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光盾出現,擋住了光柱的攻擊。

砰!

光盾支離破碎,光柱能量也消耗殆盡,隨之潰散。

「好強大的光明神,竟然當初了少主這一招。」黑炎震驚光明神的強大,他曾經與武凌天交過手,知道這一招的恐怖,不僅僅可以將對手的攻擊反攻回去,還能將反攻的力量增強一倍,簡直就是變態的神通,若是對方的修為與之相當,就定然會敗,可光明神卻是正面接下了這一招,足以說明他的強大。

光明神手一伸,一把光劍出現在手中。

「看來你對規則的領悟已經達到了極高的境界,竟然能夠凝聚出規則之劍。」武凌天神色變得凝重起來,光明神手中的劍看似一道光,其實就是一把真實存在的劍,以規則凝聚而成的劍。

聖人掌控規則,可虛空造物。

「光明審判。」光明神淡笑一聲,一劍斬出,無數道光芒折射而出,凝聚成一道道,實質般的光劍朝武凌天攻去。

「萬劍朝宗。」

武凌天施展出誅天九劍中的一門聖術,誅天九劍有九招,每一招都是一門強大的攻伐聖術,萬劍朝宗是第三招,萬物皆可為劍的境界,武凌天體內的本命劍氣一直被他不斷蘊養,已經化為了一道混沌色的劍氣,武凌天吞噬的那些仙金之精,許多都融入了這道本命劍氣中。

武凌天所領悟的兩千多種法則都化為了劍,法則之劍,以法則之劍對抗規則之劍,這明顯是以卵擊石,可武凌天還是展開了攻伐,兩千多道法則之劍密密麻麻的攻向光明神。

法則之劍一觸碰到規則劍氣瞬間被崩滅。

兩人境界相當,可光明神領悟了一絲規則之力,武凌天動用的只是法則,吃了大虧。

紅鸞不滿道:「這根本就不公平,光明神是半聖,法則之中蘊含著一絲規則之力,少主的法則根本無法抵擋。」

武凌天嘴角卻是露出一抹笑意,體內的本命劍氣混元劍氣驟然衝出體外,將攻來的規則之劍崩滅,吞噬,混元劍氣發生蛻變,竟然也沾染了一絲規則的氣息。

光明神手中的規則之劍散去,沒有在行攻擊,道:「火神,名副其實。」

光明神這句話就代表著他已經承認了武凌天位列封神天驕的行列,算是屹立在了眾天驕的頂峰。(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此子已經成了氣候,以後想要對付他就難了,希望日神能夠早日與大日金蓮合二為一。」鈞天臉色有些難看,他本以為光明神能夠給武凌天找一些麻煩,可沒想到光明神也奈何不了他,經此一戰,反而鞏固了武凌天在神族的地位,想要再撼動就難了。

武凌天封神,聲勢在神族達到了巔峰。

「少主,這就是太陽本源。」赤雲將萬年大比魁首該得是至寶太陽本源交給了武凌天,武凌天當初參加萬年大比,有大部分原因是因為這道太陽本源,有這道太陽本源,可以將一個人的體質轉化為真正的太陽神體。

武凌天得了太陽本源就開始閉關修鍊,他如今已有三大神魄轉化為了先天神魄,如今有了太陽本源,他將有四大神魄轉化為先天神魄,底蘊大增。

他將太陽本源熔煉入了力魄中,力魄與肉身之力密切相關,掌控肉身對力量的把控。

這道太陽本源本是日族為日神準備的,可沒想到最終卻是為武凌天做了嫁衣裳,成全了武凌天。

力魄熔煉了太陽本源,化為了先天力之神魄,神魄化為先天,就已經相當於是一尊先天神靈了,可轉化卻是需要時間,即便是天沖神魄,靈慧神魄,氣之神魄三大魂魄熔煉了火之本源,風之本源和太陰本源,依舊沒有完全轉化為先天神魄,只轉化了不到十分之一。

