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安全起見,羅念每書寫一個字,用一塊黑布覆蓋,避免自己因為前後字句產生聯想,再次出發那等銳利的氣息。

一個時辰后,羅念方才書寫完畢,整個過程到時十分順利。

他將紙頁小心翼翼捲起,遞給了羅征,同時也慎重的對羅征說道:「爹……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但爹若是想要修鍊,也需謹慎再謹慎!」

面對兒子的叮囑,羅征也頗為感動,這小子在自己體內世界修行,的確成長了許多。

「念兒這麼費心,這次不想要什麼獎勵嗎?」羅征忽然笑著問道。

「獎勵……」羅念眨了眨眼,忽然說道:「若我和靈雅修成大圓滿,能放我們離開體內世界嗎?」

犀利王女謀 靈雅是流花宗的那位聖女。

現在羅念在體內世界,實力已屬巔峰存在……

若想要再進一步,只能選擇離開這裡。

寧雨蝶一聽這話,臉色當即一沉,反對道:「不行!」 即使羅念在體內世界修行,一切由羅征掌控,總體是安全的。

一旦放羅念出去,鬼知道會面對什麼樣的危險,寧雨蝶自然擔憂。

面對寧雨蝶的斷然反對,羅念反擊道:「我沒問娘親你,我在問我爹!」

自幼開始,娘親雖然嬌慣他,但也異常強勢,說一不二。

羅念可能對羅征不假顏色,可一直很聽寧雨蝶的話。

可隨著羅念的成長,他終究要有自己的想法。

此前羅念回仙府時提過這件事,當時也被寧雨蝶否決了,現在他便當著羅征的面提起。

寧雨蝶吃了一癟,神色沒有絲毫放鬆,而是冷眼看著羅征,她想看看夫君的態度。

雖然羅征感受到來自於寧雨蝶的壓力,但他還是微微一笑道:「我同意。」

「夫君……你……」

看著兩父子的神態,寧雨蝶頓時為之氣結。

「念兒已長大了,他已是真神境強者,總不可能一輩子困在體內世界……」羅征勸說道。

這些道理,寧雨蝶自然懂得,可做娘親的對自己的子女有著天然的擔憂。

她正欲反駁,羅征又說道:「何況羅念有自己的追求,你若這般,只會耽誤了念兒的成長。」

自古慈母多敗兒,羅征理解寧雨蝶的擔憂,可該放手的時候還是需要放手。

「啪啪啪……」

「爹說得對!」

一旁的羅念竟鼓起掌來。

寧雨蝶心原本十分糾結,羅念還在這裡火澆油,她眼眶一紅,當即落淚。

看到這一幕,羅念才有些慌張了。

「念兒先出去吧,我勸勸你娘親,今天爹是答應你了,若你能修得大圓滿,我自會放你們出去,」羅征承諾道。

狂傲女丞相:鳳隱天下 於是羅念一溜煙便跑了出去。

隨後羅征輕摟寧雨蝶的細腰,又是一番勸慰,同時將天宮內的形勢說了一遍。

以羅念現在的修為,在天宮穩住腳跟不難,只要不脫離人族的範圍,也沒有寧雨蝶想象的那麼兇險。

寧雨蝶心也在自省,畢竟她知道羅征說的的確沒錯,一直將羅念束縛在體內世界,只能限制了念兒的發展……

羅征哄了好一會兒,才穩定了寧雨蝶的情緒,破涕為笑。

……

……

在仙府陪伴了寧雨蝶幾個時辰,羅徵才散掉了身內化身。

仙府內的時間流速與母世界相同,等到羅征睜開眼時,外界也不過是剛剛天亮。

他將黃紙和羅念譯出的梵收納好,摘了旗幟后,則前往龍城。

按照約定,這黃紙今日要歸還。

在真意劍閣歸還黃紙時,守衛劍閣的「青伯」還詢問了一番,羅征自然回答並無什麼體會,青伯直說自己早已料到,又浪費了幾百萬神晶……

歸還了黃紙后,羅征轉而回到龍城門口。

他旗下人數已夠了,當初接受「守衛碧雲城」的任務,雖然沒有圓滿完成,但問題不在羅征身,凡是活下來的人都算是默認完成,所以功勛也是夠了。

其實羅征既然打算上山了,升不升盟主已沒有太大的意義。

可現在羅征不是孤身一人,他還有眾多旗下之人,如果自己一走了之,這些旗下之人恐怕只能轉投其他。

在龍城門口一側,羅征又見到了那個凡人老者。

老者似乎料到羅征會前來更換旗幟一般,「升任盟主后,你旗下之人皆能進出龍城,這番打算自然是極好的,不過你若是上了山,盟主之旗是要退還的。」

羅征微微一愣,問:「老人家,知道我要上山?」

發生旗幟的老人淡然一笑,沒有直接回答羅征的話,反而建議道:「你這般,不如推選一名有實力者,接替你的旗主之位,現在龍城內你的聲名在外,其他人也不敢打你的主意,像莫一劍那樣扶持一人即可。」

