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瞎子初?」小雨不可思議的叫道:「他,他在幹嘛?」

高健笑道:「來了,我賭贏了第一步。哈哈。」

三木怔怔的看著葉初,心中不禁有點嘆息。

隨後他看了眼身後的芊芊,芊芊也看著他,在芊芊眼中,沒有危險,沒有不安,唯有三木。

三木回頭,他怎麼能輸呢?怎麼能敗呢?怎麼能讓芊芊受傷害呢?

蒼穹也好,天道也罷,都不可能越過他。

三木看向綠蹤,淡淡道:「我有一劍,可斬天滅道。」

「找死,」由於葉初的異動讓綠蹤變的煩躁,他不能再浪費時間了。

三木氣息再一次攀升,他的意志就是他的力量,他要毀滅一切。

綠蹤依然只是一拳轟來。

劍與拳頭的交鋒,如同萬物的碰撞。

三木的每一劍都在燃燒著自己,每一劍都讓建木枯萎一分。

以三木現在的狀況,最多再來幾劍,他就會灰飛煙滅。

但是三木沒有皺一下眉頭,而且他越瀕臨死亡就越強。

今日是天他要斬,是道他也要滅,天地大道又如何,世界主宰又怎樣,他要弒天斬道,誰也阻止不了。

三木的意念充斥著天地,所有人都知道,他要抱必死的決心,毀天滅道。

所有人都嘆息,琴姐咬著牙,她想救三木,但是不可以。

就算讓黃時余出手也只是毀了三木,徹徹底底的毀了。

芊芊依然看著三木,三木在她就在,三木不在,她就要跟著三木。

三木的劍已經斬到了最後,建木開始枯萎,最後一劍即將出現。

綠蹤後退,他被傷到了。

「我承認你很強,但是,不夠。」

「夠了,毀不了你,也能廢了你,你將阻礙不了瞎子初。」

「天真,我的眼有世界壁壘,除非你能劈開這天地。」說著綠蹤居然躲到那天之眼身後了。

三木的意念沒有動搖,他的意志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澆滅。

「你殺不死他。」

三木一愣:「你是誰?」

這個聲音突兀間闖進了三木的腦中,陌生但是奇特。

「你的意念,驚動了我,讓我從沉睡中蘇醒,更讓我想起了我的主人。」

三木沒有說話,他甚至放鬆了下來,他感覺自己來到了一出平靜的海面上。

「你的實力很弱,但是你的意念跟我主人有點像,我主人生來就是屠天的。」

「你主人是誰?」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再見一次我主風采,你或許可以。」

三木不懂:「什麼意思?」

「你殺不死他,但是我可以,雖然我只是一個碎片,但是我保存著我主一劍之力。」

「才一劍?」

「我主一劍,可毀天,可滅地,可讓蒼穹破碎,讓世界潰散,可屠天,可弒神。

我主之威,蓋世無雙。

可是你太弱了,弱的碰一下就會死,我不確定你能否支撐的起,我主的氣息。」

三木略微激動道:「我願意嘗試。」

「你要知道,如果你失敗了,連自己的那一劍都無法斬出去。」

「知道,我也明白,但是,我不可能支撐不住。」

那聲音笑了:「我來了,等我。」

這一刻地球某一處,一把漆黑的劍瞬間飛出。

它一劍破開蒼穹,直衝三木而去。

三木也瞬間蘇醒,他感受到了,它來了。

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一柄讓法則避讓的劍,闖入了所有人的感知。

這把劍能讓虛空扭曲,能讓法則退讓,能讓世界顫抖。

它就是弒天劍。

所有人都愣愣的看著那把劍,黃時余驚恐道:「這,這是什麼?」

不管是誰,在這劍下,都如同螻蟻一般渺小。綠蹤也是一臉的驚恐。

「怎麼會,它怎麼可能會出現的?」

婚入歧途 然而更讓他無法想象的是,這把劍,化成一塊指甲蓋大小的碎片撞進了三木手中的滅道劍。

這一刻,青劍直接變成了黑劍,原本枯萎的建木瞬間獲得生機,建木開始瘋狂的生長,隨後開花結果。

而弒天劍撞進青劍的瞬間,葉初的腦中就受到了巨大的撞擊。

「我,向問天,當世無敵。」

浩瀚的聲音,可怕的畫面不停的在他腦中閃現。

一個人,手持一把劍,斬殺無數強者,一個個「天」,一個個世界,都在他腳下顫抖。

直到最後一個超級強大的存在被他斬殺了,而這個人也死了,弒天劍也碎了。