不過有了根基,神魄轉化為先天神魄也不過是時間問題。

力魄化為先天神魄,武凌天的基礎力量達到了可怕的五億龍,單憑神力的力量,他就可以輕易鎮殺一尊七天境的強者,

在日族閉關了一段時間,武凌天與火族眾人就返回赤明天,火族已經得知了他們的九少主登上了神族少主之位,並且封了尊號,火神,所有人都出來迎接,即便是火族的一些證道秘境的神道強大都紛紛出關。

「參見火神少主。」火族眾人上前拜見。

「諸位無需多禮。」武凌天見到火族眾人拜見他,不由心生感慨,這一路走來,可謂是十分艱險,他一個人族竟然成為了神族少主,真是天道無常。

武凌天,黑袍,黑炎,紅鸞等參加萬年大比的人都進入了火族的寶庫中,可以尋找一件寶物帶走。

火族雖然有些衰敗,可億萬年的底蘊卻不是一般的種族能夠比擬的,整個寶庫就是一方小千世界。

「少主,寶庫中的寶物任您挑選。」赤雲對武凌天道。

這個權利,即便是赤雲這個火族族長都無法擁有,不要說是火族的寶庫,即便是其餘四族的寶庫武凌天都有資格隨意進出。

武凌天知道,神族還有一個寶庫,那是昊天神主遺留下來寶庫,是屬於下一任神族神主的,他如今雖然是神族少主了,可卻也沒有資格進入那個寶庫中,那個寶庫由五族的五位證道秘境的神道強者鎮守,除了神族神主,誰都無法進入,只有等到武凌天突破悟道秘境,正式繼位神族神主,方能進入。

能放入火族寶庫中的都是世間罕有的神物,任何一件放到外面都會引起聖道大能,甚至神道大能的搶奪。

「少主,聽聞火族寶庫中有一座葬兵神山,神山上埋葬著的兵器都是有名的聖器,神器,甚至有帝兵

,不如我們去看看,說不得能夠得到一柄神器的青睞。」紅鸞開口道。

一旁的靈煌不由調侃道:「紅鸞,不會是你自己想去吧!才將少主拉著。」

「哪有?」紅鸞被戳穿,臉色通紅。

武凌天點頭道:「好,我們就去這葬兵神山看看。」

「我就知道少主最好了。」紅鸞臉上露出笑意。

一行人來到了葬兵神山,葬兵神山,名副其實,神山上隱藏著諸多聞名已久的聖器,神器,至於帝兵,想來也是有的,畢竟火族出過的大帝不在少數,底蘊遠超人族那些太古級勢力。

葬兵神山上蘊含著強大的兵煞之氣,足以見得這裡面的兵器都是殺戮無數。

「走,上山。」武凌天率先踏入葬兵神山。

「少主,不可。」黑炎連忙阻止。

神山上突然有一道恐怖的殺戮之氣朝武凌天席捲而來,武凌天臉色一凝,這股殺戮之氣是兵器蘊含的殺戮之氣,極為純粹,可怕,因為兵器本就是殺戮之器。

「不動如山。」武凌天身軀巍然不動,如同一座屹立不倒的萬古神山,身上透露著一股頂天立地的無敵氣勢,任由殺戮之氣攻擊在身上。

不動如山堅持了不到一刻就被殺戮之氣攻破,殺戮之氣衝擊在武凌天身上,如同被凌遲一般,即便是半聖強者都難以破開的肉身被殺戮之氣攻破,身上的血肉被殺戮之氣吹散。

武凌天打出吞天劫,將殺戮之氣吞噬,盡數融入了殺戮神體分身中,殺戮神體分身吸收了這些殺戮之氣,體魄變得更加強大。

「少主,你怎麼樣?」紅鸞連忙上前,急切道。

武凌天擺手道:「師姐無須擔心,我無礙,是我大意了,沒想到這神山中的殺戮之氣竟然這般強大,連我的肉身都無法抵擋,普通修士一但踏入神山,必將灰飛煙滅。」

黑袍沉聲道:「葬兵神山上的每一件兵器都造成過無邊殺戮,這些殺戮之氣經過億萬年,千萬年的洗禮,變得更加強大,聖人都難以靠近,若是強行闖入,讓神器中的神祇蘇醒,聖人也要隕落與此。」

