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雨兮遲疑了片刻,這才道:「石荃這次找你做什麼?」

葉凡心中暗笑,他找到美麗的院長大人怕是坐不住了,石荃這傢伙如今雖然倒霉了,但是作為一個抬價的人還是非常合適的。

「他是沖著媚武而來,說是只要我將媚武交給他,就許諾我可以進入劍庫中隨意挑選劍道秘籍,說來還是非常有誠意的。」

葉凡的話讓吳雨兮嘴角狠狠抽搐一下,石荃這還真是非常有誠意,畢竟劍庫內珍藏著無數的劍道典籍,如果真的任由葉凡挑選,對於一尊劍客來說,這樣誘人的條件著實難以拒絕。

「你同意了?」

吳雨兮咬牙,她最不希望的自然就是葉凡同意石荃的交換條件,她現在非常後悔,自己當初為何不顧一切。

葉凡笑道:「如果我同意了,石荃這傢伙就不會目前還在監察院的監牢內思考人生了,院長大人多慮了。」

「你竟然沒有答應?」

吳雨兮很是吃驚,一個劍客可是非常難以拒絕進入劍庫挑選劍道秘籍的。

葉凡聳肩道:「院長大人難道忘了我的劍道非常特殊,那劍庫中的劍道秘籍或許不錯,但是絕對不會適合我,所以沒有得到也不算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吳雨兮笑道:「你沒有選擇那實在是太好了。」

葉凡好奇道:「看院長大人似乎對這個石家大人不怎麼友好啊,你們之間難道有仇不成?」

葉凡如今的媚術越來越厲害,所以他的感知也會變得越來越強,吳雨兮明顯對石家的人沒有好感,這一點還是能夠察覺到的。

「這事說來話就長了。」

吳雨兮幽幽一嘆,那一刻她似乎有了什麼決定一樣。

葉凡頓時就頭痛了,他知道吳雨兮肯定跟石家的人有什麼過節,現在她這樣說肯定是想要將他拉進來。葉凡當然想要拒絕,他不想跟石家發生衝突,因為這對他來說沒什麼好處。只是葉凡還沒有開口,吳雨兮卻先一步開口了,讓他根本不好拒絕。

「我有事跟你談,咱們去一個人少的地方吧。」

吳雨兮扔下這句也不問葉凡是否統一,轉身就走,看著她妖嬈的背影,葉凡很是糾結,他知道自己又惹麻煩了。

「你們知道這女人跟石家有什麼過節嗎?」

蘇姚搖頭道:「石家跟吳家走得很近,按道理來說她不應該跟石家有怨隙才對。」

「這或許需要點下去問院長了。」

兩女顯然不知道,所以葉凡只能硬著頭皮去見美女院長了,兩人見面的地方還是上次喝茶的地方,當葉凡抵達時,美女院長已經恭候多時。

蘇姚跟黎俏都跟著來了,不過她們沒有跟在葉凡身邊,而是在遠處坐下來,用她們的話說這是給他把風,嚴防有人來打攪他們的談話。葉凡對兩女的說法非常無語,他感覺她們應只是好奇美女院長到底想要跟葉凡談論什麼。

葉凡沒有開口,就在那悶頭喝茶,而美女院長則是比較奇怪了,這女人有些複雜的看著他,她似乎對自己想要說的有些猶豫。當然了,葉凡能夠感覺出來,雖然有些猶豫,但是他認為美女院長不是猶豫告訴他,而是猶豫到底要如何說出口,顯然她感到害羞。

害羞?

葉凡對於自己心中的感覺很是疑惑,到底什麼事情能讓美女院長害羞。

「我跟石家的石皇有一個婚約,如果三年內我沒有做到讓家族滿意的成績,就要嫁給石皇。」

吳雨兮的話到沒有出乎葉凡的預料,蘇姚跟黎俏既然說石家跟吳家關係很好,展開聯姻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不過顯然美女院長並不像成為聯姻的籌碼嫁給那個石皇,所以想在三年內做出成績來。

「我們吳家是一個媚武世家,所以一直以來家族都想要打造出一種真正的媚武。不過非常可惜,吳家始終難以做到這一點,所以如果我能夠創造出媚武,那就能擁有自由之身,不用成為聯姻的籌碼嫁給石皇。」

吳雨兮看著葉凡道:「要創造出媚武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這一點就算是帝鳳宮都難以真正做到,所以兩年過去,我仍然毫無頭緒。不過自從你出現之後,一切都不一樣了,你成功的打造出了真正的媚武,這讓我看到完成家族任務的可能。」

