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如此,劉麻子就在心裡惡狠狠道起了誓,一定要從這個新的金主冤大頭身上狠狠的刮下一大筆好處。

與劉王氏堆在滿臉的殷勤不一樣,劉麻子到底是姬舞晴的師父。

他多少要端著點派頭,一會好和劉王氏一個唱黑臉,一個唱白臉的多多勒索銀錢。

他幾步走到武清面前,很有些家長關切的樣子,「舞晴啊,你可回來了,這幾天把你師娘可急壞了,師父這一雙老腿也差點給跑斷了。」

說完他看向一旁的許紫幽,嘿嘿的笑道:「敢問這位先生,是怎麼和我家閨女走到一起的?」

然而叫他們沒有想到的是,武清開口就把他們三個老傢伙噎了個半死。

「呵!」

武清挽住許紫幽的手臂,微抬起下巴,冷眼環視了一下各懷鬼胎的三個老傢伙。

嗤笑一聲,不屑的說道:「剛才讓王嬸攔住了,一句話都還沒來得及說,我和許先生回到這裡可不是專程來看望你們的,更不是要回來住的。

我們想要的是,叫你們規規矩矩的把加在我身上的師徒契交出來!

可千萬別耽誤許先生跟我結婚辦手續!」

武清這話一出,三個形容猥瑣的老傢伙兒動作立時一僵。

都被驚嚇在了原地。

無論是劉麻子、劉王氏,還是一旁的胖王嬸,都以為武清的默不作聲還是以前的脾氣。

她根本不敢還嘴。

他們對武清的隱情客套,完全是因為要做給外人許紫幽看。

但是武清突然來了這麼一句話,立刻擊中了他們的痛點。

什麼?!

他們沒有聽錯吧?

想來軟弱無能的姬舞晴這才睡了兩個男人。

結婚的事都還八字沒一撇呢,就敢在這裝比擺闊氣,要一腳踢開他們這幾個老傢伙?!

胖王嬸咽了一口唾沫,最先反應過來。

她顫著臉上肥肉,和事佬一般的好言勸解著說道:「哎呦,我說舞晴大閨女呦!你可不能說這麼沒良心的話,這可都是辛苦養你教你的師父師娘。

比你的親生父母可都要費心。

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你可不能前腳攀上了高枝兒,後腳就把恩人們一腳踢開。

這麼沒良心可是要遭報應的!」

劉王氏臉上肌肉狠狠抽搐了下,勉強壓下心裡罵街的髒話,擠出一絲假笑伸手用力的點了一下武清的額頭。

「就是就是,你個沒良心的,胳膊肘就知道往外拐,師父師娘拉扯你那麼大可是老大的不容易呢!可別說這些個玩笑話,叫我們老兩口活活的嘔死呢。」

「哦?」

武清抬眼不屑的瞥了劉王氏一眼,「就你們這樣沒臉沒皮,黑心黑肝的人販子,還能被人給活活嘔死?

那你們倒是死一個給我看看吶!

要是力度不夠,不然我再加點料,把你們這麼多年苛待虐待姬舞晴的種種無恥行徑都說出來,再把你們常掛在嘴邊侮辱姬舞晴的髒話都一起還給你們,好叫我看看你們究竟死不死的了?!」 ?風不凡跟著他的母親雨藍萱來到了家族裡的花園裡,他撅著小嘴不甘心的坐在石凳上,雙腿胡亂的擺動著。雨藍萱走向花園裡的一個小屋子裡。不一會,花園裡又跑進來了一個小女孩,風不凡轉眼一看原來是風玉兒。

風玉兒來到風不凡面前說道:「不凡哥哥別不高興啦,我看那個石頭一定是壞了,在我看來不凡哥哥最厲害了。」風不凡沒有理她,在風不凡看來自己都不如一個小女孩,這讓從小到大都保護玉兒的風不凡很是丟臉。原來的時候風家別的小孩欺負玉兒都是風不凡來保護玉兒的,現在倒好玉兒修鍊天賦那麼高,而自己呢居然沒修鍊天賦,這一下風不凡可受不了了。風玉兒就在那邊不停的勸說著風不凡,而風不凡一點都不理會她。

一會雨藍萱端著兩盤點心從小屋裡出來了,雨藍萱來到風不凡面前把兩盤點心放在石桌上說:「別不高興了,我給你做了好吃的點心,正好玉兒也來了,一起吃快,別不高興了。」七歲的風不凡畢竟是個孩子,看到好吃的很快就忘掉了剛才測試的結果,大嘴大嘴的吃著。

