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子裡面一共就三隻獒犬,燕子他爹不光把三隻獒犬都弄來了,而且還弄了五隻最好的獵犬。

還給林辰他們介紹了一個想到英子。

英子剛十九歲,是少見的鄂倫春族,年輕一輩的獵人中,沒有人比英子更出色,她是大山裡出了名的神槍手,別看她歲數小,從小就跟她爹在林子里打獵,老林子里的事情沒有她不清楚的。 嬌妻,纏你上癮 村裡這三條獒犬,有兩條是她親手養的。

天剛亮,胡八一就讓燕子去幫忙準備了糯米,黑驢蹄子之類的東西,為了防止萬一用的。

等收拾完以後,幾人就出發了,燕子他爹一直把四人送到山糰子后才回去的。

臨走的時候還對四人千叮嚀萬囑咐,說找不到的話就別勉強了,快去快回。

不過對於這話幾人並沒有放在心上。

林辰的話是知道那兒有什麼的,所以根本就不擔心。

胡八一的話,只要那兒有墓,他就一定能夠找到,所以他也不擔心。

胖子的話,心大,去有墓的話就大賺一筆,沒墓的話就遊玩一趟。

英子的話就是一個嚮導,就只負責帶路。

四人朝著前方一直走去,東北,什麼都不多,就是樹子多。

密密麻麻的都是大樹林。

英子帶著從屯子裡面弄來的三條獒犬和五條獵犬在前面開路,然後林辰他們三個在後面慢悠悠的走著。

本來燕子他爹還給林辰他們弄了一匹矮馬,讓他們拉行李的。

但是林辰他們沒有要。

畢竟林辰的身上有著儲物戒指的存在,雖然當著眾人的面不太好裝東西,但是到了樹林裡面,只要把東西往儲物戒指裡面一塞就行了。

走著走著,胖子看著走在前面的英子問道:「英子,這野人溝真的有野人嗎?這野人到底什麼東西,你見過沒?「

英子回頭說道:「俺也不知道啥是野人,聽俺爹說這些年好多人都見過,但是沒人捉過活的,死的也沒見到過屍首,見過的也說不清楚是個啥樣。」

胡八一插嘴道:「胖子,你可真他娘的沒文化,顧名思義,野人就是野生的人,以後好好學習啊。知道什麼是野生的人嗎?就是在野地里生的,可能是樹上結的,也可能是地里長的,反正就不是人工的。」

林辰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八十年代,對野人的定義和探索還沒有太過深入,所以理解的都很片面。

「胖子,你要是與世隔絕,一個人在上裡面不用外界的東西生活上三年,你也會變成一個野人的。」

說到底,野人沒有一個準確的定義,只有片面的描述。

但是與世界發展軌道脫離的個人,應該能夠被稱之為野人。

胖子搖了搖頭,「那樣的生活別說生活上三年,就是三個月,胖爺我也熬不住。」

聽到這話,林辰他們笑了笑,確實,一種生活環境習慣了,突然間變成另外的一種生活環境就會很難適應的。 86_86832里沙共和國邀請蘭蒂的青年俊傑參加比武大會,背後似乎有著極大的陰謀。只是,這次蘭蒂來的使者中基本都是國內三大家族的菁英甚至下任族長,里沙怎麼就敢算計他們?它就不怕蘭蒂帝國一怒之下發動戰爭?

或者說,他們是有恃無恐?

那又是誰給他們這麼大信心的呢?

神殿?

薇薇安一邊走一邊思考,這個神殿以前似乎從來不參與三國之間的爭鬥,就是三國打的天昏地暗也不見它出手偏幫過誰,但這一次卻彷彿是和里沙站在一起,為什麼?

是里沙許給了他們好處?

薇薇安想到那些孩子,想到諾蘭,似乎觸摸到了什麼,但似乎又毫無頭緒。

很快,眾人到了希爾維斯特的府邸,天已經黑了。

院子里燈火輝煌,大廳中間放著一張大桌子,桌子上擺放著各種美味佳肴。

老希爾維斯特笑的看著眾人,昂首道:「一直沒有機會與大家坐一坐,今天有喜事,所以把大家都請來,一起樂一樂。」

喜事?蘭蒂眾人不解,面面相覷,沒有說話。

「先入坐,先入坐!」眾人一一落座,薇薇安感覺到希爾維斯特掃過自己一眼。

坐下之後,希爾維斯特沒有提是什麼喜事,反而笑呵呵的問薇薇安:「微微安小姐年少有為,這麼年輕就能配製出如此高明的藥劑,真是佩服啊!」

智擒惡郎:天才少女重生記 薇薇安心中警覺,開口道:「藥劑師我的老師給我的,我實力不夠,可配不出那麼厲害的藥劑!」希爾維斯特笑道:「有個好老師也是令人驕傲的事情,不知道你的老師現在在哪裡?比貴國的達達尼爾伯爵實力如何?」

