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過了一會,東方晨看到圍觀他的身影突兀多出了一個。

終於湊齊十二個了,他的心靈星圖:黃道十二宮!

十二個身影沉默了一會,突然吟唱起一種東方晨聽不懂,卻又似乎有些熟悉的歌謠。

隨後十二個身影漸漸凝實,變得不再那麼模糊。每個身影透明的輪廓中,蘊含著幾顆到數十顆璀璨至極的亮點,照亮了東方晨整個心靈世界,也刺得他無法睜眼。

東方晨隨即感到靈魂一陣巨大顫慄,意識陷入了一個萬花筒般的玄奇世界,根本無法分清現實與虛幻。

他感到自己從靈魂到實體,每一處細微末節都被打散。每一片碎片,都在以無法想象的速度無限分裂下去,碎裂到他自己都無法想象。

就在他的意識快要沉淪的時候,突然,周圍虛空的幕布,出現了十二處閃動的圖像。

圖像中的某一處亮點,齊齊射出十二條光線,匯聚在他意識最中心一點。

隨後,風捲殘雲,山呼海嘯一般,那些碎得不能再碎的意念思維,迅速圍繞著中心那個點旋轉起來,並且在極速組合拼湊著。

越來越有規律,越來越清晰,越來越興奮。猛然,空間一震,一個雙旋臂的心靈力場形成了。

以這個今後註定要威震全宇宙的心靈力場為核心,它的黃道延伸空間中,十二個星圖在閃耀生輝!

我成功了!我到進化一階了!

……

東方晨完整的思維意識中,不停重複吶喊著這句話。

如果說初次修鍊宇之千星,只是在嘗試喚醒主宰黃道十二宮的那些存在,讓他們感知並確認契約的另一方是誰,給他的心靈星圖中縮影一個自身的印記,那麼在踏入進化一階的一刻,曾經古老的契約則正式生效,十二星座將會把所有附屬天體,包括本源天體全部縮影進東方晨的心靈星圖中,正真幫助他完成宇之千星的基礎星圖:黃道十二宮!

同時,茫茫宇宙中,這些真實存在的天體,將會和契約另一方東方晨,保持某種永恆不變的聯繫,直到契約終止的那一天。

沉寂許久的身體微微一動,揚起大量沉澱物和海沙,連接在他身上的十二條光線也開始慢慢淡去。

「諸位,請等一等,我們應該相互認識一下吧?」

東方晨在心靈世界中焦急大喊。

虛空中十二個身影同時停下飛升,低下頭看著東方晨不發一語。

東方晨心中發虛,只能硬著頭皮說道:「各位大人,不管你們怎麼想,不才我就是契約的另一方。

以後可能要多多麻煩諸位,何不相互認識一下呢?以後也好有個照應。」

一個女性肅然的聲音響起,用的是宇宙通用語:「你很不錯,如此弱小卻頓悟命運法則,成功喚醒我等本體,也算真正開啟了星之契約。

未來的星之子啊,你有權知道我等存在,有權聽聞我等名字,有權得到我等饋贈!

我,白羊座娜米希爾,秘術千星惑靈開啟者,本體中子脈衝星。」

隨後,一個個威嚴空靈的聲音傳入東方晨的腦海:

我,金牛座維金斯,秘術星空輪轉開啟者,本體原子白矮星。

我,雙子座聖,秘術折射開啟者,本體夸克脈衝雙星。

我,巨蟹座提湖,秘術繁星落幕開啟者,本體七型巨恆星

我,獅子座雷奧,秘術伽瑪努斯之槍開啟者,本體六型藍巨星

我,處女座維娜,秘術悲慟開啟者,本體原子極磁星。

我,天秤座埃蒙特,秘術宙之靈葬破開啟者,本體七型巨恆星。

我,天蠍座澤米拉,秘術宇之鎮魂歌開啟者,本體有序三星體。

我,射手座圖音,秘術萬象皆殺開啟者,本體夸克脈衝星。

我,摩羯座索隆,秘術以太行者開啟者,本體源紀質子星。

我,水瓶座萊卡,秘術嘆息之牆開啟者,本體原子極磁星。

我,雙魚座布羅,秘術斗轉星移開啟者,本體無序七星體。

星之子,東方晨,好好體悟秘法,成長起來吧!莫要墮了永恆一族的威名!

