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各種流言蜚語就這麼傳開了,她們兩個也成了學院的風雲人物之一。

完成任務回來的時候,雪中劍直接讓天殤搬到他那裡養傷,天殤已經住進天海閣一個月了,而且運用學院的丹藥加上她安心靜養,她身上的傷已經完全好了。

天殤在天海閣這一個月,不僅安心養病,而且還靜心修鍊,自己的實力總體來說比之前強大很多。

「乾坤。」

天海閣內,天殤的旁邊出現一個黑白的乾坤八卦圖,雖然呈現兩個八卦符號,符號上有兩個字,分別是乾和坤,而且兩字還散發出紫色的元氣,周圍直徑有一米長。

經過一個月的修養以及自身的參悟,天殤對乾坤八卦的了解,而且天海閣擁有皇者境強者留下來的元氣,終於在五天前突破境界,達到乾坤境第一層,乾坤。

「終於突破乾坤境五天了,如今好想出去修鍊,繼續做任務啊。」天殤一個月都是呆在房子裡面,感覺自己的身子快要生鏽了。

趁著無聊,拿出了她的武學秘籍《五行學說》

《五行學說》,分為金木水火土五行,可以自身運用元氣運用五行之力進行攻擊,各種武器都適用。

天殤在執行任務的那天晚上,學了《五行學說》的金屬性,這本書介紹道,金,是五行屬性中最亮,最鋒利的屬性,如果提煉出元氣,將會使你的招式閃亮而鋒利,天殤就是練成這一招,結合劍意,劍氣,一招秒掉天地軒老大,黑鴉。

五行學說並沒有詳細的招式,只是教你如何提煉屬性,至於招式由自己根據自身實力來進行創作,而金之輝煌就是來源於天殤的創作,成為她目前最強的殺招,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大招。

「看來你挺精神的。」

一身白衣的雪中劍下課回來,他剛才去給學長們講解一些武學知識。

「師父。」

在這個月,多虧雪中劍的照顧,天殤的傷才會康復,而且還能突破境界,天殤心中對雪中劍的愛意逐漸夢萌芽,至今,天殤已經喜歡上她,但她沒有表示,因為這個月來,雪中劍除了幫她恢復傷勢之外,就是練功,打坐,天殤隱約發覺雪中劍好像有一道悲慘的過去,她暗下決心,等自己變強,跟著雪中劍一起攜手前進。

「今天開始,我就要去遠方,我已經領悟到皇者境的門檻,我需要離開帝國一趟,等我突破了,我就回來。」

「啊,那我此不是很久都不能見師父?」天殤雖然心裡早有準備會有這一天,雪中劍在命脈境巔峰停留一年的時間了,肯定會在今年突破,但沒想到這麼快。

雪中劍把手往上舉,摸了摸天殤的頭,沒辦法,天殤太高了,高雪中劍十厘米。

「我走了后,我只交代你兩件事,有兩個比賽你要去參加,第一個就是學院內部舉行的學生比武大會,半個月後舉行,還有一個,便是兩個月後皇族帝國舉辦的一年一次的比武大會,這大會,才是重中之重,不僅各大學院,而且帝國的每個勢力都會派命脈境以下的強者參加這次大會,獎勵可是豐厚啊,對你的實力來說是一個比較大的提升。」

「好,我在這裡修鍊了這麼久,我還不知道我的實力在整個皇族帝國派在什麼位置。」

皇族帝國武者大會,由命脈境以下強者參加,基本上都是乾坤境群魔亂舞的地方,但獎勵豐厚誘人,哪怕是命脈境,都有些坐不住。.