葉凡挑眉道:「院長大人為何不願意嫁給那個石皇?這人我見過,感覺還挺不錯的啊。」

吳雨兮搖頭道:「我很了解這人,他不會愛上任何一個女人,他真正在乎的只有自己跟家,所以我嫁給他充其量就是一個聯姻的籌碼,如果將來他成為皇儲,我是絕不會成為皇妃。」

葉凡不是女人,自然不會去觀察石皇這些屬性,不過從美女院長的眼神看來,這事十有**是真的。

「院長大人需要我的媚武去完成家族任務,只是我很擔憂,就算你完成了任務,聯姻也不會被終止,你還是會成為那個交易的籌碼。」

葉凡對於這些世家還是有一定了解的,當美女院長真正掌握媚武的時候,我想石家跟石皇一定更樂意讓她成為聯姻的籌碼,這樣可以讓逼出分享媚武的成果,讓關係更加的牢靠。

吳雨兮點頭道:「你說的沒錯,家族一定會這樣做,所以我需要作出決定。」

葉凡聞言眼皮一跳,他能夠預感到,這個決定肯定跟自己有關。 ()

()&nbsp&nbsp&nbsp&nbsp葉凡如何聽不出來,吳雨兮的決定肯定跟自己有關,甚至他只要往細里想就能猜到她想要幹什麼。不過葉凡沒有去想,他不想招惹麻煩,何必去知道女院長想要幹什麼了。說來葉凡對這些世家之間的權利爭鬥根本不感興趣,他來神國就是為了上位,有朝一日自己如果成為神國帝主,那麼就可以輕鬆的將父母救出來。

&nbsp&nbsp&nbsp&nbsp對葉凡來說其它事情都是虛的,唯有成為神國帝主才是真的,吳家跟石家有什麼瓜葛,想要做什麼,他不想去關心,因為這些事情可以跟自己沒有關係。

&nbsp&nbsp&nbsp&nbsp不過有時候自己不想去了解,並不表示事情不會找到自己頭上來,就好比女院長顯然做出了決定,她看著葉凡鄭重的道:「我沒有其他籌碼跟你交換,所以如果你願意,我答應嫁給你。」

縱是無情偏難休 &nbsp&nbsp&nbsp&nbsp葉凡的嘴角狠狠抽搐一下,雖然知道女院長會說什麼,但是聽到她如此說,還是感到吃驚。

&nbsp&nbsp&nbsp&nbsp「院長是不是太過了,這不就是一個媚武修鍊法而已。」

&nbsp&nbsp&nbsp&nbsp葉凡攤手,女院長說要嫁給自己,作為男人如果直接拒絕,讓人家人兒怎麼辦,所以他要想拒絕,還是讓人家女院長自己收回自己的話。

&nbsp&nbsp&nbsp&nbsp吳雨兮沉聲道:「這就是我的決定,我從現在開始就是你的女人,三年之期到時我會嫁給你。」

&nbsp&nbsp&nbsp&nbsp葉凡攤手道:「這似乎只是你單方面做出的決定吧。」

&nbsp&nbsp&nbsp&nbsp吳雨兮嘆道:「我管不了家族怎麼想,為了我的自由,有些代價還是可以付出的。」

&nbsp&nbsp&nbsp&nbsp葉凡無語道:「你不願意跟那個石皇聯姻,為何願意跟我,這是什麼道理?」

&nbsp&nbsp&nbsp&nbsp吳雨兮笑道:「不管你是否願意,從現在開始我會對外宣稱已經跟你私定終身,希望你能夠有心理準備。」

&nbsp&nbsp&nbsp&nbsp葉凡聞言很是無語,沒想到剛剛還一副無助的女院長立馬變臉,打算強買強賣了。葉凡能夠理解,女院長這是要孤注一擲了,如果她不能應付家族的任務,就要將嫁給石皇,這是她不願意接受的事實。至於跟葉凡,後續在女院長看來,自己的選擇餘地更大,因為他不管從哪一個方面來看都沒有石家的權勢,自然也不可能對她強勢。

&nbsp&nbsp&nbsp&nbsp自己該如何選擇?

