頁面錯誤!請稍後再試~

周丹的手段震撼住所有人,這種效果比自己出手還要更加有力。

任誰都可以看得出不管是小雷晶虎還是龍傲天皆都以周丹為主,也就是說周丹是他們的領頭人,能夠讓這種輕易滅殺二品天尊的存在認為大哥,可想而知周丹的實力也絕對不簡單了。

「周盟主恕罪。」王霸天與妖姬的死給六萬名周天盟的反叛成員一個巨大的打擊,他們原本也只是受到了兩人的誘惑所以才投靠的。

他們的想法是,既然王天霸與妖姬兩人的實力要比碧賢和千雪兒更強,投靠這樣的強者對他們來說得到的東西會更多,而且地位也會不同,畢竟他們算是第一批,將來還會有第二批新成員,第三批……

而有一點他們可以肯定,隨著新勢力的壯大,他們的地位會更高。

「你們都走吧。」周丹並沒有為難這些人,畢竟這種對勢力沒有任何感情的人,留著對周天盟的作用也不大。

更為重要的一點,像這種會出賣勢力的人,難免不會出現第二次。

哪怕這一次的整頓會讓周天盟實力大減,但這確實必須要做的事情。

除非周天盟滿意於現狀,如果要想壯大,成長則必須經過這一次整頓。

每一個勢力的壯大與成長都離不開血的教訓,這一次如果不是周丹回來的及時,碧賢與千雪兒未必招架得住。

好在這一切都來得及,而現在僅僅只是損失一些不確定的人員,他相信今後的周天盟會更加強大。

六萬名成員皆都露出複雜之色,不過他們也知道今後已經不再是周天盟的成員了,至此也沒有逗留,全部恭敬鞠了一躬,隨後便朝著南院的方向掠去,返回自己的住所。

在南院也不只是有周天盟這樣的勢力,他們是可以投靠其他勢力的,不過這一次周天盟的整頓無疑是向南院的其他勢力說明這些人是他們淘汰出去的,誰敢收誰就與南院作對。

而周丹並不知道正是自己的這個決定,在南院之中又出現了一股勢力,名為『滅周』。

而這『滅周』便是由這六萬原周天盟成員組建而成,自從他們回去后就沒有得到其他勢力的認同,最終不得已新建了一個勢力。

而院方也知道了事情的始末,不過卻沒有對這『滅周』有所動作,而正是這『滅周』的存在,周天盟也日益強大起來。

當然,這些都是在周丹等人離開之後發生的事情。而今的周丹並不知道在不久的將來會有『滅周』的勢力出現。

「周哥,我覺得我沒有擔任周天盟副盟主的資格,請周哥處置。」碧賢有些抱歉的說道:「這一次如果不是我收留了這兩個人,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

「這不怪你。」周丹卻笑道:「只不過這次也算給你一個教訓,但凡陌生人也不是誰都值得你去搭救的。」

「至於你這副盟主,周天盟需要你。」

碧賢鄭重點頭,語氣很是堅定的說道:「周哥你放心,今後絕對不會再出現這種情況了。」

周丹笑得點點頭,隨後看著碧賢與千雪兒兩人:「我有一個想法,不知道你們支不支持?」

「周哥,你這不是在開玩笑吧,你的想法我們肯定支持,再說了,你的想法我們哪有決策權啊。」碧賢與千雪兒都是苦笑道。

「不,這件事和你們有關。」周丹看著僅剩的四萬名周天盟成員,道:「我想要將周天盟擴大,在不久的將來我希望周天盟這三個字可以名傳九洲大陸。」

碧賢與千雪兒眉頭一皺,這並不是他們感到意外,甚至他們早就料到了,周天盟不可能一輩子窩在南院,遲早都會壯大,但是這都是以後的事情。

沒想到周丹今日的出現,將這『以後』給生生提前了。

「怎麼了?你們有什麼看法?」周丹笑道。

「周哥,你也知道我們都是南院的學員,如果我們想要壯大周天盟,在這裡的發展也是有限的。」碧賢沉思了一會後說道:「這裡畢竟是學院,我們想要發展自己的勢力,在可控的情況下是允許的,可是我們想要再次擴大卻有些不實際。」