昆西也看過來,注意聽著。

薇薇安撇撇嘴:「我的老師早就去世了。」

希爾維斯特惋惜道:「真是可惜了。薇薇安小姐若是想自己配製出這種藥劑。恐怕還要等些時候,畢竟實力……」

「沒有了。」薇薇安突然插嘴,「沒有藥方,藥劑我也已經用完了,沒有了。」

「哦。那還真是可惜了。」希爾維斯特不再詢問這個問題,但所有人都看出來,他不信薇薇安的話。

溫蒂緊緊抓住薇薇安的手,輕聲道:「小薇安,一會兒如果有情況,你先自己逃出去。不要管我。」小女孩反手握住溫蒂,緩緩搖頭,溫蒂急道:「逃得一個是一個。他們不知道你的真實實力。只有你最有希望逃走。我們若是全部死在這裡,就一點兒希望也沒有了。」

薇薇安默然,希爾維斯特這裡,除了把他們帶來的那個驅魔王者,還有一個衣衫破爛的驅魔王者。兩個驅魔王者,他們沒有半點希望逃走,就算修恩在也難說。

想到修恩,薇薇安心裡擔心,離開的時候沒有想到希爾維斯特會攔住他們,所以沒有打擾正在修鍊的修恩。現在里沙已經與蘭蒂反目。肯定會毫不客氣的直接搜查他們的住處,若是看見修恩,不知道會不會打擾他的修鍊。

希望修恩能夠順利逃脫。

這時。羅伯特問道:「不知道議員把我們邀請到這裡來,究竟為了什麼喜事?」

希爾維斯特笑道:「自從貴國三位青年高手沐浴過『神的榮光』之後,神殿對他們的實力很是讚賞,最後決定,特許他們留在神殿做神殿騎士。這可是天大的榮耀啊!難道不值得慶祝嗎?」

萊安和羅伯特驚訝萬分。神殿騎士的事情他們知道,但是神殿一向只是在里沙共和國挑選神殿騎士。和蘭蒂沒有關係,這次怎麼會看上蘭蒂的人呢?

神殿的決定讓人費解。

萊安斟酌道:「能夠被神殿看上做神殿騎士是他們的榮耀,但是勞瑞是德萊菲家族的下任族長,恐怕不能……」

「讓德萊菲家族再選一個就是,這樣好的機會,放過多麼可惜。好啦,不要再說了,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

「誰定了?我才不願意去那個什麼神殿!」佛能不滿地叫道。

「哦?是誰不願意呆在我們神殿?」一個低沉沙啞的聲音傳來,緊接著就是一股強大的威壓襲來,將蘭蒂眾人全部包裹在內,幾乎無法呼吸。

薇薇安趴在桌子上,體內的魔武力自動運行抵抗,心裡驚駭:這是什麼實力?這種壓迫讓人根本無法升起反抗之心,感覺對方只要一個念頭,自己就會魂飛魄散。

來人是神殿騎士打扮,三四十歲年紀,長著一頭棕色的捲髮。

但萊安的目光卻沒有落在那個神殿騎士身上,而是緊緊盯著神使身後的那個人。

那個人竟是蘭蒂帝國的二皇子,提姆。

「二,二哥?」萊安猛地站起身。

提姆似笑非笑的看著萊安:「萊安王爺近來可好?」

「我……」萊安卡在那裡說不出話來。

希爾維斯特笑道:「提姆殿下現在是神殿的騎士,深受殿主的器重。」

提姆笑道:「萊安王爺,你不用這麼緊張,我對那個位子已經沒有興趣了。我還應該感謝你和皇帝,如果不是你們,我也不可能來到這裡,找到最適合我的道路!勞瑞,你們還猶豫什麼呢,加入神殿吧,只有在這裡你才能在驅魔者的道路上走的更遠!」

勞瑞滿臉嚴肅,沒有說話。

他不相信提姆的話,但現在的情形看來,他們除了答應沒有其他的選擇。

這時,那個棕發的騎士輕輕揮手,有些不耐煩:「好啦,沒什麼好說的,都聽我的!」

「為什麼聽你的!」佛能猛地站起來,不滿地叫道。

棕發騎士冷哼一聲,只是手臂輕輕揮了揮,佛能便如斷了線的風箏飛出去,狠狠地摔在牆上,溫蒂急忙一個水系治癒魔法發出去,勞瑞跑過去扶起他。兄弟兩人對視一眼,都在對方的眼睛里看到了恐懼。

那人究竟是什麼實力!