這個建議,算是與羅征的想法不謀而合。

可有實力者……

羅征有些為難了。

他之前考慮的是蘇寬,可蘇寬的修為太弱。

「殷月環原本是大旗主,她若努努力,靠自己的實力升為盟主也是有可能的,提前成為盟主,也很合理,」老人又說道。

「殷旗主?的確可以……」

羅征初入龍城,她亦給予自己不少幫助,自己旗下之人多數時候,也是由她庇護,的確是極佳人選。

「你若願意,今日這盟主之旗,我便直接算在殷月環名下吧,」老人繼續說道。

羅征微微一笑道:「老人家是催我快些上山?」

「你原本不屬於龍城,加入我們天宮,自當應有更好的待遇,」老人淡淡說道。

「既是如此,在下恭敬不如從命了……」羅征拱了拱手。

龍城外的曠野。

羅征讓月白誠將旗下之人召集在一起,同時也找到了殷月環。

「羅征,到底什麼事情,要召集眾人?」殷月環問道。

眾人也是一頭霧水。

羅征將須彌戒指輕輕一點,一桿旗幟徑自飛向殷月環,「這是你的。」

殷月環一把接過旗幟,臉露出異色,「盟主之旗?」

羅征點點頭,「我已將功勛轉給你了,以後你是龍城新晉盟主,日後我旗下之人也託付給你照顧了。」

聽到羅征這話,旗下后招收的那些人尚且還好。

但月白誠和秋易等學宮弟子們則是面面相覷……

尤其是賴華北,急忙忙的問道:「旗主大人,你要離開龍城了?」

羅征點了點頭,「是。」

「嘩……」

學宮弟子們頓時炸開了鍋。

在這些學宮弟子眼,羅征是他們的宗主,是引路人,他們能進入龍城,安安穩穩修鍊至今,是靠著羅征一個人的能力!

現在羅征要離開,他們哪裡能接受?

蘇寬的臉色倒是平靜,在他看到秋陰河之際,已經明白,羅征山已在所難免了。

實際這傢伙一直賴在龍城,原本是一件非常不正常的事情。

「旗主既離開龍城,是要上山嗎?」月白誠問道。

龍城外的消息並不閉塞,這些學宮弟子們在這裡呆了一年,對於整個天宮的構架也有一番了解。

在龍城內混出頭,要麼上山,要麼入太一衛。

太一衛是要先升為盟主,再接受一年一度的考核,現在羅征直接將盟主讓給了殷月環,羅征自然不是加入太一衛。 羅征點頭回道:「是的,我要上山了。」

在觀山州內被那鳳女緊緊相逼,最終還是讓秋陰河看出了來歷。

暴露身份后,他只有兩個選擇。

要麼上山,要麼離開太一天宮,秋陰河也給出了這兩個選擇。

而太一天宮終究是三大正統之一,亦是傳統的劍修之地,這裡的確很適合羅征。

重要的是,從秋陰河口中得知,天宮選擇的路與自己並不衝突,與九黎並無相左。

他做出上山的選擇也順理成章了。

聽到羅征的回答,學宮弟子們又陷入了沉默。

他們都知道上山是什麼意思,更加清楚,羅征是有資格上山的。

這些人固然捨不得羅征離開,但若是一味挽留恐怕會顯得自己太自私了。

天庭地府微信群 月白誠看著沉默的眾人,隨即誠懇的說道:「族長是真正的天才,留在龍城照料我們,太屈才了,現在他要上山,也是天宮慧眼識珠,我們應該祝福他才對!」

「月白誠說得對!」月白浩跟著說道。

「旗主已經為我們付出太多了!」

「要不是旗主,我們連劍牆都過不了……」@^^$

「大家潛心苦修,日後也能追隨旗主上山……」

氣氛一下子熱烈起來。

在龍城不過一年時間,這些學宮弟子們心態有了很大的變化。

像月白誠,秋易等人在道劍宮內算是絕對天才,可龍城中舉目望去,比他們強的不在少數,自是明白什麼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月白浩等道劍宮紈絝,也徹底收心,每日潛修,竟直追月白誠他們。!$*!

「要不是旗主,別說龍城了,我連道劍宮都進不了……」賴華北忽然幽幽的說了一句。

羅征跑到天墉城時,賴華北純粹是為了尋找一個援手,哪曾想到,這樣一個人,將自己從天都州帶到七星州,然後一路到了中神州。

這一年多的經歷,對他而言簡直如夢一般。

羅征上前拍了拍賴華北的肩膀,隨即說道:「現在不是連龍城也進了么?日後也許能上山呢?」

「我已經很滿足了,」賴華北認真地說道,「至於上山,我是不敢奢望了……」

一個龍城已是賴華北心中的聖地,上天宮,他根本不敢想。

這些人中,賴華北的天賦恐怕倒數第一,上山的確很困難。

「在此之前,你有想過自己回來龍城?」羅征反問道。

賴華北搖搖頭,打破腦袋他也想不到自己會有這樣的經歷。

「那就是了,只要努力,一切都有可能,」羅征說道。

億萬老公多關照 賴華北點了點頭,神色也變得堅毅起來。

這一夜……

殷月環盟下之人,皆未修鍊。

她將盟主之旗插在了稍偏遠的位置。

學宮弟子點了篝火,將羅征圍在一圈,徹夜暢聊。

殷月環顯得有些沉默。

實際上她的確被突如其來的盟主之位嚇到了。

身為龍城外三大旗主,她的確有希望在童盟主離開後接替,但童盟主實力不夠強,離開龍城不知猴年馬月。

更重要的是,羅征能夠製造悟劍靈液!

司徒修是如何做大的,殷月環當然清楚,能夠給一念悟道的天才代銷悟劍靈液,完全是可遇不可求的機會。

她一時間難以接受,這樣的好事情會降臨在自己頭上。

「殷旗主今日好像不高興?」羅征注意到了殷月環的情緒,忽然問道。

殷月環說道:「忽然變成盟主,怎麼可能不高興,只是覺得這一切……來得太容易,好像虛幻一般……」

「虛幻的,未必不真實,」羅征笑道。

「的確是這樣……」

Prev Post
這奪命血蓮進攻很厲害,當奪命血蓮盛開的時候,將會瞬間擊殺它攻擊的對象。
Next Post
嗤嗤嗤!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