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快!」所有人微微一愣,剛才黑甲士兵雖然有著偷襲的成分在內,但是那名天仙巔峰的天驕,完全沒有擋不下的道理。

「命門!」洛天和裘千帝,還有葉辰三人幾乎同時開口,眼中微微一閃。

被抓住脖子的青年整個人彷彿被制住了一般,只有那抓向黑甲士兵的手不斷的顫抖著。

「穩,准,狠!」洛天只能用三個字來形容這個黑甲士兵,出手如電,直接抓住了那名青年的命門,根本不給反抗的機會。

「好可怕的實戰!」其他人也是紛紛震撼,之前還有些瞧不起黑甲軍的眾多天驕,眼中露出凝重。

「剛才,你說,隨便出來一個都能鎮壓我?不服我?」黑甲士兵的氣質大變,目光看向青年。

「呃……呃……」青年口中不斷的發出呃呃的聲音,但是就是說不出話來,彷彿被抽空了力氣一般,根本無法反抗。

黑甲士兵邁步朝著城牆邊緣走去,隨後伸手一拋,直接將青年扔出了城牆之外。

「啊……」青年大吼,但是身上卻是使不出勁來,整個人朝著黑色的大地墜落。

城牆的高度有一百丈,片刻的時間,青年便是掉在了地面之上,口中大口噴血。

「吼……」而就在青年剛剛落地,一道道黑氣便是從地面之上飄蕩起來,幾隻黑色的鬼物從地面之上趴出來,朝著青年撕咬了過去。

轉眼間,凄厲的慘叫之聲便是從城牆之下升起,一隻只食屍鬼將那名青年吞噬一空,一堆白骨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看見了,那是食屍鬼,整個地獄最低級的鬼物,整個補天城外到處都是,只要走出補天城,那麼就會被食屍鬼攻擊!」黑甲士兵沖著洛天等人開口。

「你……」那名青年的同伴,看著自己人轉眼間便是化成了白骨,臉色變化起來。

「不服?」黑甲士兵臉上帶著無所謂,目光看向剩下的九人,眼中露出危險的目光。

「不服,儘管來,按照軍銜來說,我只是個百夫長,並沒有統領其他人,但是我們卻是隸屬江明軍主!」

「百夫長,故名思意,那就是以一敵百!每個人身上都是有著百萬戰功!」黑甲士兵臉上帶著驕傲之色。

「百萬戰功,那是殺了一百萬個天仙初期的鬼物啊!」人們倒吸了口涼氣。

「吼……」就在人們驚駭間,一聲聲驚天的嘶吼之聲在天地間回蕩起來,黑色鬼氣濃郁到了極致,朝著補天城的方向飄蕩而來。

「又爆發了!」一名名站在城牆上的士兵大聲呼喊起來,與此同時紛紛拿出一隻符篆,朝著天空之上扔去。

「轟……轟……」轟鳴之聲震天,一百道閃電從天空之上升起。

「百萬而以,不必在意!」黑甲士兵輕笑一聲,顯然這種陣仗,以前也是經常發生過。

「嘭……嘭……」沉重的響聲,撞擊著黑色的大地,黑色鬼氣逐漸朝著補天城蔓而來,黑霧之中,十個百丈高的龐然大物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兄弟們,隨我殺!」一道道爆喝之聲響起,一名名身影迅速的衝出了城門,十人一小隊,百人一方隊,千人一大隊,朝著那鬼物沖了過去。

