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的在,老大什麼吩咐?」

「你馬上通知各城,每城要集中三千人隨時待命,注意不要走漏了消息。」

「是,老大。」老張頭躬身領命。

「還有,神光城最近似乎也有秘密集結的跡象,要小心防範他們。」

「是!」

高大壯在翠谷盆地開始秘密準備,在這裡佔據優勢的長孫烏龍、長孫無忌,正在頻繁四處出擊。翠谷盆地已經被飛龍山、紫華府和潛龍三家佔據,他們開始將勢力擴張到翠谷盆地之外,一些原本在三大勢力之間左右逢源的小股山匪,都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

十天後,冷沐風、雲飛揚秘密來到翡翠城,等得心焦的高大壯,立即對冷沐風說道:「老大,快動手吧,再晚了長孫烏龍、長孫無忌就跑了。」

「不急,這次我們是和紫華府一起行動,約定的時間是明天,你通知下去,命令各城做好準備。」冷沐風說道。

「我說陛下應該早到了,怎麼拖到現在才來。」高大壯不由嘀咕一聲說道:「可兄弟們都等了許久了。」

「再等一天也不遲,聽命令行事。」冷沐風瞪了高大壯一眼說道。

「是,陛下,我也只是抱怨一下,這些日子,兄弟們都受夠了長孫烏龍和長孫無忌的氣。」高大壯急忙解釋道。

「把他們的位置告訴我,明日我和師父先解決他們。」

「太好了陛下,他們這幾日剛回到白龍城,之前帶人殺到外面去了。」高大壯說道。

「他們現在有多少人?」雲飛揚聽到這裡問道。

「三萬五千餘人,有一批是從蒼龍帝國支援來的。」高大壯回答道。

「看來龍在天是做了充足的準備,不過等他知道燕無極和我們聯手對付他時,不知會作何感想。」冷沐風忍不住說道。

「嘿嘿,還能作何感想,一定是後悔攻打青龍關,幫燕無極解了圍。」高大壯嘿嘿一笑說道。

「神光城有什麼動靜嗎?」冷沐風問道。

高大壯被冷沐風提醒,連忙說道:「對了陛下,我們也查到神光城守軍也有調動的跡象,明天咱們是不是要和他們聯合行動?城池怎麼分?誰佔下的歸誰嗎?」

「翠谷盆地的城池全部歸我們,若明日神光城的人敢出來,就將他們打回去。」冷沐風冷冷的說道。

高大壯驚訝的看了冷沐風一眼:「陛下英明神武,若真能將潛龍在翠谷盆地的城池搶過來,而又同時限制住紫華府,不讓他們擴張的話,我們飛龍山將會是混亂之地第一大勢力了。」

「你這馬屁拍得有些早了。」雲飛揚在一旁咧嘴一笑說道:「你家陛下和紫華府談的條件是平分混亂之地,我在這裡占的多些,別的地方自然少些。」

「嘿嘿,那也是陛下聖明,別的地方怎能和翠谷盆地比。」高大壯嘿嘿一笑,接著還是拍冷沐風的馬屁。

「好了,你列出一份名單,哪座城池好攻,拿座城池需要我和師父出手,明天交給我,我們爭取在最短的時間,滅掉潛龍在這裡的勢力。」冷沐風說道。

「陛下英明神武,我這就去準備名單。」高大壯高興的應了一聲。

再說長孫烏龍和長孫無忌,兩人在白龍城收到消息,神光城的守軍蠢蠢欲動,高大壯也在暗中集結各城守軍。

「祖父大人,高大壯和公孫耀頻頻調動,怕是要聯手對付我們,此事必須立即稟報龍閣主。」長孫無忌說道。

長孫烏龍還有些猶豫,說道:「再等一等,陛下攻打青龍關,救了燕無極一命,他不應該在這個時候與冷沐風聯手才對。不然得罪了我們,對他也不利。」

「冷沐風、燕無極都是狡詐之徒,對於他們沒有什麼不可能的,祖父還是不要大意,立即向閣主稟報才是。」長孫無忌勸道:「而且,我們也要早作準備。」

長孫烏龍拄著一根烏木杖,在房間中來回走了幾圈說道:「我們先做準備,不過這件事不著急通報閣主,萬一消息有誤,豈不貽笑大方。況且即便高大壯、公孫耀有什麼圖謀,我們兩人還怕他們不成。」