&nbsp&nbsp&nbsp&nbsp葉凡的眼睛不由眯起來,他不覺得自己跟女院長結合有什麼好處,畢竟對方最多也就一個幻武院的院長身份,哪怕就是那個吳家,他也不是很在意。畢竟葉凡有帝鳳宮跟監察院支持,同時現在的帝主也會支持他登上帝主的寶座,可以說他很快就會成為神國最有權勢的人。

&nbsp&nbsp&nbsp&nbsp葉凡看著女院長道:「院長大人想怎麼做我是管不了的,不過有些事情必須跟院長說清楚。」

&nbsp&nbsp&nbsp&nbsp吳雨兮淡然道:「我沒有選擇,所以當你創造出媚武的時候,我跟你就已經聯繫在一起了,今天之所以將這些跟你說,主要就是讓你有一個心理準備。」

&nbsp&nbsp&nbsp&nbsp吳雨兮很強勢,這是出乎葉凡預料的,從她根本沒有考慮他是否統一就這樣做了就能看出來。

&nbsp&nbsp&nbsp&nbsp葉凡淡然道:「石家跟吳家對我來說都不算什麼,本來我是不想參合進去的,但是現在院長將我扯進來了,那我就必須跟院長說一聲,一旦你跟我扯上關係,你那些準備根本都是無用功,做好迎接全新挑戰的準備。」

&nbsp&nbsp&nbsp&nbsp吳雨兮一愣,驚訝的道:「什麼全新挑戰?」

&nbsp&nbsp&nbsp&nbsp葉凡聳肩道:「未來我是會成為帝主的,這絕不是痴心妄想,越不是狂妄無知,因為帝主已經欽定我成為下一任帝主,同時帝鳳宮跟監察院也都默認了,院長認為在神國還有誰能夠跟我爭。」

&nbsp&nbsp&nbsp&nbsp「你未來帝主?」

&nbsp&nbsp&nbsp&nbsp吳雨兮很是震驚,葉凡的話讓她感到不可思議。

&nbsp&nbsp&nbsp&nbsp葉凡淡然道:「這次的刺殺院長也看到了,這是有人猜到了事實,所以想要將我提前除掉。本來這些都沒有必要跟院長說的,但是既然院長將我拉近你的遊戲中,那很抱歉了,這個遊戲規則終於我來制定。」

&nbsp&nbsp&nbsp&nbsp吳雨兮驚疑不定道:「你想要做什麼?」

&nbsp&nbsp&nbsp&nbsp葉凡淡然道:「吳家跟石家合作不外乎看到石皇很有機會成為皇儲,而當吳家知道我三年後就是帝儲,你說他們如何選擇?」

&nbsp&nbsp&nbsp&nbsp「三年後成為帝儲?」

&nbsp&nbsp&nbsp&nbsp吳雨兮倒吸口冷氣。

&nbsp&nbsp&nbsp&nbsp葉凡笑道:「其實要解決的事情很簡單,我不僅掌握著真正的媚武,還是帝儲,只要不是中途夭折,我就是神國下一任帝主。至於院長想要嫁給我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為我已經跟公主殿下有婚約,院長想要參合進來可不是你對外宣稱就行,起碼你必須過得了公主殿下這一關。」

&nbsp&nbsp&nbsp&nbsp「難怪公主會進入你的劍道班,原來你們擁有婚約。」

&nbsp&nbsp&nbsp&nbsp吳雨兮臉色數遍,她當然知道鳳女就是公主,畢竟這是作為院長很輕鬆就能了解到的。

&nbsp&nbsp&nbsp&nbsp葉凡笑道:「院長確定還要將我拉進來?」

&nbsp&nbsp&nbsp&nbsp葉凡的臉上掛著笑,他沒有明著拒絕吳雨兮,可是告訴她這些就是讓他知難而退。不要以為可以那他當做擋箭牌,一旦你真正決定將他拉進局裡,那麼遊戲規則馬上就變了,那時候都是他說了算,天知道你是剛剛離開火坑,又跳到另外一個更大的坑裡。

&nbsp&nbsp&nbsp&nbsp有時候拒絕一個人沒必要說不,你只需要告訴他現實有多殘酷,他一定會知難而退。葉凡告訴吳雨兮這些就是想要讓她明白,將他拉近局不是一個好的選擇,因為她將要面對更加錯綜複雜的局面。

&nbsp&nbsp&nbsp&nbsp葉凡笑道:「院長應當清楚我身邊有帝鳳宮的鳳女,這是帝鳳宮派來服侍我的,這代表什麼想必院長應當明白吧。」

&nbsp&nbsp&nbsp&nbsp吳雨兮驚疑不定道:「你不是皇子血統,而是帝儲血統?」

&nbsp&nbsp&nbsp&nbsp葉凡笑道:「答對了,可惜沒獎,猶豫太過驚世駭俗,監察院跟帝鳳宮決定先讓我進入皇家學院磨練一下。既然院長打算走進我的生活,那我自然需要讓院長明白,自己將來會面對什麼,好讓院長能有心理準備。」

