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少年公子身邊的那名先天九重境小宗師站出來,漠然地開口道:「交出水靈寶葯,若不然,我就先殺了這兩人!」

他指著夜幽夢和圖騰青年,目光卻森然地盯著江寂塵。

又是威脅!

江寂塵心中殺機更盛。

他身影驀然之間踏動,極速向前衝去,根本無視湖面三名先天八重中境小宗師。

江寂塵此時是動用了暴靈術!

瞬間暴發出全部靈力,催動靈修步法,速度暴增數倍。

這是江寂塵許久未動用過的秘術,以前被黑衣老僕人追殺時被逼動用了一次,此時他為暴發出最快的速度再次動用。

今時不同往日,以現在江寂塵的修為境界,踏出的靈修步法的速度本身不知比從前快了多少倍,此時再有暴靈術的加成,幾乎是十數息之間,江寂塵跨過了數千米距離,出現在了夜幽夢身邊。

而湖面三名先天八重中境和圍著夜幽夢的三名先三七重境小宗師根本沒有反應過來。

「噗!」

動用暴靈秘術的後果,就是再次吐血,傷勢更重。

但江寂塵毫不在意,赤銅劍遞出,一式八方風雨,天地飄搖!

「噗!」

兩位先天七重境小宗師直接被斬殺,一名受重傷,臉露驚懼之意,欲要退走,但一片刀光劃過,他的頭顱飛起,就此身殞。

是夜幽夢,她突然出手,把握戰機精準到極致。

修為雖不高,但讓人看得無比心寒!

江寂塵環視四周,最後目光陰寒地盯著少年公子道:「水靈寶葯就在我身上,便看你有沒有命來拿了!」

說話之間,江寂塵一指點出。

「雲消雨散!」

殞靈指中的第一式。

不過,那名先天九重境的小宗師果然強大,抬手之間就拍滅了疾射來的指光,接著,他雙手幻動,無盡的絕殺靈印,如漫天洪水,從天而降,把江寂塵和夜幽夢所處的一方天地都覆蓋住。

這就是先天九重境小宗師的威能,抬手之間,天穹變色,山河動搖!

然而,江寂塵此時毫不猶豫的取出一角蒼天殺陣,對著漫天靈印就是一掃。 ?

絕世殺機,搖動蒼天,蓋壓大地,所至之處,萬物成灰!

先天九重境的無上小宗師的攻擊,本來恐怖無比,江寂塵、夜幽夢他們都無法抵擋。

但此時,一角蒼天殺陣一出,這些所有的攻擊直接潰滅,化成虛無。

在青月城的時候,江寂塵只不過是先天三重靈修境,但他催動一角蒼天殺陣,就已掃滅了一群先天七重境的小宗師,更是重創了兩名先天八重境小宗師。

如今,他先天六重初境,催動一角蒼天殺陣,那已是可怕到無法想象的地步,隱然可以威脅到了大宗師的存在。

修為越高,催動出一角蒼天殺陣的力量就越大,至於極限,江寂塵感覺應該可以威脅到築基境之上甚至更高級的存在。

何況,這一角蒼天殺陣是第二陣中的主要部位,隨著它吸收精血,不斷恢復,只會更強!

「啊,這是什麼絕殺大器,不要」

先天九重境無上小宗師慘叫,身上的防禦根本無法抵擋分毫,直接被無窮殺機催毀,然後穿透他的身體,瞬間讓他血肉模糊,他如同一頭受傷的野獸,發出慘叫之聲。

那三位從湖上趕來的先天八重境靈修者欲要出手,此時卻生生止步,無比驚恐地看著這一幕。

「噗!」

在慘叫聲中,這名先天九重境無上小宗師身體爆開,化成了一片血霧,最終被一角蒼天殺吸收了,上面的一條紋路又清晰了一些。

滅殺先天九重境無上小宗師之後,江寂塵隨手收回了一角蒼天殺陣。

此時,他臉色無比蒼白,體內的情況非常的不妙。

孤陰、孤陽、虛空無影、暴靈秘術、蒼天殺陣!

這些都是以傷害身體為代價的術法,又或者是一天才能動用一次的玄妙之術,卻幾乎是江寂塵在短短的幾十息之間完成。

這一切,所需要付出的代價無法想象!

但江寂塵這一刻不能倒下,他冷冷地注視著少年公子韋小豪,吐出一口血沫,聲音嘶啞地道:「現在,倒要看看誰不知死活了!」

說話之間,夜幽夢的動作更快,已經一步踏出,大砍刀無聲無悄的斬向少年公子韋小豪的脖子。

靠,又是斬首!

