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的臉色明顯有些不太好,洛天嘴角含笑的看著兩人,雖然兩人現在換上了身乾淨的衣服,但是洛天也能夠想像的到,兩人被傳送進糞坑之中的感覺,同時心中暗自慶幸,自己還是比較幸運。

「嗎的,萬凌空那個王八蛋,千萬別讓我再遇到他!」徐離子益和貂得助兩人咬牙切齒,雖然洗乾淨了,但是還是感覺身上有股異樣的氣息。

「好了,你們兩個比他們強多了,現在根本聯繫不上其他人,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樣了!」洛天臉上帶著嘆息,沖著兩人開口。

「嗚……」三頭犬皺了皺鼻子,顯然嗅覺過人的他,依然在兩人身上感覺到了陣陣的味道。

「嗎的,這狗鼻子,比狗子的鼻子還靈!」看著三頭犬那嫌棄的表情,徐離子益忍不住輕罵了一聲。

「洛天……」就在貂得助準備回擊之時,一聲霸道的聲音響起,金色的華光,出現在了洛天幾人的視線當中。

「嗡……」不過還不等貂得助和徐離子益反應過來,一根金色的長棍,便是震斷了星空,朝著洛天狠狠的砸了過去。 第一千六百二十四章切磋

看著那金色的棍影,洛天臉上露出一絲凝重,眼中也是升起了陣陣的華光,自己剛剛晉級到准紀元之主,能夠抗衡自己的人極少,眼下這一棍的威勢,讓洛天有些手癢起來,迫切的想要知道,現在的自己到底有多強。

想到這,洛天渾身戰意升騰,金色的華光,在洛天身上散發而出,一步邁出,瞬間出現在了那棍影的跟前,金色的符文化成一條條長龍,覆蓋在洛天的手臂之上,沒有絲毫懼色,朝著那金色的長棍轟了過去。

「轟隆隆……」轟鳴之聲頓時在血色的星空之下震蕩起來,無形的氣浪,從洛天的身上散發而出,吹盪在徐離子益和貂得助兩人的身上。

「我草……」兩人被那股氣浪震飛出去,頓時忍不住大罵了一聲,准紀元之主間的碰撞波動讓兩人有些受不了。

「吼……」看到洛天遭受到了攻擊,三頭犬頓時仰天大吼起來,黑色的身軀轟然暴漲,化成了幾十丈大小,六道寒芒從三頭犬的六隻雙眼之中爆發,三顆龐大的頭顱彷彿在醞釀著毀天滅地的攻勢。

「小黑,自己人!」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輕輕的拍了拍三頭犬的身軀,沖著三頭犬開口。

「小黑……」聽到洛天給三頭犬起的名字,貂得助和徐離子益兩人嘴角一抽,堂堂准紀元之主級別的凶獸,而且還是幼年,未來的前途有不可限量,甚至都有可能超越洛天的存在,竟然被洛天起成了跟一個土狗差不多的名字。

「洛天,你們這麼長時間都去哪了?也不聯繫我?」洛天的話音落下,三道身影從星空之下出現,為首的正是妖晨。

「洛天?」而妖晨身後的兩道身影,看見洛天之後,臉色也是微微一變,隨後露出一絲喜色。

「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兩位是我在修羅域遇到的朋友,他叫修,他叫天羅,修羅域大名鼎鼎的修羅就是他們兩人!」妖晨雙眼金光閃動,對著洛天指了指身旁的兩人。

「好久不見啊!」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看著修那依然冰冷無比的面容,還有天羅那玩世不恭的神色,顯得異常的親切。

當初,兩人結伴來到了修羅域,洛天便是一直再也沒有同兩人聯繫過,只在太古王族入侵的時候匆匆見了一面。

「你們認識?」聽到洛天跟兩人打招呼,妖晨的臉色頓時疑惑起來,目光看向洛天。

「哈哈,猴哥,豈止是認識,我們認識的時候,你還在睡覺呢!」貂得助,徐離子益兩人飛身上前,同修和天羅兩人捶了下胸口,目光之中帶著笑意。

「修,還是這副冰塊臉,真是一點都沒變啊!你就不能笑一下么?」徐離子益看著修那冰冷的臉龐,頓時開起玩笑來。

聽到徐離子益的話,修裂開了嘴,對著徐離子益笑了笑,不過卻是讓眾人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哥,你還是別笑了,太嚇人了!」徐離子益看著修的笑容,再次開口。