聲音消失了,身影不見了,那十二條來自虛空的連線也不見蹤影。

現實世界中,東方晨抬起頭望著深邃的黑暗,久久不能自已。

突然,塵的聲音在東方晨腦海中響起:「東方小子,剛才怎麼回事?有那麼一瞬間,我為何失去了與你的所有聯繫?」

東方晨喃喃道:「我,我到進化一階了!」 ?「什麼?你到進化一階了?我怎麼什麼都沒感覺到?這是啥時候的事呀?」

塵氣急敗壞地咆哮著,為失去一瞬間的掌控懊惱不已。

東方晨興奮道:「就在剛才啊。

原來宇之千星如此神奇,只有進化前段的秘術:心連星動靜頗大,真正發生進化時,卻又悄無聲息。

直到現在,我都像做了一場夢。」

塵也開心道:「如此,那要恭喜你了!只需稍加體悟,就能將其餘六個副魂全部提升境界,達到進化一階。」

東方晨低聲笑道:「這是鐵板釘釘的事,先不急。想必小夥伴們等急了吧?讓我來看看外面都發生了些什麼事?」

東方晨意識退出里世界,在手腕上點擊了幾下,一段段視頻開始播放。

隨著畫面不斷閃動,東方晨臉色越來越難看,最後一拳砸在身邊海沙上,揚起一片渾濁,咬牙切齒道:「該死的監守者,竟然殺傷那麼多無辜的人,還打傷了零奶奶他們,真是罪該萬死!

薩瑞斯托是吧?居然還不滾?呵呵,小爺既然脫胎換骨,你可想滾都滾不了了!」

隨後,東方晨對著手腕大聲說道:「男爵,我這裡大功告成了。你快去海面與天樞匯合,做好善後工作。薩瑞斯託交給我!」

不一會兒,阿緹婭的聲音從通訊器傳出:「什麼?你進化成功了?我怎麼什麼都沒感覺到?

你說什麼?你要一個人去對戰薩瑞斯托?這可不行,那傢伙太強了,連搖光都無可奈何。」

東方晨獰笑一聲:「那是他沒遇到我!」

隨後他關閉通訊,嘴角發出一連串奇怪的音調,那是一種語言:「普卡,我的乖寶寶,有件事情能不能幫幫我呀?」

普卡此時正捲縮在東方晨左耳部下方,通體透明,乍一看跟什麼都沒有一樣。

聽到東方晨召喚,普卡與東方晨開始心意交流:「哦?臭小子,居然能用卡普族語言跟我心靈交流了?看樣子你終於到進化一階了哦。

真是笨得可以,讓本大爺這一陣好等。

說吧,要本大爺幹什麼?只是,貢品一個子都不能少!」

東方晨目瞪口呆。以前他未曾進化之時,普卡同他沒有任何交流,只會本能地根據危險改變身體顏色。他一直把這條鼻涕蟲似的噁心傢伙當作某種外星小動物。

就在東方晨載體圓滿,準備進化之前,普羅修斯教會了他本族語言,也教了一種能和裂空獸進行心靈交流的秘法,說只要到進化一階同普卡交流就行了。到時候自然就會知道,普卡為何會被稱為神獸?

東方晨滿懷關心寵愛,主動與普卡心靈交流了一番。沒想到普卡神情語氣跟普羅修斯一個德行,簡直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一樣,張口閉口把臭小子掛在嘴邊,除了鄙視就是譏諷,一副山大王的嘴臉,活脫脫普羅修斯第二。

東方晨都驚住了,有點沒反應過來,結結巴巴道:「什,什麼貢,貢品?」

普卡大喝道:「你他媽裝傻是不?貢品就是能量啊!想讓本大爺自己掏腰包?門也沒有啊。

說吧,讓本大爺做什麼?」

要不是普卡貴為進化二階,比剛剛自信心爆棚的東方晨還高一個境界,他實在沒什麼把握,否則他說什麼都跟這條鼻涕蟲拼了。

被普羅修斯欺負就算了,好歹人家是進化四階,又是副團長兼靈魂導師,自己多忍忍就過去了。可這條鼻涕蟲算哪根蔥?一天到晚沒事幹就變色,把大家都快整神經了,到底算鼻涕蟲還是變色龍?

