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奪命血蓮進攻很厲害,當奪命血蓮盛開的時候,將會瞬間擊殺它攻擊的對象。

同時,這奪命血蓮的防禦也是極其強大。

就像現在,直接的就防住了琴帝幾人的攻擊。

「你們找死。」血魔女楚紅顏怒聲的吼道。

她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有人對向天明出手,更別說要擊殺向天明。

「我不想看到你。我死著還是活著,與你沒有關係。」向天明直接的將頭給扭了過去,根本就不看血魔女楚紅顏一眼,他寧可死也不願意血魔女楚紅顏救他。

血魔女楚紅顏的眼淚直接的就流了出來。

「無論如何,我都要救你。」

說著,血魔女快速化作一道血光,離開了天門。她本來想解決了劍皇幾個,但是,她覺得向天明的命最重要。她已經看到妞妞從血海當中出來,自己所創造的血海也被妞妞給毀掉了。

血魔女並沒有人阻攔,實際上,根本就沒法阻攔。

妞妞想要阻攔,也被楊風給攔了下來。

對付向天明和血魔女,他們有了更好的辦法。

必須得從長計議。

「父親,為何要攔我?」妞妞對著楊風撅了噘嘴。

「這是你母親的意思。」楊風淡笑。

「我母親的話總是有道理的。」當聽到是歐陽若蘭意思的時候,妞妞不再埋怨,而是笑了起來。

楊風無語,這個芯頭,難道真是自己的意思,她就覺得沒有道理嗎?

「你今天表現不錯。」楊風將妞妞扛在了自己的肩膀,輕輕的颳了刮妞妞的鼻子,笑著說。最後,誰都看的出來,又是妞妞破壞了無驚海,不然的話,誰都會被這血海吞噬。劍皇現在都是一陣后怕,這無驚汗然是真的。如果不是楊風阻攔的話,他就中招了。

「那是,我最厲害了。還是父母生的好。」妞妞很是自得的說。

「妞妞,你先去玩吧,今天表現不錯,需要什麼儘管提。我和你父親還有事情要提。」歐陽若蘭摸著妞妞的頭說道。

這個妞妞,雖然有時候很氣人,但是也可愛的狠。

歐陽若蘭也是打心眼裡非常喜歡妞妞。

「你們是不是要做壞事了?」說完,妞妞從楊風的肩膀上面跳了起來。

緊接著,對著楊風做了一個鬼臉,離開了這裡。

楊風無語,這個芯頭,整天想的都是什麼啊。

楊柔,楊林看到妞妞大發神威,簡直是驚呆了。

真沒有想到楊風和歐陽若蘭這女兒這麼厲害,在這個時候竟然能夠力挽狂瀾。

楊柔和楊林離開楊風的有些早,對於楊風的一些事情都不清楚,他們後來也是從楊天那裡了解了情況,楊欣是楊風和司馬晴的女兒,但是卻被歐陽若蘭養大,一直喊歐陽若蘭為母親,楊軒,也就是妞妞是楊風和歐陽若蘭的女兒。楊天還對他們交代,不要和楊欣談起親生母親的事情。

楊柔和楊林自然不會多舌。

楊欣是歐陽若蘭還是司馬晴的女兒對於他們來說並沒有什麼不同,只要她們是楊風的女兒,那就是她們的親人。

只是,妞妞強的讓他們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關鍵時候不是他們保護妞妞,而是妞妞保護他們。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h3>第一千五百零一章改變策略/h3>

「楊天,妞妞這麼厲害啊。」楊柔對著楊天輕聲的問道。

「那當然,以前我給你說過的。妞妞大發神威的時候可是將所有的人都鎮住了。」楊天一副你們大驚小怪的樣子。

「你是說過,但是我們總覺得一個小孩能有多強啊。這太出乎我們意料了。」楊柔感慨道:「今天親眼所見,我們才知道對方到底有多強。」

「反正她是我們侄女,又不會傷害我們。這樣不是挺好的嘛。」楊天笑道。

楊柔,楊林都是點頭。

與此同時,楊風,歐陽若蘭,琴帝,劍皇,王淼,小美,小荒一塊來到了密室當中。

出現了血魔女這個變故。

他們的計劃要發生變化了。

「若蘭,你說吧,我們該怎麼做?」楊風對著身旁的歐陽若蘭開口。

「血魔女這個女人,現在就連妞妞也沒有辦法殺死她。現在我們用常規辦法是行不通的,必須得想其他辦法。不知道諸位有沒有其他辦法呢?」歐陽若蘭微笑著看向眾人,沒有先說自己的辦法,而是先徵求其他的意見。