本來今天是風不凡七歲的生日,這天本來風不凡是主角,結果因為測試結果,風行和風玉兒成為了主角,也因為風不凡的測試結果很差,所以今天人們都在為風家出了風行和風玉兒這兩個天才而慶祝,人們不是忘記了風不凡的生日,而是因為風不凡一天都沒有再出現,所以人們也就沒有在慶祝他的生日。

風不凡吃完點心后就回到自己的小屋裡,躺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什麼,慢慢的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風不凡慢慢的睜開眼往窗外一看天黑了,他雖然吃點心的時候很開心,可是自己一個人靜下來,想著今天測試的時候家族人期盼的眼神變成失望,雖然他們沒有說什麼,但風不凡知道自己很令他們失望。雖然風不凡才七歲,但是在這個修真世界里,沒有修鍊天賦是多麼的可悲,風不凡不甘心,心裡一直很難過,自己沒有修鍊天賦,那麼怎麼可以幫風家重回東玄超級家族行列。

那年在風不凡四歲的時候,他看見自己的父親一個人唉聲嘆氣的和自己的母親雨藍萱說:「藍萱對不起,是我自己沒用不能讓你再回一次雨家。」那時很小的風不凡就發誓一定要讓風家重回曾經的輝煌,讓自己母親所在的雨家刮目相看。所以現在風不凡很傷心很不甘。

躺著躺著,風不凡聽著外面的歡聲笑語,自己起身下床走出了自己的小屋,往家族後山走去。來到後山,風不凡順著山路來到了山頂的風雨亭,風不凡記得小時候自己的父親母親經常帶著自己來這裡,風雨亭就是用父母的姓取的。風不凡在風雨亭里坐著看著山下燈火闌珊的家族,風不凡覺得自己好像不屬於這裡一樣,尤其是今天特別的感覺格格不入。小小的身體就蜷縮在風雨亭的柱子旁邊,刮過一片山風,小小的身體瑟瑟發抖,但風不凡不想回去,不想看到家族內人的眼神。就這麼一直坐著,坐了一會天空開始下起雨了,天空變得更冷。

此時,山下的風家家族的聚餐由於下雨已經結束了,人們都陸續的回到了自己的住處。風浩天來到了雨藍萱的住處,準備找妻子一起去看看風不凡。

兩人很快來到了風不凡的住處,風浩天上前敲了一下門說道:「不凡,開門我和你母親來給你過生日了。」風浩天又敲了幾下,可是屋內仍沒有任何動靜,此時雨藍萱說道:「他沒在屋子裡,我察覺到屋裡沒有任何生機。」風浩天說:「今天他測試回來后,又沒有什麼不對勁。」「沒有啊,他還吃了我做的點心呢。」「走去找他。」

風浩天和雨藍萱找了很多地方,依然沒有找到,這時一個風家的人說道:「族長,我看到風少爺傍晚的時候去後山了。」風浩天聽完和雨藍萱就一下起身騰空而起向後山飛去。

天空下著大雨,此時風不凡一看雨越下越大,雨水已經能刮進風雨亭,他準備下山了。 練習生從徒手劈磚開始 風不凡順著山路慢慢的往下走著,這時看見天空中自己的父母了,剛想叫一下,結果腳下沒注意,一下子摔倒了,滾下了山,空中的風浩天和雨藍萱看到這情景趕緊飛了過來,可是還是晚了一步,風不凡的頭已經撞在了一塊大石頭上,鮮血流了出來。

風浩天抱著風不凡向家族飛去,來到家族的住處,風浩天把他放在床上,用手指點在了在風不凡的額頭,一會風不凡撞在石頭上的傷口就好了,可是額頭卻有一個斜杠的疤,雨藍萱說道:「怎麼還留了個疤,不應該啊」兩人都不知道為什麼會在眉心處留下那個疤痕,按理說風浩天是個靈動境的高手,不應該治不好這點傷,不應該留下疤痕。

修真一般分為四大境界:自然境丶功利境丶道法境丶天地境。而每個境界又分為很多的境界,自然境又分氣、靈、魂三種境界。氣境有氣開境丶氣動境丶氣凝境。靈境有靈開境丶靈動境丶靈凝境。魂境有魂開境丶魂動境丶魂凝境。四大境界可以同時修鍊,也可以一個一個修鍊,不過很多人都是逐一修鍊,同修的人幾乎沒有,因為那樣太累太煩心,一不小心就可能散去自身的一身修為。風浩天正是自然境的靈動境,雨藍萱也是這個境界。

