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便是這裡的造化。

此刻,李瀟開始書寫,將前一世與這一世的豐功偉績,都寫在了紙張上。

例如,前一世,封妖,斬魔,平天族,統一八荒。

再比如,立派,建宗,創法,立人族輝煌大事。

邪帝纏身:爆寵神醫狂妃 當然,李瀟還把一些小事迹也給寫了進去。

零零散散的,李瀟足足用了十張紙,才將兩世的豐功偉績寫完。

當然,所謂的豐功偉績,並非是李瀟承認便算是,這需要上蒼的認可。

但,多寫一點,萬一上蒼認可了,降下的功德之力,也會多一些。

當書寫完畢后,李瀟將紙張疊放在香爐前,隨後點燃了香爐上的三根清香。

清香點燃,青煙繚繞,卻凝兒不散,宛若三道小型瀑布,逆流而上。

嗡!

……

幾息后,青煙沒入了虛空,似乎正朝著無盡的蒼穹之上瀰漫而去。

同時,那幾張紙,此刻燃燒了起來,火焰跳動之下,化作了一枚枚符文在閃爍。

符文如星辰,帶著神曦,伴隨著青煙,沒入了虛無。

李瀟就這麼靜靜的等待著,目光凝聚,抬頭看向上空。

頭頂,乃一片石壁,但李瀟卻有種感覺,似乎上蒼之靈,正在注視著他。

直到半天後,頭頂石壁上,突然出現了一隻眼睛!

這眼睛,沒有瞳孔,卻顯得深邃。

其眼底深處,宛若有大千宇宙在沉浮,眨眼間又像是有萬千世界在湮滅,又在重生。

這,乃上蒼之眼!

「人族,功德三重,准。」

這一刻,上蒼之眼中,一道毫無情緒的聲音傳出。

隨後,一道璀璨的光輝從上蒼之眼中落下,將李瀟籠罩了起來。

一瞬間,李瀟心神震動,只因這一道光輝內,竟然蘊含著十分濃郁的功德之力。

聖浮屠功當即運轉,僅僅是幾息時間,浮屠塔便凝聚出了第四層塔身!

並且,塔身還在繼續凝聚!

半柱香后,功德之力化作的光輝還在,繼續籠罩著李瀟。

同時,李瀟的浮屠塔,已經凝聚出了第五層塔身!

而在第五層塔身凝聚的那一刻,鎮壓在塔身內的灰色物質,開始劇烈的震動了起來。

一道道鬼哭之聲響起,像是有無數厲鬼在塔身內咆哮,想要撕裂浮屠塔衝出來。

但,功德之力,本就非凡,有著諸多奧義。

這一刻,功德之力迸發,一股神聖,莊嚴的氣息瀰漫。

這力量,像是能凈化萬物,更像是能鎮壓萬物一般。

無盡的功德,宛若利刃,又如火焰,在浮屠塔內燃燒,暴動。

僅僅是幾息之間,浮屠塔內的灰色物質,竟然被磨滅了!

「不需要靈畫,就磨滅了灰色物質!?」李瀟詫異,隨即激動了起來。

要知道,李瀟之前一直以為,只有得到一些特殊的力量,才能磨滅灰色物質。

比如說,瘋哥的烈焰,六道之力。

但沒想到,功德之力,也有磨滅灰色物質的效果!

只不過,功德之力需要積累,在功德之力不夠強大之前,很明顯是無法磨滅灰色物質的。

但,李瀟現在的功德之力,已經足夠強大了。

已經具備了磨滅灰色物質的實力!

「功德等階,五階,賜上蒼之力——枯萎。」

就在此刻,功德之力凝聚的光輝消失了,李瀟的浮屠塔身也停止了凝聚。

雖說,浮屠塔距離九層還有一些距離,但擁有五層塔身的浮屠塔,足以強橫。

甚至李瀟有種感覺,與人對戰時,只要五層浮屠塔身加身,一般情況下,同境界之人,很難傷到他!

「上蒼之力,枯萎?這是什麼力量?」李瀟愕然,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力量。

而此刻,一顆拇指大小的光點從上蒼之眼中出現。

它像是一顆種子,沒入了李瀟的體內,隨後李瀟的眉心之處,更是出現了一個十分複雜的圖案。

這圖案,成黑色,形狀宛若一株柳樹。

但,這柳樹,像是枯萎了,卻又不顯得難看,散發著一股特殊的道韻。

與此同時,那一顆如同種子一般的光點,在進入李瀟體內后,便印刻在了他的靈魂之中。

剎那間,李瀟心有所感,冥冥之中,腦海中多出了一縷特殊的記憶。

這是如何運用枯萎之力的方式!

「這力量……有些特殊……」李瀟仔細感悟了一下后,雖然對枯萎之力有些了解了,但不曾施展,也不知道具體的效果。

但,這既然是上蒼賜予他的力量,想必不會弱。

轟!

