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存點錢再找。

不然買包都買不起。

「蓁蓁是我的未婚妻,不是女朋友。」 「呼哧呼哧……」異魔此刻坐在原中鼎一族的家族主殿內,不斷喘著粗氣,額頭上還流著好幾滴冷汗。

「人族實力不怎麼樣,花招倒是不少……這個封印有點鬼名堂,居然有專門針對我異魔族的攻擊……我實在是太大意了,否則也不會身受重傷……」異魔暗惱道。

異魔之所以完全不顧五大神國和玉唐國的事情,是因為他的目標始終放在了解除另一頭異魔的封印上。

另一頭異魔,與他同樣都是被封印在五大神國,而且修為還高達天神境八段,如果能夠將其解脫的話,他們異魔族就可以從五大神國直接殺向天極島,與天極島那邊被封印的異魔會合了。

只不過當他想要解救另一頭異魔的時候,卻出乎意料地被封印反噬,雖然令封印的力量減弱,自己也受了重傷,在這裡休息了好幾個月,這才逐漸恢復。

「上一次是我一時大意,這一次只要我小心一些,應該無妨,何況上一次為了攻擊我,導致封印的力量削弱了不少,這次應該就可以將封印徹底解除了……」

異魔剛剛打算再度前往封印所在地,突然,他發現自己的周身被一股無比龐大的殺戮之氣所籠罩!

「這股氣息……有些似曾相識啊……」異魔皺起了眉頭,他感覺這股氣息一定在哪裡見過,但是一時間卻又想不起來。

「異魔老鬼,還記得小爺我么?我回來了!」

一聲冷喝傳入異魔的耳中,下一刻,一個身著一身黑衣的俊朗少年,出現在了異魔的面前。

「是你?!聶甄!」

異魔終於想起來,那股純粹到極致的殺氣,正是當初那個從自己的手中逃生的聶甄獨有的。

「正是聶某,當年我就說過,我遲早會回來的!只不過就連我也沒想到,這一天居然這麼早就到了!」聶甄眼神中迸發出殺氣來。

「小鬼,聽說你這傢伙誤打誤撞進入了天極島,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恐怕是在天極島你也混不下去了吧?怎麼樣,不如成為我的屬下,以你的天賦,定然大有前途啊!嘎嘎嘎嘎!」異魔見到聶甄,頓時冷笑道。

「異魔老鬼,想不到你還是一如既往得狂妄啊!不過無所謂了,因為我馬上就要把你碎屍萬段,連同你那可笑的美夢,一同埋葬!」聶甄冷笑一聲,魔王甲與殺神劍已經被他召喚了出來。

「修羅神王的兩件至寶都被你湊齊了?!哼哼……難怪語氣如此狂妄,只不過擁有至寶是一回事,能否發揮出至寶的真正力量是另一回事,難不成你真的以為自己就是修羅神王再生了?!」

說到這裡,異魔轉念一想,又對聶甄冷笑道:「聶甄,你離開這裡多時,想必還不知道吧?我的屬下們已經前去玉唐國了,想必你的那些親朋好友,還有你一手創建的殺神門,現在已經不復存在了吧!哈哈哈哈!」

見異魔這麼說,聶甄頓時好笑道:「異魔老鬼,也不知道到底是誰消息閉塞……我沒想到你到現在都不知道,你的那些屬下們已經全部都被我給滅了,我就是從玉唐國來到這裡的,你居然還跟我說這個?」

「聶甄,你放屁!你有什麼本事,可以將我那些屬下全部斬殺?那其中可是有天神境級別的人的!」異魔根本不信聶甄有這個能耐。

「隨便你吧,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了,信或者不信對你來說也沒有任何意義不是么?」

「狂妄!想不到一年多沒見,聶甄你的口氣比之前還要狂妄了,這一次你沒有那些神獸夥伴協助,我看你還能不能逃走!」

異魔大吼一聲,爆發出毀天滅地的神力,然後揮手就打出一道銀灰色的神力,朝著聶甄的方向射去。

「殺神領域!」

聶甄低喝一聲,釋放出了殺神領域,同時體內的修羅殺氣也徹底釋放了出來!

「什麼?!這小子的修為居然提高到天神境一段了?!」異魔瞳孔劇烈收縮。

一年前,聶甄還只是皇境修為的修鍊者,結果一年之後,他居然就已經進入天神境了,這修為簡直就像是白給的一樣啊!