「走了,保重啊,等我回歸之時,就是我突破皇者境的時候,別讓為師丟人啊。」

看著雪中劍離去的背影,就算有千萬種捨不得都不敢出聲,只能默默的承受,只能努力變強,慢慢的追上他的腳步,她不需要保護,只希望能夠攜手前進。

一絲微弱的魔氣打斷了天殤,是莉莉絲所待的盒子泄露了一絲魔氣,盒子終於自動打開,一個白衣女子的靈魂從裡面冒了出來。

「師父。」

天殤看著這具靈魂,很是想念,莉莉絲出現了,「休息」了這麼久,終於再次出現,天殤報著她,道。

由於天殤被莉莉絲咬了一口,天殤體內留著莉莉絲力量,所以可以碰到莉莉絲。

「好了,丫頭,抱得我有點疼,以後我還是少借力量給你,害得我昏迷這麼久,還有,把你在我昏迷時候的發生的是跟我說一遍。」

莉莉絲被天殤抱的踹不過起來,唯有推開她,否則又要休息一段時間了。

天殤頑皮的吐了下舌頭,把莉莉絲休息的這段時間自己發生的事情告訴給她。

「看來那個雪中劍真是好老師,抑制住你這愚蠢的行為,人世間很多黑暗的事物太多了,你還年輕,等以後多闖闖就知道了,還有,如果你修鍊一些血族的技能,你打不過那些人,單你也帶領你的人能全身而退。」

「血族技能?」天殤還是第一次聽這個詞,血族技能。

「看我演示一遍。」

莉莉絲全身有蝙蝠出現,隨後化為一團血舞,然後露出兩顆獠牙,突然間,天殤的唐刀飛到莉莉絲那裡,莉莉絲往前連揮幾劍,幾道帶有血紅色的斬擊擊向前方。

我可以無限升級 「太帥了。」看著莉莉絲的元氣招式,天殤沉溺在其中。

先婚後愛:寒少情謀已久 「有件事要想你說明一下,練了血族的招式,如果在練人類的招式,那就變成多用,在你們人類之前有一句話,一直被我們血族所運用,那就是化無限為有限,就是說,用自己有限的招式來攻擊敵人,如果你覺得你自己可以學很多招式,人類和血族的都學,而且在戰鬥的時候一秒鐘的時間來做出反應,快速還擊的話,你可以兩種都學,當然,這取決於你。」

世界上,很多人都有擁有很多招式,但能在快速做出反應的很少,有些人學了很多招式,在打鬥的時候,還要花時間想時間想出一些招式,但也有一些強者學了很多招式,但合理運用,直接成神,成為世界巔峰強者的也不再少數。

結合以前的經驗,莉莉絲只是建議,提出利弊,供天殤參考,最後的決定權在於天殤。

天殤照了照鏡子,紅色的眼睛,露出兩顆小獠牙,此時,自己的頭髮發色有一絲紫色,不過不是很明顯,轉過去,道:「師父,我想修鍊血族的力量,可以把你所學的叫給我嗎,我被咬的時候,我就是一名血族了,只是不吸血而已。」

「看來你已經做出決定了,好吧,把你現在所擁有的武學秘籍拿出來把。」

天殤的武學秘籍有《五行學說》,《逆天行》殘葉,《意境之法》已經《閃雷》

「把閃雷拿掉,以後我教你一個很厲害的步伐,這還不夠看,好了,接下來,是我最後傳授給你力量了。」

莉莉絲來到天殤近前,伸出獠牙,往天殤的脖子上咬了一口,然而天殤並沒有反抗,她知道,師父不會傷害她,做出對自己不利的事情,只感覺自己有一股元氣流進自己體內。

突然間,天殤的頭髮完全變成紫色,眼睛通紅,眼角出現紫色的眼紋,獠牙變尖,手指甲變尖。

「好了,完成,恭喜覺醒血族之力。」

天殤看了看眼前的自己,非常的嫵媚動人,紫色的頭髮,紅色的眼睛慢慢褪去,變成眼珠的紅色的,一雙小獠牙,自己的指甲,總之,全身都在變化。

「這?」看了自身的變化,天殤有點懵了。

「一位純正的血族一旦覺醒了血族之力,就會這樣,這是血族質變的開始,自身力量,速度增強,男的比以前帥,女的比之前美,由於之前你只是被我咬過,才擁有一丁點血族之力,但不是最純正的,所以無法覺醒血族的力量,然而剛才我把血族之力傳給了你,使你覺醒了血族之力。」

一些武學招式在天殤腦海里浮現,天殤全身化為一股自身的霧,在客廳裡面到處飛行,飛了一陣停下來后,身上出現紫色的元氣,元氣形成一隻只蝙蝠,在她身邊飛舞。

「這些只是最基本的血族招式,還要一些厲害的,你沒有接觸,以後教你,還有,歡迎你加入血族大家庭,你的人類之身已經沒有了,完全成為血族。」

當她聽到莉莉絲這句話,有種罵娘的感覺。

在剛才傳授力量的時候,莉莉絲順便把她人類的軀體去掉,變成了血族之體,人類和血族的身體構造一樣,一樣人身,兩者之身雖然一樣,但差別很大,就拿日常來說,血族吸血就像人類喝水一樣,維持每天的需求,武學來說,剛才天殤的招式唯有血族才能用,人類一直模仿,但從未成功。