長孫無忌想想也是,起身道:「好,那就再觀察個幾日,我去通知各城做好準備。」

說著長孫無忌向祖父長孫烏龍告辭,他們還不知道,他們最後的逃生機會,在長孫烏龍的謹慎中,正在一點一點的流逝。

夜幕中,冷沐風、雲飛揚正在疾撲向白龍城,一場大戰即將拉開帷幕。

作者愛吃蘋果的猴子說:抱歉,有事耽擱了一下 天剛蒙蒙亮,白龍城的守衛和往常一樣,打開了城門,睡眼朦朧的開始盤查進城的人。

一老一少像祖孫兩個人,推著一車貨物排在隊伍的前列,「你們拉的是什麼?」一名守衛喝道。

「軍爺,這是我們昨晚用陷阱捉來的幾隻野味,趁新鮮賣個好價錢。」那個青年陪著笑說道,正是冷沐風。

「是嗎,爺要檢查。」那個守衛不由分說拉開了車上的獸皮,一股血腥味撲鼻而來,車上果然躺著幾隻野豬和麋鹿。

那名守衛被熏得睡意全無,一下子精神起來:「這是用陷阱捕捉的嗎,我怎麼看像是獵殺的。」說著拎起了一隻麋鹿。

「你要幹什麼?」冷沐風伸手就要去搶。

一旁的雲飛揚一把拉住他,點頭哈腰的對那名守衛說道:「這隻麋鹿送給軍爺,軍爺辛苦。」

「還是你老小子有眼色,爺說你這些進不了城,你就進不了城,你一隻也別想賣出去,知道了嗎?」

「是,是,小的知道。」

「哼,進去吧,爺今日心情好。」那名守衛抗著麋鹿說道,一旁的幾名守衛,都笑嘻嘻的看向這裡。

「多謝軍爺,多謝軍爺!」雲飛揚一拉冷沐風,冷沐風「心有不甘」的推著車進城了。

城中稀稀疏疏沒有幾個行人,兩人將這一車獵物,送給了幾名露宿街頭的流浪漢,在他們的目瞪口呆中,騰空而起,向城中心飛來。

長孫無忌一直右眼皮狂跳,一夜也不能靜心修鍊,見天色蒙蒙亮,推門走了出來。

這時,兩道身影剛好在空中疾速向這裡飛來,長孫無忌不僅一驚,大喝道:「什麼人,竟敢在城中飛行。」

冷沐風見是長孫無忌,低聲對雲飛揚說道:「師父去對付長孫烏龍,速戰速決。」說完,身形一晃,宛若一道殘煙飄向長孫無忌。

看到這個熟悉的身法,長孫無忌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冷沐風!」轉身就逃。

「呵呵,許久未見,長孫長老怎麼一見就逃。」冷沐風呵呵一笑說道,話音未落,已經來到長孫無忌身後。

「冷沐風!你想幹什麼?」長孫無忌吼叫道,他也聰明,大聲喝問,同時也報了警,府邸中的護衛紛紛向這裡趕來。

長孫烏龍住的地方離這也不遠,聽到長孫無忌的吼聲,長孫烏龍嚇了一跳,昨天還說著冷沐風,沒想到一早就殺了過來。

拎著烏木杖,長孫烏龍就沖了出來,迎面一道烏光打向面門,逼得他揮杖砸來。

「轟」的一聲巨響,長孫烏龍猝不及防竟被砸入房間之內,一陣塵土飛揚,碎石亂飛,房間竟被天雷印轟塌。

「雲飛揚!」長孫烏龍嚇得魂飛魄散,顧不得口吐鮮血,轉身就向後逃去。

木葉神武 「宗主哪裡走!」雲飛揚大喝一聲,急速追來。

而這時,冷沐風已和長孫無忌戰在一起,廝殺聲和護衛的慘叫聲傳來,讓長孫烏龍更是惶惶不安,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殺到。