東方晨深深吸了口氣,好讓自己不至於吐血,隨後高聲說道:「大爺,請問你有什麼本事跟我流浪宇宙,對得起普羅修斯先生的託付呢?哦,除了變色!」

普卡捲起黏糊糊的身體,似乎看了一眼東方晨,懶懶的聲音響起:「以你目前的條件,本大爺可以提供的新服務項目有三:裂空偽裝,跨空通道,空震術。

前兩項的價格分別為:每小時一特和每次三特。空震術看情況了,單次十特,連續嘛,每秒十特,時間上多不上限。」

東方晨頭都大了,只能低聲下氣地問道:「大爺,能不能解釋詳細點?什麼一特三特的?聽不懂啊。」

普卡譏笑一聲:「靠,土著就是土著。

聽好了,裂空偽裝,就是只要本大爺在你身邊,就可能運用些許能力錯亂空間結構,為你提供絕佳隱身特效。

跨空通道,顧名思義,在本大爺的感知範圍內,為你打開任意兩點間的空間通道。看過普羅修斯的出場方式么?兩者原理差不多。

空震術,震蕩擾亂本大爺附近的空間,殺比較強的敵人還欠點,不過逃命一流,也能阻擋敵人逃竄。空震術用好了絕對是一大利器哦。

特,是宇宙通用最基礎能量單位。一特相當於地球概念的一億焦耳能量。這麼解釋明白了么?」

「什麼?一億焦耳?你怎麼不去搶?你當我是核電站啊!」

東方晨聽到這個天文數字,頭皮都炸了起來。

普卡的聲音也大了起來:「看看,看看,你慌個什麼勁?普羅修斯說你是土鱉還真是一點都沒錯。

你他媽當進化一階是白給的?記住,你已經不是幾個小時前的你了。一特能量,對於進化零階當然是幻想,但對於你們這些一階生命來說,雖然多了點,但也不至於要命。

這都是本大爺經過精心計算的,說白了,我這三項只有在你進化到一階才出現技能,是讓你在關鍵時刻用的,並不是讓你揮霍放肆的,明白嗎?省得時時麻煩老子。

還有,這些福利,原則上只能給你一個人用。如果你非要搞團購,也不是不可以,按人頭收費,雙份!」

東方晨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理清頭緒后,哭笑不得地說道:「大爺,您到底是普羅修斯派給我的守護獸,還是銷售顧問啊?這算計得也太精了吧?」

普卡嘿嘿一笑,輕蔑道:「我看你這麼些年伸手張口習慣了吧?白吃蘿蔔還嫌辣。

老子不用進化嗎?普羅修斯那老東西都四階了,大爺我才熬到二階,誰來可憐可憐我?本來成長就緩慢無比,再不撈點外快,等著喝西北風啊?

大爺我三階、四階的技能,就連普羅修斯都沒見過,難道你小子就不想見識見識?」

從頭到尾,只有普卡最後這一句話打動了東方晨的心。

試想只是進化二階的裂空獸,都足以讓宇宙老油條普羅修斯稱之為神獸,那麼三階呢?四階還不得拽上天去?

到時候真有那麼一天,腰裡揣著進化四階的普卡,豈不是在宇宙中可以橫著走了?

想到這裡,東方晨臉上不禁露出奸詐笑容。

如果此時這隻裂空獸有頭有臉,有五官表情,估計東方晨打死都想不到,它顯出了一副比東方晨更為奸詐的笑容! ?東方晨接觸宇宙秘密不算少,也經常與幾位導師級人物聊天,所以他心底大概盤算一番,已經有了個底。

一個正常普通的碳基血肉生命,如果沒有發生意外,進化到一階二旋,並且境界穩定的時候,心靈力場應該會有十特能量儲備。

算上載體,特殊秘法秘術,特殊武器裝備等客觀因素中的常備能量,那就是十特過一點,剛好能夠支付一次空震術,三次跨空通道。就算最便宜的裂空偽裝,也只能維持十個小時多一點。

真不愧是關鍵時刻才能用的技能,沒有合理的分配,隨意濫用,反倒會讓自身處於危險境地。

但東方晨不是普通生命。因為血統基因功法等等關係,他的心靈力場能源可容納量是普通一階生命的十倍之多,達到駭人的一百特。而他更因為修鍊有《源神不滅》,擁有主副七個心靈力場,其中三個還是神靈。