天殤看到桌子上的水果之類,已經開始反胃了。

獨寵萌妻,老公太霸道 「有人嗎?」

聽到聲音,莉莉絲首先飛進盒子裡面躲好,怕別人知道她的存在。

天殤走到外面,一個傷勢很重的學院男子趴在門外,天殤趕緊走過去,扶起他,道:「同學,你怎樣,沒事吧?」

「不,我沒事,你是小琴服侍的主人,天殤吧?」

一聽到是小琴,而且這男子受了很重的傷,天殤感覺事情不妙,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下課的時候,我和小琴在學院內部走著,但是走出來好幾個人攔住我們,我只有大成境的實力,小琴也是,我們根本不是他們被的對手,他們的老大說,想救小琴的話,就去後山找他。」

「不管是誰,敢傷害小琴,定讓你死無全屍。」

一股屬於血族的憤怒蔓延開來。 小琴,自從上次黑鴉鎮事件過後,院長派人過來受她為徒,自從天殤知道小琴有如此強大的背景,一直想讓學院的導師收她為徒,但如今終於如願以償,教小琴練武的導師,實力僅在雪中劍之下,是個高手。

小琴自身的領悟加上導師的教導,她現在已有大成境的實力,同境界之下鮮有敵手。

如今,學院任務積分榜上有一些人不服天殤的排名排進一百名,於是趁機搞事,這不,立刻有幾個浴血境的人綁架了小琴,縱然小琴在大成境鮮有敵手,但在幾名浴血境圍攻下,也無可奈何。

學院的後山,那裡鳥語花香,空氣清晰,是個談戀愛的聖地,到了晚上,很多情侶就在這裡幽會。

可如今,後山上沒什麼人,只有幾個大男人和一位被綁住的小姑娘,而且姑娘還受了一點傷。

「天殤靠著關係,榜上積分居然提升了這麼多,把我們都比下去了,而且任務類型什麼都沒標明,看來劍神徒弟的名聲真好啊,不愧是打敗皇者境的男人。」

「嗯,小琴對吧,你主人來到這,向我們認錯,而且向整個學院承讓錯誤,告訴全校師生她是利用關係才進百強的,那位就放了你。」

他們就是被天殤擠下積分榜的九十八名和九十九的學院弟子,伍深心和伍天心兩兄弟,加上其他人共四名浴血境強者綁架了小琴,似乎要逼天殤為她的事情負責。

小琴絲毫不已為然,道:「哼,等主人來了你們就死定了。」

「咦,怎麼有這麼多的紫色蝙蝠?」

前方有許多蝙蝠正在飛過來,而且還是紫色的,像蝗蟲過境一般,非常的恐怖,蝙蝠在他們的前方停了下來,形成一位女子,身高一米九五,身穿白色學院衣服,露出雪白的大腿,特別是她血紅的眼睛,紫色的長發,還有兩顆小獠牙,給人一種陰深深的恐怖之感。

「你是哪位?」

已經有人開始慌了,拿著武器指向那女子。

「天殤,你們要找的人。」

天殤來救小琴了,而且已這種打扮,著實把他們嚇到了。

「主人。」最開心的莫屬小琴,知道天殤出現在這裡,那麼自己有救了。

「為何要捉她?」

天殤真的怒了,想不到他們這麼無恥,居然捉小琴,如果讓院長知道,那他們肯定死無全屍。

如今小琴成了學院的重點保護對象

「哈哈,為什麼,我只不過想讓你向大家澄清你靠關係進入百強榜的事實,我和我的兄弟為了進入百強,付出了很多,還有二十名弟兄再也回不來了,你說,我會甘心嗎?」這一句滔天怒吼說出了他的無奈,真的是流著淚水說話,足足犧牲了二十個人,才進入百名以內。