「雲飛揚,你堂堂武神,還要襲擊我不成?」長孫烏龍邊逃邊喊道,希望雲飛揚能夠「良心發現」饒他一命。

「那宗主不要逃,我們光明正大一戰。」雲飛揚說道,話音剛落,身形一晃已經來到長孫烏龍身後。

這時,整個府邸已經大亂起來,潛龍的高手紛紛趕來,遠處,數千名守軍正朝這裡飛來。

雲飛揚擔心冷沐風的安全,來到長孫烏龍身後,拋出天雷印就打了過去。

長孫烏龍奮力揮起烏木杖,一道烏光激射而出,迎向背後襲來的天雷印。兩者相撞,「轟」的一聲巨響,一道肉眼可見的衝擊波在空中浮現,罡風呼嘯,將飛來支援的潛龍高手吹得直往後退去。

長孫烏龍也藉機往後逃去,同時高聲疾呼道:「來人啊,快攔住此人。」

雲飛揚冷笑一聲,再度拋出天雷印,飛向長孫烏龍逃走方向的上空。

天邊風雲激蕩,天雷印在迅速的旋轉著,突然「咔嚓」一聲,一道閃電迅疾無比的從半空劈落,直朝長孫烏龍頭頂砸去。白龍城的高手,都被這股威勢所懾,一時無人敢上前。

長孫烏龍逃無可逃,奮起全力揮動烏木杖向半空砸去,「咔嚓」又是一聲巨響傳來,烏木杖被閃電劈的粉碎,長孫烏龍慘叫一聲,被閃電吞噬。

「祖父!」長孫無忌見狀,不由怒吼一聲,手握長劍拚命向冷沐風殺來:「冷沐風,我要和你同歸於盡!」

「沒機會了。」冷沐風冷聲說道,龍鱗劍刺出一道三丈長的金光,將他逼退。

長孫無忌怒喝連連,還要上前,這時一聲嘹亮的龍吟傳來,一條五爪金龍從龍鱗劍中飛出,張牙舞爪的向長孫無忌飛來。

長孫無忌不知小金子的厲害,從懷中取出兩把短刀,疾射而來,直取小金子的雙目,同時身形一晃,從遠處繞過來,繼續攻向冷沐風。

「來得好!」冷沐風大喝一聲,只要長孫無忌不逃走便好,飛身迎了上來。

小金子揮起巨大的龍爪,在兩道光芒來到近前時,「啪!啪!」兩聲給拍落下去,正要轉身殺向長孫無忌,潛龍的高手已經一窩蜂的殺了過來。

「吼!」小金子一聲怒吼,龍尾橫掃,殺入人群之中,一時間空中慘叫連連。

「著!」雲飛揚也大喝一聲,天雷印迅速飛到小金子上方,猛然打出數百道閃電。

潛龍的高手猝不及防,立時有數十人被打個正著,慘叫著跌落下去。閃電之上燃燒著黑色的業火,即便沒有被打中要害,也會被燒成灰燼。

遠處衝來的守衛,見到這副慘景哪個還敢上前,一個個臉色蒼白的看著這裡,裹足不前。

守衛城門的那幾名護衛也被調來支援,他們在人群中看到雲飛揚、冷沐風時,險些癱倒在地,做夢也沒想到,他們剛才勒索的兩人一個是古武帝國的皇帝,一個是名震古武大陸的武神。

