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這傢伙真是露兒的老爹?」

一個冒險隊的武者忍不住開口了,葉凡生得可不是一般的英俊,而且看上去年齡也不是很大。

邪氣青年翻白眼道:「露兒不是口口聲聲喊爹嘛,這自然是了,難道你小子是聾子不成。而且實力達到程度后就不會衰老,露兒是海神院的半神都看重的天才,她母親差了一點,肯定是遺傳了她老爹的。」

「那他到底什麼實力?」

「這個我哪知道,雖然感覺非常普通,但是絕對不會比我爹差就是了。」

邪氣青年哪裡能夠看得出葉凡的實力,仙主跟半神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尤其葉凡還將實力壓制在半神圓滿的程度,一旦爆種,就連打出普通神靈的實力都不是難事。

「那他跟巫芸什麼關係啊,一個姓葉,一個姓巫,而且我看巫芸對他態度不一般啊。」

一個成員小聲說,這讓邪氣青年危險的目光看過去,他立時脖子一縮。

「巫芸看他的目光完全就是對兄長,不懂別再那瞎說,小心老大教你做人。」

幾個冒險團成員一臉鄙視的看著先前開口的傢伙。

邪氣青年冷哼一聲道:「都給我去招人,必須儘快將人湊齊,要是遲了可就要等下一個十年了。」

……

無盡血淵算是一個意外之喜,雖然不確定是否跟傳承之塔有關,但是去看一看還是很不錯的。回到臨時住處,葉凡就開始給葉露布置各種修鍊任務,如今他的試煉夢境用不了,所以只能將她扔進傳承之塔中,進行幾天的特訓。

葉凡有些粗暴,直接就將葉露扔進了傳承之塔,他知道對這小丫頭就不能跟她講道理,簡單粗暴一點效果出奇的好。

葉露被扔進傳承之塔修鍊了,有些不忍所以作陪。 無盡血淵真的很大,葉凡一行雖然幹掉了平雲盟的天尊,但是並沒有激起什麼浪花,他走得很是瀟洒,壓根就不在乎是否會被平雲盟的報復。燃文???.? 愛上甜寵妻 r? 喲,好 a?n??e?n`org

是的,葉凡根本不在意,他雖然殺人如麻,但並不會隨便殺人,可如果有人想死撞上來,那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了。

葉凡一行人走了,畢竟死了人,他們不會繼續在一個地方逗留,周遭異樣的目光表明他們被記住了,這對於接下來進入無盡血淵並不是一件好事。

「堂主,這事難道就這樣算了?」

葉凡一行離開了,剩下平雲盟在原地默哀,這次他們的損失太慘重了,每一尊天尊對一個勢力都非常重要,一旦隕落,可以說被削弱了很大的實力。如今平雲盟損失一尊天尊,這是不可承受之重。

天才萌寶:影后老婆超級甜 李秋眼中儘是怨毒的光芒,他死死盯著葉凡一行消失的方向,那樣子似乎彼此間有什麼不共戴天的血仇一樣。

平雲盟睚眥必報,任何招惹他們的都必須面對他們瘋狂的報復,絕對的不死不休,要麼招惹他們的敵人死亡,要麼他們自己死亡,絕不會有第三種選擇。

「自然是通知盟主,任何膽敢是殺害我們平雲盟的人都不得好死,這一點不管任何時候都不會有變化。」

平雲盟之所以能有如今的威勢,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他們的死纏爛打,跟睚眥必報,一般人還真不敢跟他們糾纏,不管是誰都不願意麵對一群不死不休的瘋狗。

葉凡一行殺了這麼多平雲盟的人,尤其著這其中還有一尊天尊,這對平雲盟的人來說可是非常的肉痛,這個虧他們吃得太大,必須報復才行,要不然今後平雲盟將會淪為笑柄。

「堂主,這些人中可是有起碼三個天尊,如果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是對手,就算是盟主怕是也不一定能夠對付,除非我們將大長老請出來,要不然事情真的很難說。」

「這種事情不是你我能夠操心的,盟主會如何做,我們執行就市,你還是快點去辦吧。」

李秋冷哼一聲,擺擺手,對於手下們的話很是不滿,對手強大如何,這不是他們罷手的理由,一直以來他們死纏爛打都是不問對手實力如何的,只要不能見他們平雲盟打死,那麼就一定要跟你不死不休。