「血魔女這個變故我們都沒有想到。我現在是不知道怎麼辦,你們怎麼要求,我就會按要求做。」千手王淼率先的開口。

「想除掉血魔女,太難了。血魔女可以化身漫天血光,她要離開,誰也沒有辦法的。現在我們聯手,對付向天明容易,但是對付血魔女太難了。我反正是沒有辦法。」劍皇聳了聳肩。

「我聽若蘭姐的。」小荒很是光棍的說。

想主意這種事,他一般不怎麼考慮。

「若蘭,你就說怎麼辦吧。」琴帝也是說道。

小美沒有說話,僅僅是點了點頭。

表示贊同琴帝的話。

「我們現在得到的信息,血魔女喜歡向天明,喜歡的發狂。如果我們殺了向天明。血魔女就算是拚死,也要將天門給毀了。到時候天門就算有人能活下來,活下來的人也將非常的少。」歐陽若蘭看著眾人說道。

眾人都是點頭。

血魔女的實力太過強悍了。

以今天血魔女對向天明的態度來看,殺了向天明,血魔女肯定會發瘋的,她寧願自己死都不願意向天明傷哪怕一根毫毛。

「而向天明又喜歡一個女人,血魔女說那女人只是利用向天明而已。如果我們能夠讓那女人殺死向天明,那你們說結果會如何呢?」歐陽若蘭笑著說道。

「最有可能的結果就是血魔女將那女人大卸八塊,然後自殺。」劍皇的眼睛不由的一亮。

這樣的話,事情就簡單的多了。

他們也不用面對那兇殘的血魔女了。

「只是,向天明喜歡的女人是誰,我們根本就沒有人知道啊。」小荒開口,發出了疑問:「而且,我們也曾經問過天機閣,天機閣也沒有相關的消息。」

「若蘭應該有消息了吧。」楊風則是看向了歐陽若蘭。

歐陽若蘭既然有這樣的提議,那就一定知道向天明愛的人是誰了。

「戰天宗宗主的女兒,戰小雲。」歐陽若蘭笑著說道。

這句話一出,密室裡面直接的靜了下來。

他們總算知道怪不得天機閣那裡查不到消息了。

不是天機閣那邊不知道消息,而是這樣的消息不會被他們賣出去。

戰天宗擁有的力量不比一些主宰家族差。

他們手中的資源非常的豐富,就連天機閣也得顧忌他們。

「這,難度太大了吧。」琴帝都是張大了嘴巴。

這裡面他們可是冒著得罪戰天宗的風險的。

「有把握嗎?」楊風也是看著身旁的歐陽若蘭。

他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要比在鋼絲繩上跳舞,弄不好的話,不但他們目的沒有達到,反而會死的很慘。

「如果操作的好,沒問題。」歐陽若蘭輕笑,臉上全是自信的笑容。

「好,你說吧,具體怎麼做,我們就按你說的來。」楊風隨即說道。

他相信歐陽若蘭。

戰天宗嘛,那就是天門的敵人,而且還是最大的敵人。

只是暫時不宜對上而已。

「若蘭姐,你就說我們該怎麼做吧?戰天宗怎麼了?我們也不怕。第一家族我們都不怕,何況是戰天宗?」小荒朗聲的說。

「你們膽子倒真的很大啊。」千手王淼發出了感慨。

他也知道楊風的真實身份。

實際上,正是因為如此,千手王淼當時才選擇投靠楊風。

一個九級葯神,還曾經斬殺過第一家族三祖的人,更值得他投靠。

現在他們聽到這樣的計劃,一是感激楊風幾個對他的信任,二是感嘆他們的瘋狂,竟然要對戰天宗宗主女兒出手。

戰天宗可是混亂之地絕對的霸主。

在混亂之地,沒有任何勢力可以與之抗衡。

甚至就算是八大勢力的其他勢力都不敢招惹戰天宗的人。

「王兄,你是不是怕了?」劍皇看著王淼,淡笑道:「我們天門的目標可是要統一混亂之地的,怎麼會怕戰天宗呢?」

「我是有點擔心。」千手王淼連忙的解釋。

「其實風險並不是很大。我們什麼都不用做的。」歐陽若蘭看向了千手王淼。

「我們什麼都不用做?」千手王淼不由的一愣。

他們什麼都不用做。

戰小雲就能將向天明殺了?然後血魔女就會大鬧戰天宗,殺了戰小雲?血魔女被戰天宗的高手所擊殺或者說最後自殺殉情?他總覺得事情應該沒有這麼簡單。

楊風也是看向了歐陽若蘭。

什麼都不用做?