冷沐風知道不可久待,趁長孫無忌格擋龍鱗劍時,突然打出了板磚,迅疾無比的向長孫無忌的面門砸來。 長孫無忌不敢硬抗,長劍脫手射向板磚,自己抽身就逃。哪料,板磚突然在半空一陣晃動,發出耀眼的光芒,刺得長孫無忌和附近的人,不由閉目閃躲。

長孫無忌剛剛閃過,便心知不妙,身形一晃全力向守衛所在的方向逃去,同時還大聲喊道:「快來人,殺掉冷沐風封萬戶侯!」

他快,一道烏光的速度更快,冷沐風在打出板磚的同時,也將穿山甲拋了出來。

穿山甲在金光的掩護下,迅速靠近長孫無忌。在數千守衛的共同注視下,長孫無忌話音剛落,被穿山甲攔腰咬成兩截。

長孫無忌身亡,白龍城守衛群龍無首,一個個驚慌失措的往四周閃去。

「還有誰!」冷沐風大喊一聲,就像一個霹靂響徹整個白龍城,所有人都清晰可聞。

守衛雖然還有數千人,其中潛龍的高手也不在少數,但面對冷沐風和雲飛揚,一個個都沒了底氣。

「撤出白龍城,饒你們一命。否則,便留下與長孫烏龍、長孫無忌陪葬。」冷沐風高聲喊道。

眾守衛互相打量四周,最外圍的人,開始悄悄撤離。也不知是誰突然大喊一聲,數千人倉惶四散逃去。

「這裡怎麼辦?」雲飛揚看著空蕩蕩的白龍城問冷沐風道。

城中的居民聽到廝殺聲,都關門閉戶躲了起來,冷沐風向下看了一眼說道:「諒現在也沒人敢趁火打劫,我們去別的城池幫高大壯。」

說罷,兩人疾飛離去,按名單去其他城池開始擊殺潛龍的高手。這時,翠谷盆地已經大亂起來,高大壯、老張頭率領鐵血堂的人,同時襲擊潛龍防守較弱的城池。

神光城也在這一天同時出兵,不過他們的目標是翠谷盆地之外的潛龍的城池,一時間戰火又起。

在翠谷盆地亂戰的同時,混亂之地其他地方,飛龍山和紫華府同時襲擊了潛龍的其他城池。冷沐風和妙無計都是精銳盡出,潛龍一開始便損失了長孫烏龍和長孫無忌,群龍無首,被打得節節敗退,告急的文書,雪花一般飛向了神龍城。

龍在天得知消息后,勃然大怒:「燕無極你這個卑鄙、不要臉面的小人!冷沐風將你打得半死,老子出兵策應,不求你與老子聯手,你怎麼還能和冷沐風聯手來打老子!」

龍在天是怎麼也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直被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龍羽軒、楚鍾離站在兩旁,相顧無言。半晌,楚鍾離嘆了一口氣說道:「真不知冷沐風是用什麼辦法說服了燕無極,但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我們必須儘快馳援混亂之地。晚了,只怕所有城池都會丟失。」

「不僅如此,我們這些年在混亂之地積蓄的力量,也會損失殆盡。」龍羽軒皺眉說道。

「怎麼馳援?紫華府的鷹長空親自封鎖了盤龍古道,不要說援兵進不去,裡面的人也根本出不來。冷沐風太毒了,他根本就沒有給我們留活路。」龍在天越說越氣,忍不住一拍桌子喝道:「他不是要混亂之地嗎,咱們去奪了青龍關!」