拋開神靈這種純粹屬於開掛的東西不談,只說他的四個正常心靈力場,全部加起來便是普通生命的四十倍,能量儲備達到逆天的四百特。

這個數值,足以讓普卡持續施展空震術四十秒,一旦他這樣做,將實力壓制在進化一階的普羅修斯,在這四十秒內都將對東方晨無可奈何。

但東方晨不願讓別人知道自己擁有多個心靈力場的秘密,更不願讓敵人對他駭人聽聞的能量對耗起疑心。所以他選擇更加低調一些,至少在地球上必須如此。

「普卡大爺,可以感知一萬三千米上的海面么?那裡正發生進化一階戰鬥,我需要出現在那隻狗頭怪物意想不到的地方。

麻煩您破費一次,為我打開跨空通道。」

東方晨恭敬說道。

普卡感受了一番,不屑道:「可以,上繳三特貢品。

鑒於你只是剛剛到進化一階,能量掌控還不熟悉,在技能熟練之前,本大爺格外開恩,允許你透支消費,先貨后款。

記住,事後如果你沒有及時主動找本大爺付清貢品,下次消費價格翻倍,以此類推,並且貢品將永久保持在你的違約價格不變!」

普卡惡狠狠地交代一番,不理會目瞪口呆的東方晨,透明身軀綠光一閃,東方晨身前突然裂開一條縫隙,從中透出陣陣光幕。

東方晨看清光幕中的內容,獰笑一聲,左手一招,一柄藍色標槍狀物體在其手中瞬間形成。

隨後他一步跨出,鑽入那光幕中不見蹤影。空間裂縫隨之迅速閉合,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馬里亞納海溝之上的海域,此時下起了傾盆大雨,黑雲翻滾鼓盪不休,狂風驟起,雷電交加,海面波濤洶湧,儼然一副恐怖至極的颶風雷暴畫面。

風雨交加中,一道道雷霆照亮天際,映出兩個在天空不斷閃爍交錯的身影。

激戰中薩瑞斯托猛然站穩身形,狂笑著轉過身子,墨綠色長發在腦後獵獵飛舞,滿是瘋狂的雙眼盯著搖光,雙臂緩緩在身體兩側伸展開來。

瞬間,十數道雷電閃出雲層,縱橫交錯,從四面八方交叉匯聚到他的雙手,形成兩個直徑兩米左右的巨大電球。

那兩個電球表面雷光閃耀,滋啦作響,隨著無數雷霆無休止地灌注,顏色逐漸變作青色。

薩瑞斯托張狂的聲音傳出:「小丫頭,遊戲到此結束!既然你對自己的載體頗為自信,那麼嘗嘗這個!

雷法·招諭!」

說話間,薩瑞斯托將雙臂在身前猛然合攏,兩枚雷球瞬間撞在一起。

野獸此時眼中充滿血絲,咬牙切齒,全身隱隱顫抖,看來將雷球融合在一處的秘術,對他來說也耗費不小。

說時遲那時快,眼看雷球已經融合大半,忽然,天地萬物為之一頓,雨水狂風依舊,詭異的是,漫天雷電彷彿同時消失,天地間安靜了許多。

緊接著,一聲野獸嘶吼竟然從那合二為一的雷球中傳出,一個頭生數十支尖角,臉孔似牛,嘴巴似鷹,皮膚作深青色的怪物,從那片雷網中緩緩探出半個頭顱。

薩瑞斯托長出一口氣,抬頭望天,神情頗為感慨:「作為一個螻蟻,你也足夠驕傲了,有資格見識見識我的絕招!

老實說,我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召喚雷獸了,真懷念啊。雖然只是普通雷電,不過應該可以了吧?

老朋友,去吧,盡情肆虐這片土地吧!讓螻蟻蟲子們擺正自己的位置,要讓他們時刻不忘謙卑!」

空間夾縫中的普羅修斯一看清那頭怪獸的面目,大吃一驚:「該死的,沒想到這傢伙雷法造詣頗具火候,居然能召喚出雷獄中的傢伙?

看那個模樣,應該只是雷獄邊緣的小角色,不過也不是這幫孩子能對付的。唉,這下搖光也危險了,呵呵,有點玩脫了啊!」

而搖光此時明顯有些託大了。因為她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地球人,是不可能理解薩瑞斯托以及他所代表的勢力有多麼恐怖。所以她對野獸的一舉一動無動於衷,只是雙手抱胸冷冷地看著他表演。

Prev Post
月千歡開口:「你們,就留在這兒。」
Next Post
等小美看著鍋中的水都變成乳白色,和平常明浩所做的魚湯顏色差不多時,就出鍋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