此時,躺在床上的風不凡早就沒了感覺,在他頭的眉心處有一個黃色光點在閃耀著光芒,但外界是看不到的,閃著閃著黃色光點消失了,一片黃色瞬間充滿了風不凡的整個身體。慢慢的風不凡有了知覺,他慢慢的睜開雙眼看到了屋頂,自己想到:我終於看見別的東西了,我沒死。

此時已經是半夜了,但風不凡的屋子裡還有一個人,她就是雨藍萱,看到風不凡睜開雙眼,高興的抱著風不凡說道:「不凡你終於醒了。」

李辰看著眼前的這個美麗女子,才終於明白,自己是重生在別人的身體里,自己現在叫風不凡,剛才李辰接受了風不凡的身體,當然也包括記憶。其實風不凡撞在石頭上就已經死了,只不過眉心的黃色光點才使外人感覺不到他身體沒有生機。

此時李辰想著:既然現在重生在這個風不凡身上,那麼以後自己就是風不凡了,因為李辰看到了風不凡這麼小這麼堅強倔強,只為了讓風家重回巔峰讓父母高興快樂,所以李辰決定幫他完成這個心愿。心裡想著以後我李辰亦是風不凡。

lt;ahref=gt;起點歡迎廣大書友光臨,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lt;/agt;lt;agt;。lt;/agt; 武清一通話機關槍發射似的啪啪啪說完,劉王氏、劉麻子連並著胖王嬸一起都驚在的當場。

過去那麼多年,姬舞晴從來都只有挨打挨罵的份,半點還擊的想法都沒有。

如今怎麼就忽然變得這麼伶牙俐齒的噎死人不償命了?!

在一瞬的震驚之後,劉王氏立時抓住武清的胳膊就跌坐在了地上。

同時還發出一陣殺豬般的嚎叫!

她涕泗橫流的瘋狂控訴著:「哎呦!挨千刀的! 總裁:敢親我試試 沒良心的小婊子小浪蹄上了男人的床,就他娘的恩將仇報了啊!

哎呦呦!可是委屈死我啦!

哎呦呦,可是不能活了!」

武清望著劉王氏瞬間掏出自己的必殺絕技——潑婦罵街,眉頭用力一擰。

她拽著許紫幽的胳膊,用力的捏了一下。

示意他的角色人物也該開始表演了。

許紫幽瞬間領會,立馬擺出一副兇惡不講理的紈絝公子哥的模樣。

他猛地抬腳,朝著劉王氏的胸口嘡地就是一腳!

把八爪魚一樣糾纏著武清不撒手的劉王氏瞬間踢出去十幾步遠。

「放開你的臟手!誰要是敢碰我家小美人,爺爺就把她的腦袋擰下來當球踢!」他指著劉麻子劉王氏的鼻尖惡狠狠的叫道!

胖王嬸一看情形不對,嗷嗚的尖叫了一聲,捂著嘴巴抬腳就朝著大門奔逃了出去。

一面跑著一面還喊著,「殺人啦!小婊子串著姘頭要欺師滅祖,要殺人啦!」

劉麻子立時嚇得倒退了好幾步,他額上淌著汗的抬手指著許紫幽。

指出的手指卻又不爭氣的顫個不停。

他結結巴巴的控訴道:「你···你們···想要師徒契就拿出十根金條出來···不然咱們就官府見!」

許紫幽上前一步,抬腿就又要一腳踢飛出去:「敢訛詐小爺?!小爺這就踢死你們!看看這錢你們有命要,又有沒有命花!」

說話間,被狠狠踢在地上的劉王氏捂著胸口差點一口氣沒運上來。

她雙手捂著心口就勢撒起坡來。

「哎呦!殺人啦!疼死我啦!」

許紫幽眉頭不覺一皺。

他之前雖然不認識劉麻子劉王氏,但是對這種暗娼家卻是很有了解。

一般這幫人都是臭味相投的群居一塊。

除了同樣做暗娼的女鄰居,周邊還會住著很多流氓混混,受各種利益輸送的原因,都會串聯著鬼混在一起。

如今鬧出這麼大的動靜,劉王氏和奔逃出去的胖王嬸分明就是去請救兵的!

像是為了印證他的猜測沒錯。

他前面才想到這個可能,下一秒院子外面就響起了一大片兇惡的叫喊聲。

那是各種流氓混混叫囂著的叫罵聲。

武清與許紫幽急急回頭,就見一個大群混混揮著棍棒蜂擁一般的擠進了院子。

為首的正是之前跑出去的王嬸。

她扯著嗓子尖銳的叫喊道:「就是這個小賤人!要欺師滅祖,要殺人打人!」

那些衣衫破爛的男人們,一個個凶神惡煞彪悍無比的朝著武清與許紫幽怒喝叫罵著!