「想要得到神器認可,並不需要進入神山,只需以自身感應即可,若是神山上的兵器認可了你,自會飛出來。」

隨即,紅鸞,黑炎,靈煌等人就盤膝與葬兵神山之下,將自己的氣息釋放出去。

他們都是火族的絕世天驕,氣息強大,葬兵神山上一些強大聖器發出輕鳴,一條火龍從神山中飛出,紅鸞第一個睜開眼睛,臉上露出笑意,飛身而起,幻化出大手,一把抓住了火龍龍頭,火龍化為了一條火紅色的長鞭。

「火舞九天。」紅鸞嬌喝一聲,舞動手中長鞭,一擊擊出,一條火龍衝擊而出。

轟隆一聲!

遠處的一座靈山轟然炸開,火焰肆掠,焚燒百里。

武凌天也不由咂舌紅鸞手中長鞭的威能,這還是沒有煉化的情況下就有這般威能,若是煉化了,即便只能發揮出千分之一的威能,那也足以輕易殺死一尊九天境巔峰的強者了。

紅鸞跑到武凌天面前,炫耀道:「少主,此鞭叫炫龍鞭,可是聖王級別的聖器。」

「恭喜師姐了。」

武凌天笑道。

聖器也分四個等級,普通聖器,大聖器,聖王器,聖尊器,依靠的就是聖器中的聖靈的修為而定,神器也是如此。

突然,天空瞬間一暗,彷彿整個天地都陷入了黑暗中一般,無盡的黑暗屏蔽六識,讓人的生命在黑暗中消亡,強如武凌天,若非他的神魂,以及四大先天神魄蘊含先天神性,都將迷失在黑暗之中,其餘人就更不要說了,不過只有一人不受黑暗的影響,那就是黑炎,他走的就是黑暗之道。

天空瞬間恢復清明,被封閉了六識的幾人相繼恢復,而黑炎手中卻是多出了一物,是一塊黑布。

紅鸞一見到黑炎手中的黑布,就忍不住撲哧一笑,道:「師兄,你的兵器不會就是這塊黑布吧!」

「不如你再挑選一件兵器吧!」

紅鸞著實是看不上這塊黑布,也看不出其有何特別之處,不得不勸黑炎再挑一件。

黑袍是帝子,見多識廣,道:「紅鸞,你卻是不識貨,此物若是我沒有猜錯,它就是上古時期,威名遠播的暗黑神尊的遮天神幕,不過它卻是殘缺的,若是能夠找齊其餘的幾部分,或許能夠讓遮天神幕再現。」

紅鸞眼睛睜得大大的,一副十分吃驚的樣子,眼前這塊看似不起眼的黑布,竟然是神尊大能神器的一部分,即便是殘破的,也比她手中的聖器要強大無數倍。

武凌天道:「師兄與此物有緣,相信必能找齊其餘的幾部分。」

黑炎點頭道:「不錯,遮天神幕與我所悟的黑暗之道極為契合,就是它了。」

一道驚天劍氣從神山中衝天而起,飛流猛然睜開眼睛,一柄劍落入了他手中,一揮,一道驚天劍氣撕裂蒼穹。

「好劍。」飛流不由讚歎一聲。

飛流所得之劍乃是一柄聖尊級的聖器,叫裂天劍,還蘊含著一道極為強大的劍訣,裂天劍訣。

靈煌擁有大帝血脈,資質比之紅鸞,黑炎等人要高出一籌,修為距離半聖境也只有一步之遙。

一聲鳳鳴驚天地,一隻五彩鳳凰從神山中衝出,靈煌身影突然消失,瞬息間出現在五彩鳳凰的背上,五彩鳳凰化為了一柄五彩羽扇落入玉手之中,五彩羽扇一揮,五種恐怖的火焰射出,焚天滅地。