「原來他們也是你們四聖星域的啊!」妖晨臉上頓時一亮,目光看向洛天幾人。

四聖星域,妖晨沒有去過,不過從洛天身邊這些人來看,一個個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幾人讓妖晨心中升起了強烈的好奇,想要看看四聖星域到底是什麼模樣,竟然誕生出了這麼多的天驕。

「你們怎麼會碰見的?」隨後貂得助便是沖著同鄭欣一樣話嘮的天羅開口。

「別說了,我們兩個一直在修羅域中,創建了一個宗門,同樣也是個殺手組織,接了一個刺殺猴哥的任務,然後我們兩個就去刺殺猴哥,結果不打不相識,最後就成了朋友。」

「你們怎麼到了修羅域也不告訴我們一聲,我們好招待你一下啊!」天羅不斷的開口,顯然遇到熟人崩不住的毛病又范了。

「我們是要進入白骨森林,不想讓你們跟著犯險!」洛天臉上帶著笑意看向妖晨。

「猴哥晉級准紀元之主了?」洛天臉上帶著笑意,心中則是感嘆,自己在白骨森林中,九死一生,這才進入到准紀元之主,而妖晨生活在修羅域,同等的時間,也是同樣晉級到了紀元之主,修鍊上竟然一點都沒落下,不得不讓洛天感嘆紀元之主親子的天賦和修鍊速度的確恐怖。

「我能晉級到紀元之主,還是拖了他們兩個的福啊,我之前在這修羅域中不斷的大戰,就感覺自己離突破准紀元之主不遠了,不過卻是缺少了一絲契機,這兩個傢伙就送上門來了,在生死大戰面前我突破了!」妖晨臉上帶著一絲笑意,沖著洛天兩人開口。