「他奶奶的!青天白日的就敢殺人!真他娘的沒王法了!」

許紫幽環視滿院子他根本干不過的人,額上汗珠登時就滑落了下來。

------題外話------

今天萬更結束,友友們早點休息,最愛泥萌mua!(*╯3╰) ?第二天早晨,風不凡起床看著窗外,看著那剛剛升起的太陽,心裡想著我終於又活了,來到這個世界,我以後不要在像以前一樣了,被人欺負還被人害死,有仇不能報,以後的我要成為這個世界的強者,再也不能受人陷害欺負,要有能力保護這個世界的親人朋友。

風不凡昨晚知道,自己來到的這個世界是可以修真的,和原來看到的網路一樣,人修鍊以後不僅能強身健體,越往後修鍊還能延長壽命騰雲駕霧翻山倒海。在這個世界一切都是強者為尊。所以風不凡決定自己要努力的修鍊,成為強者。

雖然想修鍊,可是昨晚風不凡知道自己這個身體的修鍊天賦幾乎沒有,這讓他有點鬱悶,此時風不凡想再到後院去測試一下自己的修鍊天賦,畢竟之前的測試的不是自己。風不凡下床推開屋門走向了家族的後院。

來到後院風不凡一眼就看見了那塊黑布,慢慢的來到黑布旁邊,風不凡用手把黑布拉了下來,然後把手伸向了測賦石,手碰到測賦石一會,整個石頭就變成了一片幽黃。風不凡知道黃色是代表修鍊天賦一般,他也見過那個黃色和現在的幽黃是不一樣的啊,這個幽黃顏色極深,忽然間風不凡想起了自己死後曾經帶過的地方那裡也是一片幽黃,那裡的幽黃和這個測賦石的顏色一模一樣。風不凡感覺到很奇怪,自己也搞不懂自己到底是什麼修鍊天賦,但覺得起碼自己現在還是有修鍊天賦的即使一般也比以前強多了。

其實風不凡不知道,曾經那個風不凡不是修鍊天賦沒有,而是這個世界最妖孽般的存在,在遠古時代,曾經有過測試修鍊天賦的,測賦石也是沒有變化,其實不是沒有變化而是顯示的顏色是透明色,可以說這是最高的修鍊天賦。因為大家都不知道所以才使一個妖孽般的人被人認為是沒有修鍊天賦的,從而使風不凡產生了昨晚的悲劇,也陰差陽錯的使李辰復活了。

現在的風不凡雖然還是那個身體,但修鍊天賦已不是那種妖孽級別的了,只因為自己呆過那種地方,才使得自己現在測試的結果是這樣,只不過風不凡不知道罷了。風不凡看到自己是有修鍊天賦的,就把黑布又蓋了上去,匆匆的離開了後院。

這時後院里又出現了一個人,如果風不凡在的話會發現此人正是自己的父親風浩天,此時風浩天拉下黑布看著依然幽黃的測賦石,把手剛想放到測賦石上,可是手指尖剛一碰到測賦石,整個手指甲就也變成了幽黃色,瞬間整個手指甲就沒有了,沒有疼痛,好像那根手指從來沒有手指甲一樣。風浩天頓時收回手掌,過了一會測賦石變回了原來的顏色透明色,風浩天一運靈力,那根手指上又長出了嶄新的手指甲。風浩天蓋上黑布,慢慢的離開了後院,自己在思索著什麼。

風不凡從後院離開后就來到了自己的小屋前,此時看到雨藍萱正和風玉兒在屋子裡不知道聊些什麼,風不凡走進屋裡,雨藍萱說:「大早晨你去哪裡了,玉兒來找你都找不到。」風不凡說:「沒有啊,早晨起來出去走了走。」今天家族內的孩子凡是通過天賦測試的都可以去家族內的藏書閣去挑選適合自己修鍊的功法,所以風玉兒一大早就想和風不凡一起去。雖然昨天風不凡沒有測試出修鍊天賦來,但他還是能去藏書閣,畢竟他是族長的兒子。雨藍萱說:「你倆去吧,快去挑選一下自己修鍊的第一個功法。」在這裡所謂的功法,也就是家族內專門給孩子提供的一些簡單的強身健體的法門,其實這也很重要,小時候打好了基礎以後大了修鍊也就更紮實了。

