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小美看著鍋中的水都變成乳白色,和平常明浩所做的魚湯顏色差不多時,就出鍋了。

找了兩個大碗,盛了慢慢兩碗魚湯的小美就在那靜靜的等著明浩回來,可是等了半天也沒有見到明浩的身影,小美有些抵擋不住好奇了,想要先偷偷嘗嘗自己做的魚湯會是什麼味道。

「啊」

就一口,小美感覺自己已經身中劇毒了啊,這口中腥腥的,鹹鹹的東西是什麼?

不過小美並沒有認輸,而是眼神兇惡的看向怒火金剛,認為是怒火金剛偷偷對著魚湯做了什麼才會這樣,要知道,我可是按照明浩的方法做的,一定是這個大猩猩的錯,對,一定是這樣的,別跑,賠我魚湯。

怒火金剛被小美盯得渾身發毛,手腳並用的就想要離開這裡,小美也放下手中的碗追隨而去,也不知道追到怒火金剛后小美有什麼辦法讓它賠自己的魚湯那?

其實小美真的誤會怒火金剛了,她也不想想,那紅頭智魚連鱗片和內臟都沒有處理就下鍋了能不產生腥味嘛,再加上,明浩撒鹽時看著隨意,其實心中早已有數了,哪像小美這樣,大把大把的撒鹽啊。

明浩回來時,小美剛去追趕怒火金剛而去,所以明浩第一時間就發現了那兩大碗魚湯。

看著紅頭智魚通透的鱗片,還有地上的四條死魚,明浩好像明白點了什麼。

不過,明浩還是沒有逃過去,俗話說藝高人膽大,明浩藝高不高還不好說,但是膽子卻一定不小,所以明浩就拿起一碗魚湯大口喝了一口。

可惜,小美喝了魚湯后還能大叫一聲,而明浩因為喝的口太大了還很是急直接就咽了進去,現在的明浩感覺自己的嗓子好像被堵上了一樣,別說大叫了,就算髮出聲音都是難上加難了。

滿臉苦澀的明浩,直到緩解了一下后才算好受。

「難道小美要毒死我。」

明浩很難相信,那麼鮮嫩可口的紅頭智魚竟然被小美做出了這個滋味,小美真是一代奇才啊。

善後吧。

明浩把魚湯全部倒掉,去溪中一趟又是幾條紅頭智魚倒霉被抓了。

說實話,明浩二人的到來對於紅頭智魚可是大災啊,好在它們生活在這多年,還沒有什麼天敵,早就數量過多了,明浩二人正好為它們清清數量。

不多時,香噴噴的魚湯出鍋了,不過明浩心存童心,想要逗一下小美,所以明浩還是拿著剛才那兩個早已洗乾淨的碗裝起了魚湯,並且把現場恢復成自己剛回來時的摸樣,躲在一旁巨數上,靜靜的等著小美回來。 抬眸一看,差點沒吐血。

貴公子形象瞬間破功,「靖西,你特么瘋了么?!」

慕靖西面無表情,冷眸瞥了一眼喬安,「沒事吧?」

喬安哼了一聲,美眸意有所指的瞥了宋雲遲一眼,「以後看到有圖謀不軌的男人近我的身,就要立即上來保護我,知道么?」

圖謀不軌?

他?!

宋雲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個喬小姐,可真是……睜著眼睛說瞎話!

「喬小姐,剛才是你說聽不到,所以我才稍微靠近了一點吧?」

「是么?」喬安望天,「誰聽到了?」

「你……」

囂張!

簡直太狂妄!

宋雲遲目光投向總統閣下的秘書,「邵秘書,你作證!剛才究竟是不是她說聽不到,示意我靠近一點?」

邵秘書臉上掛著外交官式的微笑,「宋處長,抱歉我什麼都沒聽到。」

宋雲遲臉上的表情,龜裂了。

望天的喬安,抿唇一笑,不錯不錯,邵秘書孺子可教也。

重生之嬌嬌 宋雲遲抬手,拍了拍慕靖西的肩膀,「靖西,我同情你。被這麼一個女魔頭纏上,一定很不好過吧?」

話音剛落,女魔頭一個利落的提膝,往他小腹攻擊。

要不是他眼疾手快,早有防備,這一腳,是吃定了!