&nbsp&nbsp&nbsp&nbsp說完葉凡起身離開,吳雨兮將來如何選擇他不清楚,如果她還一意孤行,那她不介意讓女院長成為自己的女人。女院長的媚術還是很厲害的,畢竟想要創造媚武自身的媚術不強那就是空談,他感覺調教一番,或許能夠讓麗的院長媚術更上一層樓,那時候幫自己磨練神劍也是不錯的選擇。

&nbsp&nbsp&nbsp&nbsp葉凡可不覺得自己這樣的想法有什麼不妥,他對院長暫時沒有什麼感情,所以要弄回來當然是為了磨練自己的神劍,讓她協助自己修鍊。

&nbsp&nbsp&nbsp&nbsp葉凡走了出去,蘇姚跟黎俏沖目送葉凡離開的吳雨兮點點頭,那樣子彷彿她們已是好姐妹一樣。兩女跟葉凡已有一段時間,哪會不知道她們的殿下可不是輕易喜歡上一個女人的,吳雨兮要想加入地位最多也就相當於小妾,她今後可要做好協助修鍊的心理準備才行。兩女想到麗的院長臣服在葉凡的身下,就感覺很興奮,她們對於協助葉凡練劍可是非常熱衷的,到時候肯定樂意協助女院長。

&nbsp&nbsp&nbsp&nbsp吳雨兮在發獃,事情完全出乎她的預料,本來這是想要讓葉凡成為自己的擋箭牌,可是現在才發現請神容易送神難,一旦將葉凡拉近局,那麼她就將失去掌控的能力。

&nbsp&nbsp&nbsp&nbsp他真是帝儲?

&nbsp&nbsp&nbsp&nbsp吳雨兮一直就在疑惑這些帝鳳宮的女人為何圍繞著葉凡,現在她算是明白,他擁有帝儲血統,帝鳳宮本就是他的後宮。

&nbsp&nbsp&nbsp&nbsp怎麼辦?

&nbsp&nbsp&nbsp&nbsp吳雨兮發現自己又開始猶豫了,本來選擇葉凡就是認為自己可以掌控未來,但是現在看來她根本掌控不了,他的生活遠比石皇還要複雜。

&nbsp&nbsp&nbsp&nbsp該怎麼選擇?

&nbsp&nbsp&nbsp&nbsp吳雨兮很是頭痛,不管怎麼選擇,這對她來說都不是最滿意的結果。

&nbsp&nbsp&nbsp&nbsp……

&nbsp&nbsp&nbsp&nbsp「妾身見過殿下。」

&nbsp&nbsp&nbsp&nbsp葉凡剛剛回到自己在幻武院的住處,四個婦忽然走上前,對他行禮。

天仙賜孕:皇上,快躺下! &nbsp&nbsp&nbsp&nbsp「你們是神姬吧。」

&nbsp&nbsp&nbsp&nbsp葉凡的眼睛很亮,侍女非常迷人,那熟女的風情簡直迷死人不償命。論顏值或許要比蘇姚跟黎俏稍遜半籌,但是氣質更為到那就可怕多了。

&nbsp&nbsp&nbsp&nbsp婦人?

&nbsp&nbsp&nbsp&nbsp葉凡的眼裡還是很不錯的,她們也就看上去是婦人而已,其實她們都是雛,只不過用媚術將這一點掩蓋,讓自己看上去很有經驗。一般媚術修鍊者都是盡量掩蓋自己不是處女這一事實,但像四女這樣還是非常少見的。不過葉凡認為也可以理解,畢竟女人年齡增長自然不希望外界認為自己是老處女。

&nbsp&nbsp&nbsp&nbsp「師傅!」

&nbsp&nbsp&nbsp&nbsp讓葉凡驚訝的就是蘇姚跟黎俏都喊其中一個婦做師父,從雙方的反應來看,這事當然是真的。

&nbsp&nbsp&nbsp&nbsp師徒?

