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你可真夠狂的,敢說出那些大話,也太目中無人了!我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做天高地厚!」

魁梧少年話音剛落,甩動長槍,向著范浪沖了過去,手中長槍噼啪作響,竟然包裹上了一層竄動的電芒。

面對今天的第一個對手,范浪沒有太多的保留,直接拿出了七八分的玄力,伸出手掌,對著魁梧少年隔空一捏,施展出了這兩天才剛剛學會的新本領。

五星戰技·遮天手!

玄力為媒介,溝通天地靈氣,化作一隻巨大的手掌,將魁梧少年一把抓住,就像抓小雞一樣,高高的舉到了高空中,接著瞄準堅固的擂台全力拍了下去。

啪!

魁梧少年四肢錯位,狂吐鮮血,手中的長槍脫了手,其上的電芒消散開來。

范浪揚了揚手,玄力大手做出了相同的動作,將手中的魁梧少年很隨意的丟到了擂台下面,就像丟垃圾一樣。

天高地厚?

這就是天高地厚!

僅僅一招,這場戰鬥就分出了勝負,快的讓人瞠目結舌。

「下一個。」

范浪望向剩餘的對手,說出了三個狂傲的字眼。他的手掌虛張著,那隻玄力大手懸浮半空,體積不斷膨脹,就像一朵遮天蔽日的烏雲,帶著壓抑之感。

這一下,所有人都知道範浪為什麼敢口出狂言了。 剛才那一招,足以證明實力。

敢來參加風雲天才戰的,就沒有一個是白給的,全都是萬中無一的人傑。能夠在這種天才之爭中一招勝出,實力可見一斑。

這個戰鬥結果,大大出乎了人們的預料,引起了海嘯般的熱議,還讓剩下的參戰者產生了莫大的壓力。

「他用的是什麼戰技,真是厲害啊!」

「范浪竟然這麼強,以前怎麼沒聽說他的名字?」

「他就是地下斗場的浪子,前些天我看過他的角斗,他現在似乎比那時候更強了,進步速度真是驚人。」

人們驚嘆不已。

之前認為范浪會輸的人,現在基本都閉上了嘴。

范浪等了一下,結果沒人登台,伸手指向下面的兩名參戰者,挑釁道:「你,還有你,你們一起上台吧。如果不敢跟我打,那就趁早離開,別在那裡傻站著,太礙眼了。」

一如既往的囂張,一如既往的藐視,氣死人不償命。

那兩名青年之一縱身跳到了擂台上,一手握住了劍柄,怒道:「用不著兩個人,我自己一個人就能收拾你,接招吧!」

青年閃身衝鋒,作勢要拔劍出招,當他衝到半路的時候,突然施展出瞳術,雙眼為之一變,出現了旋渦狀的紋理,漩渦飛速旋轉,就好像要把人的靈魂吸入進去。

他拔劍的姿態只是虛招,是用來騙人的,實際上從一開始就是要用瞳術這種陰險的招式取勝。

這種瞳術名為陷魂之眼,能讓人陷入昏厥。

為了修鍊陷魂之眼,他可是下了不少苦功,而且此前一直對外保密,本打算在這次天才戰上當殺手鐧用,沒想到被范浪逼得早早用了出來。要是能用陷魂之眼擊敗范浪,也算值得了。

可惜的是,同級別的瞳術在范浪面前全都無效,因為他有龍之眼!

范浪的雙眼頓生變化,變成了金燦燦的龍之眼,瞳孔直豎,點綴花斑,輕而易舉的化解掉了敵人的瞳術效果。

兩人對視了一眼,兩種瞳術展開交鋒,高下立判。

「遇上我算你倒霉。」

范浪操控遮天手,將敵人一把抓住,咔嚓一捏,將其捏的骨斷筋折,下手非常的暴力。就聽一聲慘叫,那人的身體都扭曲了,就算不死也會重傷。

隨手一丟,敗者落地。

「下一個。」

范浪這句話好似三個字組成的催命符。

他仍然保持著龍之眼,低頭看著下面的人群,但凡是與他對視的人,全都感覺到了恐懼,或者後退,或者挪開目光。

實力那麼強也就罷了,竟然還會瞳術!這也太全能了一點!

台下。

剩下的參戰者都傻眼了,甚至慕容白與月一飛這樣的高手,臉色都變得非常難看。

慕容白臉色蒼白,眉頭皺成了疙瘩,這種表情讓他失去了幾分往日的帥氣。

「他的實力比起那天在地下斗場的時候強了那麼多,那時候他還不是玄靈,幾天不見,竟然成了玄靈,還學會了瞳術!」

慕容白的心中翻起波濤。

那時候他向范浪挑釁,是因為有著絕對的自信心,一個玄將,再怎麼厲害,終究還是玄將,然而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現在的范浪已經成了玄靈,進步速度簡直不可思議!

就算是慕容白,現在也沒有把握擊敗范浪了。

另一邊的月一飛也是一樣,他反覆衡量范浪的實力,發現自己的勝算只有兩三成而已!

