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都開始懷疑,是不是真的冤枉了她。

因為這個學生看起來,並不像傳聞中那樣不堪。

那雙明亮的眼睛不會說謊。

反而孔雪那雙眼睛,她看不太透徹。

彷彿歷經風塵,蒙了許多東西。

「周主任,你就別聽她狡辯了,這個學生休學兩年回來重讀,你知道她在外面做了多少見不得人的事嗎?學校都在傳她那些『光彩』事迹,這樣的人說的話,怎麼能相信?」

汪秘書完全不想給蘇歌任何解釋的機會,更不想浪費時間。

反正這個人,必須開除。

開除了她,孔雪以後,就是他的了。

他以後就可以像曾經姓王的那樣,想什麼時候找她,就什麼時候找她。

想用什麼姿勢,就用什麼姿勢。

雖然是被姓王的那老男人用過無數次的女人,除了髒了點,調教得還算不錯,用起來很爽。

汪秘書不由自主的又看了眼從始至終都一臉無辜安靜站著的孔雪,眼底閃過一道淫邪的笑。

這樣清純的外表,誰又能想到,浪蕩起來卻是那一番模樣呢?

他簡直都迫不及待和她再來一次了。

「汪秘書,你今天的話,有點多了。」 另類千金:誓不入豪門 周主任一句話,汪秘書立馬斂下表情,不敢再說什麼。

蘇歌沒有理會一直往她身上潑髒水的汪秘書,淡淡轉過頭看向一旁等待著結果的老師們,「既然我懷疑孔雪成績造假,而學校又懷疑我的成績造假,現在周主任和各位老師都在,不如就在這裡,我和孔雪一起重考一次,互相證明自己的實力怎麼樣?這成績可以造假,試卷可以作假,可真正的實力,卻是騙不了人的。到底誰在說謊,誰在賊喊捉賊誰冤枉誰,一起重考一次就知道了。」 看台上幾個宗主頂多也就是打打口水仗,真正具有實際意義的,還是擂台上的比武,雖然聶甄能夠及時趕到,但是聶甄之前煉丹畢竟耗費了一番工夫,完全沒有休息,立即進入戰鬥,情況於他不利,何況他要面對的對手,還是天一閣最天才的弟子——水雲裳。

要說這個水雲裳,在王鼎大帝國還有幾分傳奇色彩。

這個世界上有許多修鍊者,他們的靈氣是帶有天地自然屬性的,比如段鵬就是修鍊的火屬性一道。

這些屬性,全都修鍊者在修鍊出靈力之後,不斷挖掘自己的潛力,在修鍊的過程中不斷嘗試,最後才能知道最適合自己的道是什麼。

就像聶甄的前世,在得到修羅神決之前,聶甄也是在尋常修鍊的時候,試圖找到最適合自己的道,知道修鍊了修羅神決之後,聶甄才走上了殺戮之道。

然而這世上有那麼極其稀少的一部分人,他們天生體內就充滿了某種天地屬性的元素,而其他元素卻一點都感應不到,這種人被稱之為天生屬性修鍊者,而水雲裳就是一位天生水屬性修鍊者。

舉個例子,聶甄雖然感悟的是殺戮之道,但聶甄對其他天地之道的屬性也是感應得到的,如果聶甄不修練殺戮之道,強行修鍊火屬性自然之道,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修鍊速度會變得很緩慢而已。

然而水雲裳從一出生,她就只感應得到水屬性奧義,其他屬性自然元素完全無法感覺到,不過對於水屬性,她比其他人都吸收得更快,這種人十分少有,要說十萬名修鍊者中能出現這麼一個人都是少見的了。

而水雲裳的修鍊速度也十分之快,天生水屬性的優勢就體現出來了,在天一閣的重點栽培下,水雲裳一躍成為天一閣最強的弟子,是王鼎大帝國年輕一輩中唯一一個天境六段的年輕弟子。

