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防止燕無極趁亂偷襲一線天,周聖元從各城調集守軍,趕往一線天後方,由周琦統一協調,隨時準備支援。

一時間古武大陸風起雲湧,一副山雨欲來的模樣,很多商會都暫停了商隊,戰亂中,最容易受到襲擊的就是他們。

而武陽城似乎沒有受到影響,沉浸在一片喜氣洋洋的氛圍之中,因為冷沐風已經傳令各城,籌備登基大典,並請歐陽千尋前往神龍城,請龍在天前來。

武陽城中,家家戶戶都在張燈結綵,這些士兵和黑冰衛的家屬,對冷沐風有一種天然的感情,發自內心擁戴他登基。

皇城中也是一片忙碌,冷沐風親自從青龍關守衛中,挑選十萬人。一萬人進入皇城,準備登基大典,另九萬人,駐守各城門,成為拱衛武陽城安全的禁軍。

在所有人都以為,冷沐風又要借籌備登基大典拖延時間的時候,他卻突然加快了速度,從官城各府借調上千人,進入皇城幫忙。

同時各城郡守、各縣縣令也接到命令,晝夜趕往武陽城,準備參加登基大典。

龍在天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他還在按部就班的推進計劃,不料歐陽千尋卻親自趕來,請他前往武陽城參加冷沐風的登基大典。

