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微雨:「……」看著桌上的殘羹剩飯,她也不好意思叫人家入坐了。

「沒關係,下次我請客!今天還有幾位朋友要一起吃了,我就是進門看見你們所以過來打聲招呼,你們慢慢吃!」馬天國始終保持著微笑,可他自己知道,那笑到底有多假。平生很少裝笑,可這一天,他已經裝了好幾次。

賈詡也禮貌的問候了一下方微雨過年可好,說了兩句客套話,他就跟著馬天國轉身走了。

方微雨又低下頭吃了幾口,像是吃飽了,抬頭才發現燕飛飛一直在盯著她看。

「吃飽了嗎?」燕飛飛拿了一張餐巾紙替她擦嘴,方微雨平時沒和他常在一起,這樣的舉動還真讓她不適應。她想要接過紙巾自己擦,可是燕飛飛根本不給她機會。

「別動!」燕飛飛說話又回到以前的那種言簡意賅,話語間也還是透著那麼一股強勢,讓人無法拒絕。

方微雨定定的坐著,雙頰微紅,兩眼緊緊注視著他。

燕飛飛輕輕擦去了她嘴上的油漬,然後抬起她的下巴,細細的看了一會兒,「嗯,乾淨了!」其實那個時候他想吻上去的,最後還是猶豫了。

16號桌上坐著馬天國和賈詡一桌子。

剛剛方微雨和燕飛飛上演的那一幕幕秀恩愛的畫面,馬天國盡收眼底。

「別再看了,就那麼干看著你不難受我都難受了!」賈詡在一旁故意擋住了馬天國的視線。

馬天國從賈詡臉上掃過,拿起面前的杯子,喝了兩口水。

「看著架勢,她男朋友這次就是來宣示主權的!」賈詡故意把話挑明了。同來的都是馬天國同宿舍的,他們兩個還不知道內情。

舍友一:「誰男朋友啊,賈詡?」

舍友二:「你們倆嘰嘰咕咕說什麼了,老實交代一下,我們學校的『鐵公雞』是要脫單了嗎?」

另外一個舍友一口水噎住了自己,嗆得連聲咳嗽起來。

走到前台,燕飛飛結賬時從來不問多少錢,他總是把一百的鈔票或者整錢放在吧台上,然後別人找多少他便拿多少。所以他的褲兜里最不缺零錢。

「你們的錢16號桌的客人已經付過了!」

方微雨回頭望向了16號桌,馬天國正看向這邊,他大方地朝她笑了笑。方微雨點點頭微微笑了笑。

「他們桌的錢還沒付吧!」燕飛飛冷冷的問了一句。

「還沒有……」

「那這個錢放著吧,等一下算作他們的飯錢!」燕飛飛回頭看著方微雨,「我們應該回請一下你的朋友,對吧!」

「嗯,好吧……」方微雨只能說好,要不然她還能說什麼!