靈煌所得的乃是一件無上神器,鳳羽神扇,乃是用五彩鳳凰最珍貴的五根頸羽,加持五種天火煉製而成,威能逆天,即便是神道強者頃刻間化為飛灰。

紅鸞看得嫉妒不已,到頭來,她手中的火龍鞭竟然是等級最低的兵器,可憐巴巴的望向武凌天,道:「少主,我要一件神器,你得幫我。」

武凌天苦笑一聲,這個師姐還真是看得起他,神器,他如何幫她,他身上倒是有一件神器,黃金神盾,是黃金獅子一族的神器,不過這件神器卻不能輕易動用,不然被黃金獅子一族的人知道了,那可不得了。

可紅鸞對他極好,他又不忍心拒絕,點頭道:「師姐,我會送你一件神器的。」

「我就知道少主不會忘了我這個師姐的,師姐沒白疼你。」紅鸞展顏一笑,還得意的望了一眼靈煌,彷彿是在向她挑釁一般,靈煌冷哼一聲,撇過頭去不理會紅鸞。(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葬兵神山突然飛出兩件神器,一把如同鐮刀一般的彎刀,釋放出強烈的死亡氣息,還有一桿黑色的旗子,萬鬼咆哮,陰森恐怖。

「兩件神器。」紅鸞一臉的羨慕,嫉妒。

黑炎等人則是羨慕,黑袍的資質是除了武凌天外最強的,甚至還是神族候補少主,地位非黑炎,靈煌等人可比。

「死亡之鐮,萬鬼噬魂旗。」黑袍一眼就認出了這兩件無上神器,都是九天中流傳很久的強大神器,都很適合他。

兩件神器都認黑袍為主,黑袍一下子就得到了兩件神尊器,神尊器是僅次於准帝兵,帝兵的強大神器。

「少主,該你了,你一定不會比黑袍帝子差的。」紅鸞朝武凌天道。

武凌天的氣息直接覆蓋了整個葬兵神山。

突然,整個葬兵神山都震動起來。

「怎麼回事?」眾人都是一臉的驚異,這葬兵神山怎麼突然震動了起來,這可是從未發生過的事。

葬兵神山中的聖器,神器,就連殘缺的帝兵,都飛了出來,形成了一條兵器長河,朝武凌天衝來。

看到這一幕,黑袍等人瞬間痴獃,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太可怕了,葬兵神山中的兵器全部都要爭著認武凌天為主,黑袍頓時苦澀一笑,和武凌天比起來,他那兩件神器根本就算不了什麼。

武凌天也是有些意外,這是人品大爆發嗎?

葬兵神山中的兵器都打了起來,那些聖器直接被擊落,有的甚至直接被神器打碎,根本無法與神器爭鋒,遺留下來的都是無上神器,有數百件之多,足以見得火族的底蘊。

並不是每一位證道秘境的神道強者都能夠擁有一件神器,煉製神器的材料極為稀少,且神器煉製成功的機率也很小,每一件神器都是無價之寶。

眾多神器中,還有兩件准帝兵,分別是雷神錘,戮神劍,這兩件准帝兵都互不相讓,爭著要認主武凌天。

突然,葬兵神山裂開,一道恐怖的殺氣衝破天際,葬兵神山的無上偉力也無法將這股恐怖的殺氣壓制,一道白光撕開虛空,天地頓開,一把似刀非刀,似劍非劍的兵器懸浮在武凌天面前,雷神錘和戮神劍兩大准帝兵在它面前都安靜了下來,返回了葬兵神山,不敢在它面前放肆。

武凌天等人都十分驚異的望著這件怪異的兵器,殺氣驚人,就連兩件准帝兵都要避其鋒芒,武凌天十分好奇這件兵器是何兵器?並不是帝兵,卻是能讓兩件准帝兵都畏懼。

鎮守寶庫的火族大能趕至,目露驚色,「誅仙刃竟然出世了。」

「參見少主。」火族大能來到武凌天面前一禮。

這位火族大能是一位神尊境的絕世強者,可面對武凌天這位神族少主,依舊要行禮拜見。

武凌天點頭道:「此兵器叫誅仙刃,可有何來歷?」

火族大能解釋道:「少主有所不知,誅仙刃乃是遠古時期人族一位大凶的兵器,此人殺戮成魔,惹怒百族強者,遭受上百位神尊強者的圍攻,那是一場曠世之戰,人族大凶以誅仙刃之威斬殺了幾十位神尊強

