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董恆目光變得冷厲,也不去理會鍾四海的嘲諷。

默默取出空間戒指中的靈石爭取多恢復一些元力。

見董恆不說話,鍾四海反而更想說話了:「董恆,這可只是剛開始,你就要不行了嗎?」

「嗖~!」

一陣破空聲從左邊襲來,董恆一拳轟去,與那長達一百二十丈的陰風相撞。

「嘭!」

巨響聲中,陰風還是破碎了,但董恆卻也被震退數十丈,金色虛影都顫抖了一下。

「哈哈哈!董恆、本座看你這次還怎麼勝本座?」興奮自信之下,鍾四海又自稱本座起來。

忽然,一道金色氣運之力不知從哪來,直接衝進了董恆身體內。

董恆目光微動,這股氣運之力雖不多,卻也有著一龍之力左右。

現在還能增加大恆氣運之力!

心中快速思索一下,就猜到了大概,一絲淡淡的笑意出現在冕旒之後的臉上,隨即又恢復了冷厲。

白蛇進化 與此同時,蝕骨神風陣的陣盤核心之處,臉色猙獰興奮的鐘四海猛然愣了一下,因為他感覺體內的力量一下子就少了兩龍之力。

那是氣運之力的缺少,或者說是流失消散。

正準備催動陣法攻擊的他,都停了下來,心中疑惑,同時也有了絲絲不好的感覺。

「鍾掌門?」就在他一旁,幫忙催動陣法的雷家三兄弟老大有些疑惑叫道。

「嗯、沒什麼,以防萬一還是快點擊殺董恆再說。」鍾四海壓下心中不好的感覺,也沒有了繼續說話打擊董恆的心思。

雷家三兄弟心中忍不住有些冷笑,要不是鍾四海一開始要單獨與董恆交手,想試著親自報仇,而被董恆打傷,現在董恆恐怕已經死了。

當然,他們也不會直接說出來,他們的任務就是配合鍾四海對董恆出手。

點了點頭,四人就要全力催動陣法。

忽然,鍾四海只感覺體內氣運之力又減少了一些,

連忙忍住不去想那種可能性,元力催動到極限,又拿出了大把的靈石,催動著陣法。

陣法中,董恆只感覺又有一小股氣運之力衝進自己體內,他確定了心中猜想,外面戰局已經結束,大恆勝利了,正在攻城拔寨,收取天蓮門的城池。

還不等他多想,一股劇烈的危機感從後面襲來,顧不得去看,所有的手段爆發,全力一拳向後轟去。

「轟!!」

一聲比剛才大得多的轟鳴響起,董恆連同虛影宛若隕石般、向後撞去,而就在那虛影拳頭之前,一道長達兩百丈的陰風將它那恐怖的力量、都宣洩在虛影上。

董恆臉上出現蒼白又升起紅潮,雙眸中隱隱閃過瘋狂猙獰的凶戾之氣。

但陰風的力量實在太大,幾乎快到了第七境的力量。

一口逆血衝到口中,又硬生生被他毫無異樣的咽了下去,這樣一來,傷勢更加重了。

董恆似無所覺,將所有的傷勢全部壓在了體內,即使是死,他也絕不會將自己弱勢受傷一面任他人打量。

「嘭!」又是一聲巨響,陰風終究是無根之源,力量耗盡將董恆震飛了出去。

「嘩啦!」

冕旒輕輕搖動作響,遮住了他那冰冷帶著凶戾之氣的面容,卻遮不住他心中澎湃的殺意。

「嗖!」

輕輕的,又是一股巨大的危機感從身後,但董恆沒有回頭,甚至沒有出拳,連帝皇虛影都收了起來,微微閉上了雙眼。

鍾四海四人心中疑惑,但還是駕駛著兩百丈長的陰風轟向董恆。

一瞬間,陰風就來到了他身後。

千鈞一髮之際,陡然、一個淡淡的鼎形虛影從董恆體內擴散而出。

亂世梟妃:殺神王爺來撐腰 「嗡!」

整個陣法空間在其出現的一剎那、猛然晃蕩起來,似乎承受不住那個鼎形虛影一樣。

而陰風也轟了上去。

「咚~!」

一聲輕輕的悅耳響聲,陰風直接被一股偉力震碎,聲音傳盪,整個陣法空間晃蕩的更厲害了,道道空間裂痕密密麻麻的出現。

鍾四海四人心神震動,目呲欲裂,連忙拿出更多的靈石,全身元力拚了命的輸入陣盤之中,想要穩定陣法空間。