「你……」宋雲遲微微一笑,保持著最後的風度,「算你狠。」

邵秘書忍著笑,能看到宋處長吃癟,也是一件十分令人愉快的事呢。

誰讓宋處長平時傷了那麼多中情局小姑娘的心。

喬小姐這次,替她們把仇一次性都報了。

…………

「紀小姐,這是喬小姐的卧室,她不喜歡別人未經她允許就進入她的卧室。」

紀傾心從慕靖西的卧室里出來,剛要進隔壁客房,一旁的傭人就立即出聲提醒。

她眸色一沉,「這是喬小姐的卧室?」

「是的。」

「誰的意思?」紀傾心眼眸微眯,心底劃過一抹憤怒。

未婚夫的卧室跟一個女人的卧室相鄰,讓她情何以堪?

傭人不卑不亢,「是三少的意思。」

「靖西?」紀傾心咬著下唇,快速否認,「這不可能!」

「紀小姐,這是千真萬確的事,我沒必要騙你。」

紀傾心沉默片刻,柔柔淺淺一笑,「現在還叫我紀小姐,不合適吧?」

「抱歉,紀小姐。先生和夫人沒要求我們改口,所以,我們不能自作主張。」

紀傾心受到了極大的侮辱,奈何這是慕家,她無法發作。

繞過傭人,她徑自下樓。

軍用悍馬,停在西翼樓前。

慕靖西下車,繞過車位,拉開車門,「喬小姐,請。」

喬安剛下車,便聽到了一聲輕柔的聲音,帶著幾分激動——

「靖西,你回來了。」

下一秒,扶著小腹的紀傾心,便撲進了慕靖西懷裡。

喬安目光倏地一凝,這個女人,還真是軟骨頭!

不往男人懷裡撲會死么?

這一幕,噁心得喬安想自戳雙目。

「怎麼不在裡面休息?」

「我聽傭人說你回來了,就想出來接你。」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一道不耐的聲音響起。

「喂,好狗不擋道懂么?」 唉。下午兩點多就準備碼字的,沒想到書評區出現了那個噴子(那時候還不覺得他是噴子)本來以為只是討論得激烈點而已,後來竟然開始侮辱我和讀者們了,不能忍!趕緊就發了個單章,一下午都心煩氣躁的。

晚上剛寫完一章上傳,沒想到他又回來了,呵呵,這次竟然連著中國人一起罵!滿嘴噴糞,不知死活!

無論你罵什麼,都別牽扯上民族,雖然我們做不到戰士那樣,但我們仍然愛國。

在此希望想要給本書提建議的書友,不要動輒侮辱書友,更不要牽扯上祖國,否則會觸發眾怒的。

還有,對於各位提出的建議,我一直都是虛心接受的,這個很多人都知道。

讓書評區,和諧一點吧。

出了這麼檔子事,從八點鐘坐在電腦前,直到現在硬是就寫了一章,說好的五更~完不成了,為了補償大家,從今天開始到8月20號,也就是一個月的時間,至少更新一百章,還請各位諒解一下!