風不凡和風玉兒兩個人來到了藏書閣,門口有一個老人看守,老人看到是風不凡和風玉兒,說道:「你倆來挑功法的吧,那就進去吧。」兩人叫了聲爺爺,就走進了藏書閣。兩人來到藏書閣,看著滿滿的陳列著許多書籍,兩人也都傻眼了,這怎麼選啊,這麼多書,哪個才是,過了一會風不凡看到每一排書架上的最前面都寫著分類,此時看到了低級功法四個字,然後覺得應該就是這些了,風不凡叫著玉兒一起一本一本的挑著,看了一本有一本,風不凡沒有看上一本,因為覺得都是一些要麼練手的要麼練腿法的,就沒有一個叫人怎麼修鍊全身的。

其實風不凡想錯了,單一修鍊身體某一部位就已經很難了,而要想找修鍊全身的那幾乎沒有,有也很少有人去修鍊,因為那樣很難修鍊成功。再說這裡是低級功法,那麼複雜的也沒有,有的只是適合孩子鍛煉的簡易的,畢竟是剛開始修鍊。

風不凡找了一會,還是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功法,畢竟風不凡前世看了很多修真的,所以一般的功法他很難看上,就在這時在低級心法的最下面,風不凡看到了一個木盒,風不凡拿起木盒,打開看見裡面有一本書,名字叫做《無極指》,風不凡看著這名字就感覺很霸氣,所以當時很激動,立馬翻開來看,結果看裡面的沒有一個字,只是有一些圖片,風不凡當即很失望,可是憑著前世的經驗風不凡覺得此書肯定有蹊蹺,所以決定就要這本了。

此時看到玉兒手裡也拿著一本功法《玉女掌》,兩人就走出了藏書閣,走出藏書閣的時候那個門口看守的老人看到風不凡手裡拿著的《無極指》,臉上浮現出了一絲期待,畢竟很多年風家再也沒有人能修鍊成這本功法了,不是因為這本功法太難,而是因為太簡單了,所有的人看了《無極指》裡面的圖,都能夠練成,可是就是達不到裡面所說的威力,好像只有這本功法的創始人才修鍊成功,在那以後再也沒有人能修鍊成功過。

風不凡和風玉兒兩人離開藏書閣,都各自回到自己的屋裡,仔細的著屬於自己的第一本功法。

lt;ahref=gt;起點歡迎廣大書友光臨,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lt;/agt;lt;agt;。lt;/agt; 像衝進院子的這些混混小流氓,身為警察的許紫幽見過實在太多了。

無論單挑,還是三個五個一起上,

許紫幽都都毫不畏懼。

他一身的功夫在警察局裡可是數一數二的。

徒手對付小流氓,比切菜砍瓜也難不了哪裡去。

可是現在的局面,對於他來說,卻是有些難了。

他和武清要面對的小流氓,不是三五個,也不是八九個。

是足足三五十個!

即便都是些烏合之眾,但猛虎架不住群狼。

要是這群人拿著棍棒菜刀一起上,許紫幽自保都是不可能的,更別說要保住武清了。

許紫幽緊張的環視著眾人,下意識的伸手就將武清攔在了身後。

看到許紫幽對自己本能的護衛之心,武清心中不覺一暖。

她挽住他手臂,用力的掐了掐,略略湊近他耳邊,遞過去一句輕飄飄的話。

「不要硬,要慫橫,我心裡有數。」

那句話很輕,輕得許紫幽在一片噪雜之聲中幾乎就要聽不到了。

但是他卻清晰無誤的領會到了武清的用意。

是了!

劉麻子家的手段與人脈,武清該是最清楚的!

她一開始選擇跑海車,就是為了利用跑海車的貪婪也要擺出闊氣的排場,刺激劉麻子一伙人。

使他們既驚訝又眼饞。發了狠心的想要從許老闆身上敲出一大筆竹杠。

可是後來武清突然就撕破臉皮了的惡言相向。

叫劉麻子夫婦發現自己不僅敲不出竹杠,更有可能賠了夫人又折兵的損失掉姬舞晴。

後來武清又叫他囂張的踢人打人。

如此種種,緊張氛圍可謂是層層遞進,才發展到了他們被人圍毆的地步

Prev Post
這時,少年公子身邊的那名先天九重境小宗師站出來,漠然地開口道:「交出水靈寶葯,若不然,我就先殺了這兩人!」
Next Post
江誠搖頭,「你莫要指望此人,這次任務完全由我自己一人解決,說說你知道的訊息吧。」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