江寂塵一陣無語,只能喊道:「先留他一命!」

聲落,夜幽夢的大砍刀也堪堪地停在了韋小豪的脖子之上,刀鋒在上面劃出一道淡淡的血痕,只有一絲血水滲出。

如此厚重的大砍刀,出刀也是無比的迅猛,竟說收刀就收刀,如此刀法當真出神入化,便是江寂塵也看得一陣目炫神迷。

再加上夜幽夢如此瘦小的身子,舞動如此一柄大砍刀,更加突顯出妙至巔峰的刀法意境。

反觀,少年公子韋小豪,此時面無血色,感受到脖子上巨大的砍刀隨時要斬下他的腦袋,那種壓迫和恐懼感差點讓他崩潰。

他年紀尚剛至十四歲,修為卻已是先天七重初境,但心智根本不堪一擊,所以,夜幽夢伺機而出的一擊,他根本無法避開。

而聽到江寂塵的聲音,夜幽夢疑惑地看著他。

「咳,人質!」

江寂塵先咳了一口血,然後才說道。

夜幽夢明白了江寂塵的意思,就直接鬆手,讓大砍刀的重量壓在韋小豪的肩膀上。

「噗!」

韋小豪突然感到肩膀上一沉,讓他如同被一座小山壓了下來,震得在內腑都受傷了。

這一柄大砍刀竟然如此沉重,韋小豪心底一陣發寒,想著剛才這一刀可是要斬向他脖子的。

「我投降,這位大哥,刀沉,可否移一下!」

韋小豪哭喪著臉道。

本來還想裝逼一下,現在倒好,差點連小命都要交待在了這裡。

這兩人明明是一名散修,怎麼會如此厲害?跟他以前欺負的那些散修根本不是一個檔次,這次他真真正正的踢到了鐵板。

「可以呀,先讓那三個傢伙滾吧!」

江寂塵冷冷地開口道。

其實他現在很想殺了那三個偷襲他的傢伙,但現在身體狀況不是很妙,畢竟,在如此情況之下斬殺一名先天九重境無上小宗師,那已是暴發了他除了七彩靈力之外所有的力量。

「你們三個廢物,還不快給我滾!」

三名韋小豪的追隨者哪怕沒有韋小豪的話,此時也是嚇破了膽,根本不敢對江寂塵出手。

剛才那大殺器太過可怕了,連先天九重境的無上小宗師都可以隨手掃滅,他們上去豈不是送死?

何況,他們又知道江寂塵只能一天催動一次一角蒼天殺陣,所以,聽到韋小豪的話后,如受大赦,臨走之時叫道:「小公子且放心,我等會聯繫大公子前來救您!」

「還有二位且聽好,你們挾持的人是七大世家之一韋家的小公子,若是敢傷到了小公子,不僅你們死無葬身之地,還有你們的親人、朋友所有關聯的人都難逃一死,所以」

然而,這二人還沒有說完,江寂塵已經為耐煩的揮手打斷他的話道:「夜幽夢,別聽他廢話,斬了!」

「啊,英雄,饒命呀,你們三個蠢物,想害死本公子么?還不快愉給我滾,若再多說一句話,我定饒不了你們!」

韋小豪此時哭天搶地喊道,顯得無比的悲涼凄慘。

但心裡,他已經把那三個追隨者罵了個狗血淋頭:「你大爺的,三個蠢物,就不會看情況么?沒看到我的小命捏在人家的手中么?竟然還敢出言威脅人家!這兩個可是都不受威脅的猛人呀!」

甚至這一刻,韋小豪有了殺死了這三個蠢物的心。

聽到韋小豪的話,三人再也不敢出言,更不敢逗留,直接疾飛離去。

江寂塵遠遠傳音道:「若是我發現暗中跟隨我,那你們的韋小公子也不用活了!」

聽到江寂塵的話,無論是離去的三人,還是韋小豪才知道,對方絕對是一個狠人,無所顧忌,絕對敢對他下手,根本不在意他是韋家小公子。

「兩位大哥,從此小豪就是您兩的跟班了,叫我往西絕不敢往東,叫我往北絕不往南,全聽二位大哥的!」

看清了情形之後,韋小寶立刻就似變了一個人一般。 ?

一副無賴發賤的樣子,哪裡還像之前的少年公子樣子?

