光驟然亮起,小糯米眯了一下眼,隨即才睜開。

水汪汪的眼眸,忽閃忽閃的瞅著周君儀和慕崇明。

「叔叔,他們是誰呀?」

周君儀和慕崇明,早就被小糯米的小奶音萌化了,聽她一問,立即給慕靖西使眼色,快介紹!

別愣著了!

趕緊的!

「這是叔叔的父親和母親,小糯米叫他們爺爺奶奶就好。」

小糯米靠在慕靖西懷裡,「爺爺奶奶好。」

「好好好,小糯米真乖。」

周君儀伸出手,笑意溫柔,透著一抹寵溺,「讓奶奶抱抱你好不好?」

小糯米沒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慕靖西,問他,「叔叔,可以嗎?」

「小糯米願意的話,就可以。」

慕靖西還是尊重小糯米自己的意願,不想逼她做任何她不想做的事。

「寶貝兒,讓奶奶抱抱好么?」周君儀拍了拍手,保持著等待的姿勢。

Prev Post
呵呵,雖然不知道他還是不是我們的『團長』,但敵人的目的就是這樣,利用平民封鎖我們的元素技能,只能與他短兵相搏。
Next Post
方昊天全速前奔,哄亮的聲音傳回去:"韓貴,你這個兒子我收定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