平雲盟本來的打算擠進最裡面,不過因為這件事情,他們就在原地安營紮寨,一邊埋葬死掉的同門,一邊默默的靜等盟主的命令。所有人都能夠感覺出,平雲盟氣氛的凝重,這絕對是報復的前奏,為了避免麻煩,同樣也不想成為被殃及的池魚,在平雲盟四周的冒險者紛紛遠離,盡最大可能拉開跟他們的距離。

……

血獄的波動越來越強,似乎隨時都能夠打開,這讓聚集過來的武者越來越多,同時那些真正的大勢力也在這個時候開始出現,相比平雲盟的囂張跋扈,這些大宗門跟大勢力雖然人多勢眾,但還是沒有橫衝直撞,因為他們自帶氣場,剛剛一出現所有人就出現了,根本像平雲盟一樣衝上去。

這是一場盛世,無數的宗門實力匯聚,血石大陸最頂尖的勢力都來了,呼聲最高的就是血龍門,一尊半神親臨,當他出現時簡直可以用血浪滔天來形容。

血龍門算得上血石大陸上的邪派了,這些傢伙要論兇狠程度,那個平雲盟根本排不上號,好在這些傢伙就是你不去招惹,基本上沒有問題,當然,如果你倒霉的讓他們產生興趣,那就另當別論了。

血龍門既然到了,那作為他們的死對頭玄清宗也到了,這可是血石大陸上真正的巨無霸,同樣一門數位半神。

作為大宗門出場都自帶氣場的,尤其那些備受矚目的弟子一個個都駕著戰車出行,簡直出盡了風頭。

「爹爹!什麼時候你也給露兒打造一個戰車啊。」

葉露挽著葉凡的胳膊,這丫頭看著遠處一個絕色女子駕馭一輛戰車開道,好生羨慕。

「有什麼好羨慕的,你可以駕馭半神劍開道,要比她的裝備好太多了。」

葉凡微微一笑,這段時間自己雖然沒有打造出神靈級別的神劍,但是卻打造出幾口半神劍來,葉露自然獲得了一劍。

「半神劍是強,可別人都不知道啊,哪有這樣又漂亮,又拉風的。」

葉露眼中儘是星星,她看樣子被剛剛過去的戰車造型徹底征服了,滿腦子都是這種華而不實的東西。

葉凡有些無語,他的身邊女人很多,可真正喜歡這些的卻很少,或許是因為絕大多數都是女神的緣故,作為女神不就應當高冷嘛,所以女神們自然也就不喜歡這些華而不實的東西了。

葉凡對於葉露的要求只是搖搖頭道:「打造戰車倒是可以,不過我不會打造得如此花哨,到時你可不能不要。」

「耶!」

葉露頓時激動了,猛點小腦袋,不斷表示爹爹英明。

葉凡的心情還是很不錯的,雖然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但是他早就將葉露當做是自己的親人了,所以看到她高興,自己也會跟著高興。

當然了,葉凡雖然答應要打造戰車,但現在明顯是不可定能的,血淵上似乎馬上就要開啟,越來越多的強者都向著血淵入口的方向靠攏,顯然是想要成為第一批進入的。

對這些葉凡倒不是很心急,血淵中有什麼神葯都不關心,他真正在意的就是血淵中隱藏的真正秘密,如果真跟傳承之塔有關,那不管付出何種代價,他都要將之弄到手。

既然不急,葉凡也就在外圍打打獵,然後給葉露與巫芸烤肉,他的技術還是非常過硬的,就連柳青這傢伙也厚著臉皮過來。

烤肉這是葉凡在血仙大陸上練出來的,畢竟很多時候這東西都需要他自己弄,而他對於吃也是有講究的。

「好香啊,不知這位公子可否分給我們一點?」

一道甜美的聲音飄來,一下子就將眾人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出現在不遠處的乃一群白衣飄飄的美女,在這樣的荒郊野外一下子遇到這麼多美女,就算是葉凡都要忍不住多看一眼,何況為首女子生得真的非常迷人,頗有他身邊女神的范。