「若不是看在你還有些用處的情況下,定不留你性命。」棕發騎士冷哼道。

普普通通大師姐 他的視線一一在蘭蒂眾人的身上掃過,如同待價而沽。隨後用手指著勞瑞佛能和卡加利說:「你們三個留在神殿!」

又指著卡斯特、卡爾和科爾說:「你們的實力太低,進五級試煉塔里先練練再說。」

接著指著雷伊、法林克和里加度說:「實力一般,進四級試練塔里呆幾天。」

隨後指向昆西:「年紀輕輕就是五級藥劑師,倒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比你那老師強多了!你留在神殿,我專門找人教你!定能讓你的實力更進一步。」

接著面向萊安:「你們帝摩斯家族是不是做皇帝做的時間太久了,已經忘記是誰把皇權交給你們的?記住。永遠不要試圖反抗神殿,否則神殿能把皇權交給你,也可以收回來。哼!剛才我說的這些人以後就留在神殿了。你回去通知他們的家族一聲。」看看羅伯特:「你太老了,實力沒可能再提升,和你們王爺一起回去吧。」

棕發騎士的話讓萊安心裡無比震驚,他下意識的看向二皇子提姆,就像小時候習慣性的依賴兩個哥哥一樣。提姆的眼睛里露出貌似憐憫的表情。顯示這件事情他早就知道了,這時萊安才相信棕發騎士的話,同時相信自己的二哥是真的已經沒有回國爭權的意思了。

可是,事情怎麼會是這樣?

棕發騎士嗤笑道:「不願意相信?也難怪,做了這麼多年的人上人,突然知道事情的真相誰也不願意承認。地位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居然讓你們引以為傲這麼多年,真是可笑!沒有實力,什麼都是空談!」

最後。他看向溫蒂和薇薇安。

「魔法師小姐,你的古魔法陣很有些意思,你也留下來吧。」

「至於你,把諾蘭交出來,把六級幻銀水晶還給希爾。我做主,保你不死。」

希爾維斯特愣了一愣。這和之前說好的不一樣啊。神殿不是已經答應自己取這個小女孩的性命嗎?怎麼突然轉口?

他不解的望向棕發騎士。

棕發騎士卻當做沒有看到,只是在等待薇薇安的回答。

希爾維斯特與神殿之間的關係確實不錯,之前也確實答應他把諾蘭給他,順便取這個小女孩的性命,但是,那時他們並不知道小女孩的姐姐溫蒂就是繪製古魔法陣的魔法師。

神殿里各種各樣的人才比比皆是,偏偏沒有懂得繪製古魔法陣的人,所以,溫蒂對神殿來說非常重要,必須為神殿所用。

所以,溫蒂的妹妹不能死,至少不能死在神殿手裡。

當然,希爾維斯特也很重要,棕發騎士權衡再三,才給薇薇安找了這麼一個台階下,在他看來,自己已經很給薇薇安面子了。

薇薇安搖頭道:「我和諾蘭之間真的已經沒有主僕契約了,他去了哪裡我也不知道。至於六級幻銀水晶,希爾維斯特議員答應過我,買一個精靈送給我,這六級幻銀水晶是他給我的抵押,可是我到現在也沒有見到精靈的模樣。當然,如果希爾維斯特議員承認他違約,我也可以把幻銀水晶還給他。」

「是這樣啊!那就沒辦法了,希爾你怎樣看呢?」

希爾維斯特心中對薇薇安恨急,他是議員,里沙最尊貴的人之一,怎麼可以言而無信呢。原本想借神殿的手除掉她,拿回水晶,沒想到神殿的態度居然有了這麼大的變化,讓他始料未及。

他不能承認違約,更不敢得罪棕發騎士,於是只得說:「我過幾天把精靈給你送過去,到時候你再還給我水晶吧。」

希爾維斯特的態度讓薇薇安有些驚訝,沒想到事情就這麼輕描淡寫的過去了,同時,心底對神殿充滿戒備:無故獻殷勤,非奸即盜!

神殿,到底有什麼目的?。

… 86_86832萊安和羅伯特回國了,帶走了全部的隨從。

只有克林在昆西的堅持下被留下來,理由是藥劑師需要人打下手。薇薇安無語,她也是藥劑師怎麼不覺得配置藥劑還需要人幫忙。

剩下的人則在棕發騎士亞德里的安排下在神殿里住下。

住下之後,他們才知道試練塔到底是什麼地方。

試練塔,共分五級,一級一塔,位臨東海,距離神殿有兩天的路程。

每座塔都分三層,每一層都分佈著各種類型的魔獸。這些魔獸每天只能固定得到很少量的食物,如果塔里沒人,就會互相攻擊,敗者成為勝者果腹的食物,所以,這裡面的魔獸比塔外同級別的魔獸更加兇殘。

五級試練塔級別最低,裡面是四級魔獸。第一層是四級低階魔獸,第二層是四級中階魔獸,第三層是四級高階魔獸。以此類推,四級試練塔裡面是五級魔獸,三級試煉塔里是六級魔獸,二級試煉塔里是七級魔獸,一級試練塔里是八級魔獸。