「安道旭那廝還說聶甄最多也就是皇境修為,簡直就是在放屁!這小子居然已經進入天神境了!如果是這樣的話就麻煩了!」

異魔頓時心道不妙,既然聶甄的修為已經進入天神境了,那很有可能修羅神王的兩件神王至寶,已經能夠在他手上發揮真正的實力了。

雖然自己的修為比起聶甄高上許多,但是如果算上兩件神王至寶的話,那就未必了,更何況聶甄還釋放出了殺神領域!

聶甄的殺神領域,足足將異魔的戰鬥力削弱了三分之一,再加上兩件神王至寶的增幅,令聶甄已經具備了戰勝他的資格!

果然,異魔拍出的光束,擊中了聶甄的瞬間,就被魔王甲給完全抵擋住了,聶甄甚至連防守都沒有防守,就提著殺神劍,朝著異魔沖了過去!

「給我開!」聶甄長嘯一聲,雙手握劍,當頭朝著異魔劈來。

「小兔崽子,不要得意忘形!」異魔大吼一聲,雙掌合十,想要夾住殺神劍。

「噗哧!」

異魔的肉體雖然十分堅硬,但是無論如何也無法抵擋住神王至寶的鋒利,那十根如爪子一般的手指,瞬間就被聶甄的劍刃給削了下來!

「哇啊!狗一般的東西,想不到一年不見,居然強悍到這般田地!」異魔怪叫一聲,連忙調動神力恢復自己手指的傷口,然後朝聶甄拍出了一道銀灰色的爪印。

「嘭!」

聶甄甚至根本就沒有防禦,任憑異魔將爪印拍在自己的身上,但依舊沒有破開魔王甲的防禦!

「可惡!可惡啊!簡直就像當年修羅神王一樣難纏!」異魔氣得連連怪叫。

當年的修羅神王,就是憑藉魔王甲的驚人防禦,面對異魔的攻擊,幾乎甚少防禦,而殺神劍的攻擊力,也是神王至寶中名列前茅的。

憑藉這兩件靈器,外加他驚人的戰鬥力,就算是神王級別的異魔王,當年都有不少死在了修羅神王的手中!

而此時的聶甄雖然還沒有當年修羅神王的實力,但是已經初見雛形了! 修羅神王,這絕對是令異魔族感到無比痛苦的回憶。

當年異魔族大軍入侵永恆神國,以永恆神國為首,無數宇宙的強者一齊共御異魔族。

其中最耀眼的人族強者,正是修羅神王。

當年的修羅神王,以一己之力,先後連斗無數異魔王,甚至有不少異魔王直接死在了修羅神王的手中,這絕對是異魔族的一個噩夢。

如今的聶甄,簡直就是一個翻版的修羅神王,他繼承了修羅神王所有的東西,但是讓異魔感到恐懼的是,聶甄似乎比起修羅神王來,天賦更加恐怖……

因為當年的修羅神王雖然強悍,但可從來沒有聽說他有什麼神獸幫助。

而聶甄,至少據異魔所知,身邊至少有三頭麒麟神獸相伴,雖然不知道什麼原因這次那些神獸沒有出現,但這至少說明,聶甄在氣運上,是超越了修羅神王的。

「這小混蛋,如果不趁早將他剷除的話,恐怕未來會是我異魔族的一個大患,一定要將他扼殺在搖籃里,否則未來說不定又是一個修羅神王!我異魔族可再也沒有那麼多異魔王了!」

異魔打定主意,周身神力開始不斷凝聚,直到凝聚在雙拳上,形成了一對實質化的銀灰色拳套。

「聶甄,給我去死吧!」

異魔大吼一聲,抬起雙拳就朝著聶甄沖了過來。

就在異魔即將衝到聶甄面前的時候,突然他一個瞬移,緊接著身影立馬出現在聶甄的背後!

「修羅斬!」

「去死!」

聶甄與異魔幾乎同時大喊,修羅斬已經和異魔的拳頭碰撞在了一起!

「轟!」

二人的武技同時落到了對方的身上,幾乎在同一時間,二人的身體都被對方給轟得退後了好幾步!

