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還趕反抗本大爺?看我怎麼收拾你!」補天石看著孽障鏡那忽明忽暗的神光,頓時憤怒起來,紅色的石頭在那裡跳來跳去。

「轟隆隆……」紅色的石頭懸浮起來,隨後開始緩緩的增大起來。

「十丈……百丈……」剎那間補天石便是變到了百丈大小,朝著同樣龐大的孽障鏡鎮壓而去。

洛天還是第一次看到補天石如此狀況,赤紅色的石頭,給人一種威嚴之感,龐大的石頭捲動著黃泉水,讓那些灰色的神魂發出陣陣的咆哮之聲。

「咔嚓……」下一刻,補天石便是同孽障鏡碰撞在了一起,雖然是在黃泉之中,但是洛天還是頭腦轟鳴。

不遠處冥龜身上升起了道道的神紋將伏星璇包裹起來,目光詫異的看向那紅色的巨石。

清脆的響聲響起,黃泉是劇烈的翻騰起來,紅色的巨石下,一道裂痕出現在了孽障鏡的鏡面之上。

「主子,走,這一次絕對不坑!」補天石意氣風發的沖著洛天開口,陣陣的波動再次落在了洛天的身上。

「好吧,再信你一次!」洛天咬牙點了點頭,隨後便是任憑那波動籠罩在自己的身上,身形再次出現在了赤紅色的大地之上,而補天石化成的紅色巨石也是消失在了鏡面之外,彷彿沒有發生過什麼一般。

昏黃色的空間中,洛天站在了那空間之下,目光看向四周,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主子,我去將那個器靈搞定,然後你就可以收服這個你所說的孽障鏡了!」補天石沖著傳音,隨後便是沒有了聲音。

「嗡……」就在補天石離開不久,陣陣的波動,卻是在洛天的身前升起,一道身穿黃袍的身影出現在了洛天的對面,臉上帶著冷漠,身後同樣背著一把大劍,模樣竟然同洛天一模一樣。

「一道……兩道……」足足十道同洛天一樣的身影站到了洛天的對面,眼中帶著冰冷,看向洛天。

洛天看著身前的十道身影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沖著虛空大喊起來:「補天石,王八蛋,你他嗎又坑我?」

「主子,沒有啊,我這身上掉小來的碎屑,產生了器靈,我需要將這去器靈降服,自己的意識入主到這鏡子里!」

「這些身影都是你的倒影,實力跟你差不多,你拖延一下就好!或者你將這十道身影幹掉,你就可以成為這鏡子的主人!現在那個器靈被我牽制,也只能做到這一步!」補天石沖著洛天解釋了一下,隨後便是沒了聲音。

「牽制尼瑪啊!」洛天看著那十道身影,這根本就沒法打,一個打十個自己,誰都無法完成這任務啊。

「殺……」就在洛天詫異間,那十道身影動了,一出手就是絕殺,直接抽出了後背之上的黑色大劍,雖然不是實質,但是氣勢也是驚天。

嗡嗡嗡……

斬破虛空的聲音在洛天的耳中響起,十把黑色的大劍朝著洛天斬了過來,動作整齊劃一,讓洛天嘴角抽搐起來。

「嗡……」龍淵被洛天抽了出來,伸手擋上了落下來的大劍,碰撞之音頓時在空蕩的空間中響了起來。

「咔嚓……咔嚓……」十把大劍,依次斬下,同洛天手中的龍淵碰撞在了一起,每落下一把,洛天身軀便是顫抖了一下,整個人大口吐血。

「沒得打啊!」洛天大吼一聲,將十把大劍彈開,身形倒退,不過洛天剛剛邁步,那十道洛天的身影卻是將大劍朝著洛天斬了下來,十把大劍將洛天是圍攏起來,根本沒有給洛天絲毫退路。