「然後他進入到了准紀元之主之後,我們兩個就悲催了,被他虐了一遍又一遍,最後被他追殺了一個月!」天羅臉上帶著苦澀。

就連修的臉色也是難看起來,想著當初那一個月的經歷,渾身便是一抖,那絕對是他最黑暗的一個月。

「一個月啊,他也不殺我們,每次都把我們揍的半死,然後讓我們休養好,之後再揍……」天羅差點都哭出來了。

「我這也是為你們好啊,怪我嘍……」妖晨臉上帶著無所謂,抱起了雙手,放在了腦後。

「幸好,你給他傳音了,要不是你們給他傳音,我們兩個現在還在經受著折磨呢!」天羅臉上帶著感激之色,看向洛天。

聽到天羅的話,徐離子益和貂得助抿嘴笑了起來,尤其是貂得助,當初在妖域,他遭的罪不比天羅和修兩人少多少。

「小貂,來來來,我看你身上的氣息有些圓滿了,看樣子距離准紀元之主不遠了,我來陪你走幾招,讓你找到突破的契機!」妖晨活動活動了筋骨,目光看向貂得助。

「嘿嘿……」徐離子益臉上帶著慶幸之色,看向貂得助。

「你別笑,還有你,小子,你也一起來吧,我讓你們一隻手!」不等徐離子益的話音落下,妖晨的聲音便是再次響起,讓徐離子益的臉有些垮了下來。

「猴哥,咱倆不太熟啊,你別拉上我,這樣不好吧!」徐離子益臉上帶著一絲難看沖著妖晨開口。

「對啊,猴哥,你跟洛天現在都是准紀元之主了,不如你們兩個切磋切磋啊!」貂得助臉上泛著神光,目光看向了洛天。

貂得助的話很是成功,直接將妖晨的注意力轉移到了洛天的身上,讓妖晨的眼中露出陣陣的神光。

「洛天,我們兩個打一次,自從認識你,就沒同你打過!」妖晨臉上帶著戰意,目光看向洛天。

「求之不得啊!」洛天身上同樣戰意升騰,身上的氣勢滔天而起,目光湛湛的看向妖晨。

兩人都是剛剛進入准紀元之主,需要大戰來磨礪己身讓自己的修為鞏固一翻。

「你們散開吧!」妖晨沖著幾人開口,他和洛天之間的戰鬥,不是他們能夠承受的了的,若是被傷了,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妖晨的話音落下,金色的長棍便是從妖晨手中輪動而出,金色的長棍,彷彿能夠鎮壓天地一般,帶著沉重的氣息,朝著洛天震壓而來。

洛天不想用天到雷霆劍,畢竟若是用紀元之寶,那麼就沒有什麼切磋的必要了,不過對於妖晨的攻勢,洛天也是不敢怠慢,如今的洛天,自己的肉身便是最好的武器,渾身金光閃動,無雙的肉身氣血轟鳴,輪拳便是同金色的棍影碰撞在了一起。

「咔嚓……」轟鳴之聲震天,金色的雷霆在兩人的碰撞之下升起,朝著四周激蕩開來。

兩人身形倒轉,大片的星空在兩人碰撞之下轟然炸裂,裂痕遍布了整個星空。

氣浪翻騰,吹盪在貂得助幾人的衣襟之上,幾人的臉色頓時有些變化起來,之前洛天和妖晨兩人的碰撞,同樣強大,但是也是小打小鬧而已,眼下兩人有些認真起來,那股波動,更加恐怖。

「這兩人在准紀元之主中,都是頂尖,此次對抗,誰勝,想必誰的證道之路,便會更好走一點吧!」幾人低聲議論著,看著再次朝著對方衝去的洛天和妖晨。

穿書之春風滿地 「再來,好久沒有這麼暢快了!」妖晨臉上帶著大笑,此時的他,如同身披金甲的戰神一般,手中金色的長棍不斷舞動,砸穿星空,不斷的朝著洛天落下,招式簡單而又單一。

農門醫香 但是就是這簡單的攻勢,在洛天的眼中,卻是蘊含著各種變化,神則在金色的長棍上流轉著,彷彿妖晨的第三隻手一般,讓洛天琢磨不透路線。

「猴哥,我要開始認真了!」 守心憶 洛天雙眼紫意閃動,看著那不斷的落下的棍影,洛天一拳一拳轟出。

「嗡……」一道道金色的拳影出現在洛天的身前,不斷斷的同那金色的棍影碰撞在一起。

「哈哈……」妖晨長笑金色的身軀轟然暴漲,化成了千丈之高,站在星空之下,手中的長棍也是暴漲起來,朝著洛天砸了下去。

「法相天地!」洛天沒有絲毫的畏懼,雙手掐訣,身軀同樣暴漲,兩人彷彿支撐著星空的巨人一般,整個星空都要在兩人的面前顫抖。 第一千六百二十五章離去

轟鳴之聲震天,修羅域通往神魔域的入口,強大的轟鳴之聲,不斷的傳出,通過兩域的入口傳進修羅域和神魔域之中。

准紀元之主的戰鬥的波動,足以用毀天滅地來形容,尤其是洛天和妖晨兩人,雖然是切磋,兩人戰鬥的餘波,依然讓觀戰的貂得助,還有修幾人臉上露出震撼之色。

「我的天,這兩個王八蛋到底是吃什麼長大的?怎麼可以這麼變態!」貂得助幾人臉上帶著一絲顫抖,看著不斷對抗在一起的兩個龐大的身軀,還有那一片狼藉的星空。

「是誰在戰鬥,怎麼會有這麼恐怖的波動,難道是太古王族的准王大能出來了不成!」神魔域和修羅域兩域的人們震動起來,臉上帶著驚恐,目光看向修羅域入口的方向。

不過也有一些膽大之人,朝著洛天和妖晨兩人戰鬥的方向飛去,想要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轟……轟……轟……」星空不斷的炸裂,洛天和妖晨兩人龐大的身軀不斷的碰撞在一起。