這些美女顯然都來自同一個宗門,而且實力都還不弱,尤其開口的女子,一身修為絕對已經達到半神的地步,雖然這是初級半神,但在血石大陸上絕對是頂級高手了。

能夠有半神出現,這表明這些美女肯定來自一個大宗門,至於血石大陸哪一個宗門以美女聞名,這就不是葉凡能夠知道的,他也沒有興趣去研究。

有美女想要討要東西,心情大好的葉凡自然也不會拒絕,好在他為了照顧所有人烤的野味都是非常大的,身邊有火妃跟雲媞兩位弄火高手,自然非常輕鬆。

為首女子嫣然一笑,她玉步一邁,下一刻就來到篝火不遠。這次跟著女子的美女可不少,葉凡烤的東西還真不夠。既然是招待客人,葉凡自然要再弄一頭野獸來,為首美女嫣然一笑,沖一旁的一個女弟子點頭,下一刻這位美女二話不說破空而去。

有人帶來,葉凡也不會客氣,他索性道:「你們也是沖著這個血淵的神葯而來吧。」

為首女子笑道:「雖說不是了,血淵雖然危險,但如果能夠得到不錯的神葯,會讓武者節省很多的修鍊時間。」

葉凡搖頭道:「利用神葯固然好,可有時候耗費更過的時間反而更好。當然了,這種事情每一個人都不同,這就看個人的追求了。」

為首女子挑眉,旋即笑道:「公子挺有感悟的嘛,難道這次進入血淵不是為了神葯?」

葉凡沒有開口,一旁埋頭消滅著野味的葉露笑嘻嘻道:「爹爹是被我拉來的,這是給我保駕護航,這些神葯什麼的,爹爹才不關心了。」

葉露這話絕對不是隨口說說的,她可是知道爹爹能夠煉製神葯,她想一定要比這些血淵的神葯更好,她之所以來血淵,其實心思很簡單,那就是來冒險的。葉露跟著葉凡,好東西見多了,她正不關心,只有這種大場面大冒險才是她感興趣的事情。

為首美女在葉凡跟葉露身上掃過,她很快道:「那你來這裡做什麼?」

葉露笑道:「我啊,就是來冒險的,順便讓爹爹陪著我冒險,平時他總是忙得很,根本不理我了。」

葉凡攤手道:「丫頭,當著外人的面不要什麼都說。」

為首美女抿嘴笑道:「我看你爹蠻疼你的,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葉露笑道:「爹爹最疼我了,這點到不假,只是每次他冒險時總把我扔到一邊,這一點不好。」

葉凡沒好氣道:「要跟我一道冒險,你就加把勁修鍊吧,不然下次我還會將你扔一邊。」

葉露撅嘴道:「人家很努力了,只是趕不上爹爹的速度而已。」

外人都說葉露是天才,可她一點都不覺得,在葉凡面前,她總覺得自己天賦不夠,要不兩人的差距怎麼會如此不可逾越。

出去打獵的美女很開就回來了,獵物體型非常大,足夠眾人好幾頓了。葉凡開始展示自己的廚藝,手中斷劍舞動,很快野獸就被直接了,他的動作充滿一種節奏的韻律,哪怕就是這些實力強大的武者,也會被這種韻律吸引住,一時間竟難以從總脫離出來。

劍對於葉凡來說擁有著特殊的意義,手中的劍舞動,這就像他的生命延伸,同樣每一劍都是完美針對目標。

葉凡的劍非常唯美,甚至給人一種如詩如畫,看著他舞劍,野獸的身體每一個部位都似自己解體。

這是霸王卸甲之劍,葉凡將這一套劍訣玩得很精了,不一定要去卸甲,可以針對任何目標,然後將之肢解。

李毓秀眼睛一直鎖定著葉凡,眼中異彩連閃,這樣的劍術完全超越她的想象,她能夠感應得到這應當是一種非常神異的劍法,這種劍道境界遠不是她所能達到的。

葉凡其實早就有了明悟,宰殺野獸也好,做飯也好,其實都可以用到劍法中,所以看他做這些完全就像是在觀摩一種特殊的修鍊,哪怕他的手中拿的不是劍,那也是一種最為玄妙的劍術,只不過這種劍術是常人無法想象的,因為你無法想象劍術居然能夠用手中的廚具,通過做飯全譯出來。

