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個碉堡就不用多說了,需要的只是貝克操作的問題。

這些障礙被清空后,秦天就朝後一招手,下令道:「出發!」

「出發!」

……

突擊隊由秦天和本帶隊,酋長則留在原處於貝克一起組織協調。

十幾個人在黑暗中貓著腰朝前潛行。

如果是在以前,黑暗中的他們或許還要擔心掉隊、走錯方向等問題,但現在……每個人都能適時收到來自「蜂鳥」的位置信號以及地圖。

用本的話說,就是閉著眼睛也不會掉隊更不會走錯方向。

這話一點都沒有誇張,因為即便是閉上眼睛,眼睛里像「隱形眼鏡」似的虛擬接收器依舊會將圖像資訊傳送到士兵們的眼前,士兵們只要跟著這些移動的點前進就可以了。

一路無驚無險,除了這其間少尉到樓頂視察崗哨。

話說這個少尉還是挺勤快的,但也正是因為勤快才害了他……貝克當然不會給他視察的機會,「蜂鳥」在他剛打開門走上樓頂的時候就朝他猛撲了下去。

「射繩槍!」本下令。

「不!」秦天阻止了本的動作,然後在對講機里對貝克下令道:「是該用一用繩索功能的時候了!」

「沒問題!」貝克回答。

「繩索功能?」本問。

就在這時,樓頂就拋下來幾條細長的繩索。

本半張著嘴巴,望了望樓頂又望了望秦天,滿臉的不信。

「沒錯!」秦天說:「又是『蜂鳥』乾的!」

「好吧!」本小聲回答:「頭,我只想知道,這玩意到底還有什麼功能?」

「你很快就知道了!」秦天說著,就將自己的鎖扣綁在了繩索上,然後再雙手將繩索牢牢的抓緊。

接著,讓本吃驚的事再次發生了,秦天「嗖」的一下,就被拉上了樓頂……而且十分智能化,速度由慢到快,快到樓頂時速度再慢慢下降,就像做電梯一樣。

這樣,原本需要費不少力氣和時間,而且其間還有可能發出聲響驚動敵人的爬樓過程,就在這幾秒鐘內完成了。

本搖了搖頭,然後對身邊的士兵們說道:「瞧,維勒要完蛋了,夥計們!還愣著做什麼?」

士兵們一個接著一個的「飛」上了樓頂。

秦天將他們帶到了門口,分兩個部份一左一右的做好戰鬥準備,然後就朝步話機說道:「我們準備好了,開始吧!」

「是,頭!」酋長應了聲。

霎時周圍就槍聲大作,幾挺高射機槍在黑夜裡「嘩嘩嘩」的朝大樓噴吐著火舌,甚至還有迫擊炮,一發發炮彈狠狠的朝大樓附近砸來。

這動靜馬上就使大樓里的綁匪們緊張了起來,就像炸開了鍋似的,整幢大樓到處都是綁匪的叫喊聲。

接著就是綁匪們的還擊。

不出意外,綁匪們只是朝黑暗中漫無目標的射擊,因為他們什麼都看不到。

秦天相信,即便這樣的進攻很難突破堡壘的防線,但維勒還是會選擇轉移至頂層。

原因很簡單,他是個小心謹慎的人。

或者也可以說,他是個膽小的人,膽小的人都奉行一句話:「不怕一萬隻怕萬一!」

等了一會兒,其間還用軍刺解決掉兩個從樓下跑上來的綁匪,秦天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就下令道:「動手!」