龍在天也不敢得罪歐陽千尋,帶領龍羽軒、楚鍾離及數十名重臣迎了出來,至於剛剛趕到神龍城的唐翦,被他藏在一個房間內,沒敢露面。

「歐陽前輩大駕光臨,龍某真是三生有幸。」龍在天迎到歐陽千尋,率先行了一禮道。

他身後的數十名重臣,緊跟著共同行了一禮:「歡迎歐陽前輩!」

歐陽千尋連忙還禮:「愧不敢當,陛下客氣,諸位大人客氣。」

「哈哈,早聞歐陽前輩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光彩照人。」

「陛下客氣,我和靈兒公主同住在永寧殿,她以長輩之禮待我,我們還是平輩相稱為好。」歐陽千尋平靜的說道,含蓄的向龍在天介紹了靈兒的現狀。

「靈兒好福氣,我也沾了她的光,就斗膽稱呼您一聲千尋大姐,多謝大姐照顧靈兒。」龍在天說道。

「陛下客氣,靈兒生性活潑,甚是討人喜歡,在殿中還是她照顧我的起居。」

說著,歐陽千尋取出一封信交給龍在天:「這是冷沐風殿下的親筆信,他現在正在籌備登基大典,諸事繁多,無法親來,特請我這個老太婆來請陛下,還請陛下能賞臉親往。」

龍在天急忙接過,心中卻在暗罵冷沐風,還真會挑人,請歐陽千尋前來,讓他如何拒絕。

一旁的龍羽軒見狀,上前替龍在天解圍道:「其實陛下也有此意,早命我準備好了賀禮,只是沒接到邀請,我們也不好前往。」

「呵呵,看來我這個信使來得還算及時,冷沐風殿下還有半個月就要登基,我們這就動身吧,正好靈兒也與陛下許久未見,非常想念您。」歐陽千尋笑道。

「半個月?」龍在天一驚,與龍羽軒、楚鍾離互相看了一眼,不由苦笑起來,半個月正好夠他們將禮物帶到青龍關,這個冷沐風真的是一點準備的時間,也沒給他們留。

龍在天向楚鍾離使了一個眼色,對歐陽千尋說道:「請千尋大姐到宮中稍坐片刻,我即刻將禮物裝車,今天就出發。」

此時的武陽城熱鬧非凡,半個月的時間,不僅打了龍在天一個措手不及。也打了圖魯、宋孝生、毛五六、司徒平、閻君山、黃飛龍等人一個措手不及。

圖魯、宋孝生、毛五六連夜籌劃登基大典的流程,司徒平、閻君山等人則指揮宮中的一萬守衛,和數百名郡守、縣令進行排練。

直到龍在天到達青龍關,這邊才剛剛有些眉目,圖魯、司徒平有些忐忑不安的找到冷沐風。

圖魯說道:「殿下,我們是按照古武帝國的典籍安排流程,排練得也有些倉促,您看要不要往後推遲幾天,等排練好了再舉行。」

「不用,就按現在的排練舉行。」冷沐風揮手說道。

「那個,萬一出了紕漏,會讓龍在天笑話的。」司徒平小聲問道。

「呵呵,他現在最關心的是什麼時候離開武陽城,才不會注意這些細節。走,通知其他人,隨我去青龍關迎接龍在天。」冷沐風吩咐道。

「是,殿下。」圖魯、司徒平只好躬身退下。

龍在天看著險峻挺拔的青龍關,心中暗暗嘆息,上次被冷沐搶了先機,他不知何時才能佔領這處天險。

錢斌、李虎帶著十多名守將,早迎了上來,恭迎龍在天一行進入青龍關。

這時,冷沐風、雲飛揚、火靈兒、圖魯、司徒平等人,以及還滯留在武陽城的林、富、鄧三位大人聯袂迎來。

「見過陛下,多謝陛下百忙之中,來參加沐風的登基大典。」冷沐風上前深施一禮說道。

龍在天神色複雜的看了冷沐風一眼:「恭喜殿下,成功復國。」

「父皇!」火靈兒嬌呼一聲,撲了過來。

龍在天一把摟住她:「還沒玩夠嗎,也不知道回去看下父皇。」

「父皇也可以在這裡多陪我幾日啊。」火靈兒無心的說道。

龍在天和龍羽軒聽得都是一愣,龍在天笑道:「呵呵,好,父皇就多陪你幾日。」

「陛下,武陽城已經擺下盛宴,請。」冷沐風這時在一旁說道,也算替龍在天化解了尷尬。他知道,龍在天一天也不想在武陽城多待。

這一天,賓主盡歡自是不提,冷沐風、圖魯一片赤誠來招待龍在天一行人,龍在天也沒好意思當場追究林、富、鄧三人。

第二天,登基大典正式開啟,在肅穆的鼓聲之中,一萬皇城的守衛,身穿金甲肅立在廣場之上。 一千多名從官城各府抽調來的人,身穿盛裝,興高采烈的站在守衛前面。翠兒也在其中,她激動的抓著自己父親的胳膊,一眼不眨的盯著前面高大的祭天台。

雲飛揚、龍在天、歐陽千尋、龍羽軒和各城、各縣趕來的數百各級官員,站立在最前面,靜靜的等待著吉時。

正午時分,鼓樂齊鳴,冷沐風身穿袞服、頭戴冕旒緩緩走來,身後跟著圖魯手捧一柄金劍,九百名親衛龍行虎步的跟在後面。

冷沐風緩步登上祭天台,司徒平、閻君山早在上面等候,閻君山手捧三根高香,點燃之後,躬身交給冷沐風。

冷沐風接過,按流程祭拜天、地,然後插在香案之上,這時,排山倒海的呼喊聲傳來:「吾皇萬歲!吾皇萬歲!吾皇萬歲!」

一萬名皇城守衛齊聲高呼,響徹雲霄,隨著他們的高呼,官城、外城中聚集的眾人,紛紛跟著高呼起來。百里奚、臧俊早在城中各處準備好了煙花,聽到呼聲,同時點燃,將整個武陽城的氣氛推向了高潮。

在響徹天地的歡呼聲和鞭炮聲中,司徒平手捧賀表緩步上前,緩緩打開,高聲吟道:惟我聖皇,受天眷命。祖功宗德,澤被後世。不幸貳臣篡逆,大寶有失。子民塗炭,宗廟遭殃。幸吾皇卓冠群倫,歷劫難而志不墜。經造化,而意愈堅。於今祗告天地,復建古武。明告列祖,恢復社稷。掃亂臣以安萬民,盪狼煙以復清平。威哉浩哉,天之所命。布告天下,咸使聞知。

司徒平暗含靈氣,聲若奔雷,響徹天地。下面眾人,除龍在天、龍羽軒外,無不聽到熱血噴張。他話音剛落,整個武陽城中,響起震天的歡呼聲,蓋過了滿城的鞭炮聲。

龍在天暗暗心驚,他能體會到那是發自內心的歡呼,想不到冷沐風竟如此深得人心,忍不住看向龍羽軒。

龍羽軒此時也向他看來,兩個都看到了對方眼中一抹憂慮,一閃而過。

宣讀完賀表,冷沐風算是正式登基,圖魯手捧金劍,站在冷沐風身後,看著他挺拔的身影,兩行熱淚忍不住奪眶而出。

終於等到了今天,終於陪著他成功復國,以往的點點滴滴,再一次在圖魯眼前浮現:

幼年便展露出天縱之才的太子,奶聲奶氣的指點著自己修鍊。中毒之後,不甘心屈服於命運的太子,想盡一切辦法提高修為,哪怕將自己弄得遍體鱗傷。長大之後的太子,日漸孤傲、冰冷,即便那個曾經走進他心扉的女子,也不知道,他曾經在他面前哭過。