「吼……」轉眼之間,一隻只即使洛天都認不全的鬼物,便是同穿著各色衣著的士兵們搏殺起來,而幾名真仙強者也是找上了,那十隻如同山嶽一般的鬼物。

「十隻真仙初期的巨像鬼,看來,看來這一次還是沒人能夠晉陞到萬夫丈了!」黑甲士兵輕輕的搖了搖頭。

「走吧,別看了,明天的這個時候,你們就跟他們一樣,要出去拼殺了,鬼物的衝擊每天三回,能不能活下來,全靠你們自己了!」

「不過,你們這些人剛來,可以選擇在補天城中住上三個月,不過也僅僅只是三個月而已,三個月後,必須要參加戰鬥,這是規矩!」黑甲士兵開口,邁步朝著前走去。

「一天三次,這還是最小的衝擊,而且還沒完!」所有人心中都是沉重無比,看向那不斷同鬼物搏殺在一起的士兵們。

「這裡,或許真的是我的一處寶地!」洛天的雙眼卻是明亮無比,想到了御鬼印,想到了三頭犬小黑,這些都是鬼物的剋星。

時間不大,黑甲士兵便是帶著一眾人走下了城牆,走到了地面之上,空曠的地面上,到處都是人影,一個個慵懶無比,三五成群的在那裡閑聊著。

城外廝殺不斷,但是城中的景象,跟成外成了反比,補天城其實跟正常的城比差不太多,只是比起一般的城來大了許多,甚至比起一些宗門來都是大了太多。

而城中這些人,身上都是泛著強大的波動,跟洛天他們這些人比起來,多了一絲老練。 第兩千零一十二章驅鬼丹

「嘖嘖,又有新人來了啊!」城中的那些人,目光看向洛天等人,眼中露出揶揄之色。

「真是年輕啊,當年我們來的時候,也是這樣吧!」人們低聲議論著,目光看向洛天的等人。

「這些人,身上多多少少都沾上了一些鬼氣,身上泛著一股邪氣!」洛天目光帶著一絲疑惑。

修鍊了御鬼印,洛天對鬼氣也是非常敏感,一開始還沒注意,但是時間一長洛天便是注意到了這些士兵和他們的不同,包括黑甲士兵在內,身體之中同樣也是有著若有若無的鬼氣。

「這些鬼氣看似沒什麼大礙,但是時間一長,若是不能夠拔除,那麼也是一種隱患!」洛天心中自語。

黑甲士兵帶著洛天等人來到了一處大院之外,說是院落,就是一大片籬笆圍起來,大約有上幾萬丈,寬敞無比。

而籬笆中,彷彿分著幾個等級,外面有些人,中間有小草屋,裡面有院落,甚至更裡面還有奢華的宮殿。

「你們這些人,暫時在這裡先住下吧,軍規等下我會烙印成玉簡發給你們,這些手環是積累戰功之用,每殺一個鬼物就會轉化成戰功,烙印在這手環之上!」黑甲士兵開口,伸手一揮,一堆堆玉簡還有一個個手環扔到了眾人的身前。

「啊?我住哪啊?哪間房子是我的?」黑甲士兵剛剛說完,頓時有人疑惑起來。

「住?哈哈!看來這些小子是真不懂規矩啊!」周圍的那些人,聽到這話,頓時輕笑起來。

「小子,那些房間,都是那些千夫長百夫長們住的,你只要戰功足夠,就可以去挑戰他們,挑戰成功了,自然就能夠住了,當然若是不成功,那麼就天天跟我們一樣睡地面上吧!」一名青年人開口。

「我在這已經睡了兩年了,挑戰了三十次,都沒有成功過!」青年臉上帶著不屑。

「住地上,我這輩子都沒住過地上!」葉良辰頓時不幹了,大聲叫嚷著,不過當黑甲士兵冰冷的眼神看向葉良辰的時候,葉良辰便是閉上了嘴巴。

「希望你們好運吧!明天開始,可以出門獵殺鬼物,當然,自己行動的話,安全沒有什麼保證,我還是建議你們等到鬼物衝擊城門的時候,跟著大部隊,一起出城阻擋!」

「平時城中還算比較清閑,想要什麼有什麼,前提是你有戰功,在這補天城中,戰功才是唯一能夠流通的!」黑甲士兵說完,便是朝著大院的深處走去。

「我們哪裡是鎮守地獄,這分明就是住進地獄啊!」看著黑甲士兵走遠,人們頓時不忿起來。

洛天伸手一抓,一枚玉簡和一個手環,落在了洛天的手中,同時串串的信息也是出現在了洛天的腦海中,包括詳細一點的軍規等等。

「休息吧!」洛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看著周圍那一個個臉上露出不滿的人們,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