燕飛飛拉著她的手,徑直走出了餐廳。

馬天國望著她的背影,消失在餐廳門口。不知為何,他的心就在那一瞬間猛痛了幾下。他似乎感覺到了自己在燕飛飛面前的不堪一擊,因為在方微雨的眼裡和心裡,就只有燕飛飛。

馬天國當然看得出,餐桌上、吧台前的燕飛飛無疑是在故意秀恩愛,他就是在做給自己看,方微雨就是他燕飛飛的女朋友,就連請客他燕飛飛也不會輕易接受。

馬天國在前台付錢時臉都黑了,燕飛飛的舉動就是在告訴他,只要他在方微雨不需要他來請客。

燕飛飛的這一舉動,反而讓馬天國內心舒暢,最起碼燕飛飛知道了他的存在,知道了他會對自己構成威脅。這就是一種無言的宣戰。

餐桌上,馬天國還在猶豫,還在糾結,還在痛苦。有那麼一瞬間,他真的想過想要不戰而退。可是到了前台付賬時,燕飛飛留錢請客的舉動卻讓他不想再那樣輕易放手了。

馬天國要繼續等待,等待適合他出現在她面前的時機。

c市的夜晚華燈初上,繁華喧鬧。

燕飛飛牽著方微雨的手,兩人靜靜地在路邊散步。

方微雨想到他晚上的住宿問題,燕飛飛也想到了。可是他們誰也沒有先提出來。

「明天我們去哪裡玩,你來給我們規劃一下吧,這裡你比較熟!」燕飛飛明天想要帶她去旅遊。

方微雨:「我回宿舍了在百度上查查……」 燕飛飛:「晚上我住哪裡?」

方微雨愣住了,「我們去找酒店吧,這附近也有,看你要住哪家……」他們面前剛好就是一家酒店,方微雨抬腳便走了進去。

「不好意思,今天住滿了!」

「不好意思,今天住滿了!」

連找了兩家都滿員了,方微雨有些犯愁了,早知這樣就應該在吃飯前去找酒店的。這是開學之際,也是旅遊旺季,這個點去找住的地方也是苦困啊。

找過三家,才在四季酒店住下了。時間還早,不過晚上九點。

這間房子帶著一個不大的陽台,方微雨一進門就疾步走到陽台邊,讚歎起來:「這環境不錯了!還能看見晚上的夜景!」

「那把明天後天的住宿都訂在這裡吧!」燕飛飛放好包,朝她走過來,攔腰抱住她,「晚上別回去了,我一個人住在這裡好無聊啊,你真的要回宿舍,不陪我嗎?」他熱乎乎的氣息勻勻的灑在她的脖頸間。

「……」方微雨全身不由自主的緊張起來。

燕飛飛慢慢轉過她的身體,面朝著她,「微雨,晚上別回去了?」他的聲音很低,卻一下下撞擊著她的心坎。

「我今天剛來學校,就不回宿舍,舍友會擔心的……」方微雨緊張的不知道手該放在哪裡,就連說話的氣息也是紊亂的。

燕飛飛沉吟了半天,「那……我先陪你回宿舍……」

兩人一路上沉默不語,直到燕飛飛送方微雨到宿舍樓下。

宿舍樓下一對情侶正在上演熱吻送別的畫面,他們的身體緊緊貼著隱蔽在樹下,借著昏暗的燈光還是能看清楚兩個糾纏在一起的身體,在樹下蠕蠕而動。

方微雨的氣息猛地變得急促起來,這也太激烈了吧!她偷眼瞄了一下燕飛飛,她知道燕飛飛肯定也看見了。只是他看起來依舊很淡定。

「明天見!」燕飛飛先向她道了晚安。

方微雨也輕聲說著:「明天見!那……我先回宿舍了……」她走了兩步回頭看了一眼燕飛飛,「你回去吧,明早我過來找你……晚上好好休息一下……」

「你還真要回去啊……」燕飛飛心裡一萬個捨不得,可是他也不能強迫她留下來吧,只能眼睜睜看著她上樓了。

此刻女生宿舍的那一道門就是隔開他們的鴻溝,只有方微雨自己出來跟他走,他才能正大光明的牽起她的手。要不然縱使他有很大能耐也不能進女生宿舍樓。

回到宿舍,姐妹們一個個都睜大眼睛看著方微雨,「你什麼情況,這樣的大好時光跑回來幹嘛!」李奕默含著一口牙膏沫對著方微雨的臉直噴。

「就是啊,剛剛我們還在討論你來今晚的洞房花燭了!微微,你別跟我們說你們之間什麼都沒發生過啊,這種話是個人都不會相信的!」馮煥儀斬釘截鐵的說。

李奕默立馬把苗頭對準馮煥儀,「煥煥姑娘,那你老實交代,你是不是已經私定終身了?」

面對感情,馮煥儀從來不扭捏,「我也不怕告訴你們,我們還真的私定終身了……」

全宿舍的人一個個睜大眼睛看著馮煥儀,「什麼時候?」

「高考結束后……」馮煥儀忽然紅了臉,捂進了被子,羞答答的喊了幾聲。

方微雨忽然想起高二的那一夜,她在面對他的那方面的要求時內心的恐懼。看著眼前的馮煥儀,她突然覺得馮煥儀很勇敢,敢愛敢當。可是她為什麼就做不到了!

趙妮去陽台取自己曬的衣服,突然推開陽台的門對著方微雨喊到:「微微,你對象還在樓下了!」

方微雨拔腿跑向了陽台,李奕默嘴裡含著牙刷,馮煥儀衣衫不整的都奔向了陽台。

「飛飛,等我一下!」就在燕飛飛正要反身走回酒店時,606宿舍的陽台上出現了方微雨的身影,緊接著就是那句「飛飛,等我一下」的聲音飄進了他的耳朵。

燕飛飛就像是聽見了夏天裡第一聲蟬鳴叫的聲音,他的內心震驚不已。

「我等你……」燕飛飛朝著陽台喊了一句,伴隨著強烈的心跳聲,那難以控制的興奮洋溢在他的全身。

無論今夜會不會發生什麼,那都是他們在一起的第一夜。

在燕飛飛的滿心期待中,方微雨的身影出現在了宿舍門口,她箭步匆匆的朝他走來。

燕飛飛激動地向前走了兩步,拉起她的手,眼裡含笑的望著她。

方微雨看了他一眼,立即把目光停在那兩隻牽著的手上,嬌滴滴的說到:「你這麼大老遠送我來,我一個人呆在宿舍良心不安,我們宿舍的都說我狠心了,我可經不住她們的教訓啊!幸好你還在樓下,我們走吧……」她朝前走去。

