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此刻,篝火旁邊的一個武者朝著莫宇辰晃了晃手,走出來說道:「同是天涯淪落人,認識一下吧,我叫喬二。」

「莫宇辰!」莫宇辰淡淡地點了一下頭,並沒有過分地表露自己的情緒。

「莫宇辰……聽你說話的口音,應該是屬於沿海一帶的人士吧?」

「真巧,在下來自天風帝域,也是在海邊長大的娃,哈哈哈!」

喬二很是接地氣地說道,一點有沒有天才武者的架子,反而給人一種嘮家常的感覺。

莫宇辰淺淺一笑,心中的警惕並沒有減弱半分。

因為,對方越是這樣自來熟,他就的戒心也就越大。

畢竟古人說過,無事獻殷情非奸即盜,眼前的這個喬二便是如此。

要知道,在帝央秘境之中,最恐怖不是暗影血蝠,而是這些天才武者的人心。

因為這裡到處都是機遇,所以有可能一個對你稱兄道弟的人,下一刻就會將手中的兵器刺進你的心臟。

此時你別看此處的武者一個個都是滿臉笑容地談笑風生,可是如果你們注意他們手上的話,你肯定會發現,他們這些人要麼就是緊緊捂住自己的兵器,要麼就是將手搭在自己的乾坤戒上。

莫宇辰敢保證,此時若是斷魂谷裡面有寶物飛出來,他們這些人肯定連想都不用想就出手殺向對方。

畢竟能到這裡的人,哪一個不是自己所在帝域的天才,他們又有哪一個會是簡單的角色。

「呵呵……不知道喬兄對外面那些血蝠的了解有多深?」

莫宇辰不著邊際地說道。

對於眼前這個喬二,他並沒有放在眼裡,因為不管什麼陰謀,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都是蒼白無力的。