實力低些的驅魔者進入同級別的試練塔,面對那些餓得眼睛發綠的魔獸,基本是九死一生。若是再碰到些已經成功晉級的天賦高的魔獸,那更是有死無生。

剩下的人里,依據家族分為三派,佛能、勞瑞、卡爾和卡加利一派,卡斯特和里加度一派,雷伊、法林克和科爾一派。因為科爾與勞瑞關係很好,雷伊又是個脾氣好的,所以德萊菲家族和巴格斯家族走得很近,基本就是勞瑞做主。卡斯特和里加度人單勢薄,少數服從多數,順勢也就聽從勞瑞的意見。

自從得知試練塔的危險,勞瑞就想找亞德里商量。問問看能不能不去,誰知道對方不但不見勞瑞的面,而且在第二天就把卡斯特、卡爾和科爾被送進五級試練塔,把雷伊、法林克和里加度被送進四級試練塔。

剩下的人心裡都生起莫名的悲哀,走了六個人,不知還能回來幾個。

亞德里專門安排了一名驅魔王者教導昆西,讓昆西很是受寵若驚,再加上亞德里有意交好,他與神殿之間的關係越來越好,與蘭蒂眾人也越來越疏遠。若不是還記著自己有個極端愛國的老師,恐怕他早就把自己是蘭蒂人忘到九霄雲外了。

勞瑞、佛能和卡加利也開始在神殿的修鍊,天天早出晚歸。從來沒有如此狼狽,薇薇安甚至覺得佛能都開始變瘦了。溫蒂心軟,每天晚上都會等他們回來,為他們釋放一次水系治癒魔法,這讓三人感動非常。尤其是卡加利,看溫蒂的目光溫柔的能滴出水來。

溫蒂明白卡加利的心思,也知道他是一個優秀的貴族青年,但是她沒有想過接受。因為經歷過納森海的事情,她現在對感情的事情看得很淡。除非能預見結果,否則她不會再輕易涉入另一段感情。

薇薇安很閑。

剛來時對神殿的戒備。因為神殿對溫蒂刻意的討好也淡了許多。

既然暫時沒有危險,那不如趁這段時間趕緊修鍊,提升實力才是要緊。於是。薇薇安一邊服用元升藥劑,一邊修鍊,很快,十天過去了。

神殿中的一個分殿中。

神使加斯坐在殿中的主位上,滿臉陰狠之色。

「亞德里。你當我不知道你把那個魔法師和藥劑師留在身邊的用意!哼!我豈能讓你如願!」神殿中,神使與騎士分屬兩個派別。相互爭鬥得很厲害。現在,亞德里所在的騎士一方得到天分極高的藥劑師昆西和稀有的懂得古魔法陣的魔法師溫蒂,讓加斯很是忌恨,要知道,最開始去與蘭蒂眾人接觸,處理諾蘭的事情的人是他,之後希爾維斯特才找的亞德里,如果當時他知道昆西和溫蒂的存在,不理會希爾維斯特的請求而與蘭蒂眾人交好,或者直接請出實力更高的神使將他們強請回來,昆西和溫蒂肯定是神使一方的人。

這讓加斯如何能不悔恨。

想了又想,加斯的臉上露出得意之色。

說到底,他們是被亞德里強行請回去的,他們和亞德里之間的關係並不牢靠,如果他們在乎的人死在了亞德裏手中,他們還能和亞德里和平相處嗎? 妃常妖嬈:特工小皇后 這時候再有一個與亞德里實力相當的勢力邀請他們加入,他們肯定會毫不猶豫的離開。

加斯把陰謀的目標放在克林和薇薇安身上。

那麼要如何做呢?

如何才能害在死兩人之後,把罪名嫁禍給亞德里?

加斯認真地想著,一夜未睡,當東方天際發白的時候,他的腦子裡靈光一閃,忽然有了一個陰險的主意。

試練塔每隔幾天就會有一次大的清理,一是確定進入塔內的人的傷亡情況,再就是給魔獸餵食,防止它們餓死。這個時候,是允許探視的,就算想要送東西進去也可以。

勞瑞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後,就打算去看看雷伊他們的情況,順便送些藥劑和其它有助於升級的東西過去。畢竟,在那種地方,想要活著走出來,就必須依靠實力。但是,他和佛能還有卡加利沒有時間離開,因為神殿的訓練不容許間斷。昆西也沒時間,因為現在教導他的驅魔王者是一個非常負責任的老師,絕不能容忍他的學生缺課。

Prev Post
「轟隆!」
Next Post
「看他這般情況應該是戰死了,呵,雷鳴王與鎮南侯素來不和,林易與南宮凌因為柔芷公主也是出了名的冤家對頭,你覺得生死擂下南宮凌會留手?」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