「十萬人的規模已經是我們周天盟的巔峰了,根本不可能有機會擴大,因為南院不會允許的。」

「誰說我們一定要在南院發展?」然而對於碧賢的擔憂,周丹則是笑道:「我考慮過這個問題,如果周天盟想要壯大起來,前提條件就是離開南院。」

「離開南院?」碧賢與千雪兒頓時露出擔憂之色:「周哥,你也知道我們周天盟的成員絕大部分都是還沒有畢業的學員,如果我們要去外面發展,恐怕會掉了規矩了。」

「歷屆以來,還沒有哪個勢力從南院分離出去的,而且這方面我想南院也不會支持。」

「如今留在我們周天盟屬於畢業的學員還有多少?」周丹眉頭一皺,這倒是一個問題,不過這問題好解決,搬遷這件事他有把握說服南院。

「大概還有三千人左右。」看了眼下方的四萬名學員,碧賢說道:「扣去剛才離開的七千人,而今還有三千個數。」

「三千人么?」周丹微微笑道:「夠了。」

「三千人夠了?」碧賢連忙說道:「周哥,就算三千人可以起步,但是想要在外界發展勢力,像我們這樣沒有底蘊的勢力是很難起來的。」

「夠了,給我三千人馬,我可以發展起來。」在這件事上周丹倒沒有多大的擔憂,別說三千人馬,就是百個人周丹都有信心可以成立起來,到時候源源不斷的擴張即可。

「那周哥的計劃是?」既然周丹決定好了,碧賢也不會多說什麼,在他心裡只有一個想法,那就跟著周丹好好乾。

「三千人我先帶走,至於今後的兄弟輸送,這件事在好好計劃一下。」周丹將自己的想法給說了出來。

碧賢點頭,他總算明白了,這一次並非是周天盟全部搬遷出去,而是留下一批未畢業的學員,等到畢業后在離開南院加入周天盟的總部。

可以說南院是周天盟新鮮血液的源頭。

每一天從南院畢業的學員都很多,加入周天盟的人也有上萬,可以說如果周天盟在外面發展好的話,以後每年都會有上萬名學員從南院的周天盟離開。

「這件事就這麼辦了,你們兩個也跟隨我一起離開吧。」周丹笑道。

「不,周哥,我現在不能走。」然而碧賢卻是說道:「而今你剛出去外面發展,假如外面發展的不景氣,你隨時可以回來,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雖然屬於南院,但是基本上南院已經不會再管我們了。」

「而且每一年的新人加入也需要有一個人來打理,所以我還是留下來吧。」

周丹微微點頭,隨後說道:「這樣也好,那麼等外面發展順利了,你再回來。」

「恩。」碧賢點頭笑道:「對了,不知道周哥想要將我們周天盟的總部設在哪裡?」

「柳郡!」周丹說道。

「陸亞帝國的柳郡?」碧賢驚訝的說道:「這樣會不會讓柳郡府的人反對?」

「無礙,柳郡是我的家鄉,這點你可以放心。」周丹身為柳郡王的義子,在自家的地方組建一個勢力,自然沒有什麼難度,而且還可以減少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好,那到時候等你那邊穩定下來,我就帶著新學員過去。」

於是乎,周丹順利的帶走周天盟三千名成員,一股人浩浩蕩蕩的踏進南院的傳送陣,就此離開。

南院大殿內。

「院長,周丹帶走周天盟三千人馬離開了咱們南院,看其樣子應該是打算去外界組建勢力。」

周丹離開不久后,南院的長老便將其帶走三千人馬的事情稟告了給院方。

「這小子。」景文軒頗為無奈的笑道。

「院長,是不是我們應該制止?」這名長老沉思了片刻后,道:「畢竟這不符合我們的院規。」

「不用了,任由這小子折騰吧,如今九洲大陸的局勢並不是很好,正所謂亂世出英雄,我也想看看連總院院長收徒都拒絕的人,今後會有多大的成就。」

「你傳令下去,但凡我們南院可以給予周丹幫助的都暗中幫忙。」景文軒不僅沒有反對,還打算暗中支持周天盟的發展。

周天盟整體實力尚小,但是其高層可一個都不弱,在景文軒看來今後又會有一個勢力名震大陸了,而這個勢力的名字就叫周天盟。

乘坐傳送陣離開后,周丹等人一路前進,如今他們已然來到一座小村莊前。

這是第一座他們看到的村莊,而這裡距離陸亞帝國的疆域還有六千公里左右。

小村莊很寂靜,甚至有大片的彷彿倒塌,倒也算荒涼。

「有點不對經。」周丹眉頭微皺,這村莊雖然不算大,但至少也生活這數千人,可是當他們進入村莊的時候卻沒有發現半個人影。

「我去看看。」小雷晶虎一個縱身,直接懸空而起,將這村莊盡收眼底。

很快小雷晶虎落地,只不過他的神色卻有些不好看。

「怎麼了?」周丹預感不妙。

「都死了,而且是戰爭引起的。」小雷晶虎的聲音有些低沉,這還是他頭一次見到死了這麼多人。

「戰爭?」周丹知道大事不妙了,立刻說道:「走,我們迅速回去。」

這裡距離弗洛郡僅有六千公里,距離並不算太遠,可是卻發生了這樣的血案,這其中必然不簡單,弗洛郡再怎麼說也是陸亞帝國的一個諸侯國,而在其眼皮底下發生了戰爭,這樣的事情豈能簡單? 陸亞帝國統治著三百六十個諸侯國,而弗洛郡便是其中之一。