&nbsp&nbsp&nbsp&nbsp似乎更有意思啊。

&nbsp&nbsp&nbsp&nbsp葉凡心中不由邪惡的想,師徒同侍一夫還是很不錯的,兩個徒弟如此誘人,他相信做師父的肯定更甚。

&nbsp&nbsp&nbsp&nbsp當然了,現在不是葉凡研究幾個女人彼此間關係的時候,他直接道:「刺殺我的刺客應當就在學院中,我打算度自己將其擒拿,希望四位能夠協助我。」

&nbsp&nbsp&nbsp&nbsp完,(雲+來+閣), 「這就是你所謂的實力嗎」

杜瑤嘲諷的聲音適時響起,原本臉色就陰沉的奕寒瞬間憤怒了。

「找死」

人的憤怒往往的都能讓武者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潛能,奕寒怒了,他刺出的長戟就像出現暴擊一樣,恐怖到極點,讓原本臉上有淡淡笑容的杜瑤不由變了臉色。

大戰這一刻正式升級,奕寒的戟非常恐怖,不過杜瑤的劍同樣不是吃素的,雙方居然戰得難分難解,一時間誰也奈何不了誰。

這樣的局面絕不是魔情宗願意看到的,遺憾被杜瑤纏住,暫時無法分身,魔情宗其餘弟子交換一個眼神,他們不懷好意的看向葉凡一行。

有意思。

葉凡的臉上浮現冷笑,對於杜瑤跟奕寒的戰鬥並不感興趣,本來他是不打算出手的,但是這些傢伙如果找死,那就不能怪他了。

「嘿嘿你們還是投降吧,不然我們可不會跟你們客氣。」

一名半神冷笑的看著葉凡一行,他的實力還是很強的,是魔情宗一行僅次於奕寒的存在。

「其實你們不用跟我們客氣,完全可以放馬過來,我們全都接著就是。不過你可要想清楚了,一旦動手,我們可不會對你們客氣,到時雖不至於將你們幹掉,但是缺胳膊少腿的總是難免。」

狐芷可不是省油的燈,她不同於自己的師傅,對於魔情宗更是不會有一點顧忌。

九尾妖狐的媚力強的可怕,狐芷一出聲,就將魔情宗上下的目光吸引過去,一個個看向她時都在放光,如果目光能夠做什麼,他們一定不介意將她侵犯。

「九尾狐果然名不虛傳,如果你願意跟著我,今後你們進入魔域,都有我罩著。」

這名半神看向狐芷的目光充滿貪婪,九尾狐的誘惑對他來說只存於傳說中,一親香澤的讓他有些把控不住。

「是嗎」

狐芷的眼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下一刻她直接出現在這名魔情宗半神面前。

「想做我男人沒實力可不夠,就讓老娘掂量一下你的能力吧。」

狐芷的眼中閃爍森然的光芒,本來她一句掂量能力,這位來自魔情宗的半神還想調戲一句,但是目光一對視,他渾身來了一個激靈,知道大事不好。

並不是誰的眼力都非常強悍,能夠一眼看出狐芷的實力不會比她師傅弱多少,這位來自魔情宗的半神顯然眼力要比奕寒差很多,以為狐芷很好欺負,自己老牌半神足夠壓得住。

狐芷可不是什麼好說話的,雖說年齡比杜瑤小,但是她跟葉凡一道祭煉劍法次數最多,所以她掌握了很多特殊的劍招。

劍出,快若閃電,最為可怕的或許還要屬那種變幻不定,同時一股可怕的漩渦隨著這一劍出現,哪怕只是目光的觸碰,都會產生一種眩暈,感覺非常的可怕。

魔情宗的半神臉色瞬間大變,狐芷的劍看上去並不快,可是劍刺來時,他發現自己的眼睛根本挪不開,一時間身體跟意識似乎被強行隔離,讓他難以第一時間將自己的決定傳達給身體。

這是御龍劍訣,葉凡擅長無雙霸劍,而跟他祭煉劍法的女人自然需要修鍊相對應的劍招,要不然根本起不到雙修的效果。

狐芷對於這種雙修祭煉非常擅長,其天賦甚至遠在她師傅杜瑤之上,這也就是為何她的修為這麼快就追上來的緣故。

「噗」

狐芷一劍非常可怕,強行將魔情宗半神一劍挑飛,要不是她手下留情,不管是一劍封喉,還是一劍斬首,都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

大戰拉開了序幕,既然魔情宗率先動手,葉凡一行也不含糊,他就在狐芷一劍挑飛魔情宗半神時,閃電間跟上來。葉凡自然沒有動用兵器,作為媲美的神靈的恐怖存在,要還需要動用兵器,那就太欺負人了。

隨著葉凡的加入,這場戰鬥立馬呈現一邊倒的局面,在他的面前根本毫無一招抵抗者,基本上就是一擊到底,再也爬不起來。

Prev Post
「您還記得我?」
Next Post
徐彪這時候倒很聽話,果然照舊去想了,不過這貨也不知道腦子裡咋想的,竟然搞得自己臉紅脖子粗,額頭上的青筋都蹦起了老高,看來這還真是使勁想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