月一飛本以為慕容白會是這次的勁敵,沒想到范浪比慕容白更加可怕。

「這傢伙到底是從哪冒出來的怪胎啊……」

月一飛的拳頭猛然握緊,嘎吱作響。

這群天才不是來傻站著的,終究還是要有人登台。

「喂,之前他不是說過可以兩三個人一起上么?我們幾個一起上好了,三人聯手,還是有勝算的。」

「可以聯手。」

「算我一個。」

有幾名參戰者選擇了聯手,臨時達成了聯盟,不過月一飛跟慕容白沒有參與,他們一時間還無法放下那份多年來養成的高傲。

唰!唰!唰!

三道身影同時跳上來,雖然以多欺少有些勝之不武,可眼下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范浪渾不在意,甚至笑了出來:「好,人多點才有意思,能省下不少時間。」

三人誰都沒吭聲,全都是一副如臨大敵的緊張態度,各自施展出不同的本領,向著范浪攻了過去。

范浪張開雙臂,用力一揮,半空中浮現出了第二隻玄力大手,兩隻大手一起抓出,聲音如烈風席捲,去勢如雷霆破空。

遮天手,一手遮天地,一手握生死,一手掌陰陽,一手碎山河!

兩隻大手左右開弓,將三人同時收裝包圓,一把捏在手裡,使勁碾壓數下,擠出了凄厲的慘叫聲,然後甩手一丟,統統丟下擂台。

就算三人聯手,也沒能讓范浪使出第二招,光是一招遮天手就已經綽綽有餘了,有龍之眼也只是被動的提防一下瞳術而已。

這個戰果在外人看來不可思議,但實際上完全正常。

范浪修改了五倍玄力,相當於五個玄靈的實力,之前又吃了臨時提升玄力的蟹肉,實力再度提升。

玄靈之上是玄宗,范浪現在的實力無限接近於玄宗,吊打玄靈自然不成問題,這是碾壓性的優勢。

一招擊敗三人,讓范浪的形象進一步放大,人們已經不止是驚嘆那麼簡單了。

在殘存的幾名參戰者看來,范浪就像是一座無法逾越的大山,屹立在自己的面前,他們在這座山面前無限渺小,只能仰高而止。

「我不打了,誰愛打誰打吧。」

「甘拜下風。」

「唉。」

參戰者們紛紛知難而退,最後只剩下了慕容白與月一飛沒捨得走,兩人一個代表慕容家族,一個代表銀月商會,原本都是奪魁的熱門人物,現在卻淪落到進退兩難的境地。

進,有范浪在擂台上等著他們,退,兩家勢力都會丟臉。

擂台上,范浪望向慕容白,嗤笑道:「之前你威脅我必須參加風雲天才戰,現在我來了,你怎麼一點表示都沒有?堂堂的慕容家族長,來了就是為了站崗么?」

這番話如萬箭穿心,又好像一面牆,擋住了慕容白的退路。

慕容白眉頭緊鎖,面色陰沉,終於踏出了一步。

旁邊的月一飛突然伸手,按在了慕容白的肩頭上,笑問道:「大族長,一起上怎麼樣?」 兩人都是這次天才戰的佼佼者,強強聯手的話,不容小覷,而且對雙方都有利。

儘管如此,慕容白仍然不屑於找人聯手,他是族長,寧願輸的漂亮,也不願意贏的難看。

慕容白動了動肩膀,掙脫了月一飛的手,淡淡道:「沒興趣。」

月一飛一愣,苦笑了一下,沒有再自討沒趣,搖搖頭道:「既然如此,那就沒我什麼事了,你們兩個一爭高下吧。」

月一飛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一個人肯定不是范浪的對手,乾脆選擇了放棄,回到了銀月商會的隊伍。他跟義父低聲說了兩句話,月當空拍了拍他的肩頭以示安慰。

慕容白解下身上的白色披風,慢條斯理的收入了儲物卡,然後縱身一躍,跳到了擂台之上。

十幾名參戰者,輸的輸,走的走,如今就剩下了他們兩人,勝負即將揭曉。

范浪凝聚龍之眼,雙目懾人,兩隻遮天手懸浮左右,每個都有十幾米長,投下了兩片陰影。

慕容白同樣會瞳術,眼中瞳孔逐漸消失,變成了純白色,散發出森森寒氣。這是冰之眼,擁有許多與冰有關的效果。冰之眼啟動之後,周圍溫度驟降,天空飄落點點血花,擂台表面結上了一層白色冰霜。

這一幕引起了許多懷春女子的尖叫,一個個都犯了花痴。她們只看到了冰雪的美,卻無法感受到暗藏的兇險。

「真沒想到你的實力會這麼強。想贏你並非不可能,就是要付出點代價。為你付出這樣的代價,本來是不值得的,可我是個爭強好勝的人,既然點名要你來,就沒有退縮的餘地。」

慕容白語氣冷漠,說話間取出了一粒白色丹藥,這就是他所說的代價。

范浪瞟了一眼丹藥,認了出來,這玩意是「雪魔丹」,服用之後能提升操控冰雪的能力,玄力會轉化為冰屬性,但是會有一些副作用,導致身體被寒氣凍傷,屬於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丹藥。

風雲天才戰是允許服用丹藥的,不過數量有限,最多只能服用一粒。

「吃吧。你再變強一點打著才有意思,不然太無聊了。」范浪不以為然道。

「敢這樣輕視我的人,你是第一個。」慕容白戰意陡增,將雪魔丹一口吞了下去,用玄力煉化掉,雪魔丹很快發揮了霸道的效果。

轟!

