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她直接端起了茶杯,笑盈盈的開口道:「那徒兒拜見師父!」

「起來吧。」

敬如雲接過茶杯清抿了一口,才轉眸看向旁邊的夜蕭炎:「說起來,我能有這麼一個好徒弟,要多謝攝政王你辦這次選拔了,要不然,我怎麼可能找到這麼一個聰明伶俐的丫頭?」

「……」

夜蕭炎轉眸看向敬如雲,臉上的表情仿若凝結成冰:「話不應該這樣說,應該是本王謝謝你才對,畢竟顏芷月是本王的王妃,你能教她是本王的福氣。」

「……」

顏芷月看著二人一來一回,竟有些無語。

為什麼,她感覺這二人好像說話的時候,帶著一點火藥的味道?

這時,敬如雲不再理會夜蕭炎,轉眸看向顏芷月:「為師就你這麼一個徒弟,所以……」說著,他從懷中拿出了一個小盒子,盒子是竹子做的,外表看起來分外樸素:「這個小東西送給你,作為見面禮。」

「多謝師父。」

顏芷月微微一笑,表情可謂是控制的極其好。

只是,待她打開盒子之後,卻是不由好奇:「這是什麼?」說著她便要拿出來。

可動作剛進行到了一半,夜蕭炎卻猛然將她的手按住,接著又快速將盒子蓋上並冷哼了一聲:「敬醫尊,你說拿小東西,竟然真的拿小東西?像這種東西我攝政王府有很多!」說著,他便看向顏芷月:「東西還他,本王稍後送你更好的。」

「……」

顏芷月一愣。

她看著夜蕭炎的表情,有些許的莫名其妙:「你搞什麼?」

「本王說了,不許要這破爛東西!」

「我師父送我的,憑什麼聽你的?」

「本王的話就是命令!」

「夜蕭炎,你不會忘記了吧?我可不是你的下屬!」

「……」

二人面面相視,完全有種各不相讓的感覺。

在場的大臣完全沒想到,王妃娘娘竟敢抵抗攝政王?

相信如果換做任何一個人,敢和攝政王這麼說話的話,怕是現在都變成一具屍體了吧?

通過這件事,一眾人更是確信了,攝政王和王妃娘娘的感情,真的是太好了!

於是,這般爭吵自動被所有人歸類為了:打情罵俏!

「……」

敬如雲淡淡的看著二人,身上的氣場卻始終不沾染半點塵埃。

不過,流轉的眸子卻是閃過了一抹若有似無的玩味,卻是片刻便恢復如常:「攝政王,如雲知道你家什麼都有,只是我送給我徒弟一個小東西,這你也要干涉么?」

「當然!」

夜蕭炎眯了眯眸子,帶著一股毋庸置疑的堅定。

不過,縱然他再怎麼霸氣,也抵不過拆台的,比如顏芷月!

顏芷月哼了一聲,直接搶過了盒子並揣入了懷中:「多謝師父,芷月收下這東西了。」

「好。」

敬如雲微微一笑。

但是,夜蕭炎卻站到了顏芷月的面前,完全以一種王者的姿態看向敬如雲! 夜蕭炎身上的氣場簡直如同一個護犢的野獸!

那股強烈的戾氣使得周遭都變得極其壓抑了起來,一些人更是忍不住後退,聲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會被牽連進去……

顏芷月看著夜蕭炎的模樣,亦是眉梢微挑:「攝政王大人,您既然覺得我師父的不值錢,不如現在兌現你的承諾?」

「……」

夜蕭炎還未說話,顏芷月繼續道:「當初攝政王大人說了嘛,醫師考核的第一名給予羽林軍的重要職位就不說了,還有一座府邸,然後還能向攝政王提一個要求,對吧?」

「對。」

敬如雲點了點頭,完全是一副看熱鬧不顯事大的態度:「這個我可以作證。」

聽到這話,顏芷月自是笑容滿面:「有師父作證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說著,她微微昂首看向夜蕭炎,眼中滿是玩味兒:「職位就算了,要是能給我一個府邸的話,我倒是很樂意的!」

能給她一個府邸,她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搬出攝政王府!

別的不說,自己做什麼都能變得更加方便點,而且還少了夜蕭炎這個隨時可能撲過來的無恥之徒,這絕對是一件極其美好的事情。

主要是現在還有敬如雲和百官在,這種情況下,夜蕭炎應該沒辦法抵賴吧?

「……」

吃瓜!

吃瓜!

一眾文武大臣現在能選擇什麼,只能是吃瓜而已。

不得不說,現在王妃簡直就是想和攝政王拆夥的意思啊?

這……這這……

事情的發展,真的是越來越超出他們理解範圍,竟齊齊吞了吞口水……

只見,夜蕭炎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他琉璃色的眸子始終看著顏芷月,完全有種要將其生吞活剝了的猙獰:「你要府邸?」

「對啊!」

顏芷月權當看不到,繼續火上澆油:「難道攝政王要說話不算數?」

「好!」

忽而,夜蕭炎竟應了一個字。

那一瞬,顏芷月只感覺有種不好的預感,果然這種感覺剛剛浮現出來,她已然被拉入了一個極其冰冷的懷抱!