「你自己就沒想過要陪我啊?」燕飛飛緊緊跟在她的身後,牽著的手越握越緊。

「……」方微雨連多看他幾眼都覺得自己的心快要跳出來了,這一夜呆在宿舍肯定也會失眠,還不如陪著他,兩個人一起失眠算了。

c市的天氣漸漸回暖,即便到了晚上,只穿一件打底衫和外套已然不覺得冷,可是方微雨的手腳還是一年四季的冰冷。

到了四季酒店,燕飛飛第一反應就是先鋪開被子,拉著方微雨坐在床邊,「你坐著,我去打點水,你先泡泡腳吧!」他知道她的腳一年四季都是冰冷的,這個時候泡泡腳肯定會舒服許多。

方微雨略顯尷尬,「我自己來吧……」她剛站起身,額頭撞上了燕飛飛的下巴,「啊……對不起啊……」她的臉「唰」的就紅了。

「……」燕飛飛輕輕抱住了她,「瞎緊張什麼啊……」他的聲音也有點緊巴巴的,心跳的很厲害。

平時不見面的時候,兩人都覺得有說不完的話,簡簡單單聊個電話一聊就是半個多小時。現在,他看著她,她也看著他,可是到嘴邊的話就梗在了喉頭,怎麼也講不出。

越來越安靜的房間里只聽得到彼此的呼吸,偌大的床上平平整整地躺著方微雨和燕飛飛。

燕飛飛宿舍的舍友經常會講一些黃段子,隔三差五宿舍里會有人偷放少兒不宜的片子,每次燕飛飛總會下意識的避開,他自己從內心深處排斥男女之事。

方微雨純潔的就像一張白紙一樣,她對男女之事更是腦子裡一片空白。

可是這個時候這樣躺著,兩個人都清楚地知道,應該會發生點什麼,但是怎麼開始了,誰也沒有主動去靠近對方。就算自己沒有經歷過,電視劇里也上演過。

男女主慢慢靠近,親吻,然後電視里就會出現黑屏……黑屏之後的事大家就可以盡情想象了。

他倆這樣的場景有點像古代從未謀面的男女的新婚之夜,當然這得保證男的不是好色之徒,女的也是良家婦女,所以才會上演這樣的尷尬場景。

方微雨想:總不能這麼尷尬一夜吧,我還是閉著眼睛假裝睡吧,過一會兒自己或許能睡著了……

她正這麼想著,燕飛飛一個轉身,手搭在了她的身上,「微雨,睡得著嗎……」

「還沒睡著……」方微雨不敢轉臉,兩眼對著天花板,小聲說道。

「好想和你一起上大學,你不知道這一學期我有多難熬,恨不得每天都能從我眼前飛過去,一開學就想要放假,因為放假我就能見到你了……」

「我也一樣……每天也很想你……」

燕飛飛猛地翻身起來,靠近她的臉,「現在我們可以……」後面的話他沒有說出來,他只覺得自己的臉熱得發燙。

方微雨定定的看著他,腦袋裡一片空白,獃獃地望了他好久,「我們一起走到未來吧!」也不知道突然之間哪裡來的勇氣讓她說出這句話的,說完之後她自己更是緊張的抓住了自己的衣服。

燕飛飛輕輕吻上了她的唇,慢慢的,一點點的加深了自己的吻。

方微雨閉著眼睛,呼吸急促,不敢睜眼看他近在咫尺的臉。

表面看起來酷帥的燕飛飛,此刻無比慌亂,難道就這樣要完全的擁有她了嗎?他不敢置信。

燕飛飛吻到深處,停下睜眼看著她,「微雨,你真的願意了嗎……」

方微雨睜眼看著他,「嗯……」她微微的點點頭,「我愛你,就是要完全信任你的,如果這樣也是信任的一部分,那麼我願意……」

燕飛飛又吻了一下她的唇,抬手搭在了她領間的扣子上,深情的望著她,「喜歡上你的那天起,我就從來沒有想過要負你,除非有一天你不愛我了……」他的手停在了領間的那顆扣子上,他沒有解開。