碰撞之音再次響起,洛天沒有辦法,只能再次迎上,這一次卻是比起上一次更加狼狽。

「跑,我根本打不過!」洛天心中暗自開口,心中思索著如何逃走,幽冥鬼步瞬間開啟,被震的大口吐血的同時化成一道殘影,朝著遠處飛去。

洛天剛剛消失,那十道身影便是欺身而上,朝著洛天追了過去,腳下傳出陣陣的波動,竟然也是幽冥鬼步。

「複製,我用一次他們就能會?比他嗎摩天的月蝕之眼還要可怕?」洛天心中暗罵,不敢停下,在空曠的空間之中亂飛起來。

不過,這空間看似很大,但是洛天全力飛行的話,只要一個時辰便可以飛到盡頭。

由於身後有十人追擊,速度跟自己一樣快,洛天根本無法回頭,只能硬著頭皮朝著前飛去。

一個時辰一晃即逝,洛天終於看到了一道黃色的結界阻擋住了自己的去路。

「尼瑪的!」洛天大罵一聲,手中的龍淵爆發出滔天的神光,洛天的身形虛幻,人劍合一,朝著距離自己最近的一道身影斬了過去。

嗡鳴回蕩,那十道虛影又是抬手一劍,十柄大劍,形成斬殺之勢,朝著洛天斬了過去。

「嘭……」黑色的大劍斬在了一名虛影的身上,那道虛影直接被洛天全力斬出的一劍,斬成了陣陣煙霧。

與此同時,另外幾道身影的攻擊也是到了洛天的身上,一道道鮮血從洛天設身上崩落,洛天瞬間便是受到了重創。

「嗡……」嗡鳴再起,九把大劍再次高高的舉起,朝著洛天斬殺了過去。

「完了……」洛天心中暗罵,看著那斬落下來的九把大劍,心中暗嘆。

差的太多了,若是一兩個,洛天或許還能拼一拼,但是十個實在是太多了,誰都無法做到。

「呼……」彷彿做了一場噩夢,洛天募然睜開了雙眼,目光看向四周,看著周圍的景象,正是黃泉水中,而洛天的腳下,正是孽障鏡。

「轟隆隆……」就在洛天疑惑間,火紅色的巨石從洛天的頭頂之上鎮壓而下,轟鳴中,砸在了孽障鏡之上。

脆裂之聲聲響起,一道裂痕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冥龜身上升起陣陣的神光,將伏星璇包裹起來,龐大的雙眼帶著驚訝。

「主子,這次,絕對不坑!」補天石開口,身上泛起陣陣的波動,將洛天包裹起來,讓洛天眼中有些發矇。

「這……」洛天有些迷糊了,這不是剛才發生的事情嗎?自己明明被那些虛影斬殺了,即使不死,也會不應該發生這樣的事情。

「主子,你信我,我有很大把握!」看到洛天無動於衷,補天石沖著洛天傳音。

「補天石,你剛不是進去過了么?」洛天目光看向補天石,但是洛天的話卻是讓補天石有些發矇,表示自己不知道洛天再說什麼?

「主子,你是不是腦子進水了?快點吧,等下,這裂縫沒有了,我還要再砸上一次,挺疼的!」補天石沖著洛天開口。

「好!」洛天雖然有些疑惑,但是還是任憑那波動籠罩在了自己的身上,身形消失在了原地,出現在了黃色的空間之中。

幾乎與之前的情況一樣,補天石消失在了洛天的感知當中,十道虛影出現在了洛天的身旁。

「我草,這是什麼情況?」洛天忍不住低罵了一聲,看著那朝著衝來的十個虛影。

「先打了再說吧!」洛天心中苦笑,感覺自己或許可能進入到了幻境之中,伸手一揮,震仙筆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

「嗡……」而就在洛天拿出震仙筆時,十道虛影手中的龍淵劍也是變成了震仙筆,朝著洛天掃蕩而來。

「轟隆隆……」洛天揮動著手中的震仙筆,轟鳴中,七個大字降臨而下,震仙八式被洛天施展,洛天如今已經是真仙後期,震仙八式已經能夠用出七式。

轟鳴激蕩,洛天抵擋住了七人的攻擊,但是還是被三道震仙筆抽在了身上,讓洛天大口吐血。

「草……」洛天大罵一聲,身形閃動,再次奔走起來,而畫面卻是驚人的相似,十個洛天的虛影,朝著洛天追了過去,追了一個時辰,洛天又到了黃色結界的位置,被十道震仙筆轟在了身軀之上。

「補天石,你他嗎又坑我!」洛天大罵起來,感覺現在這樣的狀態跟補天石有很大的關係。

「嘭……」血霧升騰,洛天再次睜開了雙,目光看向四周,補天石再次從天而降,朝著洛天腳下的孽障鏡狠狠的鎮壓了下去。

「尼瑪的……」洛天低罵了一聲,陣陣的波動,作用在了洛天的身上,洛天再次出現在了黃色的空間中。

周而復始,洛天一遍遍的進入到那黃色的空間中,每一次都是被十個虛影殺出來,唯一不同的是每一次的死法都不一樣。

洛天也嘗試過不進入那孽障境的暗黃色的空間,但是最終卻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將自己拉扯進孽障鏡中,然後再被殺出來。

