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羽卻根本無所謂,淡淡的說道:「由他們去了,我鹿羽行事講究隨遇而安,他們要做什麼,是他們的事情。要是不來惹我,那我就和他們相安無事,要是敢惹我,就不要怪我滅了他們。」

「公子既然不介意就好。」

眾人都是附和著說道。

他們在鹿羽面前,總有一種子孫面對長輩的感覺。就算是面對著自己西門宗主,他們也都沒有這種感覺。

這種感覺說來是不可思議的,鹿羽只是一個長老,按理來說,應該是鹿羽在他們幾個長老面前耳提面命才是。

但是這種感覺,又是如此的自然。

居然沒有什麼違和感。

這天晚上在一處營地上安營紮寨,清風明月閣的人特意給鹿羽留下了一個單獨的營寨。

鹿羽在裡面安心修鍊,他一直在緩慢吸收著丹神谷給他的十顆巨靈丹。

每一顆巨靈丹的藥性,都爭取緩慢榨取。反正他不著急,他知道巨靈丹如果快速吸收的話,那就太暴殄天物了。

雖然說他也能煉製巨靈丹,但畢竟配方上的材料難以收集,所以還是要珍惜手中這十顆巨靈丹。

目前他吸收了五顆,接下來要慢慢榨取第六顆巨靈丹的藥性。

順便的,他也在融合本命源火。

這並不衝突,因為本命源火在體內燃燒的時候,也是加強了身體經脈的運轉。

這使得巨靈丹的藥性,反而能得到充分的釋放和吸收。

對於修為境界,其實他是有著真切的需求的。

就拿劍心葫來說,要想觸動出劍心葫的真正威力,就必須要提升自己的修為。

修為到位了,劍心葫才有真正的偉力可言。

不然以他目前小成人王的境界,實在是太可惜了一點。

不久之後,一個人影忽然進入到了他的營寨中。

是個年輕的女郎。

年不及弱冠,但是眉目中很有一種成熟的風韻,一看就知道是心思玲瓏的人。

她的臉龐看起來尤其的有味道,細細品味,非常的耐人尋味。

五官精緻到一定的程度,一顰一笑都感覺到一種完美。

女郎身穿著黑色的勁裝,腰間系著一個略微緊身的襟帶,這將她的山峰襯托的非常的高聳。

腰間還佩著劍,不過她這柄柳葉劍更像是一個配飾。

是一個小成人王。

「參見鹿公子。」女郎笑吟吟的對鹿羽福了一福。

她姿態非常的優美,一舉一動都給人十分魅惑的感覺。

「公孫令讓你來的?」鹿羽緩緩睜開了眼睛。

他顯得非常的淡定。

美人乍然來到營帳中,孤男寡女的,他居然一點情緒的波動都沒有。

而直接說出來的一番話,更是讓女郎當即就驚住了。

「公子……直接就說中了……」女郎折服。她看向鹿羽的眼神中,非常的崇拜。

「有什麼事,說。」鹿羽直截了當的說道。一點也沒有憐香惜玉的架勢。

女郎不敢不回,如實說道:「我是公孫家族的公孫靈兒,也是西門宗主的得意弟子,三位公孫長老是我的族叔,他們讓我來伺候公子起居。」

公孫靈兒的眼神有些複雜。

雖然說鹿羽白天傳授給他們清風明月閣兩門關鍵功法,給人高深莫測的感覺。

但是在她看來,鹿羽畢竟是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不可能對她這樣的美女不動心。