不要跟噴子置氣,早點休息! 仙韻傳 (。) 明浩在一旁躲好靜靜等待著,不多時小美就返回了。

小美有些無精打采,此時的她也不得不承認自己第一次做飯就這麼宣告失敗了啊。

看著眼前兩大碗魚湯和一地的狼藉,小美無奈的收拾起來,首先,就是倒掉這兩大碗好似毒藥的魚湯。

就在小美一手一個拿起兩碗魚湯要倒掉的時候,一旁躲著的明浩可是嚇了一跳,這要是倒了就太可惜了啊。

「小美,我回來了,咦,你做的魚湯嗎,少爺我嘗嘗。」

明浩及時出現救下了兩碗魚湯。

看著明浩伸出手就要抓到碗邊,小美急忙一個側身躲了過去,小美可是嘗了自己這兩碗傑作啊,她怕毒死明浩,當然不能讓明浩喝了,不過小美嘴上很不認輸。

「要喝自己做去,這可是本小姐辛辛苦苦熬制的。」

「這話怎麼有些耳熟。」明浩心裡一動就想到了,這是今天早上自己對黃泉老祖說的話啊。

「哈哈,一碗魚湯罷了,本少爺今天一定要喝到手。」

明浩說完就向著小美手中魚湯撲了過來。

小美的身法也極是了得,各種躲避,況且明浩也顧忌那兩個脆弱的碗被打破,沒有敢用太大的力氣,一時也沒有辦法搶奪過來。

「小美乖,給我嘗嘗我晚上給你講好聽故事。」

既然硬搶不行,那就利誘吧。

可惜,小美現在是聽不進去明浩利誘的,她只想趕快處理掉這恰似毒藥的魚湯,要是讓明浩喝道還不知道怎麼笑話自己那。

「不要,魚湯是我的,我要自己喝。」

好吧,明浩點了一下頭。

「你喝吧,來本少爺看著你喝。」

說完,明浩就盯著小美,臉上還不忘掛出笑容。

看著明浩的眼神,小美一陣遲疑。「這可怎麼辦啊,此時要是說實話這個大壞蛋一定不會放過嘲笑我的機會,難道真的喝掉它。」

小美沒有辦法下決心啊,但是,小美看見明浩臉色的笑容越來越多,為了不被明浩嘲笑,小美盯了一會手中的魚湯,下了很久決心終於決定了。

「死就死吧。」

咕嘟咕嘟

小美抬起左手的魚湯向著嘴中就是一頓猛灌。

隨著魚湯的下肚,小美髮現了一絲異常。

「咦,好像也沒有那麼難喝。」

隨後小美開始小口品嘗起來,漸漸發現嘴中的魚湯不止味道不怪怪的,反倒很好喝。

「難道之前是我做飯太累出現的幻覺?」小美心中給自己想了個借口后不由得開心起來。

「耶,我就說本小姐做飯一定會成功的,之前一定是幻覺。」

明浩也聽到了小美的話,但是他並沒有點破,裝傻道。

「什麼?小美你嘟囔什麼那,趕緊喝光魚湯啊。」

此時,小美一改剛才的忐忑,改成了想要炫耀。

「來,明浩,嘗嘗本小姐做的魚湯,比你做的不知道好喝多少倍。」

「小美,之前你不是說要自己喝嘛,來,本少爺看著你喝。」

明浩並沒有買賬,還是盯著小美,想要看她喝光。

「不嘛,你看這麼多我也喝不了啊,來,明浩給你一碗。」

可惜,明浩的腦袋搖的像個破浪鼓似得,就是不同意,小美看著可是急了,現在的她只想讓明浩驚訝一下后狠狠的誇誇自己。

「明浩乖,聽話,姐姐有魚湯啊,你看看你的餓瘦了,來喝一口。」

「我瘦嗎?」明浩摸了摸自己帥氣的面龐發現自己身材正好啊。

看著明浩還是不同意,小美只能裝作可憐。「一會在教訓這個大壞蛋。」

「明浩,來求求你了喝點吧,聽話。」

「不了,你喝吧,一會我自己再去做,我…….」

明浩沒有說完,小美就忍不住爆發起來。

「還沒完了,給老娘喝。」

暴怒的小美還是很嚇人的,明浩在她的雌威下只能放棄逗她的打算,接過了魚湯喝了一口。

「味道不錯啊,咱們小美真是上得廳堂下得廚房啊,看來我得早點準備彩禮啊。」

聽著明浩的誇獎,小美臉上早就沒有怒容了,而是有點微紅的唾道。

「誰是你家的,本姑娘,本姑娘才不要找你個大壞蛋那。」

明浩聽完笑了起來,並且不時的喝著魚湯,一邊還不忘誇獎著小美,把小美誇得很是開心,可惜,還是有人來攪局。

黃泉老祖。

就在小美最開心的時候,黃泉老祖的聲音出現在小美耳邊。

「什麼,明浩。」

明浩並沒有聽到黃泉老祖的聲音,還是喝著湯,一大碗魚湯都快見底了,突然被小美怒吼,明浩嘴中含著的湯差點沒噴出去。

Prev Post
又過了一會,東方晨看到圍觀他的身影突兀多出了一個。
Next Post
「孫克念,你個王八蛋,竟然敢坑老子!」此時洛天終於明白,孫克念為什麼要跑那麼快了,剛才兩人看似將這古棺震住了,但是也只是震住一時而以,此時少了陽魚,還有孫克念,剩下自己一個,明顯是讓洛天來代替剛才的孫克念。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