「萬萬不可!」龍羽軒、楚鍾離幾乎同時勸阻道。

「為何不可?你們是擔心靈兒嗎?她若敢出現,我第一個將她擒來!」龍在天真的被氣壞了,怒聲喝道。

「陛下暫息雷霆之怒。」龍羽軒急忙說道:「我們不是擔心靈兒公主,是擔心冷沐風,若我們都去了一線天,冷沐風殺出盤龍古道怎麼辦?」

「是啊陛下,傳聞,冷沐風在飛龍山隱藏著一支軍團,不可不防。」楚鍾離也說道。

龍在天冷靜下來,他現在不敢輕易去混亂之地,否則,一旦雲飛揚、燕無極給他挖個坑,後果不堪設想。

「燕無極出關了嗎?」龍在天問道。

龍羽軒急忙躬身回答道:「啟稟陛下,燕無極負傷之後,便一直沒了消息,不知他現在何處。」

「陛下,我帶人去混亂之地,查一下燕無極究竟在不在。」楚鍾離請命說道。

「若雲飛揚趕來怎麼辦,他的速度天下第一,你能逃得出來嗎,不行。」龍在天斷然拒絕了。

「我不會深入混亂之地,先打開盤龍古道將我們的人接應出來再說。」楚鍾離說道。

龍在天還在沉思,龍羽軒見狀說道:「我和陛下同去,我們隱藏在暗中助,一旦形勢不妙,我們三人聯手,想必也是可以逃出來的。」

形勢緊急,龍在天一時也沒用更好的辦法,只好說道:「也罷,你馬上傳令蒼龍閣的高手火速趕往盤龍古道集結,一定要將通道打開。」

「遵命!」龍羽軒躬身領命。

隨著一隻只雲翅鳥從神龍城飛出,蒼龍閣分佈在盤龍古道附近的高手,迅速向這裡聚集過來。

龍在天、龍羽軒、楚鍾離也帶領數百高手,連夜離開神龍城,向這裡趕來。

他們剛剛離開,黑冰衛在神龍城的負責人趙寶,便向飛龍山、翡翠城各發了一封密信。

一時間古武大陸震動,趙晉指揮龍血軍團不分晝夜,輪番攻打青龍關。鎮守散關的唐翦,為了報復燕無極,率領狂龍軍團向燕飛鷹發動突然襲擊。

燕飛鷹也早有準備,狂龍軍團、嗜血軍團兩支廝殺了近千年的軍團,在宿命之地,又展開了一場廝殺。

龍在天、龍羽軒、楚鍾離趕到盤龍古道入口,這裡已經聚集起上千名蒼龍閣的高手。

楚鍾離不敢多待,立即帶上他們殺入盤龍古道,而龍在天、龍羽軒則消失不見。

楚鍾離一路殺入盤龍古道,沿途未遇任何抵抗,不由心中一驚,這說明,冷沐風、鷹長空很有可能招募了盤龍古道所有的劫匪,去追殺潛龍的成員。

「全速趕往盤龍鎮,遇到襲擊不要戀戰,留下少部分人應付即可。」楚鍾離高聲命令道。

「是!」一千餘人猛的應了一聲,如離弦之箭騰空而起,向前方飛去。

救兵如救火,蒼龍閣的人一刻也不敢耽誤,除留少部分在兩翼警戒外,其餘人全速趕往盤龍鎮。 楚鍾離帶人疾速飛來,一路暢通無阻。來到鷹驚崖時,楚鍾離一揮手,兩翼負責警戒的數十人,迅速向鷹驚崖飛來。

哪知他們還未靠近鷹驚崖,突然山頂傳來一聲暴喝:「打!」瞬間,無數光芒從鷹驚崖飛出,猶如流星雨一般,向楚鍾離砸來。

飛來查看的那數十人,沒有來得及有任何反應,就消失在半空中。數千道光芒,迎著半空疾速飛行的蒼龍閣高手砸了過去。

一時間慘叫聲不絕於耳,楚鍾離眼睛都紅了,揮舞兩柄銅錘拚命掩護身邊的人。

這時,一聲吶喊,三千多名飛龍山、紫華府,連同從盤龍古道劫匪中精心挑選的高手,從東、西兩側殺了過來。

「中計了,快到下面去!」楚鍾離高聲呼喊道,這一千多人雖然是蒼龍閣的高手,但面對飛龍山、紫華府和盤龍古道劫匪的瘋狂圍攻,在半空中還是容易吃虧。

Prev Post
……
Next Post
這,便是這裡的造化。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