「我可以更強的,我本應該還能幫他的。可惜我卻先死了。」

三木深深的感覺到了,那個人死前有著巨大的遺憾。

「承受我主的力量吧,他的氣息將籠罩著你,那一刻,法則都無法抹殺你。

時間很短,你把握住。

讓我再看看,我主無敵之姿。」 「讓我再看看,我主無敵之姿。」

之後三木感覺到無盡的力量湧進了他的身體,可怕的力量,毀滅性的力量充斥著他。

「啊啊啊啊啊!」

三木仰天長嘯,他的身體不斷的噴出鮮血,身體都要被撕開了。

力量在瘋狂的延伸。

這時候三木的身外開始出現了一道虛影,虛影一出,天地震動。

「發生什麼事了?」騎龍而來的東震驚道。

她感受到令她心悸的氣息了。

東第一時間聯繫了行宮:「你們感受到了嗎?」

「何止是感受到了,我們都已經看到了,你自己看吧。」

東看到了張畫面,畫面中最顯眼的就是那道虛影,以及那把劍。

「屠天者?他不是死了嗎?不對,那把弒天劍被引動了?不可能啊,我們這根本沒有屠天者。」

「不知道怎麼回事,現在的問題是,他好像要揮劍了。東,給你個任務,擋下那一劍的餘波。」

東立即叫道:「你們怎麼不去?被弒天劍殺了,我能活過來嗎?你們這是讓我去送死。」

「話不能這麼說,我們都在忙,剛剛好你要過去,任務沒有輕重,只有順路。

再說這只是碎片,被砍死肯定能復活。

但是沒擋下來的話,世界都要被打穿了,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你的死是值得的。

加油,我們看好你,我們忙去了。」

霍少的心尖寵 東:「………」

她好想回去弄死這些人。

「東小姑娘,我們現在怎麼辦?」三葉問道:「你不會真打算是硬抗吧?」

東沒好氣道:「放心,你們會死在我前頭的。」

「我不要去,你放我回去。」

「對啊,會真的死的,我們還年輕。」

「我不去死也不去。」

小龍人人不動了,這是讓他飛過去送死。

「由不得你們。」 重生之萬能空間 東拉著這三個人就開始橫渡虛空。

她沒打算用漩渦術,用了那是急著送死。

而且也無法一步到位。

還不如憑實力橫渡。

******

「三木沒事吧?」琴姐問道。

高健搖頭:「不知道。」

「你賭的不會是這個吧?」黃時余問高健。

高健點頭:「是啊,但是,我也不知道會這麼誇張,總感覺我們也會死在這一劍之下,玩脫了。」

小雅爸爸道:「時余姑娘,能先送小雅媽媽跟小雅先走嗎?」

房東開口:「時余姑娘,把小雅一家都送走吧!」

小雅爸爸搖頭:「我的道還在三木身上,一旦離開會給三木帶來重創。會害死你們的。」

小雅媽媽撇嘴:「把小雅送走吧,我才不要獨自活下去。」

這時候小雅被小雅媽媽拿了出來,小雅從一開始就被放在小雅媽媽特殊的空間中。

或者說是體內。

小雅出來的時候還吃著果子,看到一群人都在,立刻就擦了擦嘴:「小雅就吃了一顆果子,沒多吃。」

小雅媽媽抱著小雅,然後在她臉上蹭了蹭,接著把小雅交給黃時余,你得照顧好我女兒。

「那個,還有燕子跟小雨,這兩個人留著沒用。」高健道。

咚!

高燕敲了敲高健的頭,等高健吃痛叫了一聲,她才道:「把小雨帶走就好,我要留下陪高健。」

「我不走,我要等小雪出來。」

高健氣急敗壞道:「你們都是智障嗎?」

「你說誰智障,你才智障,你全家智障。」小雨罵道。

高健,高燕:「……」

「好了,都別吵了,出來真是一件錯誤的事。」黃時余非常的委屈。

隨後她在每個人身上,留下了一道符文。

「黃泉轉生符,只要我們還能在黃泉報到,就還能活過來。

這是禁忌中的禁忌,一下子還用了這麼多。

我肯定要死的。

重生異世尋夫 我多不容易啊!」

黃時余瞄了一眼房東,她倒是希望房東能表示點什麼,可惜,什麼都沒有。

這時候小雨來到高燕面前,握著她的手,道:「嫂子,你別動哈,讓我認證下。」

然後小雨用頭輕輕觸碰高燕的手,接著一道微光籠罩了高燕,接下微光消失。

高燕不解的看向高健。

高健聳肩:「讓她告訴你吧,反正這功能我沒有。」

Prev Post
等存點錢再找。
Next Post
一道光盾出現,擋住了光柱的攻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