冷沐風轉身,看著淚流滿面的圖魯,眼睛也迷離起來,以往的種種,也在他腦海中浮現。

「圖魯聽封!」冷沐風突然大喝道。

圖魯轟然跪倒,眾人都是一愣,按照流程,冷沐風應該回到金鑾殿之後,才開始冊封諸將,怎麼在祭天台就開始了。

司徒平、閻君山看到冷沐風和圖魯的表情,就明白了一切,同樣看得明白的,還有台下的雲飛揚、歐陽千尋、龍在天、龍羽軒。

龍在天忍不住狠狠瞪了林、富、鄧三人一眼,他們這兄弟情,是打一頓軍棍就能離散的嗎?

三個耄耋老人被瞪的臉上有些掛不住,悄悄退到火靈兒身後。

火靈兒瞪了一眼龍在天,龍在天這才作罷,心中卻打定了主意,回到神龍城,一定要拿下這三個老混蛋。

「圖魯對朕輸肝剖膽,數次救朕於危難之中,現封為復國大將軍,兼任奔霄騎士團兵團長。」冷沐風高聲說道。

「臣謝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圖魯伏地拜道。

「大將軍請起。」冷沐風說道。

「謝陛下!」

既然已經封了圖魯,冷沐風乾脆就在祭天台上,封起了諸將。

「錢斌、李虎上前聽封。」

「末將在!」

「茲封你們為復國將軍,奔霄騎士團副軍團長,協助大將軍鎮守青龍關。」

「謝陛下,武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接下來,冷沐風一一冊封眾人,黃飛龍、李長龍、司徒平、閻君山、百里奚、臧俊都被封為復國將軍。

宋孝生被封為宰相,協助冷沐風治理各城,癩子被封為御史,協助宋孝生監察百官。

柳雄、柳植被封為光祿卿,毛五六也因為身份特殊的原因,被封為光祿卿,雖然很榮耀,但並未實權。

雲飛揚、歐陽千尋被封為護國武神,地位尊崇,享受古武帝國的供奉。

餘下各城郡守、縣令,軍中悍將,各有封賞,一時間廣場上歡聲雷動。

龍在天看著這一切,不由暗暗皺眉,冷沐風現在軍心正盛,自己還是要暫避鋒芒為好。

在冷沐風封賞眾將的同時,龍在天被迫趕往武陽城,在龍羽軒率領三百名蒼龍閣高手的護衛下,參加冷沐風登基大典的消息傳到神都。

周聖元更加捉摸不定,只好命周哺暫時停了下來,去找趙岩陀問個清楚。

趙岩陀早接到楚鍾離傳來的密信,對周聖元解釋道:「這次冷沐風請的是歐陽千尋前輩,我家陛下無法拒絕。但我們的約定不變,冷沐風登基大典之後,就是我們共同夾擊武陽城之日。」

「龍在天陛下還在武陽城,他什麼時候能返回?」周聖元問道。

「這個小人也不知,但估計不會太久。」趙岩陀說道。

周聖元還是有些擔心,他現在最忌的是兩線作戰,一旦他攻打武陽城不利,後面的燕無極再揮軍攻打一線天,他將陷入最不利的局面。

「既然龍在天陛下正在武陽城,我有個建議,不知可行不可行。」周聖元沉吟一下說道。

趙岩陀聽到這裡,暗叫不妙,小心的說道:「陛下請說。」

「不如我們約定一個時間,等陛下一行人走到青龍關時突然發難,與趙晉將軍裡應外合攻打青龍關,我則和田有雨聯合攻打武陽城,趙大人以為如何?」周聖元問道。

趙岩陀聽到這裡,暗道果然如此,面露難色的說道:「雲飛揚可也在,小人豈敢讓我家陛下冒險。」 「古武四傑何懼雲飛揚,只要配合得當,還能將他纏住,為奪下青龍關創造條件。」周聖元說道。

趙岩陀雖然不知道龍在天的計劃,但也知道他們不會在這個時候,進攻青龍關,想了一下說道:「陛下的建議我會設法傳給閣主,但小人還是認為此法太過兇險,陛下還是先做好突襲冷沐風的準備。」