天殤有何嘗不是呢,足足犧牲了三十個學員,就在她們眼前,他們什麼都不能做,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三十名學員被屠殺,而且學院並么有把死亡名單公布,使得他們成為無名人士,甚至還有幾位,由於家中關係,早結婚,留下了妻子或丈夫以及兒女,自己卻走了,學院只是給了一比巨額的撫恤金,至於他們是怎麼死的,只告訴他們家人,任務途中被敵人殺死的。

她什麼也沒說,咻的一聲,出現在一個學員的身邊,那個學員還沒有反應過來,被天殤一拳打中肚子,那男子的背面突然出現一股衝擊波,男子被大飛了,飛了好幾十米遠。

「受死,無雙巨拳。」

挑事的那個人終於動手了,伍深心的右手出現元氣,拳頭變大了許多,當他打過去時,但打中的是他的弟弟伍天心,伍天心被中中打倒在地。

「什麼?乾坤境第一層乾坤強者。」

當天殤腳下出現乾坤八卦圖圖的時候,他們張開嘴巴,不敢相信,特別是伍氏兩兄弟,他們知道闖了大禍,居然得罪一名乾坤境強者。

然而,天殤走過去,伸出潔白的手,把伍天心拉起來,道:「如果質疑我的話,後天巳時來天海閣,我等你們,一起去執行任務。」

天殤把小琴的繩子解開,道:「走,回家,對了,今晚煮多一碗飯,加菜,東方靈麟要來了,我猜她應該出發了。」

「是,主人,唉主人,我什麼時候變得向你這麼厲害呢?」

小琴看著天殤剛才那微風凌凌的樣子,好不羨慕,恨不得剛才那個人就是自己。

「傻瓜,你要學會勤奮修鍊,而且靈活運用腦子,這樣就行了,對了,等下再加一道菜,生的牛肉,而且要淋上牛肉的血,就這樣呈上來了就可以了。」

由於天殤變成了吸血鬼,已經開始對人類的熟的事物,而且還有水果之類的感到反胃,心裡一直想著吃有血的東西。

皇族帝國首都,皇天城,好一番熱鬧,在這個6000平方公里的領地,好不熱鬧,各種節目表演,結婚,練武,等等。

皇天城,皇族帝國一切的開始,他們就是從這裡發家致富,打下整個皇族帝國。

當時不僅只有皇室南宮家族的力量,還有三大家族,共同為帝國的建立貢獻出自己的力量,他們分別是東方家族,獨孤家族以及端木家族,當時建立這個國家,向外擴展時,外人把他們三個家族的族長以及帝國皇帝並稱「皇族四大天皇」。

皇天城東南方向,一戶大戶人家,牌匾上刻著幾個冠冕堂皇的幾個大字:東方府,這就是東方家族的所在地。

雖然東方家是名門之後,但裡面的裝飾並沒有非常的豪華,金光閃閃,而是用木板以及瓦礫做成的房子,一個亭子,還有六間房子,除了東方家的一家老小,還有十多位下人。

「父親,如今我傷已經好了,你求讓我出去吧,我想回學校,我都休息了一個月,我身體都快生鏽了。」

東方家的大廳里,只見一個娃娃臉的女孩向一個看起來年輕帥氣威武的男子撒嬌,這男子兩米的身高,樣貌帥氣,清秀,一縷長發紮成馬尾形態,留著一頭劉海,身穿深v長袍,露出他那完美的胸肌和腹肌,加上他的帥氣的臉,這程度另無數女人為之著迷,哪怕是她女兒,都會經常忍不住摸他的腹肌。

這男人正是皇族帝國一手遮天,皇族帝國如今的總帥,統領皇族帝國百萬大軍,皇族帝國第一強者,東方龍翔。

他雖然樣子有點美,但著實是個硬漢,他最緊張的就是他女兒東方靈麟,此生就一個女兒,他同時也是一個專一的人,他夫人已經不能生子女了,但他沒有再娶,一生只愛他夫人。

看著女兒在自己面前撒嬌,無奈搖頭道:「好吧,下次任務一定要注意安全,還有,有空把你的那位閨蜜天殤帶到府里做客,我想見見她。」

「是,父親大人,我走了。」

自從東方靈麟受傷,就被東方龍翔帶回家養傷,他和他夫人一直照顧她,直至東方靈麟痊癒,在期間,她也成功在五天前突破乾坤境第一層,乾坤境界,也踏入了頂尖弟子層次,而且還跟東方龍翔談論天殤的事情,如果把她招來,那東方家族的實力就會上升一大截,經過東方靈麟這麼一說,東方龍翔非常迫不及待想見一下天殤了。