此刻這些觀摩者算是有福了,只不過真正能夠明悟葉凡蘊藏於其中的劍術者寥寥無幾,或許要算陳雪明悟最深,因為她來自兵系神族,加上她一直以來對劍道的習練,她絕對是最懂葉凡劍術的人。

悠閑的日子終於還是很快過去,無盡血淵終於開始劇烈變化,那一刻虛空中充滿一股充滿壓抑的血腥之氣,所有人都感覺有什麼東西將要出世一樣,變得煩躁不安,這一刻就算是半神也有種憂心忡忡的感覺。

血淵就要開啟,無數的武者開始向著最中心的入口處靠攏,並不是所有人都明白早進晚進其實差別不會太大,而且最重要一點,如果你實力不夠,就算獲得好東西能不能守住還真是一個問題。

當然了,早進對於那些實力強大的宗門還是有用的,起碼他們在獲得神葯時不用擔心這些。

「轟!」

血淵終於開了,那恐怖的聲響似乎傳遍了整個血石大陸,這一刻所有生靈都知道無盡血淵已經開啟。

面對血淵的開啟,原先還算是安定的冒險者們都激動起來,一個個加快速度朝著洞開的入口衝去。

面對不斷用來的武者,幾個大勢力沒有在入口逗留,他們不會去封鎖這裡,那是得不償失的,其實最正確的做法就是讓這些冒險者進入,不管這些傢伙得到什麼,越是好東西,就越是要帶出來,所以到時候狩獵這些武者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實力最強的宗門第一批進入,而葉凡一行卻顯得非常淡定,這一代讓李毓秀黛眉不由皺起來。

「師傅,他們難道真的不關心血淵的神葯?」

肖婕妤黛眉擰著,看著不斷湧進血淵的武者,她很是擔憂,自己如果去了遲了,很有可能會錯失自己的機緣。

「或許吧,其實早進晚進差別不是太大,咱們也沒有必要著急。」

李毓秀自然也急,只是她要比自己的徒弟更加的到底沉得住氣。

肖婕妤遲疑道:「師傅,這人實力真有你說的那麼強?」

「可能要比為師預測的好要強出很多,這回我們就跟著他,為師有預感,一定會有精彩的事情發生。」

李毓秀的臉上不由浮現出笑容來,當時之所以會主動出來,就是發現葉凡的強大,那種高深莫測是她從未遇到過的。李毓秀感覺葉凡應當跟自己一樣乃半神,只不過境界肯定要比自己高,中位半神雖然可能性很大,但是這也只是基於猜測而已。

李毓秀的威信還是很高的,當她做出決定時,手下就沒有人敢跳出來唱反調,她們跟著葉凡一行,打算等所有武者進入差不多時再動身。

這次進入血淵的武者數量實在是太多了,或許有將近十萬之數,如此龐大數字,對於一個小小的入口,那就不是一時半會能夠通過的。本來葉凡打算等所有人都進去再走,不過看樣子來的人太多,根本等不到那一刻,所以他就決定提前動身。

血淵的入口看上去真的很像一座深淵,那巨大的洞口釋放出令人不安的氣息,似乎在血淵那一頭存在著非常恐怖的東西。

要搶佔有利位置,自然需要有過硬的本事,葉凡帶著所有人開始加快速度,不管是原先的冒險團,還是後來跟上的李毓秀這些美女,他們一行很是順利的來到巨大的血淵面前。這一路而來都很是輕鬆,所有擋在葉凡面前的人都會下意識的退開,看上去就是所有人遇到時都下意識的避讓,直接給他們讓出一條通道來。

看著眼前的血淵入口,葉凡劍眉直跳,他跟這些人不同,雖然境界上不算是真正的神靈,但是他卻有神靈的血肉跟神魂,所以對於神力的波動感覺還是非常敏銳的。葉凡發現血淵入口中有神靈的力量縈繞,這種情況預示著某些東西,只可惜他出來此地,不可能看透這裡的秘密。