十八名士兵就一個接著一個的舉槍從樓梯口衝下去。 「一組,左側!」秦天下令:「二組右側,三組跟我來!」

「是!」傭兵們應了聲,馬上分成三個部份分別進入五樓的左、右通道,秦天則帶著一組人從樓梯直接往下殺。

「噠噠噠!」一陣槍響過後,五名從樓梯衝上來的綁匪瞬間就被打倒在地。

他們甚至都沒發現有外敵進入建築,這可以從他們手裡AK47的槍口朝天可以看得出來。

不僅如此,秦天還聽到樓下人喊:「怎麼回事?自己人,不要亂開槍!」

看起來是個頭目,但不是維勒……秦天在電話里聽過維勒的聲音,只需要用量子晶元比對就知道了。

這讓秦天皺了皺眉頭,這顯然不是好現像。

不過事已至此,秦天也只有進攻再說了。

「手榴彈!」秦天下令。

跟著秦天身後的幾名傭兵幾乎同時取出手榴彈拉開保險就往樓下丟。

在一陣爆炸聲,下方發出一片慘叫。

接著頭目又叫了起來:「怎麼回事?是敵人?他們從哪裡進來的!擋住……」

話還沒說完他就發現不對勁了,因為他身邊根本就沒多少人,大多數人的注意力都被堡壘外的進攻吸引了注意力。

與此同時,樓上又傳來一陣槍聲……秦天等一行人已經攻了下來。

樓梯口下方的綁匪根本就擋不住秦天等人的進攻,黑暗中他們甚至還沒看到敵人就接二連三的倒在了地上。

頭目這時再也不敢逞強了,掉頭拔頭就跑。

腹黑老公太囂張 但秦天又哪裡會讓他逃走,「砰砰」兩槍就命中了頭目的小腿。

「掩護!」秦天大聲下令,然後拖著倒地慘叫的頭目縮進了牆角,用步槍頂著它的頭大聲問:「維勒在哪?」

「維勒?不,他不在這!」

「別想騙我!」

「不,我說的是真的!」頭目眼神里充滿了恐懼:「他離開了,他真的不在這!」

「他什麼時候離開的?」秦天問。

其實問這個已經沒有意義了,因為秦天知道頭目沒說謊。

「我不確定!」頭目回答:「大慨是下午三點!」

那時正是秦天等人趕到這的時候。

「他去哪了?」

「我不知道!」頭目回答:「他從不會告訴我們這個!」

「去他媽的!」秦天罵了聲,然後下令:「目標不在這,收隊!」

「收隊!」

修仙之人生贏家 ……

突擊隊撤退時就按相反的序列,先是三組、然後二組、一組。

撤退路徑依舊是東南角,那裡有「蜂鳥」在那搭建起的繩索……「蜂鳥」可以像繩槍一樣勾住建築的邊緣,接著放出和收縮繩索。

於是,不過幾分鐘時間,突擊隊就全部撤了出去,槍聲也漸漸停了下來,倒在地上的頭目就像是在做夢一樣,如果不是身邊躺著一堆屍體並且腳上的傷口發出陣陣疼痛,他簡直就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

秦天在撤出堡壘時,就對等在暗處指揮的酋長說道:「我們來遲了一步,維勒沒在這!」

「算他走運!」酋長說:「不過他以後只怕要睡不好了!」

「是的!」本贊同道:「任何一個人,成為我們的目標后都睡不著覺的!」

士兵們會心的笑了起來,他們完全沒有因為今晚行動的失敗而沮喪。

事實上,這次行動雖然沒能達到目的,但卻讓他們認識到了自己的戰鬥力在什麼位置上,確切的說,是裝備了「蜂鳥」之後的戰鬥力。

酋長和本說的沒錯,就在「S」部隊撤回基地的時候,維勒就接到了來自堡壘的電話。

電話是頭目打給維勒的,他是個少校,負責堡壘的防守……就像索馬利亞海盜總是自稱自己是保護索馬利亞的海岸警衛隊一樣,維勒這幫綁匪也知道是保護索馬利亞不受外國人侵害的軍隊,所以他們有軍隊的編製。

「我們遭到了攻擊,維勒!」少校報告道。

維勒正與開著音響與幾個部下尋歡作樂,聽到少校的報告不由疑惑的問:「你的口氣為什麼有些沮喪,波蘇?他們難道還能攻破你的防線?」

「維勒!」少校帶著不可思議的語氣回答:「只要他們願意,他們可以輕而易舉的摧毀我們這個駐點!」

「什麼?」維勒不由一愣:「你是說,他們攻進了駐點?」

「是的!」少校回答:「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做到的,但他們就是做到了,我還因此受了傷,我們死了三十幾個人,幾分鐘之內……」

維勒心煩意亂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沖著還在跳舞喧鬧的一群人大喊:「停下,都他媽給我停下!」