而且,對方既然自己送上門來,那他也正好廢物利用,打聽一下消息。

…… 喬二聽到莫宇辰開口反問,眼裡閃過一絲不滿。

不過,他片刻之後他還是冷冷地解釋道:「這暗影血蝠實力雖然只有出竅境的五重,可是它們卻極其可怕,即便是渡劫境的強者遇見都是有死無生。」

「畢竟他們前仆後繼,悍不畏死的性格,沒人會受得了。」

莫宇辰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

對於喬二說的這一點,他可以說是深有體會。

別的不說,就說他剛剛那一戰就好,估計死在他手中的沒有一億隻血蝠也有五千萬之數吧。

要知道,他每一次轟出雷電之力,都會有一大波血蝠的死去。

可是他殺了一路,還是沒見到暗影血蝠群有任何減少的跡象。

「還有,這暗影血蝠更讓人聞風喪膽的是他竟然能吞噬我們這些武者的真氣,連防禦都沒法防禦,這還怎麼打?」

喬二一提起血蝠,情緒漸漸也激動起來,剛剛眼中的不滿也被此時的恐懼所代替。

「喬兄,那你知不知道,這暗影血蝠的來由,它是怎麼有的?」

莫宇辰非常好奇地問道。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誰敢去它們的老巢追查。」

「不管是誰,只要敢進去的人,基本上就是一個死!」

「我們只知道,這些暗影血蝠只要一見到陽光,就會立即退去。」

「不然的話,它們就會在整個帝央秘境瘋狂肆虐,只有幾個絕地它們不敢踏及而已。」

喬二深吸一口氣,仔細地說道。

「絕地?!」莫宇辰聞言,心中一震,目光朝著斷魂谷的深處望去。

他心中有種直覺,這裡面深處肯定有什麼可怕的存在。

果然,喬二也是忌憚地回過頭,朝著斷魂谷深處望去,直到片刻之後他才說:「莫兄弟,我聽說,這斷魂谷裡面,鎮壓這一個太古大魔頭的腦袋。」

「而那些暗影血蝠估計就是怕那個魔頭的氣息,所以才不敢踏進這裡。」

都央山鎮壓著魔頭的腦袋,那是不是還有另外四座山峰鎮壓著魔頭的手腳呢?莫宇辰心中暗自想道。

畢竟一個魔頭不可能只有腦袋吧……

喬二頓了一頓后,繼續說道:「像斷魂谷這樣的絕地,帝央秘境中還有還幾個。」

「不然的話,我們進來也就只能是送死而已。」

「喬兄,那從古至今,難道就沒有人到這斷魂谷深處一探究竟嗎?」莫宇辰很是好奇的問道。

喬二聞言,兩眼一翻,不耐煩的掃了莫宇辰一眼。

他發現眼前這個人就像是一個白痴一樣,什麼都不懂。

不過,氣歸氣,最後他還是耐心地繼續苦笑著說道:「莫兄弟啊,你問這話不是廢話嗎?」

「帝央秘境從古至今,舉辦了無數屆,怎麼可能沒有人被好奇心驅使,闖進這些絕地的深處呢?」

「只是那些闖入絕地深處的人,無一都死在裡面,連半點消息都沒傳出來罷了。」

此時此刻,旁邊一個不曾開口的天才武者聞言,冷不丁地接了一句:「這裡既然叫做絕地,顧名思義就是進入深處就斷絕生路,所以久而久之才會被人稱之為絕地。」

莫宇辰心中瞬間瞭然。

這帝央秘境傳承了這麼多年,歷經無數代天才武者的發掘,他們什麼地方沒有去探尋過?

不用想都知道,肯定大部分地方都是歷代武者走過的。

「在帝央秘境中,想要得到機遇的話,只能去闖一闖那些寶洞。」

「雖然說,那些洞府都兇險無比,但是卻經常有人從裡面活著出來,而且實力還暴漲了一大截,飛上枝頭當鳳凰。」

喬二笑著點了點頭說道。

絕地、暗影血蝠再加上寶洞……

莫宇辰背負著雙手,眼睛微微迷了起來。

他感覺到自己終於對帝央秘境有個大致的了解。

「莫兄弟,我知道距離這裡不遠處有一處福天寶洞。」

「要不咱們等外面那些暗影血蝠退去之後,一同探尋吧。」

喬二眼眸一眯,滿臉調笑地說道。

「福天洞地?」

莫宇辰淡然地看了對方一眼,臉上的神情沒有絲毫變化,看不出他對這個消息是喜還是悲。

他知道,眼前這個喬二絕對是一個慣犯,先是自來熟地交好他,讓后再用福田寶洞的誘餌引誘他上鉤,最後再謀財害命。

此時,就連旁邊那些天才武者都是冷笑連連地看著這喬二。

很明顯,喬二的伎倆,他們也看出來了。

喬二見到周圍眾人的眼神,並不在意,而是緊緊地盯著莫宇辰,心中暗想道:「哼,臭小子,敢利用老子為你解惑,若是不讓你付出代價,老子都不好意思姓喬了。」

周圍眾人戲謔地看著莫宇辰。

像是這樣的事情,他們見多了,所以也沒有人多嘴,都安靜地等著看熱鬧。

莫宇辰聞言,嘴角微微上揚,不屑地掃了在場眾人一眼,沉冷地說道:「抱歉,莫某人還有事,福天寶洞就不去了,多謝喬兄的美意。」

「哦?是嗎?」喬二臉色瞬間冷了下來,眼角瞥了莫宇辰一眼,冷聲道:「莫兄弟,你可要想要咯,那個寶洞裡面的寶物可是多得數不勝數。」

「如果我們得到的話,實力提升可不是一兩倍那麼簡單的事情。」

喬二聲音越說越冷,而且還朝著莫宇辰逼近一步,隱隱有種要撕破臉的感覺。

莫宇辰見狀,臉上的不屑之色也隨之浮現,說道:「既然是此等大機緣,那莫某人就更加無福消受了。」

「喬兄請便!」

「莫兄弟客氣了,古人云,千金難買一知己,你我二人一見如故,這份機緣分你一半,為兄自然也不會介意。」

喬二忽然間獰笑了起來。

「也罷!」

「既然如此,那喬兄把項上人頭也一併給莫某人吧!」

莫宇辰冷眸一凝,雙指凝劍,朝著對方殺去,不再跟喬二廢話。

如此突兀的出手,喬二頓時嚇了一跳。

他沒想到,莫宇辰竟然還敢率先朝他動手。

當下,他狂傲地獰笑一聲,森冷地說道:「小子,想要跟你爺爺動手,你還太嫩了一點。」

話音落下,他手中出現一柄匕首,與莫宇辰大戰起來。

…… 咻!