她可是清風明月閣最為傑出的年輕弟子,而且還是西門宗主的關門弟子,最受西門宗主和眾位長老的器重。

她姿色過人,可也是萬里挑一的大美人。在門派中,都不知道有多少師兄弟追求她。

她從小就是自信十足。但是鹿羽卻是一副對她不感興趣的樣子,這讓她很不甘心。

「我知道了,你走吧。」

鹿羽接下來的回應,更是讓公孫靈兒的心直接沉了下去。

戲精王妃作妖日常 鹿羽這也太不給美女面子了。

太直接了,根本就不知道憐香惜玉! 鹿羽說完這句話之後,就自顧著修鍊起來。他豈能不知道公孫令他們的心思,無非是看他年輕有為,想要趁機攀附上他。

能製造機會,讓他和本門的女弟子好上,甚至結為道侶,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

這幫老傢伙的鬼主意,向來比年輕人還要多。

「鹿羽公子修鍊何必急在一時。」

公孫靈兒被鹿羽下了逐客令,心中更是不甘。

這個時候,鹿羽卻不再說話了,只是自顧著調息,眼睛都閉上了。

公孫靈兒不由走近了鹿羽,她緩緩俯身,湊近了鹿羽,近距離的接觸,吐氣如蘭。

她一雙手直接勾住了鹿羽的脖子。

她的臉龐微微發燙著,顯得羞紅。向來都是男子追求她,而被她拒絕。這次她卻是第一次這麼主動勾引著一個人。

鹿羽美人在懷,硬是沒什麼反應,仍舊是保持著調息的狀態。

「我說了,我要修鍊。」鹿羽仍舊是淡淡的說道。

公孫靈兒用芊芊玉手,在鹿羽的胸膛上劃了兩個圈圈,媚眼如絲的說道:「就不信你對本姑娘是真的不動心,少和我假裝正經。」

當公孫靈兒說完這句話的時候,鹿羽終於是張開了眼睛。

公孫靈兒淺淺一笑,說道:「鹿羽,就知道你……」

然而公孫靈兒話還沒有說完,忽然就讓鹿羽那一雙有力的手臂,給直接扔出了營帳外。

「鹿羽,你!」

此後,整個營地中都回蕩起了公孫靈兒那帶著哭聲的叫喊。

公孫靈兒怎麼也沒想到,鹿羽居然這般不僅女色。她這麼一個大美女送到鹿羽面前,鹿羽都能無動於衷。

甚至是毫不憐香惜玉的,將她這個大美女,給粗暴的扔出了營帳。

營帳中,鹿羽在將公孫靈兒扔出去之後,神色不變,仍舊是自顧著修鍊。

他這一生,看過這世上最美麗的風景,閱盡天下美女無數。這世上最為頂尖的絕世仙子,天驕鳳女想要求見他一面,可都得看他的心情。

兩世為人,歷經滄桑。絕世紅顏對他而言,不過是紅粉骷髏。

公孫靈兒想要以自身美色來勾引他,只能說是太天真了。

和他的修鍊相比,公孫靈兒這美色根本連塵埃都算不上。

這一夜,靜靜的修鍊。

卻不知,在外面已是炸開了鍋。

等到第二天鹿羽出去的時候,便發現清風明月閣的人看向他的眼神都怪怪的。

「鹿羽公子早。」

眾人對鹿羽尊敬仍舊是尊敬,眼神中卻多了另外一層其他的意思。

對於昨晚的事情,大家可都知道了呢。

他們清風明月閣的大美女公孫靈兒偷偷跑去營帳中勾引鹿羽公子,最後卻讓鹿羽公子給不留情面的扔了出來。

這真是天大的新聞!