夜幽夢看到那三位靈修者走之後,才終於把大砍刀從韋小豪身上取了下來。

江寂塵取出剛剛摘取的水靈寶葯,取了一片葉子,然後丟入口中。

水靈寶葯,不僅對水靈修行者有無上的好處,更重要的卻是其療傷功效。

一小片水靈寶葯的葉子,內蘊驚人無比的水靈之力,被江寂塵以源字凝氣訣煉化之後,很快就撫平了體內之傷,瞬間已好了大半。

後續余傷,則需要慢慢恢復,以江寂塵強悍的性命修為,根本無需在意。

做完這一切之後,江寂塵才把目光投向韋小豪,陰陰地一笑道:「全聽我們的?那好,先把所有寶葯標記的地圖交出來吧。」

聽到工寂塵的話,韋小豪終於臉色大變。

沒想到,江寂塵眼光竟是如此的犀利,竟然知道他有寶葯地圖。

其實,如他們這些傳承悠久的大世家,歷代都有人進入歷煉之地,所以,這些人就會把在歷煉之地中探索到,未成熟的寶葯標記下來,並製成地圖。

如此歷代累積下來,便使得擁有了寶葯分布圖,後代子弟進來,只要跟著地圖上的標記尋找,就可以輕易的尋找到這些寶葯。

江寂塵現在就是向韋小豪索要寶葯地圖。

見韋小豪在猶豫,江寂塵冷冷的一笑,對夜幽夢道:「幽夢,斬了,直接搜身!」

連一點廢話都不想說,而夜幽夢更是直接舉起大砍刀要斬過去。

見到夜幽夢的動作,韋小豪心就寒了,想著剛才壓在肩膀上的大砍刀,想想,只要被輕輕一拍,他都要成了一片肉泥,這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

「別,我給,兩位大哥,我韋小豪的命都是屬於您二位,更不要說就一張寶葯地圖而已!」

說話之間,韋小豪再沒有一絲猶豫取出一張獸皮地圖,交給江寂塵。

「韋小豪,看到你如此識趣,那就先留你小命,好好伺候我的小兄弟夜幽夢,若有怠慢,定殺不饒!」

拿到了寶葯地圖,江寂塵眉開眼笑地說道。

「是是以後二位就是我大爺,我韋小豪必然會盡心伺候!」

韋小豪賤賤地開口道。

但他心中卻是在流著血淚,格老子的,自己堂堂韋家小公子不僅成了階下囚,小命隨時不保,還要盡心伺候那個可怕的大刀少年,恨吶!

「此恨在心間,他日必血洗!」韋小豪心中暗暗發誓。

夜幽夢此時冷冷地開口道:「不需要!」

江寂塵奇異地問道:「為什麼?」

夜幽夢想了一下道:「看起來就像一個廢物,連我的刀都提不動!」

江寂塵:「」

韋小豪:「」

最終,江寂塵把圖騰青年交給了韋小豪!

當然,韋小豪身上的中級藏空袋等一切都東西都落在了江寂塵的手上,只留了一個裝著生活用品的初級藏空袋給他,同時要負責背負圖騰青年。

另外,修為被江寂塵以神秘手法禁封了一半,所以,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反抗和逃跑能力。

莫說現在被禁封的了一半的修為,就算是修為全好,也絕擋不下夜幽夢的大砍刀。

何況,他現在對夜幽夢拖著的大砍刀有著莫大的恐懼和心理陰影。

還有一樣讓他無比憚忌的,江寂塵在他體內下的禁制,竟然以韋家無上靈修心法也無法破開,甚至連撼動半分都不行。

一般而言,能夠運用如此厲害的禁制,最少也要達至築基境方可。

但江寂塵只是先天六重初境而已,就能夠做到了如此境界地步,這更讓韋小豪震驚和畏懼。

這兩個真是妖孽一樣的傢伙!

韋小豪心中感嘆,無論是強大絕倫的江寂塵,還是拖著驚人重量大砍刀的夜幽夢,都是無比變態的存在,不是韋小豪能夠反抗,想要保命,只能乖乖聽話,並體現出價值來。

江寂走在最前面,韋小豪背著圖騰青年,走在中間,夜幽夢拖著大砍刀在最後。

江寂塵手中捧著一幅地圖在細細的研究,這是韋小豪給的寶葯地圖,只見地圖上面標著二十多個星點,共有三種顏色,綠、紅、紫、彩色。

聽韋小豪說,紅色代表寶葯已到了年份,可以採摘,而江寂塵果然在地圖上找到了之前找到水靈寶葯的地方,上面標著一點紅色,整個地圖上有近十個紅點。

綠色代表寶葯年份未到,還沒有成熟,也有十來個點。

紫色代表的寶葯最為珍貴,遠超其餘的寶葯的價值,地圖有共有兩點。

而彩色代表的則是最頂級的寶葯,地圖上只有一點。

只要跟著這地圖尋找,那還真是大發了。

靠,這寶葯地圖是無價之寶呀,若再從別的世家子弟手搶來,那收穫想想都讓人激動!

Prev Post
洛天出現在了智宏的身前,看著那乾瘦的智宏,取出了一枚丹藥,放進了智宏的口中。
Next Post
既然如此,劉麻子就在心裡惡狠狠道起了誓,一定要從這個新的金主冤大頭身上狠狠的刮下一大筆好處。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