……

喬二的匕首一出,整個斷魂谷內的溫度驟降,森冷的煞氣四散溢出,將他們所在的這一小片空間填滿。

周圍的眾人見狀,瞬間感覺到自己的脖子上有一絲涼意,看向喬二的眼神中,也充滿了忌憚之色。

很明顯,這喬二的實力比他們這些人要強,而且藏得很深。

此時,若是沒有莫宇辰逼他動手的話,他們這些人估計都還不知道身邊隱藏著一頭兇狠的野狼。

可惜啊,喬二他就算再凶再狠,遇到莫宇辰就註定他要倒霉。

鐺!

……

很快,只在電石火光之間,喬二手中無往不利的匕首被莫宇辰的指劍削斷,凌厲的劍氣更是在對方的胸口留下一道深深的劍痕。

「小子,你……」

喬二捂著自己的胸口,滿臉不可思議地等著莫宇辰。

他沒想到,眼前這個看起來斯斯文文的小子,實力竟然強橫到如此地步,一記指劍就能削斷他的匕首。

周圍眾人更是驚駭地看著莫宇辰,一個個咽著口水,生怕莫宇辰遷怒他們。

莫宇辰見狀,並沒有理會他們,只是對著喬二欺身而上,一拳轟出,強大的力量直接將對方的丹田震碎。

喬二發現自己的丹田已碎,一張原本就顯得猙獰的臉盤變得更加扭曲。

他噴出一口鮮血,狀若瘋魔地指著莫宇辰,凄厲地怒喝道:「我的丹田廢了,我的修為沒了,你好狠毒的心……」

他的眼珠子布滿了血絲,死死地盯著莫宇辰。

此時,若是眼神能殺人的話,莫宇辰估計已經被他千刀萬剮了。

「殺人者人恆殺之,辱人者人恆辱之!」

「你早就應該知道自己有這麼一天了。」

莫宇辰面對喬二那兇狠地眼神,並沒有放在心上。

喬二瘋狂過後,滿臉絕望地躺在地上,一雙眼眸也變得無比的空洞。

他不曾想到,剛剛來到帝央秘境沒多久,自己就看走了眼,落到修為被廢的下場。

此時此刻,他腦海中不斷地響起臨行前,自己父親的囑咐。

「喬二,你給為父記住,去到帝央秘境,好好收斂你的臭脾氣。」

「那裡你惹不起的人遍地走,千萬別讓咱們老喬家絕了后啊!」

這是來帝央秘境之前,喬二父親對他的忠告。

可是,一離開喬家,喬二立即將父親的忠告拋之腦後,依然是我行我素,橫行霸道,根本就沒有將同輩人放在眼裡。

而來到帝央秘境后,他更是如此,最多也就對那六位頂級天才有些忌憚之心而已。

「父親,我對不起你!」

喬二眼角處的淚珠滑落,陡然哀嚎一聲。

隨後,他將手裡拿斷兵往自己的喉嚨處劃過,自絕於斷魂谷中。

「死了?」

莫宇辰見狀,並沒有阻止。

雖然說,剛剛那喬二在打他注意,但是兩人之間的仇恨並沒有那麼大,他廢掉對方的修為就已經泄憤了,沒必要再去侮辱人家。

古人云,殺人不過頭點地。

所以,莫宇辰見到對方自殺,也沒有阻止他。

同時,他此時心裡也沒有半點同情之心。

畢竟這裡是帝央秘境,如果他心慈手軟的話,等待他的將會是死亡。

喬二死了之後,莫宇辰走上前將他的乾坤戒扒了下來。

Prev Post
伊耶絲搖搖頭,無奈道:「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算了不說這些。」
Next Post
「是哥哥回來了,哥哥快救我們……嘎!」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