「天哥,我們總不能一直這麼住在這裡吧!」看到洛天那隨遇而安的樣子,葉良辰來到了洛天的身旁。

「不錯!」裘千帝眼中閃過一絲讚歎之色,看著盤膝坐下的洛天。

「那還能怎麼樣?我們沒有戰功,根本都無法挑戰那些坐在裡面那些人,當務之急還是現積攢戰功吧。」洛天開口,聲音之中帶著無奈。

「好了,都過來吧,商量商量我們以後的日子怎麼過,想必,與其跟其他人合作,還不如我們這些人合作!」葉辰冷冷的開口,目光看向葉福和裘千帝等人。

「好!」裘千帝率先開口,拉著葉蝶來到了洛天和葉辰兩人的身旁。

「你們呢?」葉辰看向另外幾人,眼中露出一絲笑意。

「我們聽辰師兄的!」幾人頓時開口,葉辰,洛天兩人在他們認為是他們中最強的,剛才他們也算是看到地獄的殘酷,若是不抱團在一起,自己單走的話,危險更大。

而葉福眉頭微微一皺,不過卻也是走到了洛天和葉辰兩人的跟前。

「既然大家都沒意見,那麼咱們就算是個小隊了,我先說好,不管我們之前有什麼恩怨,這三年裡,我們都要團結!」葉辰朗聲開口,儼然是一副主導者的樣子。

「一切都聽辰師兄做主!」幾名弟子頓時大喊起來,相比於洛天,還是葉辰在他們心中根深蒂固。

「好,這裡戰功非常重要,明天開始,我們也要跟著大部隊出去,擊殺鬼物,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獲得十萬戰功,讓一人當上小隊長,成為軍營中的編製!」葉辰開口,聲音之中帶著自信。

「這……」聽到葉辰的話,裘千帝眉頭微微一皺,不過卻也沒有多說,其他人也是沉默了一下。

「不好意思,我並不想出城獵殺鬼物!」洛天輕聲開口,直接拒絕起來。

鬼物,洛天早晚要出去獵殺,但是不是現在,剛來補天城,就直接去獵殺鬼物,對於洛天來說,就是不明智的,實在是太危險了。

而洛天剛才翻看玉簡,發現補天城中還有其他的辦法能夠獲得戰功,比如煉丹,煉器等等,而這些中,最主要的就是驅鬼丹,煉製驅鬼丹,驅鬼丹在補天城中絕對是好東西。

剛剛洛天發現人們身體之中多少蘊藏著鬼氣,時間長了,絕對是一個麻煩,而驅鬼丹的作用就是驅散身體中淤積的鬼氣。

不過整個補天城中驅鬼丹極少,成為士兵之後,小隊長每個月才能領取一枚驅鬼丹。

實在是補天城中的丹師太少了,畢竟整個仙界的丹師雖然不少,但是太過分散,而且驅鬼丹是五品丹藥,不是一般煉丹師能夠煉製出來的。

「你說什麼?」聽到洛天的話,葉辰的臉上頓時露出不悅之色,顯然沒想到會有人違背自己。

「我說不想馬上出城獵殺鬼物!」洛天眉頭微微一皺,感覺這葉辰有些自負了,自己從一開始只是說了句商議一下接下來怎麼做,對方這就把自己當成附屬了。

「剛才大家還說要一起,你轉眼就說不跟我們一起,什麼意思?」葉辰雙眼一立,眼中露出冰冷之色。

「天哥,辰哥,大家都是自己人,別因為一點小事傷了和氣,我們從長計議,從長計議!」葉良辰看到兩人爭吵起來,連忙開口,洛天和葉辰兩人都是葉無道的義子,跟他關係都很好,他是很希望兩人能夠和平共處。