等安靜了些后,維勒又接著在電話里問:「說清楚是怎麼回事,他們是怎麼攻進去的?」

「我現在還不知道,維勒!」少校說:「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他們的目標是你!」

這讓維勒出了一身冷汗,這時他才意識到自己惹上了不該惹的人。

掛上電話后,維勒在房間里坐立難安。

他很想去駐點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但又擔心回去會被那伙人逮個正著。

接著,維勒突然又想到,「幽靈」之所以知道自己在蒙薩駐點,很可能是因為自己在那打過電話。

於是維勒不敢遲疑,把手機往地上一摔,然後再使勁踩了幾腳,對部下說道:「馬上轉移,從現在起不許給任何人打電話!」

在下樓坐上開往另一個駐點的路上,部下就問著維勒:「上校,是『幽靈』?」

「是的!」維勒緊鎖著眉頭:「我以為那不過是個三流傭兵團,救回人質不過是他們恰好知道了罐頭廠有個地道,可是現在,他們居然能攻破蒙薩!」

維勒點燃了一根煙,回想起這件事的前因後果,然後就陷入深深的後悔中……如果不是因為自己想在部下面前找回面子,根本就不會落到現在這個局面。

但現在似乎一切都太遲了,「幽靈」顯然不會輕易放過自己。

往後,無論做什麼都要擔心那幫人會突然從天而降。

「上校!」沉默了一會兒,部下就建議道:「我們為什麼不尋求撒姆爾的幫助?聽說他最近弄到了一種很厲害的武器!」 「所以……」亨利一邊翻著凱麗遞上來的文件一邊問:「爆炸是維勒搞的?」

「是的!」秦天回答。

亨利似乎鬆了一口氣。

秦天知道他擔心什麼,亨利一直在擔心威爾遜對他不利。

「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秦!」亨利在文件上簽字的時候,就說道:「你是『狩獵』傭兵隊長,同時又是『幽靈』總裁。有句話叫公私分明,我希望你做到這一點,明白我的意思嗎?」

秦天當然明白亨利這話是什麼意思,他指的是秦天不要把「幽靈」的麻煩帶進「狩獵」,或者不能為了「幽靈」動用「狩獵」的人。

凱麗也聽懂了,他忍不住反對道:「爸爸……」

但亨利舉手阻止凱麗繼續說下去:「我是個商人,知道哪些可以做交易哪些不可以,我相信秦不會反對的!」

「當然!」秦天回答:「不過有一點你誤會了,有麻煩的不是『幽靈』,而是維勒!」

「什麼意思?」

「昨晚算他幸運,早走一步。否則……」

「你是說你們昨晚已經實施了反擊,針對維勒?」

「不奇怪不是嗎?」秦天一攤手:「我們攻進了蒙薩,打死了幾個人,遺憾的是維勒已經逃走了!」

「蒙薩?」亨利不由一愣,在凱麗被綁架的時候,他調查過維勒的幾個駐點,所以知道蒙薩這地方。

「我聽說那是不可能攻破的堡壘?」亨利說,至少在此之前是這麼聽說的。

「這是個謊言,亨利!」秦天回答:「我們僅用了十分鐘就攻進了這個堡壘,它對我們來說就像一個敞開大門的酒店……我說這些,只是想讓你明白一點,我完全不需要借用『狩獵』的力量。相反,我原本還想用自己的力量保護『狩獵』。現在,既然你這麼說的話……」

「不不,秦!」亨利馬上就後悔了:「你可以使用『狩獵』的傭兵,隨時可以。『幽靈』已經是『狩獵』的一份子不是嗎?我已經收購了它,那麼它的事就是我的事!」

「這麼說……」秦天沉呤了一下,就回答道:「我就得與『幽靈』做個切割!」

「不,當然不!」亨利有些急了:「這是我們合作的基礎,你說是嗎?」

秦天算是饒過亨利了,其實亨利根本不需要擔心,「狩獵」有秦天需要的機床以及研發人員,就算是為了他們秦天也要保證「狩獵」的安全。

離開時凱麗從後頭追了上來。

「秦,你還有很多事需要處理是嗎?」凱麗問。

「是的!」秦天解釋道:「你知道的,幾個地方的安全,還有後續事件的處理!」

凱麗點了點頭,說道:「照顧好自己,我幫不了什麼。」

非法成婚 「別擔心,凱麗!」秦天回答:「他們對付不了我!」

「我相信你!」

冷情初戀(全) 或許是受秦天強大的自信所感染,直到這時凱麗臉上才露出了笑容。

告別凱麗后,秦天就走進了設在機床廠旁的實驗室,懷特等一干人正在那沒日沒夜的忙著。

懷特正在辦公室里一邊吃著早餐一邊看著圖紙……自從進入這個實驗室工作后,所有人員都與外界隔絕,就連食物都是從外部送來而不是去餐廳吃。

當然,秦天在考慮給他們多一點活動空間,安全的活動空間。

「我給你們帶來了些東西!」秦天說。

「什麼?」懷特將視線從圖紙轉移到秦天身上,嘴裡嚼著東西含糊不清的問。

秦天從口袋裡取出一個U盤在懷特面前晃了晃,懷特很快就明白了。

Prev Post
路仁芳毫不遲疑地過去作死了。
Next Post
「我不管你有什麼事,你不道歉,就別想走!」 帝靈兒揚起下巴,那小模樣囂張又可愛。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