最起碼也得挑撥離間一番吧。

「不用,我們只要將今天的事情傳出去就行了。不過需要添油加醋,其他的,我們什麼都不用做。」歐陽若蘭輕笑著說道。

「這消息也瞞不住啊,等於說我們什麼都不做。這樣真的行嗎?」琴帝那俊朗的上也是寫滿了疑問。這樣真的行嗎?

「戰天宗宗主的女兒是什麼人?你們沒有了解過,我可是了解過的。她可是和很多男人都有關係的。但是,同時,她卻是善妒的。她不允許這些男人和其他女人有染,如果要是我們傳出消息,向天明和血魔女楚紅顏在這裡含情脈脈,你儂我儂,那戰小雲就會爆發的。」歐陽若蘭輕笑著說道。 h3>第一千五百零二章戰釁/h3>

「這個戰釁真的是奇葩啊。自己和很多男人有關係,卻不允許一個男人和其他女人有緋聞?神界還有這樣的人?」心不由的說道。

「我也無法理解。」劍皇也是聳了聳肩。

「向天明難道什麼都不知道嗎?或者說,他知道了,但是卻不追究。這還是幻境之皇向天明嗎?」琴帝也是不由的問。

「他或許聽過一些傳聞,但是因為信任戰釁,所以不相信。戰釁那女人估計也不會在他面前和其他男人卿卿我我吧。神界之大,無奇不有。」楊風笑道。

這就像地球上有的男人或者女人同時和其他幾十個異往,但是那些異性根本就不知道。

「向天明真的知道,因為他本人碰到過。」歐陽若蘭看著眾人笑著說。

楊風等人一個個的都是張大了嘴巴,一個個的都是目瞪口呆的。

如果說向天明被蒙在鼓裡面的話,那還好說。

但是向天明知道還不在乎,這就未免太不可思議了。

那可是堂堂地榜高手向天明啊。

他願意忍受這樣的屈辱嗎?

是個男人都不應該如此啊。

「若蘭,沒開玩笑吧?」楊風愣著歐陽若蘭。

「當然沒有。」歐陽若蘭微笑著看著楊風。

「若蘭姐,這消息你是怎麼得到的?」心問。

這些消息,天機閣都不會透露。

歐陽若蘭也應該無法預測出來戰天宗的消息。

戰天宗厲害的人很多的,完全可以做到蒙蔽天機。

就好像血魔女楚紅顏一樣。

「黑夫人能力不錯,她一直負責戰天宗的消息,收集到了一些。本來我也沒有覺得這些消息特殊。但是,聯想到今天血魔女和向天明的對話,我就一切都想明白了。」歐陽若蘭解釋道。

「還是無法理解向天明啊,他到底是圖什麼,找這樣一個女人。我覺得這樣的女人還不如血魔女呢。」劍皇對於向天明的行為很是不了解。

「愛情這東西,誰能說的清楚啊。」琴帝開口。

「不過,他們這樣複雜的關係對我們倒是好事,可以利用一番。只是可惜了,現在看來,他們並沒有將二類紫金石礦說出去。我們倒是提前告訴了雲家。」歐陽若蘭苦笑。

當時他們也不知道向天明會不會將這個消息說出去,他們不敢賭,只好和雲家合作。

就算向天明說出去,這二類紫金石礦是雲家的,已經有主了。

有雲家在前面擋著,天門自然而然的就安全了。

「若蘭,不能這樣說。也沒有什麼可惜的。一半的利潤,還有一套傳送陣,同時和雲家打好了關係。我們也不吃虧。再說,當時根本就不可能冒險。我們的決策是正確的。」楊風立刻的說。

「就是。」心立刻的附和道。

Prev Post
怎麼他覺得自己有種被賣了的感覺?
Next Post
為了安全起見,羅念每書寫一個字,用一塊黑布覆蓋,避免自己因為前後字句產生聯想,再次出發那等銳利的氣息。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