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有內陸型氣候的特徵,白天和黑夜的溫差較大,一年間的溫差也較大。

農業比較發達,呈遠郊農業的特徵,主要物產有大麥、水稻、草莓等。奶牛的飼養也較發達,主要向東京銷售。

工業發展是在隨著高速公路的建設開始的,主要集中在中部。

栃木縣的旅遊資源比較豐富,西北部大部分屬於日光國立公園,既有火山、沼澤等自然風光,又有古建築之美,還有溫泉和人造觀光景點,是日本具有代表性的避暑旅遊勝地。

日光國立公園:位於栃木縣,日光、鬼怒河、鹽原、那須,是網羅了尾瀨等北關東的主要的名勝地,日本最有代表性的國立公園。

一年四季皆是旅遊季節,春可賞花、夏可踏青、秋可觀楓、冬可看雪。尤其是日光的楓葉,向北延伸到東北的仙台,日本人稱之為日本楓葉的故鄉;日光國立公園更是日本火山地形及自然景觀的代表,堪稱全日本之最。

除此之外,日光又是日本佛教的重鎮,也是日本德川幕府時代的文化中心,人文色彩豐富,古迹特多。

日光東照宮:位於栃木縣日光市,坐落於日光群山之中,1999年被列為世界遺產。東照宮建於1636年,是江戶幕府第一代武將德川家康的靈廟,為日本建築藝術的代表作。被稱為「日落之門」的陽明門和中國風格的唐門是其代表建築。

東照宮三大雕刻、睡貓、三猴、大象。

中禪寺湖:是日本最具代表性的高山湖,是日光國立公園內規模最大的湖泊,是由火山熔岩圍成的火山湖,海拔1269米,面積11.62平方公里,周長25公里,湖深163米。

其最主要的湖水來源是湯川,對外則通過華嚴瀑布而流至大谷川。

華嚴瀑布:位於日本栃木縣日光國立公園內,與「和歌山縣的那智瀧」、「茨城縣的袋田瀧」並稱為日本三大名瀑。瀑布的流水來自中禪寺湖,最後流入鬼怒川的其中一條支流大谷川。

那須高原:指的是栃木縣北部那須岳的南側山麓地區,是有名的旅遊休閑勝地,分佈著溫泉鄉、牧場、遊樂場、網球場、高爾夫球場等。

那珂川:是沿著栃木縣、茨城縣流動的一級水系那珂川的本流,是關東第3大河,且是關東第一的清流。

鬼怒川:是沿著關東平原從北向南流動,最終與利根川合流的一級河川,是利根川最長的支流。全長176.7公里,流域面積達1760平方公里。

鬼怒川溫泉鄉:日本最大溫泉鄉之一,被稱為「東京的渡假地」,附近還有東武世界廣場、日本江戶村等主題公園。

日光江戶村:是展現「江戶時代文化與生活」的主題公園,總佔地面積為495000平方米,有忍者之里、武家屋敷、藝能之街等設施。 日光東照宮:位於栃木縣日光市,坐落於日光群山之中,1999年被列為世界遺產。東照宮建於1636年,是江戶幕府第一代武將德川家康的靈廟,為日本建築藝術的代表作。被稱為「日落之門」的陽明門和中國風格的唐門是其代表建築。

東照宮三大雕刻、睡貓、三猴、大象。

周浪與龍嬌,現在就來到了東照宮外,看著這裡的景色。

「沒什麼人的樣子,八上家族,真的在這裡?」

「應該是吧。」

兩人討論了一番,也是不知道到底是在哪裡,東照宮外,一切都是蕭條的景象,雖然有些變異獸,不過級別都很低,周浪與龍嬌也不是很想浪費時間,但是那些膽敢主動攻擊的,盡皆是被兩人迅速殺掉。

突然,那石刻起了變化。

睡貓石刻上,那睡貓出現,散發一股睏倦的氣息。

周浪與龍嬌,都是一滯,不過,龍嬌乃是精神念師,這種程度的攻擊,又怎會傷到她呢?

於是乎,龍嬌將精神力擴散開來。

就見那睡貓石刻轟然爆炸。

幾個睡貓石刻,依舊是同時出現,周浪也發現問題所在。

於是,龍嬌以精神力對抗,周浪則是直接用定海針與尺子去砸。

一番打鬥過後。

這些睡貓石刻,掉落一地,滿地都是碎渣。

消滅了睡貓石刻,那些三猴石刻,又起了變化。

三隻猴子出現,一個攻擊兩人眼睛,一個攻擊兩人咽喉,一個攻擊兩人耳朵。

來勢洶洶,這些猴子就沒有什麼精神方面的攻擊了。

一番戰鬥過後,這些猴子被消滅乾淨。

緊接著是那些大象時刻。

大象身軀龐大,出現之後,向著兩人大蹄子壓落下來。

然而,兩人畢竟一個是星漩期八階,一個是星漩期九階,這區區時刻,又哪裡是兩人對手。

稍微費了一番功夫,就將這裡的時刻全部砸碎。

卻依舊是見不到八上家族的影子。

「我覺得,八上家族應該就藏在東照宮這裡。」龍嬌對於邪血,還是有很強的感應的,她說有,十有八九差不多。

周浪點頭,道:「總之,這裡不會簡單,這麼多的奇異時刻,肯定是有問題的。」

沉寂片刻,依舊是沒有什麼反應。

龍嬌沒了辦法。

看向周浪,道:「找不到,你有什麼好建議?」

建議?