而水雲裳雖然修為強大,性格也是平易近人,容貌也是傾國傾城,美若天仙一般的存在,這讓水雲裳成為了天一閣,甚至是五形宗與八極門不少男弟子心中的夢中情人。

甚至就連遠在九宮派的弟子,也有不少聽說過水雲裳的芳名,像蘇琦雨、曾厥等,都曾經想要將水雲裳收為自己的禁臠,只是都沒有成功罷了。

不過這些事情聶甄都是不知道的,因為聶甄此前壓根就沒聽說過水雲裳的芳名,他本來進入多寶宗的時間就短,外加以他的性格也不會關心這些事情。

這時候主持比賽的弟子走到擂台賽,朗聲宣佈道:「現在我宣布,比賽正式開始!」

說完,那名弟子就連忙跳下擂台。

「多寶宗聶甄,請賜教!」聶甄向水雲裳拱手道。

水雲裳向聶甄回了一禮,然後緩緩說道:「聶師兄,你方才才救了一人,現在立即與我一戰,狀態已經不佳,恐怕戰局會對你不利啊……」

聶甄道:「多謝提醒,不過我對自己總是有些盲目的信心,覺得應該不會輸才對。」

水雲裳嫣然一笑,一對潔白的玉掌向前一伸,對聶甄道:「那聶師兄就小心了!」

說完,水雲裳雙掌朝聶甄一拍,頓時聶甄感覺到四周的水屬性靈氣居然全都被水雲裳調動了起來,幾乎在一瞬間,在水雲裳雙掌的擺動下,一個由水屬性靈力形成的巨浪朝聶甄拍了過來。

「是水屬性靈力啊……這剛才才應付完火屬性,這會兒又到了水屬性了,這叫什麼事……不過這少女對水屬性的掌控似乎比段鵬的要高……」聶甄並不知道水雲裳是天生水屬性修鍊者,不過才一動手,聶甄就發現水雲裳對水屬性的完美掌控,比起段鵬來更勝一籌。

這只是說明水雲裳對水屬性元素的掌控能力超過了段鵬,倒也不能絕對的說段鵬就比不過水雲裳了,就靈力的威力而言,聶甄覺得二人旗鼓相當,但相對而言,火屬性比起水屬性攻擊性要兇猛一些。

看台上卓不凡向玄風老人讚歎道:「玄風老哥,你這個徒弟對水屬性的掌控力,恐怕已經比我們這幾個老傢伙要強了。」

玄風老人十分滿意地點了點頭,捋著鬍鬚對卓不凡道:「其他的事情我可以謙虛,但對雲裳丫頭的水屬性控制力,我還是可以說兩句硬氣話的,依我看,在場的人里,除了離火尊者的火屬性控制力和雷霆尊者的雷電屬性控制力能比雲裳丫頭強之外,其他人恐怕在屬性上都無法超過她吧?」

雷霆尊者眯了眯眼睛,回應道:「不止啊,我和離火之所以能比雲裳丫頭強,只不過是斬了修為的便宜而已,同等修為之下,恐怕還是雲裳丫頭更勝一籌,天生水屬性,優勢實在是太大了啊,真不知道這樣的人才是怎麼被你們天一閣挖掘出來的。」

就連三聖境強者都承認自愧不如,這讓玄風老人十分滿意,自己精心培育的弟子這麼爭氣,他也覺得面上有光。

而擂台上,聶甄面對朝自己襲來的滔天巨浪,並沒有選擇躲避,嚴格意義上來說,不是不躲避,而是無處可躲!

水屬性不像火屬性,而且水雲裳對水屬性的靈氣掌控力實在是太強了,才一眨眼的工夫,四周都已經出現了漫天巨浪,用水漫金山來形容都不為過,且那些襲來的巨浪越來越高,聶甄就算飛上空中也無法躲避的。

聶甄雙手施展殺勢之劍,朝著四周的巨浪不斷刺去。

那浪花遇到聶甄的殺勢之劍,瞬間就被切割開來,說是海浪,但畢竟終究還是靈力所化,只要是靈力所化,聶甄的修羅殺氣終究能夠破解。

待四周海浪被聶甄的殺勢之劍不斷分割成一塊塊之後,聶甄才打出修羅殺氣的靈光,將那些海浪全都炸開!