「能不能讓我好好獃著了!」洛天愁眉苦臉的坐在那裡,這已經是他死的第三十多次了。

「死循環!」

「這完全就是個死循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洛天心中思索起來,他知道若是這麼死循環下去,自己肯定沒法走出去。

「硬捍實力肯定是不行的,我不能以一抵十!」洛天低聲自語,眼中露出苦澀,被一股力量拉扯進了 第兩千一百七十四章身法

熟悉的節奏,熟悉的氣息,熟悉的結局,洛天再次出現在了昏黃的世界當中。

「滾!你他嗎能不能快點幹掉孽障鏡的器魂!」洛天沖著虛空大罵一聲,這是對著補天石說的,說的補天石一愣,不過卻是沒有反駁洛天。

「出來吧!」洛天開口,被這些傢伙乾死了三十多遍,洛天自然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

「嗡……」洛天的話音剛剛落下,十道身影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十把長劍朝著洛天絞殺過去。

「肯定是有個點,能夠從這該死的死循環中走出去!」

「而我要做的就是盡量去堅持,堅持到那個節點的出現!」

「我最大的優勢就是能無限的復活,這十個虛影,每一個都是我,雖然我打不過,不斷的同這十個虛影對戰,也能讓我對自己有最深的了解!」洛天雙眼之中露出堅定,想到了不是辦法的辦法。

「震仙八式!」

「蠻七踏!」想到這,洛天不斷出手,一道道武技不斷的被洛天施展,朝著那十道虛影鎮壓。

終於,洛天狂轟亂炸之下,洛天終於比之前多堅持了一個時辰,才徹底被轟殺出去。

「多了一個時辰還不行么?」洛天一出來,眉頭就緊鎖起來,目光看向那從天而降的紅色巨石,畫面再次重演。

「別逼逼,帶我進去!」轟鳴過後,洛天還不等補天石開口,就直接將補天石的話,堵了回去。

「主子,你怎麼了?這麼著急幹嘛?」補天石聲音之中帶著疑惑。

「等等,我為什麼不能借用補天石呢?」洛天雙眼微微一亮,看著那從天而降的補天石。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好像被卡在某個特殊的環境了,根本出不去,我已經死了三十多次,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助!」洛天沖著補天石開口。

「主子,你不是再開玩笑吧!這個玩笑可一點也不好笑!」補天石乾笑了兩聲,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之中響起。

「別放屁,我至於跟你在這裡開玩笑嗎?」洛天忍不住大罵起來。

「這一次進去之後你別去找那個什麼器魂了,先幫我解決眼前的麻煩吧!」洛天沖著補天石開口。

「好的!」補天石連忙答應了下來,聲音之中也是帶著一絲焦急之意。

說話間,洛天再次出現在了空間之中,洛天目光看向前方,十名身影再次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看到了么?」洛天沖著手中的補天石開口,隨後飛身而起,開始躲避起那十個身影的追殺來。

「無限輪迴,這是無限輪迴啊!我草!」補天石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之中響起。

「快點,說說這是什麼意思?」洛天不斷出手,再次同那十道身影對抗起來,聽到補天石的話。

「這是一種困人手段,將人困在一處空間之中,讓其無限的死去,然後重複之前一天的事情。」補天石沖著洛天快速的解釋了一下,他怕洛天頂不住。

「是誰在坑我,是你還是孽障鏡?」洛天看著手中的補天石,聲音中之中帶著憋屈。

「不是我,當然也不排除我,要真的是我,那麼我真的是連我自己的都算計進去了,因為現在的我,只是過去的我,並不是未來的我!」補天石聲音之中帶著迷茫。

「怎麼破?」洛天口中大口噴血,同補天石不斷的交流起來。

「一天,只要活著超過一天,便可以打破這死循環!」補天石沖著洛天開口。

「好!」 哈嘍,勐鬼督察官 洛天點了點頭,他不信,他一天都堅持不過去,隨後眼中露出一絲狠意,任憑那十把長劍朝著自己斬來。

熟悉的畫面再次降臨,洛天懶的跟補天石廢話,直接抓著補天石,站在那龐大的裂縫跟前。

「我就在這等,不就是一天嗎,老子不信我熬不過去!」洛天站在那裡,朗聲開口。

「主子,你腦子進水么了?怎不進去啊?」補天石疑惑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中響起。