者,最終隕落,此兵器因殺戮太重,化為了一件絕世兇器,雖然不是帝兵,卻是足以與帝兵爭鋒,十分可怕。」

「那位人族大凶隕落後,誅仙刃也消失不見,在上古時期又再次出現,掀起一場血雨腥風,陰差陽錯之下,誅仙刃被我火族一位大能所得,他認為誅仙刃不祥,殺戮太重,無人能夠掌控,就將其鎮壓在葬兵神山下,沒想到過了數百萬年,此兵器竟然破開了葬兵神山的鎮壓,認少主為主。」

火族大能勸諫道:「少主,誅仙刃殺戮太重,能控制他人心智,少主最好選擇其他神器。」

武凌天卻是不信這個邪,道:「兵器能控制人的心智,是因為人的心智不堅,兵器本就是為了殺戮而生,它既然因我而出世,那說明與我有緣,我也有信心能夠壓制它。」

武凌天手一伸,握住誅仙刃,在他握住誅仙刃的那一刻,瞬間感覺血脈相連,根本就不需要煉化,彷彿就能夠發揮出最大的威能。

「為什麼我感覺我已經將其完全祭煉了。」武凌天疑惑道。

火族大能解釋道:「少主,這就是誅仙刃的邪異之處,越強大的兵器,祭煉越難,想要發揮出兵器的全部威能,必須將其祭煉完全,而凡是被誅仙刃認主的人,都能夠發揮出其最大的威能,不過至於威能的強弱,全看主人殺戮多少,若是主人不殺人,誅仙刃的威能也就堪比一般的道器而已,殺戮越多,誅仙刃的威能越大。」

「遠古時期那位人族大凶用誅仙刃屠戮一方中千世界,殺戮萬億生靈,那時他才不過聖人境界,可卻能夠殺死證道秘境的真神強者,後來他屠戮一方大千世界,已經能夠和大帝爭鋒。」

聞言,紅鸞等人都震驚不已,望向武凌天手中的誅仙刃,這般誅仙刃太可怕了,殺戮越多威能越強,若是直接屠殺一方大千世界的生靈,那不是直接就可抗衡大帝了。

「火族既然得了誅仙刃,為何要將其封印,難道就沒人動邪念。」武凌天震驚誅仙刃的同時,也有遺憾,問道。

火族大能苦笑道:「誅仙刃看似是死物,卻是與活物一般無二,它是吸血的,若是主人得到它,不殺戮,就會被其反噬,火族曾經有一位絕世天驕將誅仙刃帶出了葬兵神山,可卻是給火族帶來了一場大劫,此人被誅仙刃迷惑心智,屠戮族人,至此之後,誅仙刃就成為了火族的禁忌。」

武凌天道:「看來這誅仙刃的確很邪異,不過遇到了我,那我就是它的主人,我將帶領它馳騁諸天,殺盡該殺之人,神擋殺神。」

一股恐怖的殺戮之氣從武凌天身上透露而出,這股殺氣自然是武凌天體內的殺戮神體分身釋放出來的。

誅仙刃認主的其實並非是他,而是他體內的殺戮神體。

隨後,紅鸞,黑袍,靈煌等人都離開了寶庫,只有武凌天和黑袍留下。

武凌天則是和黑袍分開,四處尋找自己需要的寶物。

「不知道這火族的寶庫中是否有本源。」武凌天擁有鴻蒙神殿,不缺寶物,兵器,他現在最需要的就是本源,他如今還有三大神魄沒有轉化先天,

只要三大神魄轉化先天,他體內的神力將進階不朽級別。

天地間何物不朽,那就是本源。

武凌天此時的神力已經達到了造化七階,距離八階也僅半步之遙。

「天罰神眼,開。」武凌天眉心裂開,一道無情,冷漠的眼眸顯露出來,洞徹大千,寶庫中的寶物在他面前,無所遁形。

Prev Post
「瞎,瞎子初?」小雨不可思議的叫道:「他,他在幹嘛?」
Next Post
「你是誰?」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