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兩名守衛相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人說道:「那真的是鬼王的令牌么?」

「對!絕對沒錯的!」

「那塊通知鬼王,告訴他魚兒上鉤了!」

「好好好!」

……

鳳鸞鏡。

主城之都。

顏芷月在定眸的時候,自己已經身處於一個鬧市之中,這裡人流涌動,各種販賣的以及行走的人不斷走動著……

她置身於中心處,空蕩蕩的手心不自覺的緊攥在了一起!

「夜蕭炎。」

掃視周遭,卻完全沒了那抹白衣身影的影子。

就在剛才遇到那強大的氣流時,她感覺到夜蕭炎一直將她護在懷中,可是卻還是被強風分開了,再睜眼時她已經來到了這裡。

所以,夜蕭炎去了哪裡?

她想過兩個人到這裡后,可能會走散,但卻沒想到剛一入城就散了……

這時,一道清麗的聲音響起,帶著些許疑問:「新來的?」

「……」

尋聲望去,看到一抹粉色衣衫的身影,她眉眼帶著一抹傲氣的笑意,正雙手環胸看著顏芷月:「是不是和你的同伴走散了?」

「對。」

顏芷月微微一笑,讓自己的態度儘可能的柔和:「我們原本一起進來的,現在不知道他去了哪裡,不知道姑娘可知道?」

「我?」

粉色衣衫的女子眨了眨眼睛,她打量了顏芷月一會兒才開口道:「每個進入鳳鸞鏡的人,都會被分開送往兩個地方,你來了主城的話,那你要找的人應該也不算太遠,應該是到了城郊才對。」

聽到這話,顏芷月笑容加深了幾分,她雙手抱拳道:「多謝姑娘指點。」說著,她亦是轉身便要走。

然而,那粉色衣衫的女子卻攔住了顏芷月的去路,她微微挑眉:「說走就走,你知道城郊在哪裡么?」說著,她亦是指了指東方:「順著這個方向一直走,便能到達城郊了。」 「多謝!」

顏芷月再次表示了感謝,接著便快步而行。

只是,走了一段路后,她卻停下了腳步,回頭看去:「姑娘也要去城郊?」這個人眉眼帶著一股傲氣,明顯不是什麼善主兒,所以,她並不想去招惹。

粉衣女子一笑:「別姑娘姑娘的叫了,我看你投緣,我叫雲淺熙,你叫我淺熙就好了。」說著,她竟熟絡的上前攔住了顏芷月的手臂:「城郊的路我熟悉,姑娘和我一起走就好了。」

「……」

寒冷的觸感。

顏芷月挑眉看向這個叫雲淺熙的女子,亦是一笑:「既然如此,那就麻煩姑娘了。」說著,她微微動了一下身子,卻被雲淺熙拉拽住。

雲淺熙的手微微動了一下,那種寒冷的觸感便更加明顯起來:「不麻煩,姑娘乖乖和我走便可。」

「……好。」

光天化日之下的綁架?

她倒要看看,這個人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如此想著的時候,顏芷月只是微微一笑,並沒有更多地反抗動作,這般順從淡然的態度,到讓雲淺熙的笑容變得有些凝固。

不過,卻是片刻便收斂了起來,她看向前方:「姑娘聽話就好,聽話的話,你我都能免除麻煩。」

「……」

淡笑而不語。

顏芷月只是看向前方,緩步行走著。

沒過多久,二人便穿過了鬧市區,來到了人煙稀少之地,見四下無人,雲淺熙亦是勾了勾唇角,竟放開了顏芷月:「姑娘,我要的不多,不過是你的一個人頭罷了。」

說著,她便緩步上前:「放心,我可以讓你承受最少的痛苦的。」

殺氣!

雲淺熙收起了笑容,手中多了一把薄如蟬翼的長劍!

顏芷月站在原地不動,表情不帶著半點情緒的波動,只有一片冷然之色:「我初來乍到,就有人想要我的人頭么?到還真是意外的驚喜,不過,我倒很好奇是誰要殺我呢?」

剛來這裡,就有人懸賞殺她?

可見她來這裡之前,就已經招惹了很多仇人了。

只是,究竟是誰?