夜蕭炎低眸看著顏芷月,微勾唇角:「本王說話從來都是算數的,不過,這次是王妃你得了第一名,那本王自然要加大獎勵才對!」

「算了算了!」

顏芷月果斷拒絕,並強行擠出了一抹笑容:「你就隨便給我一個小宅院就行,我一點都不挑的,到時候攝政王大人,有時間可以來做客,我定會好酒好菜的招待著!」

丫的!

靠的!

她心中萬馬奔騰卻還要使勁忍著壓抑著,可以說,這種感覺對她這種暴脾氣來說,簡直是太不爽了!

然而,就算天不怕地不怕如她,在面對這個無恥的傢伙時,卻也根本沒有什麼好的對策,只能暫且忍著、讓著,並將府邸降成了小宅院……

正在這時,夜蕭炎一把將顏芷月橫抱了起來:「那怎麼行?本王既然說了就要做到,而且還是每個都給你最好的才行!」

「……」

最好的,會是什麼?

眾人面面相視,大腦不斷的想著什麼才算最好的? 夜蕭炎冷然開口:「以後,本王的府邸歸你所有,你歸本王所有!」

「……」

顏芷月瞪著眸,一時間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圍觀的百官看到這裡,也完全愣住。

如果說唯一沒有情緒的就應該是敬如雲了,他的眸色始終清清淡淡的不帶著半點波動,一襲淡藍色的衣衫被微風輕拂吹起,那隨風飄絕的模樣仿若隨時能羽化成仙。

……

這一日。

夜蕭炎對顏芷月說的話,成功引來了所有人的議論。

可以說,街頭巷尾都是各種八卦:「我的天,攝政王簡直是太霸氣了!」

「是啊!是啊!我簡直羨慕死王妃娘娘了!」

「怎麼可以這麼幸運?怎麼可以這麼好?」

「好像攝政王能夠和我說這樣的話,那我就是馬上死了也是值得的!」

「呸呸呸!」

一個女子白了那人一眼,冷哼道:「你這模樣馬上死千百次,也換不來人家王妃娘娘那種命。畢竟,她現在身份可不只是王妃娘娘這麼簡單了,還有敬如雲的徒弟!」

「敬醫尊?」

「嗚嗚,怎麼可以這麼幸福?」

「我們……」

一眾議論的人們,皆是滿臉凄凄楚楚,八卦的情緒也越發高漲了起來。

只是,不遠處的柳媚聽到這些話,簡直是氣的面色鐵青,她抑制不住的收緊著拳頭:「憑什麼?憑什麼那個賤人,會這麼好命?」

先是攝政王妃,再是敬如雲的徒弟。

這兩個身份,無論是哪個都是令人抓狂一樣的存在!

「憑什麼?」

他旁邊的柳生冷笑了一聲,接著白了一眼柳媚:「還不是因為你沒本事,攝政王根本看都不願意看你一眼,現在才讓那個丫頭得意成這樣!」

柳媚忍不住掉了眼淚,滿臉的委屈:「我……」

「哭什麼哭!」

柳生根本看都不想再看柳媚一眼,只是緊了緊拳頭:「好在她要回來了,等她回來的時候,那……一切都能翻盤了!」

「……」

柳媚咬了咬唇角,並沒有說話。

角落中,二人的表情各異,心思亦是也不相同……

……

「叮。」

兌換心加一。

兌換心加五。

兌換心加十。

直到第八十才停了下來,說起來這種民眾的仇恨值拉起來,比她直接拉的要給的兌換心比例低一點,但是縱然如此卻還是能得到八十顆。

這是應該高興還是難過?

顏芷月選擇了憤恨,恨夜蕭炎那個混蛋!

冷凝卻是高興萬分:「少主,你不知道,現在街頭巷尾都在議論,很多人都很嫉妒你呢。」

「我知道。」

不然,她的八十顆兌換心哪裡來的?

可是,這麼好一個擺脫這裡的機會,就這樣不見了,這一點還是讓她有些鬱悶的……

冷凝看出了顏芷月情緒不對,忍不住問:「少主,你這是怎麼了?」

「我……」

顏芷月深吸了一口氣,表情從鬱悶極速轉換成了笑容:「說起來,那兩個傢伙現在怎麼樣了?」

「他們現在已經到軍營入職了。」

冷凝看了一眼左右,才小聲問:「今晚要去見見顏門的人么?」 「好。」

顏芷月眯了眯眸子,神色變得凝重無比:「那兩個人一起叫來。」不為別的,主要想好好問問冷眠那個傢伙,到底是怎麼回事。

「是!」

冷凝快速而退。

……

是夜。

寂靜無聲的林子尾端,一處宛若鬼屋般的宅院內染著細弱的燈火。

走進之時,裡面聚集了很多人,他們看到來顏芷月的到來,紛紛臉上掛上了滿滿的興奮和喜悅:「少主,您來啦!」

「快快快,趕快行禮。」

「對對對,參見少主!」

這一群人都是顏門隱藏在各個府中的暗衛,他們平時和普通人無疑,只是效忠的主子卻並不是面上的各家宅院的大人,而是只有一個,那就是顏家少主。

Prev Post
這也是那些邪惡契約者很少正面攻城的原因,太不值得,一般他們要麼不攻城市,要麼就是潛入進去襲擊。
Next Post
他身後,跟著一個鬼氣森森,眼神陰沉的中年男人。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