並且弗洛郡是距離南院最近的一諸侯國,在看到距離弗洛郡只有六千公里的小村莊被血洗后,周丹心中總有一絲不詳的感覺。

一群人根本沒有逗留,跟隨著周丹全速前進,六千公里路程對周丹等人來說並不算太遠,只需一刻鐘即可。

為了能夠加快速度,周丹將三千人馬給收入芥子空間中,隨後他們便化為流光消失在天空盡頭。

「殺!」

一聲喊殺聲震天,周丹等人凌空而立,俯視下方的大地。

只見兩股軍隊不斷的廝殺著,戰馬嘶吼,兵器鏗鏘作響,整個大地都在顫抖。

「弗洛郡的親衛隊?」周丹眉頭一皺,看到下方的一隊人馬,立刻認出其來歷。

親衛隊是弗洛郡軍隊的名稱,就好像柳郡的軍隊叫做鐵騎兵。

「對方是什麼勢力?」最讓周丹疑惑的是,此地距離弗洛郡已經不到三千公里了,可是卻被打到這個地方,而且弗洛郡的親衛隊似乎節節敗退,被對方給壓制著。

「兩軍交戰,這很正常。」 飼養全人類 龍傲天畢竟經歷過諸多事情,對於這種戰爭他倒也冷漠,並不是很在意。

獨家佔有:老公大人不好惹 只不過在這時候,周丹雙眸卻突然爆發出一股凌然的冷意,盯著與親衛隊廝殺的隊伍,冷哼道:「殺。」

他本意就打算出手救助親衛隊了,畢竟這是弗洛郡的軍隊,再者看親衛隊節節敗退,如果不再出手,到時候只怕會傷亡慘重。

而讓周丹爆發出冷意的則是在親衛隊中有一道熟悉的人影,而且生命垂危,隨時有可能發生危險。

周丹化為一道流光直接沖入兩軍交戰中,二話不說一拳又一拳的轟擊而出,打出了一道道五彩斑斕的神光,可以看到一群群人全都衝天而起,砸飛了出去。

月天眼眸中也有著冷意掠過,弗洛郡是他陸亞帝國的諸侯國之一,而今居然遭受攻擊了,而今它見到了,自然會出手。

見到周丹與月天都出手了,小雷晶虎和龍傲天哪敢怠慢,他們全都化為流光沖入敵軍之中。

「殺!!」

兩軍人馬足有數十萬,周丹等人的加入並沒有引起注意,兩軍此刻殺的天崩地裂,殺得眼紅,但是親衛隊卻在節節敗退,只因為他們的主將受傷了,並且在人數上和敵軍有著巨大的差距。

親衛隊僅有四萬名,而敵軍則有將近二十萬的人馬,如果不是親衛隊平時訓練有素,再加上團結一致的念頭,早就敗了。

親衛隊的軍營中,一名身披黃金戰甲的中年男子面色發白,躺在一太師椅上,神色則是有著無盡的不甘。

戰甲上早已殘破不堪,其胸膛出更是被一支弓箭給貫穿,形勢非常危急,隨時都有可能氣絕身亡的危險。

中年男子周邊站滿了人,這些人面露焦急,雙眼通紅,身上仍舊有著鮮血滴落而下,竟然全都負傷了。

「如今我最放不下的就是你們了,這一次我們遭受埋伏,被奸臣所騙,最終遇到了土匪的聯盟大軍。」中年男子聲音很是嘶啞與低落,因為這一次他奉命出來剿匪,可是卻中計了。

「將軍,你要堅持住啊,我們親衛隊不能再失去你了。」數名模樣算是副將的人皆都哽咽的說道:「我們弗洛郡已經垂危,如果連將軍你就這麼走了,今後弗洛郡的百姓該怎麼辦,一旦他們落入賊人手中,勢必會倍受煎熬。」

「咳咳……」一口鮮血從中年男子口中咳出,他面色越發的蒼白,一絲冷意席捲全身,令身軀忍不住開始顫抖起來。

「將軍,你在堅持一會,只要我們援兵一道就沒事了。」幾名副將神色悲哀,其實他們心裡都明白,被弓箭擊穿胸膛多半活不了,如果不是其堅強的意志在支撐著他,或許早就離開了。