私下裡,眾弟子是小聲的議論紛紛。

「真是沒想到啊,靈兒師妹還背著我們,偷偷去勾引鹿羽公子,只是可惜,千算萬算沒算到鹿羽公子不吃這一套。」

「鹿羽公子必然是那方面不行,只怕對女人天生排斥,不然何以會拒絕靈兒師妹。靈兒師妹可是我見猶憐啊,試問正常的男子誰能拒絕啊。」

「沒錯!鹿羽公子身邊肯定從來就沒有過女人!」

「我看也是這樣!」

……

接下來的行進中,清風明月閣的隊伍的氛圍,倒是變得分外的古怪了。

繼續朝著龍釗天域前行。

越是接近龍釗天域的地盤,就發現路上的武者越發多起來。

不僅僅是武道聖地的人,還有其他大大小小宗門的人。

鳳情宮主持召開的這一場輪迴大會,以「輪迴」之名來告召天下,儼然成為了萬年來天武大陸最大的盛事。

只要是得到了消息的宗門,能來的都會來。

雖然說這註定了是武道聖地的角逐,但是他們能跟著一起看看這場盛會,也是非常不錯的。

單單是聽著「輪迴」二字,就令多少人熱淚盈眶。

一萬年,足足一萬年了,世人沒有再沐浴在輪迴帝尊的聖輝之下。

他們前來參加輪迴大會,更是有一種朝聖的感覺。

也就只有寶聖女皇,作為輪迴帝尊的妻子,母儀天下,才有資格來主持這場輪迴大會。

在這麼多支趕赴前往龍釗天域的隊伍中,清風明月閣這邊的隊伍,無疑是最為惹眼的。

這後面跟了上百萬的隊伍,怎能不扎眼。

而在聽說到鹿羽就在清風明月閣的隊伍之中后,各隊伍的人頓時是紛紛側目。

「就是那個鹿羽!」

很多人都是紛紛驚呼。

鹿羽沒有想到的是,經過這麼長的時間,他的名聲已是漸漸傳播開來了,好一些宗門都聽說過他。

七星天域中奪下大落皇的身體,幫助大落皇出世。丹神谷中,鹿羽幫助丹神谷化解了三味魔火的危機,並且是幫丹神谷擊退了羅剎府和名劍宗的入侵。萬劍冢中,鹿羽獲得劍心葫之傳承,力克強敵,全身而退……

這一樁樁事迹可都是轟動天下的,尤其是各大宗門都趕赴龍釗天域,碰面后彼此交流,更是讓這些事迹傳播加快了。

「這個鹿羽,到底是什麼來歷!」

「他的身上,可是有著劍心葫啊!」

一時間,鹿羽的背後,被一雙雙眼睛給緊緊的盯著。

大家都有覬覦之意。

如果不是因為鹿羽凶名在外,而且是身在清風明月閣的隊伍中,只怕他們早就撲上來奪寶了。

「這麼多人!」

清風明月閣的人也感受到了無形的壓力。

所謂懷璧其罪,其實這些人對鹿羽的來歷的好奇,都是其次的。

最終記掛著的,還是鹿羽身上的劍心葫。

鹿羽也算是開創了一個天武大陸的記錄,同時被這麼多人給盯上了。

令人感到佩服的是,鹿羽就像是沒事人一樣,該吃吃,該睡睡。

就連入定修鍊的時候,那也是一點也不擔心別人來對付他。

那氣定神閑的態度,是其他人想學都學不來的。

十天後,終於踏足到龍釗天域的地界。

「鳳情宮的諸位女官大人們,正在龍釗古城中下榻!我們快去那裡,參見諸位大人們!」 一來到這裡,很多人的心中都多了一分敬畏。

連行動都收斂了很多。

在談到鳳情宮的時候,大家的神色中多是一副朝聖的意思。

寶聖女皇,是萬年前的鳳凰帝尊,更是輪迴帝尊的妻子,自輪迴帝尊羽化登仙之後,便是天下之共主。

誰人不想瞻仰寶聖女皇的鳳儀之容?

誰人又敢在寶聖女皇之前放肆?

龍釗古城位於龍釗天域的最中心,也是龍釗天域最大的城市,傳承了上萬年,一直保持著它的輝煌。

龍釗天域因為背靠神秘的龍之墓地,地脈特殊,環境十分的兇險。

這裡的生長之物呈一種奇峻的姿態。古樹參天如天刃,山峰禿裸,巨石嶙峋。

Prev Post
「小子,你可真夠狂的,敢說出那些大話,也太目中無人了!我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做天高地厚!」
Next Post
回到房間,司徒雲舒就躺下了,冰箱里沒有紅糖,也沒有老薑,江南打了電話,點了一份老薑紅糖水,給她暖暖身子。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