「轟轟轟……」

四周的巨浪在聶甄掌風的攻擊下,一個接一個被破開,在空中炸出無數的水珠。

九宮派宮主中排名第二的沖霄尊者長嘆道:「誒……果然還是如此,水雲裳雖然對水屬性的掌控力極強,但她的攻擊終究還是以靈力化形為主,聶甄的靈力充滿了殺戮之氣,十分霸道,其他靈力遇到聶甄的靈力,終究還是矮上了一頭,如果再這麼下去,水雲裳恐怕會步段鵬的後塵……」

段鵬當初無數次召喚火屬性化形攻擊,不僅使用了天境一段靈器增幅,後來更是召喚出千度火神,但怎麼都不是聶甄靈氣的對手。

這是靈氣本身的強弱,並非功法精妙與否,而且聶甄雖然修為只有天境四段,但他靈力的威力,不亞於天境七段強者,水雲裳的水屬性攻擊,在聶甄面前並沒有太大優勢。

然而,看到水雲裳的招數被破解,玄風老人不僅沒有半分緊張,反而笑道:「嘿嘿……如果你們都是這麼認為的話,那可就大錯特錯了,你們可知道,水屬性有水屬性的特點,論攻擊力,水屬性沒有火屬性來的兇猛,但水屬性也有火屬性無法比擬的優勢……」

玄風老人說到這裡之後便不再說下去,示意其他人接著看下去,其他宗主也只好按下好奇心,觀看著擂台上二人的戰況。

話說擂台上,聶甄將所有水浪全都打碎,整個天空都布滿了淡藍色的水珠,這是因為聶甄直接轟碎了朝自己捲來的巨浪的緣故。

然而,聶甄看到水雲裳自始至終,都沒有任何自己的武技被破解的表情,反而對於自己的動作,露出了一副早就料到的表情,令聶甄大感疑惑。

而就在聶甄猜測水雲裳是否另有目的的時候,突然他的靈魂深處傳來一陣急兆。

聶甄立馬朝上方跳躍,雖然不清楚危險來自於哪裡,但是聶甄相信修羅殺氣不會平白無故給自己傳來急兆的。

果然,就在聶甄跳躍起來的同時,原本自己所在的位置,一顆拳頭大小的淡藍色水球突然爆炸,一陣靈力衝擊波朝四周射去,就連它四周的水花,也全都被轟成水分子。

「這……」聶甄有些不明白,自己明明已經轟碎了那些水浪了,為什麼這顆水球還會爆炸。

這時候,心頭的急兆再度傳來,聶甄連忙控制自己的身形,迅速落回地面,而在那千鈞一髮之際,他背後的上方再度發生一模一樣的爆炸。

「轟!」

聶甄表情終於變得嚴肅起來,他似乎發現了水雲裳這招攻擊的特殊之處。

而對於聶甄總能在關鍵時刻躲開致命攻擊,水雲裳倒是有些驚訝,等聶甄落回地面的時候,四周的水珠也終於徹底消散。

這時候水雲裳好奇地看著聶甄說道:「聶師兄,你似乎對危險的預判十分敏感啊,剛才我在水浪中藏著兩枚藍海彈,居然都被你發現了!」

「藍海彈……」聶甄眯了眯眼睛,想到之前那淡藍色的水珠,在眾多水珠中一點都不起眼,但一旦爆炸起來威力非同尋常。 「重考?」所有老師面面相覷。

而一直安靜站著的孔雪,聽到這兩個字,臉色終於變了。

她手指微微收緊了些,下意識看向汪秘書。

「蘇歌同學,你開玩笑吧?」汪秘書冷冷的看著蘇歌,話語充滿譏諷,「所有的證據都已經擺在這裡,你非但不承認,還想浪費大家的時間重考,那麼多試卷,你是想今天所有的老師,都因為你不去上課了是嗎?」