掃了一眼身後的人,葉凡一步邁入,直接進入深淵入口,那一刻可怕的吸扯力量出現,直接將他往下面拽去。

這股吸力非常驚人的,不少闖進來的武者慘叫一聲就被吸進去了,不過葉凡卻平靜的懸浮在虛空,隨著這種懸浮並未維持多久,但還是被一直關注她的李毓秀注意到了,她的眼中閃過吃驚的光芒。

李毓秀真的非常吃驚,能夠懸浮在血淵入口上,就算是最頂級的半神都做不到,雖然葉凡只是那一會兒…… 李毓秀絕對不是第一次進入血淵,她很清楚入口的吸扯力量有多恐怖,要想在這裡懸浮一下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最頂級的半神來了也不成。??火然文????.r?a?n??e?n`org

然而這種不可能的事情卻在眼前真正上演,這完全顛覆了李毓秀的認知,這讓她明白一個道理,葉凡的實力絕對超乎想象。

葉凡自然不會知道李毓秀現在的心思,他在確定自己能夠扛住這可怕的吸力之後,就主動徹底自己的力量,然後一頭扎入血淵可怕的吞噬漩渦中。

「轟!」

葉凡的速度很快,這根當初掉進鬼域最後一座禁區完全不同,如果換成是那種恐怖的吸扯力,他絕對不敢這樣加速衝進來。

血淵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樣,放眼望去,全都是一片血色,這裡的一切似乎都帶著濃濃的血之屬性。

「這是血巢的力量。」

傳承之塔的聲音出現,它顯得非常的高興。

「血巢?難道是在第二層傳承之塔中?」

「主人猜的沒錯,血巢的確是在第二層傳承之塔中,如今我們既然遇到了血巢,那就表明要找到第二層傳承之塔不遠了。」

葉凡很高興,第二層傳承之塔總算是有了眉目,只要能夠找到第二層傳承之塔,自己的試煉夢境肯定會升級,那時候修鍊速度什麼的絕對遠超現在。

「你能感應到血巢現在的情況嗎?」

「這個有些困難,血巢之靈根本沒有回應我的召喚,我想它的狀態肯定不會太好。」

傳承之塔的話讓葉凡激動的心情平復了不少,不過對於這種結果倒不是很鬱悶,畢竟他所遇母巢每一個完好無損的,現在血巢有問題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要是安然無恙,他反而覺得會不會有問題。

「血巢在哪個方向?」

「應當就在兩顆血日懸挂的方向。」

傳承之塔扔下這句就消失了,而這時候虛空震動起來,很快數十道身影從高空衰落,直接朝著地面狠狠砸去。這些人自然是葉凡的人,她們從未進入過這裡,面對恐怖的吸扯力,自然不懂得如何應對,這會兒要真是自由落體,絕對要摔個粉碎性骨折。

葉凡一拂衣袖,那一瞬間一股風浪捲起來,眨眼的功夫就將從高空衰落的人接住,讓她們安然落地。

「嚇死我了!」

葉露猛拍胸口,剛剛掉下來還真是兇險萬分,雖然仙武可以飛行,但是在入口時她都被轉暈了,出現在血淵中時,早就分不清東南西北,自然也不能指望穩住身形。

相比葉露這些人,李毓秀這些美女就有經驗多了,他們在進入血淵之後並沒有兇猛的下墜,而是很快就穩住穩住身形,然後緩慢下落。

「看來你們應當不是第一次來了。」

葉凡目光一瞥李毓秀,他感覺這女人看自己時有些不同了,至於哪裡不同,暫時沒有察覺出來。葉凡並沒有將這種感覺放在心上,而是直接道:「你們有什麼打算?」

李毓秀微微笑道:「我們進入這裡也只是想要碰碰運氣,並不會太過深入。」

葉凡挑眉,對於李毓秀的話自然不會相信,他感覺這女人肯定有自己的目的,只不過不會將自己的秘密告訴他而已。葉凡對李毓秀的秘密也不感興趣,現在他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找到血巢,其他的對他來說都是不重要的。

「既然你們有自己的目的,那我們就在這裡分開吧。」

Prev Post
冷寒洲也幫他查到,景郡主生了病,但並沒有說是何種程度,他讓手下跟著景郡主,方才得到消息,說是景郡主與安雪凌起了衝突,他不放心,才親自過來看看。
Next Post
江念問:「你昨晚沒出什麼事吧?」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