對著自己心愛的女孩,他真的每一步都想獲得她的允許,他不想冒犯她。

此刻,他自己內心也是矛盾的,這樣做究竟合不合適?應不應該?會不會惹她生氣?會不會讓她把自己想成那種「壞男生」……所以他的手又停下來了。

方微雨自是了解他的性格,知道他在她面前其實很靦腆,親吻和擁抱她的時候,她能明顯感覺到他的緊張和心跳,到了這個時候,他肯定不敢輕舉妄動。

燕飛飛:「……」他正要張嘴說話的時候,方微雨伸出兩手摟著他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唇。 一股股熱潮逼近,使得兩人艱難又尷尬地褪去了身上的衣物,兩人的臉一個比一個紅,身體的溫度一個比一個熱……

他不敢伸手去摸她的身體,只是緊張地抱著她,就那樣已經讓他無所適從了。

方微雨也是,手一直搭在他的脖子上,後來又放到床上,中規中矩地就那麼躺著。她的眼睛一點也不敢下移,她連自己的裸體也不敢睜眼看了。她注意到燕飛飛比她還緊張,眼睛也是呆板的、又炙熱的望著她的臉,不敢再有別的動作。

燕飛飛緊緊貼著方微雨,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可是最終他沒有進去她的身體里,他也不能解釋為什麼。

最後,燕飛飛抱著方微雨,兩人就那樣睡著了。

清晨,看著乾淨潔白的床單,方微雨有些困惑:「不是處女都會見紅嗎……」這是她小說里看來的。

古人結婚時都會放一塊白手帕,就是見證新娘的初夜的。她這是怎麼了,為什麼該發生的沒有發生呢?

方微雨醒來時燕飛飛不在身邊,所以她才敢掀開被子這麼光著身子困惑半天。

忽地門開了,方微雨「啊——」的一聲縮進了被子里。

「是我!」燕飛飛提著早點進來了,「還沒起嗎,我以為你起來了……」他只是掃了一眼方微雨蜷縮在床上的那一團,就別開了眼,「我去衛生間了!」他故意走開,給她時間讓她穿好衣服。

那一天方微雨帶著燕飛飛逛了兩處c市的景點,每到一處,燕飛飛都會在手機里留下方微雨的倩影,還有兩人咧嘴笑的各種合照。

「微雨,看我!」方微雨轉過臉便親上了燕飛飛的唇,「咔擦——」一聲,燕飛飛揚起的那隻手拿著手機,正對著他們的臉,他們第一章接吻的照片就這樣留在了燕飛飛的手機里。

當下,燕飛飛便把這張做成了手機背景照片,他發給了方微雨,要來方微雨的手機,也給她設置成了手機背景照。

「沒我的允許,不許換!」最後燕飛飛遞給方微雨手機時嚴聲說道。

「知道了!」方微雨露著甜蜜的笑,對他百依百順。光著身子的自己他都見了,現在就放個接吻的照片有什麼好害羞的。

幸福就是要拿出來曬的,不曬的幸福死的很快!

晚上,方微雨接到宿舍的秘密情報,「今晚查宿!」這是學校的慣例,報到結束那一天,全校管理宿舍的高層都要出動,一來看看各個宿舍的到員情況,二來看看宿舍里有沒有什麼需要調整的地方,三來就是要檢查宿舍有沒有夜不歸宿的。這次查宿各班班主任會隨行。

方微雨接到簡訊心裡就打鼓,不知道怎麼跟燕飛飛說。

燕飛飛炯炯有神的眼睛早就注意到了,「怎麼了,學校有事?」

「嗯,舍友密報,今晚要查宿!我必須得回去了……」方微雨眼裡含著不舍,等他回話。

燕飛飛看上去一臉淡定,「回去吧,明早我來宿舍樓下接你!」說這話的時候他心裡針扎一樣的難受。

「明天早上我有兩節課,你……」方微雨話還沒說完,燕飛飛便說:「哦,我都忘了,你已經開課了!好吧,那你上完課來酒店找我吧,我在這裡等你……」

方微雨拿著包起身走到了門口,「那我回去了……」她又轉頭看了看他。

燕飛飛上前把她拉進懷裡,抱著她,「嗯……雖然很捨不得你走,可是你必須得回宿舍,不能第一天就讓學校通報你……走吧……」他吻了一下她的唇。

方微雨剛走出酒店門口,燕飛飛又跑出酒店從身後拉住了她,「我還是送你回宿舍吧……」兩人相視而笑。

還是因為捨不得,才這麼矯情的。

到了宿舍樓下,方微雨已經看見有一幫領導模樣的人說笑著進了樓,此刻她的手機響起,「微微,你怎麼還沒回來,查宿的人已經上了樓!」

Prev Post
「宗門弟子?」一名身穿錦衣的七歲男童疑惑地看著身旁的青衫男子。
Next Post
吃飽喝足了以後,林庸倒也不覺得外面有多寒冷,一步一個腳印順著原路繼續向前走著走著……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