「唉~有些人,仗著自己有點實力,就自私自利,不知好歹啊!不知道人外有人,辰師兄成名威震星河府的時候,某些人說不定還在下三天活泥巴呢吧!」葉福見縫插針,雙眼微微一亮,連忙譏諷起來。

不過葉福的話還沒說完,一雙冰涼的雙眼便是讓葉福渾身一顫。

「在洗星池中,我都敢殺你,難道現在我就不敢了么?」洛天冷聲開口,他不想跟這些人在一起的原因還有就是葉福這些人。

戰場之上,危險無比,洛天可不放心將自己的後背交給葉福還有葉蝶這些人。

「好,既然某些人要單幹,那麼我們也不攔著,別到時候哭著喊著求我們收留!」葉辰冷聲開口,緊緊的攥著雙拳,目光死死的盯著洛天。

「隨意!」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目光看向葉良辰,眼中露出歉意:」良辰,想必,你也不想出城吧,咱們兄弟兩個,在城中呆上三個月再出去,怎麼樣?

「我……」葉良辰頓時吱吱嗚嗚起來,他的確是不知道站哪邊了。

「辰哥,我其實……」葉良辰看向葉辰,眼中露出為難之色。

「良辰你就在城中給我呆著,大哥到時候戰功分你一半!」聽到葉良辰的話,葉辰臉上的寒氣消散,露出柔和,他知道葉良辰貪生怕死,因此原本就沒打算讓葉良辰跟著他們。

「辰哥,天哥他不是那個意思。」葉良辰再次開口,想要緩和一下兩人的關係。

「別說了,此人我葉辰說什麼都不會跟他為伍!」葉辰冷哼一聲,隨後轉身朝著遠處走去。

葉福,幾人看了洛天一眼,有人露出幸災樂禍之色,跟在了葉辰的身後。

而裘千帝眉頭微微一皺,眼中露出思索之色,隨後便是舒展開來,朝著葉辰的方向走去。

隨著幾人的不歡而散,星河府剛剛成立的這個小隊也是不到片刻便是分崩離析。

而其他宗門的小隊,有的則是站在一起,有的也是如同洛天等人一般,轉眼便是分開。

「良辰,你這個葉辰大哥,有些意思!」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笑意,隨後便是看向朝著自己走來的兩伙人。

「洛天,好久不見啊!」蠻魂大笑一聲,聲音之中帶著激動,之前在爭天戰上蠻魂也在,不過兩人沒有說話。

「洛天!」金惜陽面無表情的走了過來,雙眼戰意瀰漫。

「哈哈,兩位好久不見啊!」洛天也是大笑一聲,隨後拍了拍蠻魂的肩膀,目光也是看向金惜陽。

「別這麼一副臉,大家都是一個村的,何必呢!」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他在金惜陽的眼神中,雖然感覺到了戰意,但是卻沒感覺到殺意。