而就在這悲哀的時刻,一道白衣身影突然傳入軍營之中。

「誰!」數名副將以及親衛隊的高手皆都將兵器給亮相了出來,滿是警惕的盯著突然出現的白衣少年。

此人正是周丹,此時他沒有回應數名副將的提問,看著無力半坐在太師椅上的中年男子,無奈的嘆了口氣。

「你是誰?在靠近一步就不要怪我們出手了。」數名副將見周丹走進,兵器立刻被魂力包裹著,隨時有出手的趨勢。

其實數名副將心裡早已震驚無比了,眼前這白衣少年年紀並不大,但是當其出現在他們身邊的時候才被發現,可見其實力非同小可了。

「蕭虎大哥,你沒事吧?」周丹聲音有些低沉,看著生命垂危的中年男子,當他目光被其胸膛處的弓箭給吸引住的時候,眼眸中有著可怕的寒芒掠過。

中年男子努力的睜開雙眼,而當他看到周丹的時候,腦子先是一陣空拍,隨後掙扎的起身,數名副將頓時一急,連忙將中年男子給扶了起來。

「你是周小兄弟?」看著眼前這名帥氣的少年,中年男子有些激動的說道。

「是我。」周丹將中年男子扶住,連忙說道:「這到底怎麼回事?」

數名副將見到自己的將軍認識眼前這白衣少年的時候,全都暗鬆了口氣,將各自的兵器給收了起來。

「你畢業了?」然而中年男子卻沒有回答周丹的問題,而是有些艱難的說道:「如果郡王能夠看到你歸來那該有多高興啊,只是可惜了,可惜我無法將你安全送回去。」

說到這裡,中年男子眼光出現了一絲黯然,呼吸也開始變得急促了起來,隨時有可能斃命。

「別說話,你不會有事的。」周丹眼紅,此人名為蕭虎,弗洛郡的親衛隊隊長,而其正是當年將他護送出弗洛郡的危險地帶,讓他順利抵達南院。

蕭虎的性格非常直爽,為人更是平易近人。如今周丹豈會眼睜睜的看其死去。

轟!

一股金色光芒凝聚周丹整隻手臂,隨後對著蕭虎的胸膛出緩慢靠近,而這些金色光芒緩緩的包裹住這支冰冷的弓箭,金光順著弓箭侵入蕭虎的體內。

「天尊神力!」 總裁他是偏執 數名副將倒吸了口氣,不過緊隨的是狂喜。

蕭虎身負重創,隨時都有可能喪命,如果不及時將弓箭給拔出來必然會死去,只不過想要拔出弓箭談何容易,沒有成為天尊強者是難以做到的。

他們萬萬想不到眼前這少年居然是一名天尊,天啊,這麼年輕的天尊,這人資質給多妖孽啊。

蕭虎也出現一抹驚色,不過隨後便被欣慰之色給取代,他倒是不在乎自己的生死,只是能夠看到昔日那個青澀的少年如今成長起來,心中則是高興不已。

金光光芒慢慢進入蕭虎的體內,將其整個心臟給保護了起來,不過這時候周丹卻神色突然一冷,因為在蕭虎的心臟深處竟然有著一絲黑氣,這些黑氣阻止了金色光芒的前進。

這弓箭並非是尋常弓箭,而是一支蘊含劇毒的弓箭,中者如果沒有及時處理必定身死道消。

蕭虎僅僅只是煉神境的修士,面對這弓箭卻沒有任何辦法,因為這弓箭是天尊級強者所發。

周丹熟知了一切,金光猛地一變,他逼出自己的一滴鮮血進入蕭虎的體內,最終在意念的催化下,毒箭的黑色氣體全部被蒸發。

「給我出來。」周丹猛地一喝,整個弓箭便從蕭虎體內飛了出來,落地地上發出金屬聲響。

阿噗!!

蕭虎面色漲紅,突出一口黑血,不過那蒼白的面色也恢復了一絲紅潤。

「將軍!」數名副將面帶喜色,弓箭終於被拔出來了,蕭虎的性命也算保住了。

蕭虎悠悠轉醒,力氣也恢復了一絲,而今他的性命也算保住了。

Prev Post
「流了這麼多血,肯定暈,幸虧你是個修鍊者,身體底子好,這要是普通人,早就休克了。」安雪凌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
Next Post
「好快!」所有人微微一愣,剛才黑甲士兵雖然有著偷襲的成分在內,但是那名天仙巔峰的天驕,完全沒有擋不下的道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