「該死!魔王甲吸收了我大部分攻擊力,他的領域神通又限制了我的戰鬥力!」異魔心中大罵,如果不是這兩點的話,他說不定還能與聶甄有得一拼,但現在……

「異魔,你覺悟吧!今天我必斬你!」聶甄冷喝一聲,死亡花蕾已經從他的體內沖了出來。

「又是這朵怪花!」

異魔看到死亡花蕾,頓時暗罵,當初聶甄就已經施展過這朵死亡花蕾,只不過如今的死亡花蕾,怎能與當初可比?

死亡花蕾衝出來之後,二話不說,立馬釋放出大量藤蔓,死死纏繞著異魔的四肢。

異魔連續用了好幾次勁力,這才終於掙脫開來,但是隨之死亡花蕾又再度纏繞了上來,短時間內根本就沒法徹底擺脫,令異魔頭痛不已。

「轟轟轟!」

與此同時,聶甄已經施展出了萬古殺焱,在空中支援死亡花蕾,不斷轟擊異魔,令異魔首尾難顧。

「異魔老鬼!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我早就說過了,我是魔王,就算你們這些異魔族,也終究只會被我踩在腳下!」

聶甄長嘯一聲,全身的修羅殺氣不斷向殺神劍凝聚,隨後雙手握住劍柄,朝著異魔用盡全力劈出一道劍芒來!

「劍指蒼穹!」

「嗖!」

一道璀璨的劍芒從殺神劍中射了出來,目標直指異魔的胸口!

「該死!瞬移不掉了!」

異魔剛剛掙脫出死亡花蕾的纏繞,劍指蒼穹已經近在咫尺,劍芒周身的修羅殺氣,已經完全封殺了四周的空間,異魔就算這時候想要瞬移逃遁都來不及了!

「噗哧!」

劍指蒼穹瞬間貫穿了異魔的胸口,不僅如此,劍芒在不斷洞穿異魔身軀的時候,無數道修羅殺氣,就如同蝕骨之蟻一般,不斷入侵異魔的體內,鑽入他的血脈之中,就算是異魔之力都無法將之排除!

「唔!」

異魔被劍指蒼穹重創,在地上連續滾了好幾圈,站穩身體后又連續噴出好幾口鮮血。

他沒有想到,聶甄的戰鬥力居然如此之強,先後幾個照面,自己居然就被他給重創了。

「怎麼回事?!我的身軀居然無法復原?!好可怕的殺氣!」突然,異魔震驚地吼道。

天神境級別的強者,只要靈魂沒有被摧毀,肉體哪怕受傷集中,也可以凝聚自己的神力來進行恢復,就像之前異魔恢復自己的手指一樣。

可是此刻的異魔突然發現,被聶甄劍芒洞穿的胸口,居然附著著一層修羅殺氣,在不斷制止自己的傷口癒合。

雖然只是減緩了自己癒合的速度,但是這在戰鬥過程中,就十分不便利了。

「不行!這小子繼承了修羅神王所有的本事,如今大勢已成,不能和他硬碰硬,否則的話我異魔族大計還未完成,我就要被這小子給殺了!」

這回異魔真的恐懼了,聶甄展現出來的實力實在是太妖孽了,以他一己之力根本不可能戰勝。

現在異魔已經有點相信,也許自己的那些屬下們,真的被聶甄給幹掉了也未可知。

「聶甄!我不會放過你的!你給我記住了!等那些被封印的異魔全部出來的時候,就是你們人族的末日!」

異魔朝著聶甄怪吼了一聲,緊接著從口中噴出了一大口鮮血。

那些鮮血並沒有被吐到地上,反而在空氣中化為一團血霧,將異魔全身都包裹在了裡面。

「不好!死亡花蕾,纏住他!」

聶甄眉頭一皺,發現異魔居然想要逃跑,連忙想要控制死亡花蕾阻止。

「嘎嘎嘎嘎!你現在才反應過來,已經晚了!聶甄小狗,享受著最後一段寧靜時刻吧!我異魔族馬上就要破開封印了!」

異魔陰翳的聲音從血霧中傳了出來,緊接著那團血霧瞬間化為一團血光,朝殿外竄了出去。

雖然聶甄控制死亡花蕾攔截的速度極快,但還是拗不過異魔的血遁,就讓異魔活生生在自己的眼前逃掉了!