「不愧是斗戰聖猿,進入到准紀元之主的境界,竟然這麼變態竟然能夠跟我硬拼肉身而不落絲毫下風!」洛天心驚無比,看著越戰氣勢越強的妖晨,雙眼之中寫滿了震撼。

妖晨同樣也是震撼洛天的強大,他的肉身,他是清楚的,身為斗戰聖猿,幾乎是整個九域唯一的一個斗戰聖猿,血脈之力自然強大,而且父親還是紀元之主,整個九域能夠與他抗衡的人極少。

「不愧是人類的輪迴體,果然逆天無比!」不過妖晨心中更加多的是暢快,天生喜歡戰鬥的他,一路成長遇到的對手不少,唯一一次最讓他暢快的便是上一次與陳戰鏢的戰鬥,而晉級到准紀元之主,這一次,比起陳戰鏢那一次,更加讓妖晨暢快無比。

「爽……」妖晨只是說了一個字,隨後便是彷彿全身心融入到了戰鬥之中一般,一道道棍影,更加滔天,讓洛天都是感覺到應對起來有些困難。

洛天同樣也是暢快無比,自己的對手,從來也沒有像妖晨這樣,要不就是自己碾壓別人,要不就是被別人碾壓,從來沒有遇到過旗鼓相當的對手。

兩人不斷的碰撞著,隨著時間的推移,兩人的身軀之上,都是產生了一些傷勢,不過這並不影響兩人的戰力。

「在那裡,在修羅域中!」就在兩人不斷的抗衡之時,陣陣的喧嘩之聲不斷的響起,讓洛天和妖晨兩人很有默契的停下了身軀,彼此對視起來。

「蠻神一怒踏九天!」無上的氣息在洛天那龐大的身軀之上散發而出,金色的符文在金色的大腿之上流轉,金的色的大腳轟然墜落,朝著妖晨鎮壓而去。

妖晨瞬間便是明白了洛天的意思,洛天施展蠻七踏,便不想要繼續浪費時間了,若是一直像剛才那麼戰鬥下去,兩人縱然打上個三天三夜也不會分出什麼勝負出來。

就在妖晨思索間,洛天金色的大腳已經到了妖晨的身前,強大的氣息,從那金色的大腳之上傳出,讓妖晨的臉色瞬間變的凝重起來。

「棍掃天下!」妖晨雙手握棍,整個人開始晃動起來,在貂得助幾人看來,彷彿妖晨不斷的旋轉著一般,捲動起一股恐怖的風暴,捲動著星空,同洛天踏出的第一踏碰撞在了一起。

轟鳴之聲不斷的響起,轉眼之間,洛天邁出的大腳,便是同妖晨舞動出的風暴碰撞在了一起,金色的大腳被金色的風暴,不斷的磨滅著。

「蠻神再踏碎星辰!」洛天看著那被磨滅的大腳,沒有絲毫的意外,第二步瞬間踏出,再次朝著妖晨鎮壓而去。

「轟隆隆……」妖晨的眼中爆發出陣陣的華光,一條金色的符文長龍,瞬間從妖晨的手中迸發而出而覆蓋在金色的長棍之上,無上的氣息同樣從長棍之上散發而出,被妖晨祭了起來,縱然是妖晨都感覺有些吃力。

「妖晨那棍子到底是什麼東西,我怎麼感覺直接就能將我砸死呢!」徐離子益眼中帶著驚恐,看向妖晨咬牙輪動起來的長棍,失聲開口。

「那是妖皇天大人留給妖晨的東西,從猴子的童年開始,便是一直伴隨著猴子,想必不是凡物!」貂得助輕聲開口,顯然知道一些關於妖晨的事情。

「嘭……」就在幾人議論間,洛天和妖晨兩人的攻勢再次碰撞在了一起,這一次兩人的身形不斷的倒退,龐大的身軀撞塌了星空,大片的灰色的亂流從虛空之中衝擊而下,席捲在兩人的身軀之上。