「哈哈,新兵蛋子們,都給老子過來!」就在三人剛剛碰面的時候,一聲爽朗的笑聲在人們的耳中響起,幾個虎背熊腰的身影,從大院外走了過來。 第兩千零一十三章以多欺少

一名大漢,赤裸著上身,身上布滿了黑色的傷口,目光中帶著凶光,身後也是帶著幾個大漢,看向將近一千名宗門弟子。

一個個宗門弟子,臉上帶著疑惑,但是不知道對方是什麼人,也只能來到了幾名大漢的跟前。

而與此同時大院中其他的老兵們臉上也是帶著笑意,呼啦一下,瞬間將這一千人圍攏起來。

「嘿嘿,新兵好啊,當年我進入兵營的時候,就差褲衩子沒給我搶走啊!」一名青年感嘆,低聲自語。

「今年終於輪到我們了!」其他老兵也是紛紛自語,目光不善的看向洛天等人。

「來,新兵蛋子們,你們身上沒有戰功,在這補天城裡不好生活,我們這些前輩自然要照顧你們,現在你們可以用你們身上的寶物跟我們兌換戰功!」為首的大漢大聲開口。

「兌換戰功?」聽到大漢的話,人們雙眼一亮,不過卻沒人敢上前,看著周圍那些人的眼神,總感覺這些人不懷好意。

「我來!」一名天才大喊一聲,隨後走到了大漢的身前,目光之中帶著緊張。

「天辰宗,巴建中?」看到青年,人們也是頓時認出了青年的身份,等待著青年兌換。

「這位大哥,不知道怎麼個兌換法?」青年臉上帶著恭敬,開口詢問起來。

「先拿東西出來看看,若是東西好,戰功少不了!」大漢雙眼一亮,沖著青年開口。

「嗡……」青年伸手一揮,一件下品仙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大哥,這下品仙器能夠兌換多少戰功?」巴建中開口,目光中帶著期待,若是能夠兌換到不少戰功,他還有不少寶物,當務之急,誰都想先湊夠十萬戰功,晉陞到小隊長。

「恩,下品仙器,不錯,一千戰功!」大漢開口,伸手抓過下品仙器,同時手腕一動,划給了青年一千戰功。

「一千!」聽到這個戰功數字,人們頓時驚呼一聲,沒想到竟然能兌換這麼多。

他們從宗門來,身上便是帶了不少的好東西,若是按照這麼個兌換法,十萬戰功,輕而易舉。

「我也要兌換戰功!」人們頓時喧嘩起來,不斷的大喊著,聲音之中帶著激動。

「大家不要著急,我們這些老大哥,都會為你們兌換!」其他老兵紛紛開口,目光看向一千人,眼中同樣激動無比。

轉眼間,一名名宗門弟子便會朝著其他的老兵走去,紛紛掏出了身上的寶物,開始兌換起來。

「天哥,我們也兌換吧?我怕那些老兵身上的戰功全部都被兌換沒了!」葉良辰看著轟亂的人群,頓時有些著急起來。

「沒那麼簡單!這些人真是缺心眼,我都看出了不對勁,他們竟然都看不出來!」蠻魂搖了搖頭,制止了自己的同伴。

而還有不少人也是站在那裡,沒有動身,等待著事情的發展。

「一點戰功,我十件下品仙器,竟然只兌換一點戰功!」一聲怒喝之聲,響起,還是之前的巴建中,臉上帶著憤怒看向為他兌換戰功的大漢。

「怎麼了?一點戰功,都是給你多了!」大漢臉上帶著笑意,目光不屑的看向巴建中。

「怎麼可能,我一百枚四品丹藥,竟然兌換十點戰功……我……」一聲聲憤怒的聲音響起,幾乎所有參加兌換戰功的人們臉上都是帶著憤怒。

寶寶不要爸:總裁的1元嬌妻 「我不換了!」一名名青年大喊,雙眼噴火的看向對方。

「這是規矩!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此事,就是告到軍團長那裡,我們也占理!」

「少年,這是給你們的教訓,別總想著佔便宜,最後吃虧的會是你!」

「這才是我們給你們的忠告!」大漢大笑一聲,其他老兵也是臉上露出笑意。

「怎麼還想打架不成,若是不服,儘管試試!」一名名老兵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不屑。

「我跟你們拼了!」一名青年大喊,天仙後期的修為爆發而出,朝著為自己兌換的戰功的老兵沖了過去。

Prev Post

頁面錯誤!請稍後再試~

周丹的手段震撼住所有人,這種效果比自己出手還要更加有力。
Next Post
「已經晚了,私自斬斷生命之力抽取,已經觸犯族規,命星痕,受死!」男子冷喝一聲,滔天神光激蕩,一柄墨綠長劍浮現,萬千劍光籠罩而下。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