周浪想了想,道:「繼續找,不過在此之前,可以毀掉東照宮,畢竟,可能通過這種方式,將八上家族的人逼出來。」

龍嬌雙眼放光,道:「這個建議,我贊同。」

周浪道:「那我們先出去,讓我用定海針,毀掉這裡。」

兩人出了東照宮。

周浪將手中的定海針變大。

對準了東照宮,就是一棍子砸了下去。

不過癮,又將定海針放大,光是棍子頭,就有七八米直徑,對準了東照宮,就是一棍子砸落下去。

轟隆隆——

東照宮被周浪砸的一片狼藉。

嘩啦啦——

殘垣斷壁,各種瓦礫、飛沙走石。

周浪就這麼將東照宮給拆了。

當只剩下最後幾個建築物的時候,周浪剛剛想要砸,就聽到一聲嘆氣:「何必呢?收手離開吧。」

「哦?終於被逼出來了。」龍嬌臉上帶著笑容。

一股黑金氣息開始瀰漫開來,周浪與龍嬌,都能感覺到這是一股非常強大的能量。

這一股能量,跟異戰士完全不同。

一名身穿黑金色戰甲,一頭黑金色長發,閉著眼睛的男子,突然出現。

懸浮在半空之中。

「你等就此退下,父神還會饒恕爾等罪過。」

男子沒有一絲人類感情一般,好像是一個虔誠的宗教信徒。

「父神?伊邪那岐?」周浪笑了笑,道:「我孫子那岐是我的名字,你有什麼想法沒有?」

男子搖頭,道:「我不知道你們為什麼來這裡,但是你們不要挑戰我的底線。」

「你是誰?」龍嬌問道。

「我乃是八上家族,最強四戰士之一,八上沙羅。」

男子依舊閉著眼睛。

周浪奇怪,竊竊私語,道:「怕是個瞎子吧?」

八上沙羅淡淡道:「我閉著眼睛,是在壓制我的實力,你若是惹怒了我,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真特么中二,還特么閉眼壓制實力。」周浪忍不住吐槽。

八上沙羅冷笑一聲:「看來,你們這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

只見,八上沙羅全身黑金色氣息濃郁至極。

龍嬌卻興奮不已,道:「就是這種感覺,邪血的感覺啊,我體內的龍血在歡呼雀躍啊。」

周浪看向龍嬌,她有點瘋癲了。

八上沙羅依舊是閉著眼睛,道:「輪轉法印!」

黑金色的星力,在他身前形成一個輪轉法印,看起來邪惡異常,卻又有著信徒讚歌。

這是宗教類的攻擊手段。

似乎,這一刻,八上沙羅乃是一位宗教徒,或者說是一位邪神的使者。

這一招,果然是厲害的很,一出現,整個廢墟就掀起了一場巨大風暴。

嘩啦啦——

亂石飛濺,各種黑金色的能量到處亂竄。

周浪與龍嬌,此刻則是枕戈待旦,他們知道,這一次是遇到了強大的對手。

周浪將伏魔棍法用的如火純青。

龍嬌則是全副武裝,衍神兵鎧甲、劍、飛刀,全部出擊。

三人戰在一處。

八上沙羅驚訝無比,突然,他睜開眼睛,身上的氣息再一次暴漲一大截。

「這傢伙,有著堪比星漩期巔峰的實力了啊。」

「是啊,不過還好,我們也不是好對付的。」

龍嬌與周浪都是興奮起來。

龍嬌是因為這邪血對她非常有用,而周浪則是因為,這樣可以能夠快速的提升自己的戰鬥經驗。

又是一番打鬥,三人交手數百次。

不過,戰場偏離了之前要毀掉的地方。

「輪轉法印!」

黑金色的光芒,甚至遮蔽了太陽,然而周浪與龍嬌,此刻合力對抗。

然而,他們並沒有硬拼,而是將八上沙羅帶離了東照宮附近。

為什麼?

因為,他之前說了,像他這麼厲害的,還有三個。

那就只好把他引走,省的之後麻煩。

這八上沙羅似乎是沒想到兩人這麼棘手,在後面緊追不捨。 三人來到一座高山之旁,巨大的戰鬥能力波動,直接將這座高山削去了一大截。

一些日國人,當然,這種地方來的肯定都是日國武者,普通民眾也通過不了那麼多變異獸生活的區域。

這些日國武者,被三人的戰鬥殃及。

死傷過萬。

那些沒死的,都在很遠的地方,觀察這一場戰鬥。

「天啊,這難不成是傳說中的八上家族的秘法?」

「看上去非常像啊,這兩個人又是什麼人,能夠與之打成如此膠著的戰況,實在是驚人無比啊。」

這些沒死的,都是修為比較高的日國武者,此刻都是懷著一種朝聖的心態,看著這裡三人的戰鬥。

打、擊、架、刺、點、壓、崩、掃、纏、攪、托、封、貫、襲……

周浪將伏魔棍法的要點施展的淋漓盡致。

白猿出洞

跨虎登山

淡掃秋水!

肋透秋霜

進步撩陰

鷹抓燕雀!

大鵬舒翼

落霞迷津

流光繞壁!

杵到魔降

廉頗負荊

飛蛇伏地

反點璇機

Prev Post
「呦,還趕反抗本大爺?看我怎麼收拾你!」補天石看著孽障鏡那忽明忽暗的神光,頓時憤怒起來,紅色的石頭在那裡跳來跳去。
Next Post
虞春連忙拉了拉自己老爹的胳膊,發現他像是被磁鐵給吸住了似得,怎麼拽也起不來,身子不斷的抖著。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