周聖元看了一眼趙岩陀,眼中亮光一閃而過,笑道:「好,等陛下出了青龍關也可,只要龍在天陛下是誠心合作,就一定能拿下青龍關。」

「多謝陛下體諒!」趙岩陀急忙行禮說道。

送出趙岩陀,周聖元不由冷哼一聲:「哼,推三阻四,分明沒有誠意。」

這時周哺從一道暗門中走了出來:「父皇,看來我們的情報沒有錯,唐翦真的離開了散關。」

「龍在天這是準備偷襲高寨,引我們去攻打武陽城,然後再引燕無極攻打一線天,他還真是環環相扣。」龍在天說道。

周哺眼中精光連閃,低聲說道:「父皇,我們何不將計就計。」說著,附耳過來,低語一番。

龍在天聽完,連連叫好,對周哺說道:「就依你所言,這件事,你親自去負責。」

古武帝國復國三天之後,周哺率暴龍軍團三十萬大軍,從神都出發,趕往西河郡。

一時間謠言四起,有人說周家是去征討古武帝國,也有人傳言周哺是去征討三山郡。

周家也沒有任何解釋,大軍曉行夜宿,不緊不慢的趕了過來。

田有雨此時是最緊張的,冷沐風重建古武帝國,為了立威,一定會對外用兵,自己和周家他會選擇誰呢?

似乎是不言而喻,青化縣外駐紮的那二十萬奔霄騎兵,原本是他的屏障,此時才發覺,那也是冷沐風抵在自己身上的一把尖刀。

田有雨與心腹諸將日夜商議,還沒有拿出一個辦法,突然有人來報:「啟稟將軍,宋家家主宋寶求見。」

「宋寶?」田有雨一愣,沒有想起此人。

「三山郡宋家的家主,原來李大雄的心腹,後來花重金買下一族性命的那個宋寶。」董武在一旁提醒道。

「哦!」田有雨想了起來:「原來是他,他來幹什麼?」

「他說,他有一法,能解將軍眼前的困局。」那名守衛如實稟報道。

「是嗎,就憑他一個三姓家奴,能有什麼辦法。」田有雨不屑的說道,揮手示意守衛退下。

董武這時說道:「不妨叫他進來,若無好的建議,再抄他一次家也好。」

「哈哈!」眾人笑了起來,田有雨笑道:「也好,帶他進來。」

「是,將軍。」

不一會宋寶被帶了進來,正是之前被冷沐風勒索的那個宋家家主。

宋寶進來,立即向田賦奇、田有雨行了一禮,然後說道:「田將軍,老朽有一個辦法,可解三山郡困境。」

「三山郡有何困境?」田有雨面色不善的盯著宋寶問道。

「呵呵,眾人皆知,將軍何必明知故問。冷沐風復國,勢必要對外一戰,將軍認為他會選擇三山郡,還是其他城池?」宋寶微微一笑問道,完全沒了之前見到田有雨時唯唯諾諾的模樣。

田有雨上下打量他一番,說道:「不知宋家主有何辦法,若不能解三山郡之危,休怪本將軍翻臉無情。」

宋寶又行了一禮說道:「還請將軍恕罪,老朽剛見過周哺殿下派來的密使。」

「周哺的密使?」田有雨一驚,其餘諸將也是神色一震,紛紛坐直了身體。

「周哺怎麼說?」田有雨問道。

「殿下願與將軍聯手,共破青化縣外的二十萬大軍,然後一起攻向武陽城。」宋寶不緊不慢的說道。

「呵,攻打武陽城談何容易,我們誰能擋住雲飛揚?」田有雨冷笑一聲問道。

「周聖元陛下已與龍在天聯手,到時龍血軍團會攻擊青龍關,龍在天、龍羽軒、趙晉和楚鍾離,會聯手牽制住雲飛揚。」

房間中眾人聽到這裡,有人倒吸一口冷氣,有人面露喜色,董武問道:「周聖元確定已與龍在天聯手了嗎?」

蔓蔓情深 「確定,龍血軍團已經準備就緒,但等龍在天離開,便會動手。」宋寶回答道。

眾人都看向田有雨,田有雨面色凝重,有些拿不定主意,看向田賦奇。

田賦奇暗嘆一口氣,問道:「暫不說冷沐風會不會攻打三山郡,周哺可說如何聯手?何時動手?」

宋寶立即躬身說道:「老將軍,殿下的意思,他率軍出了清風峽,假意攻打三山郡。然後你們聯合黃飛龍、李長龍共同禦敵,兩軍相接之時,你們突然發難,從背後襲擊,定能擊潰奔這支霄騎兵。」

「周哺如何讓我們相信,這不是他的反間計呢?」田賦奇反問道

Prev Post
方昊天全速前奔,哄亮的聲音傳回去:"韓貴,你這個兒子我收定了!"
Next Post
「門主,我要洗髓丹!」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