「再來!」兩人在停下身軀之後,幾乎同時開口,再次開始醞釀起強大的攻勢來。

「第三踏……第四踏……第五踏……」洛天不斷的邁出,每邁出一步,氣勢便是疊加一倍,當洛天的第五步落下之時,洛天整個人身上的氣息,都是讓貂得助幾人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

而妖晨同樣如此,金色的長棍不斷的輪動而出,同洛天的大腳碰撞在一起,每一次都是能夠將洛天的攻勢抗下。

不過,兩人雖然都是抵擋住了對方的攻擊,但是卻也是被戰鬥的餘波,傷到了不少,絲絲的鮮血不斷的從兩人身上散發而出。

「蠻神六踏動乾坤!」洛天渾身氣血升騰,整個人彷彿都是狂暴了一般,蠻七踏的第六踏驟然施展,朝著站在那裡大口喘息的對妖晨踏了下去。

「吼……」妖晨看著洛天邁出的大腳,雙眼爆發出滔天戰意,雖然洛天邁出的第六步,給他的壓力極大,但是妖晨是誰,自從出生開始面對戰鬥,從來都沒有退縮過,縱然面對比起自己強大的對手來,妖晨都從來沒有退縮過。

金色的長棍,散發出恐怖的壓力,沉重的氣息滔天而起,縱然是紀元巔峰的大能,在這一棍下都彷彿能被活活的震死。

「棍斷黃泉!」妖晨龐大的身軀抓起那沉重無比的長棍,雙臂之上青筋爆起,輪動起長棍,朝著洛天邁出的第六踏,轟然掃去。

「嗡……」下一刻,貂得助幾人便是感覺耳朵之中發出陣陣的嗡鳴之聲,便是失去了聽覺,目光看向兩人的武技碰撞在了一起,毀天滅地的波動,席捲在兩人的身軀之上。

氣海衝天,無形的氣浪,在兩人的碰撞之下,再次席捲而出,朝著四周不斷的擴散而去。

「我草……」正在不斷的朝著兩人戰場兩域的人們,頓時被這股氣浪吹飛了回去。

「是誰!」神魔域,孫勝天,孫飛文,南宮御清,修羅域修羅城中的閆修羅兩父子,臉色都是變化起來,紛紛走出了聖地,朝著洛天兩人戰鬥的放行沖了過來,這樣的波動,足以引起他們的重視,因為他們在這股波動之下,感覺到了強大的危機。

「難道真的是太古王族的准王強者來了不成?」眾人心中疑惑無比,眼中則是露出凝重之色。

神魔域中,一個身穿火紅色長袍的身影眼中露出感興趣的神色,短髮齊肩,肩膀上扛著一把跟身軀不成正比的巨劍,若不是仔細看去,絕對以為這個人是一個男子,但是從身材上來看,這是一個女人。

「修羅域的入口么?看這波動應該能有點意思吧!」清脆的聲音在女子的口中傳出,隨後身形便是化成了一道火紅色的光芒,朝著修羅域的入口飛了過去。

「再來!」妖晨仰天長吼,站在不斷翻騰的氣浪之中,心中的戰意徹底被洛天點燃起來,身形閃動,再次朝著洛天沖了過去。

「不打了!」洛天感覺到幾股強大的波動,不斷的朝著他們的方向沖了過來,便知道他和妖晨兩人的切磋一定是引起了兩域聖地關注。

「走了!」洛天不想太耽誤時間,知道妖晨又進入狀態了,若是再繼續下去,就不是切磋,而是血拚了。

強大的神魂之力,帶著洛天的聲音,在妖晨的腦海之中響起,讓妖晨的身軀微微一震。

「走……」在洛天的聲音在妖晨的腦海升起之際,妖晨的身軀便是停止了下來,眼中恢復了一絲清明之色,同樣也是感覺到了有幾股強大的波動朝著他們這個方向飛來,他和洛天兩人的狀態不太好,雖然不懼任何人,但是還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嗡……」洛天和妖晨兩人動身,直接帶著貂得助,徐離子益幾人消失在了不斷癒合的星空之下。