「滾犢子,你再說一句話,老子把你扔糞坑裡你信不信!」洛天破口大罵起來。

補天石並不敢繼續接話,只是被洛天抓在手中,心中疑惑洛天到底是怎麼了。

時間緩緩流逝,洛天就盤坐在那裡,他沒有跑,因為他知道無論自己跑到哪裡,那股力量都會拉扯自己。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轉眼間兩個時辰過去了,洛天依然盤坐在那裡,陣陣的波動終於在那裂縫之中傳出,作用在了洛天的身上,將洛天拉扯進那裂縫之中。

「還剩十個時辰!十個時辰而已……」洛天眼中露出瘋狂,隨後掂了掂手中的補天石。

「你現在開始要聽老子的,我指那你打哪,若不打,我把你扔糞坑!」洛天懶的跟補天石廢話,伸手一抓震仙筆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

而另外一面,射日弓和滅神箭搭在了洛天的另外一隻手上。

就在洛天剛剛將震仙筆和射日弓拿出來,那十個洛天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憑空出現了。

洛天一手拿著震仙筆將震仙八式舞動起來,射日弓也是緩緩的撐開。

七個大字,朝著七個身影鎮壓而去,另外一面,滅神箭化成一道流光,朝著一道身影飛去。

「給我鎮壓一個!」洛天大聲開口,沖著補天石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不容置疑。

「是!」補天石連忙答應下來,朝著一道洛天沒有攻擊的身影飛了過去,飛行的過程中,補天石轟然暴漲,化成一枚隕石,朝著一道身影撞去。

「嗡……」

煞氣滔天,洛天做完這些,直接抽出龍淵,滔天的劍芒朝著最後一道身影斬了過去。

轟轟轟……

強烈的碰撞之音在空間之中回蕩起來,金色的神芒直接射爆了一道虛影,另外一面補天石也是終於爆發出了強大的實力,直接撞碎了一道洛天的身影。

洛天的身形倒退,目光之中露出凝重,自己佔了先手,只是滅殺掉了兩個。

「還剩下八個!」洛天眼中露出思索之色,補天石回到了洛天的手中,伸手一點再次將補天石朝著另外幾道身影扔了過去。

「嗡……」下一刻,剩下的八道身影同樣也是伸手朝著洛天緩緩一扔。

「我草……」洛天和補天石同時大罵了一聲,隨後八塊赤紅色的石頭在洛天的眼中不斷的放大,然後就沒然後了。

「連補天石都複製出來,我還打個毛線!」洛天心中大罵,不過眼中露出瘋狂之色。

「一次……兩次……」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洛天再次陷入到了無限的循環之中,不過洛天卻是認真起來,堅持的時間也是越來越長。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洛天不知道時間怎麼過,只是不斷地衝進那裂縫之中,不斷的同那十道身影交戰著。

一天……兩天……

轉眼間,五個月過去了,整個輪轉殿都不知道輪迴地獄,黃泉河水之下,洛天竟然經歷著這種磨難,伏星璇也是在那裡閉關。

五個月的時間,人們也不再去談論新任聖子去了哪裡,八小天王實力徹底穩固了下來。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輪轉殿的談資也是漸漸的改變了,改成了十殿大比,乃是整個地獄的盛世,十殿,八大天王,都會趕到。

此次十殿大比,卻是在輪轉殿中展開,因此還有一個月的時間,輪轉殿的弟子們不斷的忙碌起來。

「這一界,我們一定能夠獲得兩層地獄!」所有人輪轉殿的弟子們眼中堅定,因為這是輪轉殿最強盛的一界。

十殿大比,一共分成三個部分,殿主比試,副殿主的比試,還有年輕一代的比試。

大比,採取積分制,哪一殿積攢的分最多,便可以優先選擇兩層地獄,最後積分最少的兩個殿,可以各自選擇一層地獄。

Prev Post
「是嗎?那令司長老,我們就比試比試下毒可好?」連翹將灌滿毒液的盒子拿了出來,擺在桌上,笑看著令司。
Next Post
氣候有內陸型氣候的特徵,白天和黑夜的溫差較大,一年間的溫差也較大。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