東方靈麟換上學院制服,哼著歌來到帝國學院的天海閣。

自從雪中劍出去后,天殤是一個喜歡熱鬧的人,於是寫信給東方靈麟,讓她搬來這裡住,而且最重要的是擁有皇者境強者留下來的氣息,非常適合提升境界。

看到前方有一個身穿白色制服,而且留著一頭紫色柔順長發,背對著她在練功,東方靈麟還以為是天殤的朋友,道:「小姐姐,請問天殤在這裡嗎?」

當前面那位小姐姐轉過頭來,東方靈麟張開嘴巴,不敢相信,因為眼前之人正是天殤,還是紅色的眼睛,但頭髮,眼紋都變成紫色,而且樣貌變得妖艷,道:「天哪,你受刺激了?」

「額,我覺醒了血族之力,就變成這樣了,而且我已經不是人了,我是一個血族,也就是吸血鬼,放心,我不吸人血。」

「原來如此。」東方靈麟嚇了一跳,還以為天殤受了什麼激情,她發現天殤也變成乾坤境了,道:「我們認識以來,從來也沒有好好較量一下吧,聽說吸血鬼的力氣還有速度比較大。」

剛說完,東方靈麟跳上半空,拳頭出現火花,轟向天殤,天殤自然不示弱,拳頭出現紫色氣息,反擊。

雙拳對轟,發出一股強勁的衝擊波,但這股衝擊波並沒有把雪中劍的房子衝散,房子還完好無損。

東方靈麟退後了兩步,反而天殤退後了十多步,天殤徹底的無語,沒想到自以為覺醒了血族之力,力量變強,但還不夠東方靈麟的力氣大,而且她的手還隱隱作痛。

天殤燃起了戰意,特別想和她切磋一場,道:「好,明天上午巳時,我們去學院的困鬥場,切磋。」

「說定咯。」 「主人,靈麟姐,我吃飽了,你們慢吃。」

晚餐時間,天殤拿著玻璃杯,玻璃杯上是牛的血液,她輕抿一口,好像非常享受的樣子,而且還用刀叉割著碟子上的生且血淋淋的牛肉,吃得不亦樂乎,好像這是全天下最美味的飲食。

然而小琴看了天殤這樣吃飯,瞬間沒有胃口,一口飯也吃不下,只想趕緊離開這餐桌,回房看書。

「不,你還沒有吃飽,以後你會習慣的,慢吃吧。」天殤怎麼會不知道她的意圖,立刻喝道。

小琴見天殤生氣,只能乖乖的坐回位置上,慢慢的吃飯,當她看到東方靈麟吃的有滋有味,而且真的是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時不時的用嘴吸手上的油,非常的豪爽,想不到一位娃娃臉且只有十六歲的女子居然有這種吃相,完全不像大戶人家的大小姐一樣,而且還是在吃著血淋淋食物的天殤的對面。

小琴出於好奇心,道:「靈麟姐姐,你不怕的嗎?主人吃的東西這麼血腥。」

「當然不怕啦。這有什麼可怕的,我啊,小時候就被父親帶到軍營生活,那時打仗,我親眼看見一些士兵的死法,而且在我面前,一箭射進腦袋,腦袋爆了,滿地的內臟什麼的,我差點瘋掉,但這麼多年,我習慣了,而且,就算天殤現在在我面前生吃人類,我也吃得下飯。

聽了東方靈麟的經歷,小琴心中或許已經明白,這兩位能夠成為閨蜜的原因,都是變態。

「明天,你不要讓我哦。」天殤喝了一口血,向東方靈麟拋了一個媚眼,道。

東方靈麟更狠,只見親親一個飛吻,道:「是你不要讓我才對。」

困鬥場,帝國學院內最大的切磋場所,學院內部其他地方不準發生打鬥,更不可切磋,唯有這裡可以切磋。

Prev Post
就在林明說出這話時,躲在船隻一側的徐海寶,已然聽到船倉中傳來的動靜。感知到距離不遠的一名保鏢,正躲在船倉里準備偷襲,徐海寶毅然發動強攻。
Next Post
因為,他想起了,至少藍葉和自己的擂台大賽。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