慕容白爆發出冰冷的玄力,一氣沖霄,凍結天地,他的頭髮飄揚而起,變成了純白色。天氣彷彿一瞬間變成了寒冬臘月,溫度低到了洒水成冰的地步。

范浪給了慕容白足夠的準備時間,直到現在才正式動手,雙臂一張,半空中的遮天手也跟著張了開來。

慕容白做出了類似的動作,也張開了雙臂。

兩人同時對著前方一揮手!

一邊是巨大的遮天手,一邊是洶湧凌冽的寒氣。

遮天手向前拍出,寒氣凍結出厚厚的冰牆,遮天手拍在了冰牆之上,以摧枯拉朽之勢,將冰牆拍的粉碎,無數的冰塊飛濺開來。

慕容白爭取到了進攻機會,右手一甩,手中立即凍結出一柄長達幾十米的寒冰巨劍,他揮舞巨劍,對著范浪怒斬而去。

范浪抬頭看了一眼,一隻遮天手立即飛上天空,張開手掌抓住了寒冰巨劍。

咔嚓!

寒冰巨劍被捏得崩裂粉碎。

另一隻遮天手握成拳頭,對著慕容白一拳轟出,慕容白背後凝聚出一雙寒氣雙翼,縱身飛上高空,避開了這一擊,他調轉身形,大頭朝下,對著下方的擂台凌空一拍,手掌釋放出一個半透明的光罩,將整個擂台籠罩其中。

冰封!

光罩內瞬間凍結,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冰塊。

這種凍結足以致命,卻凍不住真正的高手。

清脆的碎裂聲響起,冰塊之上崩裂出一道道裂痕,碎裂的勢頭愈演愈烈,直至徹底破碎,兩隻遮天手左右分開,彈走了碎冰,吹散了寒氣,范浪的身形重新顯露出來,沒有受到一丁點傷。

剛才這一連串的交鋒,已經使出了慕容白最強的實力,可仍然傷不到范浪分毫。

半空中,慕容白露出了絕望的表情,就算他服用了雪魔丹,依舊沒能彌補那巨大的差距。他不明白為什麼世上會冒出這種強大到變態的人,這根本不是玄靈境界該有的實力!

范浪抬頭看著半空中的慕容白,命令道:「再用你剛才凝聚冰劍那一招,我們用劍分個勝負。」

因為胸有成竹,所以才敢這樣發號施令。只要范浪願意,隨時可以讓慕容白倒在地上,慕容白剛才所做的一切,都是弱雞的掙扎。

慕容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無力感,咬了咬牙關,將手舉向高空,凝聚周圍所有的寒氣,壓榨體內最深處的玄力,一柄寒冰巨劍漸漸成型。

范浪目前掌握三門五星級技能,分別是震蕩波、遮天手以及修羅劍法。前兩種已經用過很多次了,第三種還沒有正式用過,正好用來收尾。

遮天手消失了,化作了斑斑點點的光芒。

范浪抽出離坎劍,壓低身形,擺下出劍姿勢,背後隱隱浮現黑氣,形成了一尊猙獰的修羅虛影。

修羅,六道之一,兇猛好鬥,永無休止,其戰場名為修羅場,從無始劫以來殺戮至今。修羅道似天而非天,聞佛法而不能悟,沉淪於無窮戰意之中。

慕容白的寒冰巨劍凝聚完成,比剛才那一柄更加強大。

范浪的修羅戰意也已經燃至頂點。

兩人對視一眼,同時出招,一個揮劍向下,一個揮劍沖霄。范浪彷彿化身為了修羅,連揮兩劍,斬出兩道交叉而過的黑色劍氣,劍氣撕裂半空,猙獰霸道。

修羅劍法·非天!

唰!唰!

黑色劍氣斬向慕容白,粉碎了那柄寒冰巨劍,接著斬在了慕容白本人身上。

儘管穿著內甲,慕容白還是受了重傷,傷口狂噴鮮血,從空中摔落下去,重重落在了早已凍結成冰的擂台上。

鮮血在冰面上蔓延開來,紅的刺眼。

范浪隨後落下,戰意所凝聚的修羅虛影獰笑了數聲,這才漸漸淡去。

Prev Post
「顧笙這孩子你多體諒。」
Next Post
鹿羽卻根本無所謂,淡淡的說道:「由他們去了,我鹿羽行事講究隨遇而安,他們要做什麼,是他們的事情。要是不來惹我,那我就和他們相安無事,要是敢惹我,就不要怪我滅了他們。」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