雲淺熙冷笑了一聲:「你竟然連誰要殺你都不知道?真的是太可惜了呢!」

「所以……」

顏芷月正了正身子,完全一副等死的模樣:「淺熙姑娘,不如你讓我死個明白,可好?」

修仙之女配悠然 「……」

莫名的寒意。

雲淺熙不知道為何,只感覺眼前這個女的絕對不是省油的燈。

不過,在用靈識查探了她的靈力等級之後,卻是冷笑了一聲:「弱成這樣,人家還懸賞那麼高的價格,如果不是看過你的畫像,我到真懷疑自己找錯人了。」

「……」

畫像?

顏芷月的眉眼微冷了一瞬!

忽而,雲淺熙一抬手,竟一股強大的壓力朝她席捲,讓她根本動彈不得:「好了,看你也算可憐,我就在你死前告訴你好了。」說著,她亦是緩步上前,手中的長劍高揚。

「……」

顏芷月微微一笑,表情淡然:「所以,你真的要試試看這個么?」

雲淺熙看到顏芷月手中多了一把銀色的東西,不由皺眉:「這是什麼?」 「槍。」

靈力的壓力,讓顏芷月說出句話用了很大的力量,不過她的表情卻始終淡定而從容:「認識么?」

「……」

雲淺熙皺眉,掃視了一眼。

隨之不屑的一笑:「鄉下東西,我為什麼要認識這個?」說著,她長劍高揚,靈力更是加重了幾分:「我只知道,宰了你,那萬顆晶石就到手了!」

「……」

顏芷月依舊緩慢的將槍舉起,眉眼的弧度可謂是極其冷淡:「這是你自己的選擇。」說著,她的指尖微勾,子彈應聲而出!

「啪!」

距離太近,根本沒有太沉重的響聲。

直接打入了雲淺熙的肩膀處!

雲淺熙瞪大眼睛,滿臉的不敢相信:「你……」說著,她低眸看向自己的肩膀,當看到那血流不斷的時候,她才反應過來,自己竟受傷了!

劇痛的感覺席捲!

隨之,顏芷月只感覺到靈力的控制消失乾淨,而雲淺熙則是捂住自己的肩膀,眸子可謂是瞪得極大:「這……到底是什麼?!」

要知道,她靈力的界限之內,想要動用暗器的話,那必須要有比她還要強大的靈力才行。

眼前這個女人,明明是一個仙級的靈修者啊!

根本就不足為懼好嘛?

為什麼,她只是動了動手就能把自己打傷,這樣的威力簡直是她前所未見的。

顏芷月微微一笑:「剛才都告訴你了,這是手槍!」說著,她將其對準了雲淺熙的頭部,聲音的溫度降低了幾個度:「好好回答我的問題,或許你的命還能留著。」

「……」

雲淺熙瞪著眸,因為肩膀上的傷口,所以她已經對顏芷月產生了恐懼。

現在這般情況下,她已然顧不得自己的面子,連連點頭:「你想問什麼?」

「首先,我和我的同伴走散,我在這裡,他可能去了哪裡?」

「之前我說的話並沒有騙你,你被送入了鳳鸞鏡的主城,他肯定是在這郊外的,只是……」說到這裡,她吞了吞口水,才繼續道:「鳳鸞鏡的郊外還叫魔都,這周圍都是猛獸,你那同伴如果被丟在深處的話,那可能會……」

「……」

顏芷月皺眉,隨即掃視起周遭來:「這裡看起來,似乎沒你說的那麼可怕,所以……」言語微頓,手槍更是湊近了一分:「你真的確定,你這說的是實話?」

「當然!」

雲淺熙連連點頭:「鳳鸞鏡分為主城和外圍魔都,兩個地方是有界限的,主城內全都是靈修者,魔都則全是半獸人和食人族之類的,兩極分化很嚴重。」

「你放心,這事情你可以隨便找人打聽,我說的絕對一點錯都沒!」

「……」

所以,夜蕭炎被傳送到了魔都地帶么?