聶甄連忙施展瞬移落到大殿外,可是這招血遁是異魔族逃命的看家本事,血光衝出大殿之後立馬就分出數十道血光,分別朝向不同的方向,每一道氣息都一模一樣,令人很難分辨。

「該死!居然被這老狗給逃了!」聶甄看著天空中已經不知去向的異魔,頓時暗罵道。

但是隨後,聶甄嘴角卻露出了一絲古怪的笑意。

作者燕山城主說:今天還能爆兩更! 「嗖嗖嗖!」

空中,聶甄的四周突然竄出好幾道身影,正是玉麒麟等六大神獸。

「大哥,你是故意讓那老鬼逃走的吧……」鬼鬼看著聶甄懷疑道。

當時,聶甄與眾神獸們同時衝到了異魔的藏身之處,只不過聶甄突然想了一下,讓眾神獸暫且不要動手,由他一個人去對付異魔。

神獸們本以為聶甄是想試一下自己的實力,所以也沒有拒絕,只是讓玉麒麟施展幻術,將他們的身形隱蔽起來。

戰鬥剛開始,倒也沒什麼不妥,而且聶甄始終佔據優勢。

可是最後異魔施展遁術的時候,聶甄的表現就耐人尋味了。

因為根據神獸們對聶甄的了解,以聶甄的反應能力,根本不可能任由異魔施展血遁的。

聶甄的行為在神獸們看來,簡直可以用遲鈍來形容。

見異魔要走,耿耿它們本要阻截,是玉麒麟將它們攔住,說是聶甄也許有自己的打算。

玉麒麟猜測道:「我估計老大是故意放這廝逃走的。」

聶甄對神獸們微微一笑,說道:「那是自然,如果我要斬殺這頭老魔的話,他怎麼可能逃得走?」

耿耿急忙問道:「嗯……看老大你笑得這麼陰險,你是不是在算計這頭老魔?老大你是什麼打算,說來聽聽?」

「小玉,我看你已經猜出來了吧?不妨你來說說?」聶甄沒有立刻回答耿耿,而是看向了玉麒麟。

玉麒麟看了聶甄一眼,說道:「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老大是打算放長線釣大魚,要殺一頭異魔容易,但即將解除封印的那頭異魔具體在什麼地方我們還不知道,所以老大是想要通過這頭異魔,去找到另一頭異魔的位置!」

「我明白了!老大你早說嘛!這頭異魔敗在老大的手中,一定趕緊去吧被封印的異魔找出來,到時候我們知道正確位置,就可以守株待兔了!」鬼鬼激動道。

水麒麟也補充道:「不錯,而且異魔突破封印的時候,會有一段時間的虛弱期,我們可以趁著這段時間,將被封印的異魔斬殺,否則萬一他突破封印后,潛伏起來,等到實力恢復巔峰了再出現,那危害可就大了。」

「不過這頭異魔已經施展了血遁,我們怎麼才能追蹤他,而且不被他發現呢?」玉麒麟看向聶甄。

而聶甄卻一臉笑意地看著玉麒麟,嘿嘿笑道:「嘿嘿……小玉,你這麼聰明,應該不會想不到我接下來想要說什麼的吧?」

玉麒麟一愣,接著無奈道:「誒……我就知道我又得賣苦力了……走吧,東南方向,這傢伙還以為他的血遁有多了不起,痕迹這麼明顯。」

「我就知道小玉的神識天下無敵啊!那麼追蹤異魔的工作就交給小玉了,咱們跟在小玉後面就成!」

聶甄笑了一聲,大家緊跟著玉麒麟,一路悄悄跟蹤異魔前進,為了防止被異魔發現行蹤,玉麒麟還特地在空中布置出一個幻覺,將他們的行跡全部隱蔽起來。

「呼哧……聶甄這小狗實力實在太強悍了……我不是其對手,看來必須要等大岩異魔那個夥計突破封印,由天神境八段的他出手,才有勝算。」

施展了血遁的異魔,自以為逃出生天之後,連忙打算去另一頭異魔被封印之所。

然而,他卻全然不知,聶甄等人其實就在他身後不遠處悄悄跟著他……

異魔一邊為自己療傷,一邊行走,但沒過多久,他卻嘎巴出一點不對勁的味道來。

「不對啊……聶甄這廝實力強悍,就算我施展血遁,也未必能夠逃過他的追殺,怎麼這小子這麼輕易就讓我逃走了?」

Prev Post
回到房間,司徒雲舒就躺下了,冰箱里沒有紅糖,也沒有老薑,江南打了電話,點了一份老薑紅糖水,給她暖暖身子。
Next Post
「瞎,瞎子初?」小雨不可思議的叫道:「他,他在幹嘛?」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