就在洛天幾人剛剛消失,眾人一道道身影便是出現在了幾人剛剛所在的位置。

「是誰?」閆修羅和閆洪濤兩人臉上帶著凝重,目光看向那炸裂開的星空,眉頭緊緊的皺著。

「閆修羅,是誰在你們修羅域這裡大戰!」閆修羅和閆洪濤兩人剛剛出現,孫勝天和孫飛文兩人便是出現在了兩人的對面。

「哼……」閆洪濤冷哼了一聲,對於神族閆洪濤沒一直都沒什麼好感,當初在什麼域,他被追殺的上天無路,下地無門,差點死在了神魔域,這麼多過去了,他一直還記得當初的梁子。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被耍了

「孫勝天,你來我們修羅域幹什麼?」閆修羅目光看向孫勝天,對於孫勝天,閆修羅也沒什麼好感。

「沒什麼,這麼大的動靜,我們就是過來看看!」孫勝天自從兒子孫滅辰失蹤之後,整個人都是顯的閣外蒼老,但是身上的氣勢卻是強大無比,目光看向閆修羅父子兩人。

「怎麼的?還想同我們動手?」閆修羅臉上露出不屑之色,如今的神族早已經不是當年的神族,威望實力上都是大不如前。

「沒必要,太古王族才是我們真正的敵人!」孫勝天搖了搖頭,沒有了當初的鋒芒,整個人內斂了許多。

「我們走!」孫勝天見到沒有什麼發現,便是沖著孫飛文開口,兩人說完,便是朝著神魔域飛去,而閆修羅和閆洪濤兩人也並沒有阻攔。

「原來,是神王和修羅域!」不過,就在孫勝天和孫飛文兩人剛剛離開,便是被前來看熱鬧的人,看見了正著,眼中露出恭敬之色。

「我就說嘛,還能是誰能夠弄出這麼大的動靜,原來是神王大人!」人們議論紛紛,臉上帶著恭敬之色,看著孫勝天和孫飛文兩人離去。

「不過,他們為什麼要在這裡戰鬥,難道是兩個聖地又要打起來了不成?」隨後人們便是想到了一結果,目光之中帶著擔憂之色。

「這波動,不是我們弄出來的!」閆修羅開口目光看向圍觀的眾人,隨後便是沒有理會眾人的驚訝,同閆洪濤一起,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當中。

「那是誰?」不過,就在閆修羅和閆洪濤兩人剛剛離去之際,一個火紅色的身影頓時出現在了修羅域的入口,紅色的光芒,直接攔住了閆修羅父子兩人的去路。

「你是誰?」閆修羅父子兩人瞬間停下了身軀,目光看向眼前的這個假小子一般的女子,若不是對方有的地方有著女子的特徵,根本就看不出來是個女子,不過,閆修羅和閆洪濤的目光之中卻帶著凝重。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們是誰就行了,你叫閆洪濤對嗎?」短髮齊肩的女子,肩扛著巨劍,目光之中帶著挑釁之色看向閆洪濤。

「你為何攔住我們!」閆洪濤的雙眼仔細的打量了一翻女子,隨後雙眼之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你是孟雪!」閆洪濤失聲開口,修羅域的情報網,強大無比,閆洪濤仔細的回想了一下,便是知道了對方是誰。

「火域曾經的紀元之主的親子,孟雪?」閆修羅的臉色也是微微一變,目光看向孟雪。

「不愧是修羅域,那個叫洛天的在修羅域吧?」孟雪臉上帶著一絲笑意,目光在閆修羅父子兩人身上打量了一翻。

「你要找洛天幹什麼?」閆洪濤臉上帶著疑惑,眼下他們與洛天交好,而且他也不知道洛天等人已經從百骨森林之中走出來的事情,因此閆洪濤在不知道對方是什麼目的前,是不會說出洛天的下落的。

Prev Post
雖然這道混沌之力很是微弱,但是慕容誠知道,有了這一絲混沌之力,張道天日後的修行便可一日千里,以張道天的資質,完全有機會成為界尊境的強者。
Next Post
」你是說你死過,並且在死的時候見到過死亡之神?「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