安全這方面的話,顏芷月到並不擔心他,畢竟那傢伙的實力很是逆天。

只是,按照雲淺熙說的,她現在的靈力不能用,如果犯險去尋找他的話,可能會將事情弄得更加麻煩。

如此想著,顏芷月亦是眯了眯眸子,氣場變得殺氣騰騰:「第二個問題,誰在懸賞殺我?」 初入鳳鸞鏡。

這裡的一切都是未知的,到底又是誰這麼有先見之明,竟然在她還未來的時候就想殺了她?

不得不說,事情發展到了這個地步,她倒是真心覺得事情好像變得越來越有趣了。

雲淺熙深吸了一口氣,眼中的神態雖然不服氣,但卻依舊回答著:「能用這麼大的手筆賞金,除了主城的鳳族,還能有誰?」

「……」

又是鳳族?

這個所謂的鳳族,還真是和她有緣呢!

顏芷月挑了一下眉梢:「鳳族到底什麼樣?」

「你連鳳族都不知道?」

雲淺熙捂著自己的肩膀,忍不住狠狠白了顏芷月一眼:「鳳族是鳳鸞鏡裡面最大的門派,裡面全都是神化巔峰以上的高手,各個本領都是出神入化,他們的人脈在鳳鸞鏡也是最強大的,據說吃食都是各種修鍊的靈丹妙藥,反正……換句話來說,鳳族就是你們那的皇上,絕對是萬人之上的存在。」

說到這裡,她言語間竟越說越激動,眼中也變得神采飛揚:「加入鳳鸞鏡的人,終極理想都是能加入鳳族,從此就可以平步青雲了!」

顏芷月冷笑一聲:「我能被鳳族懸賞捉拿,還真是運氣不錯呢。」

這時,雲淺熙的臉色已經變得蒼白了起來,她皺褶眉頭問:「問完了么?你最好給我說話算數,要不然的話……」她想威脅一下對方,可是卻完全不知道要繼續說什麼。

「你威脅我?」

顏芷月眯了眯下眸子,接著手槍一動!

下一秒,那枚子彈再次打入了雲淺熙剛才被貫穿的肩膀處,頓時疼的她不斷哀嚎著:「你說話不算數,算什麼英雄好漢!」說著,她的臉色已然變得更加蒼白了起來,豆大的汗珠不斷落下。

這般模樣與之前的傲氣相比,完全已經變了一個樣子。

顏芷月只是冷冷的看著雲淺熙,表情從始至終都沒有變過:「告訴我,你怎麼認出我的?」

「……」

雲淺熙皺著眉,她很想回一句——不說。

可是,在眸光觸及到顏芷月那滿是殺戮的眸子時,卻是嚇得硬生生將其吞了回去,話語轉換成了:「你的畫像已經分發到所有我這種賞金殺手的手裡了,所以我看到你出現在主城,就趕緊帶你來了這裡,就是怕你被別人給搶走。」

說起來,她要早知道這個女的這麼狠,她絕對會找幾個同伴一起行動,那自己也不會被弄的這麼悲慘了。

現在看來的話,她的小命兒,真的是交代在這裡了……

聽到這個回答,顏芷月收起了手槍:「你走吧。」

「……」

雲淺熙滿臉的不敢相信:「你真的放我走?」

顏芷月冷聲反問:「你不想走?」

「好!」

雲淺熙從地上爬了起來,捂住了自己的肩膀:「雖然你是女的,但是說出來的話,就要履行!」說著,她連忙轉身快步而行。

顏芷月站在原地,眸中閃過了一抹流光之色!

……

雲淺熙走的很快,可謂是一路小跑跑回了主城之內,只是,她卻並沒注意到,她的身後一直跟著一個身影…… 夜色迷離。

鳳鸞鏡其實和鳳泣國的生活步調差不多,也有商販甚至是酒樓,只是這裡就是賣茶的小二都是神話階段的靈修高手,而且,這裡到處都瀰漫著一股暗暗涌動的靈力。

這種靈力如果想要修鍊的話,絕對是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的,所以,這才是所有靈修高手都想來鳳鸞鏡的原因吧。

Prev Post
「我不管你有什麼事,你不道歉,就別想走!」 帝靈兒揚起下巴,那小模樣囂張又可愛。
Next Post
君棄劍直喝至無水可飲,雖已不覺口乾,但身體卻還有想要更多水的欲求,遂抬頭四望,盼能再找出另一個水缸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