董恆整個身體上此時也開始出現淡淡的紅潮,而隨著鼎形虛影越發凝實,紅潮越加明顯,顯然他整個身體都承受著很大的壓力。

不過隨著鼎形虛影凝實,陣法空間就搖晃的越厲害,空間裂痕越多。

鼎形虛影凝實到了五分左右時。

「嘭!!!!」

整個陣法空間猛然爆炸開來,是整個陣法空間全部爆炸,空間坍塌,氣流亂串,所有的一切全部毀滅。

董恆不再繼續凝實鼎形虛影,就如此護住自己。

「啊!!」

幾道隱隱的慘叫聲響起,隨即就泯滅了。

外界,無數雙眼睛都緊緊盯著那直徑上千里的黑色光團,所有人都知道,天蓮門與大恆之爭就在那裡面結束。

而現在誰都不知道結果。

龍慶在原先大恆的軍營中,一邊處理事務,一邊壓下心中越來越深的擔憂。

他不知道董恆能不能勝,即使他從來看不出董恆的深淺,只感覺其深不可測,心中更莫名的對其感到超越理智的信任。

但知曉七級陣法威力的他,還是越來越擔心。

其實他有辦法破了那七級陣法,他也想出手,可又顧忌重重。

因為他清楚,一旦他出手,君臣相合的局面八成就會打破。

這還只是其一,其二、會引起更多人對大恆、以及對他的窺覬。

正是這兩種顧忌,加上對董恆莫名的信任,讓他一直下不了決定出手。

「嘭!」

陡然,正在他心中越來越擔憂之時,一聲巨響震天動地,龍慶心中一驚、隨即又好似想到了什麼,喜色出現,連忙到了大帳外。

向那上空的黑色光團看去,卻只見黑色光團已經轟然爆炸。

心中頓時狂喜,因為既然陣法爆炸,那麼就一定不是董恆敗了,而是鍾四海敗了。

能想到這一點的,自然不止是龍慶。

邪王溺寵之魔後站住 望著那爆炸的黑色光團,天蓮門眾人目光獃滯,他們知道,天蓮門、真的要亡了!

……………… 眾多圍觀之人、也都心生感嘆,存在數千年的天蓮門真的亡了!

當年那不過擁有三座神城之地的小小靈雲門,一轉眼就已經變為了如今威震一方、需要他們仰望的大恆王朝。

這該死的戀愛真上頭 帶著心中感慨,許多人離去,也有人沒走,不知在想些什麼。

大恆眾人自然心中狂喜。

大恆勝了!

經過十幾年的對峙,大恆終於正式擊敗天蓮門,成為了這方圓眾多實力新的霸主。

數息后,無數雙目光中,一道身影自那爆炸的虛空中走出。

一身王袍、頭戴平天冠,正是董恆。

此時他也已經收起了那鼎形虛影,毫無異樣的出現在所有人面前。

一眼掃過,威勢比之以往更甚,無一人敢膽與其對視。

腳步一邁,幾個眨眼來到了大恆軍營。

「參見王上!!」

所有大恆之人立刻轟然齊聲行禮,百分之九十多的人雙眼中都有著毫不掩飾的火熱光芒。

「免禮。」董恆如常地說道,就在龍慶的陪同下,進入了中央大帳。

快速了解了一下情況后,就開始處理起政務、安排接下來的事情。

兩個時辰后,董恆等人從軍營中搬到了就近的風信神城,以此為臨時王宮,處理完全佔領天蓮門境內的事。

一直到了夜晚。

董恆才安靜的開始療傷,還有突破。

在那蝕骨神風陣中,他就被陰風打傷,不過並不是太嚴重。

隨後就是為了取出那鼎形虛影之事、而再次受的傷。

那鼎形虛影毫無疑問,就是九鼎,也是他真正最大的底牌。

不過九鼎太過強大,並且早就與他的靈魂相連,平時存放在他的身體中還好,一旦想要取出來對敵,哪怕只是一隻鼎,他的身體靈魂也會承受不小的壓力。

所以他並沒有一下子就取出九鼎,而是逐漸將其凝實,以此減少對他身體靈魂的壓力傷害。

兩次受傷雖然並不是太嚴重,但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痊癒,運功恢復了一兩個時辰,他開始突破。