……

就在此刻,這空地內突然傳出了一道道爆響。

只見一座巨大的雕像憑空出現。

隨後,一滴精血,從李瀟體內不由自主的流出,落在了那雕像之上。

緊接著,雕像變化,容貌,身材,乃至神采,都在變動。

十幾息后,當雕像的變化停止,矗立在空地上后,李瀟走了過去。

這一看之下,李瀟不由笑了一下。

只因,此刻的雕像,完全就是放大版的李瀟,其容貌,身姿,乃至臉上的神采,都與他一模一樣。

並且,在雕像前,出現了一塊石碑,上面記載了李瀟的豐功偉績。

「我也在這裡留下了雕像,後世之人看到我的雕像……會有何感想?」李瀟竊喜,更是有些自戀,嘀咕道:「我這是要……流傳千古,萬古流芳了?」

轟!

……

然而,這話才剛說出口,這雕像突然崩碎了。

這突然的變化,讓李瀟有些懵逼了。

「什麼情況!?為啥我的雕像會崩碎!?」李瀟皺眉,心裡很憤懣,更是疑惑。

就在此刻,上蒼之眼中,一道聲音再次傳出。

「罪孽加身。」

僅僅是四個字,就讓李瀟明白了他的雕像為何不能矗立在這裡。

只因,曾經他動用過人皇廟的禁忌之力,百般罪孽加身。

百般罪孽加身,讓李瀟宛若一個罪人。

其雕像,自然不可留在這裡,至於流傳千古,萬古流芳,那更不用想了。

「不留就不留,本皇也不稀罕被後世之人讚頌……」李瀟撇嘴道。

不過,李瀟心裡還是有些不爽,甚至有些擔心。

若是罪孽不破除,他該如何成就至尊之位?

(本章完) 罪孽加身,有著許多壞處。

輕則,便如現在這樣,不得留名。

嚴重點,就像李瀟這樣,今後無法成為至尊。

雖說,李瀟看似不在意,但其心裡,卻比誰都著急。

苦苦修鍊,為的是什麼?不就是成為至尊嗎。

但現在,李瀟看似對至尊之位無緣了。

「得想個辦法,把身上的罪孽給破了。」李瀟暗道。

然而,破除罪孽,談何容易。

畢竟罪孽這東西,虛無縹緲,無際可查,想要破除,便需要用特殊的手段。

古人或許有破除罪孽的辦法,但在當今世上,破除罪孽的辦法,早已失傳了。

就算有,那些掌握辦法的人,也不會輕易告訴他人。

「果然有好東西!」

就在此刻,入口處突然出現了一個天族。

這天族,似乎很激動,沒發現李瀟的存在。

只見他沖入了這裡,隨後又看到了李瀟,神色當即一凝。

「怎麼是你!?」這天族沉聲道,眼中閃過一絲警惕之意。

而李瀟,則是瞪大了雙眼,盯著這個天族,心中驚駭之意,全部顯示在了臉上。

「十一翼天族!?」李瀟驚呼了一聲,饒是他身為人皇,見多識廣,也被眼前這個天族給震驚到了。

要知道,從古至今,天族最高等階,便是十翼。

當然,曾經有出現過十二翼天族,但那是在荒古時代。

從荒古時代之後,最高的便是十翼。

但現在……卻出現了一個十一翼天族!

「沒想到,天族中,還隱藏了一個妖孽。」李瀟輕語,眼中頓時出現了殺意。

「真是晦氣,居然遇到了你!」這天族冷聲道:「怎麼?想殺我?」

「廢話!」李瀟很果斷,當即出手。

只見其身後,血色光輝閃爍,宛若一道血色長龍一般。

這光輝,伴隨著他的拳芒而出,所過之處,一股血腥,殘暴之意迸發。

「哼!若非我還在進化之中,今日豈容你囂張!」這天族冷聲道,一掌隔空落下。

其掌印,宛若一大片羽毛,化作了一個聖光護盾,擋住了李瀟的攻擊。

隨後,他沒有停留,轉身就走,眨眼間就消失在了這裡。

「跑了!?」李瀟凝眸,當即便追了下去。

一個十一翼天族,從其話語中,李瀟便知道,這傢伙多半返祖了,這是在往十二翼天族的方向進化!

而一旦他進化到了十二翼天族,其實力,將會無比恐怖!

到了那時,李瀟都沒什麼把握能擊敗對方。

因此,李瀟不會看著他進化成功,必須要將其扼殺!

然而,當李瀟衝出湖面時,這天族已經消失了,沒留下一點痕迹!

「別讓我逮到你!」李瀟怒吼,心裡一股悶氣無處發泄。

之前被周聰跑了,現在這個十一翼天族也跑了。

李瀟現在是空有一身實力,卻無用武之地啊。

同時,李瀟心裡也是疑惑,這一世究竟是怎麼了。

領悟六道之力的人變多了,十一翼天族也出現了,難不成,這一世會是一個輝煌的大世,要重現荒古時代的輝煌了嗎?

若是如此,那麼接下來,是否會遇到其他妖孽?

「天族出一個周聰,一個十一翼天族,那麼魔族呢?也會出現妖孽級別的人物嗎?」李瀟暗道。

Prev Post
「小的在,老大什麼吩咐?」
Next Post
伊耶絲搖搖頭,無奈道:「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算了不說這些。」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