他的帝皇真意早已達到大圓滿極限之境,甚至可以說是達到了半步規則之境。

但想要跨過那個屏障,卻是非常之難。

難到董恆也沒把握什麼時候突破,所以此戰之前,他就打定了注意,要強勢的一舉覆滅天蓮門,攜國戰勝勢將帝皇真意蛻變成帝皇規則。

在蝕骨神風陣中,九鼎虛影破碎陣法空間,徹底打敗鍾四海后,他就能感覺到帝皇真意那原本堅不可摧的屏障、瞬間變得鬆動了不止十倍。

能忍著先處理政務,一直到現在才準備突破,也是他心性堅定的驚人。

不知過了多久,董恆靈魂中、那彷彿是一團繭的帝皇真意表面,出現了一絲裂痕,然後是第二絲裂痕,第三絲裂痕·········

「咔嚓!」

一聲破碎聲在靈魂深處響起,那團繭完全的破碎了,一股全新的力量氣息散發出來,一道只有一寸高的金色虛影出現在原地,面貌正是董恆自己。

睜開眼,感受著那金色虛影的恐怖威力,董恆再一次感受到了第六境與第七境的差距。

單單是這隻領悟到一分的帝皇規則,就比先前半步帝皇規則強大了五倍左右。

如此,第六境又如何與第七境相比?

沒錯,他已經突破成功,就這麼無聲無息間,將帝皇真意蛻變成了真正的帝皇規則。

如果傳出去,定會引起一陣風暴。

但董恆此時心裡的確沒有一點的高興之意,窺一斑而見全豹,第六境與第七境的差距還是超過了他的想象。

而現在暗中還不知有多少第七境強者在盯著他,他又怎能高興起來?

雖然有那所謂的絕世強者震懾著四方,但他最忌憚的卻正是那所謂的絕世強者。

壓下心中的擔憂,他很早以前就清楚,擔憂沒有用,有用的是解決辦法。

還好的是,如今帝皇真意變成了帝皇規則,也算有一樣進入了第七境的領域,大幅度增強了他的實力。

待到帝皇規則領悟加深,自身力量增強,大恆實力增強,那艱難異常的力之真意領悟加深,他未必沒有可能以第六境對抗第七境。

默默思索了一會,他起身走出了房間,外面是鄭和以及天衛軍在護衛,隨著他突破,時間也過去了兩天。

與此同時,在他突破的這兩天里,大恆覆滅天蓮門之事,已經引起了一番新的轟動。

尤其是那天一戰中,天蓮門邀請了這麼多強大散修,甚至出動了七級陣法,卻都還是敗了。

這無疑極大增強了大恆的威名。

周圍勢力無不忌憚非常,更遠的勢力,也越發看重大恆,要不是有十年前那一名名第七境強者被警告的事在。

早就不知有多少勢力和人、盯上甚至來到大恆了!

畢竟大恆崛起的實在太快,包括董恆、李元霸等人又太過驚艷,沒法不讓人不行動。

外界引起陣陣風暴,大恆境內的風暴也並不小。

首先便是絕大部分子民高興,民心穩定了許多,一些弊端矛盾也在如此大勝之下,被淹沒了。

同時,這兩天來,岳飛等人已經收取了天蓮門所有的城池,包括這片大地上的豪門世家、各方勢力,都開始了行動,要與大恆朝廷、最好是高層建立聯繫。

可以說如今擁有一百零五座神城的大恆王朝境內,真的是熱鬧非凡。

……

董恆出關,便立刻開始處理各種政務,直到第二天,他召見了龍慶、岳飛等人。

「臣參見王上。」

眾人行禮,感受著董恆身上更為沉重、威嚴的帝皇氣息后,心中微凜,隱隱間明白了,自家王上、應該是更強大了!

Prev Post
秋詞認了錯,穆芊顏這才把目光放在瑤氏身上,「姨娘掌家,可自己院子里的奴婢卻如此不懂規矩,好在這裡沒有外人,若是叫外人聽見,我侯府的奴婢喚一個侍妾做夫人,豈不要讓人笑話我們侯府之人太沒規矩嗎?」
Next Post
「極九之體果然恐怖,但在牧均面前,什麼樣的力量又足以逞凶?」冷然一喝,牧均周身浮現氤氳道韻,一股莫大的威壓剎那籠罩了整個玉京,數百萬人為之顫抖。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