「汪秘書,你所謂的證據,都出自你之手,如果我懷疑你和孔雪有姦情,你幫她偽造試卷存心污衊我,難道我還不能為自己伸冤了嗎?」

「你,你說什麼!」汪秘書氣得袖子一卷,「你這個不學無術的賤人,竟然污衊到我頭上了,你真以為你是女生,我就不敢對你動手了嗎?」

「汪秘書,你退下!」周主任總算髮飆了。

作為教務處秘書,竟然當著眾多老師的面對一個學生爆粗口,甚至還想動手。

真是侮辱教務處的形象。

「主任,分明是這個學生……」汪秘書還想說什麼,周主任一個冷厲的眼神,他不得不退到一邊。

蘇歌嘴角噙著一抹冷笑,看向周主任的時候微微收斂了些,「周主任,我只是開個玩笑,不過我的玩笑,好像也並非是完全不無道理?到底誰才是清白的,誰才是被污衊的,只有現場重考,用真實的成績來說話,不然此事,是不會有結果的。」

「當然了,我知道老師們的時間很寶貴,為了給眾位老師節省時間,這次考試,就由所有老師現場出題,每門幾道題,我和孔雪在所有老師和主任的監督之下答題,以杜絕任何作弊造假行為,這樣出來的結果,想必任何人都不會有異議了。」

蘇歌話落,周主任看向各位老師,「你們怎麼看?」

「我倒是覺得這樣挺公平。」

若你愛我如初 「對,成績造假,實力卻造不了假,誰是被污衊的考一場就知道了。」

「沒錯,這樣出來的結果,才讓人心服口服……」

見所有老師都支持重考,孔雪臉色徹底一片煞白。

「孔雪,你怎麼看呢?」周主任隨即將目光看向孔雪。

既然有真正的實力,她的試卷也沒有造假跡象,應該不會害怕重考吧?

「主任,我……」孔雪才剛剛開口,忽然腳下一偏,柔弱的身子險些倒下去,隨即頭疼的扶著腦袋。

汪秘書見狀立馬道,「周主任,還有各位老師,你們是不是忘了,孔雪同學的奶奶前不久剛去世,因為受到打擊,她的身體這陣子一直不好,更是直接影響了上次的考試成績,讓她現在重考,對她怎麼公平呢?」

「這……」

周主任有些猶豫。

孔雪上次的成績發揮失常,確實很讓人意外。

「孔雪的奶奶,根本就沒有去世!」突然一道聲音從外面傳來。

所有人齊刷刷往外看去,一頭超短髮的陳琪琪硬生生擠過人群,走了進來。

孔雪看到她的瞬間,立馬就睜大了眼睛。 對於水雲裳神乎其技的手段,看台上的觀眾們看的也都大呼過癮,這場戰鬥的層次明顯比剛才上一場秦無饜與曾厥的戰鬥要高得多,也精彩了許多。

尤其是水雲裳在之前從來沒有發動如此強悍的攻勢,如今面對聶甄才一出手就是殺招,看來聶甄也確實帶給她許多壓力。

這也變相看出聶甄的實力,絕對是年輕一輩第一線的實力。

聶甄表情嚴肅起來,相比較段鵬,可能眼前這個水雲裳對自己的威脅會更大,關鍵是水屬性靈氣似乎無限接近於無形,這點比火屬性靈氣更甚。

水本身就是最為柔和的物體,類似與自己的流金傀儡,也算是這種物體,只不過流金傀儡可剛可柔罷了。

也正是因為水屬性靈氣的特點,導致聶甄之前都沒有發覺水雲裳將藍海彈藏在巨浪之中,看來水雲裳從一開始就是懷揣著這個目的。

水雲裳見過自己與段鵬一戰的過程,她知道,光靠靈力化形是無法擊敗自己的修羅殺氣的,所以才使出這種利用水屬性特徵的攻擊方式。

這點最恐怖的地方在於,就算聶甄知道了水雲裳的目的,他也拿水雲裳沒有辦法,因為在四周充滿水浪的情況下,藍海彈可以完美隱藏在水浪之中,在爆炸前的那一刻,聶甄根本就不知道藍海彈在什麼地方,這就像把一滴水滴在一片海里,再叫你去尋找,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水雲裳則驚異地打量著聶甄,剛才她還以為藍海彈會得手的,誰知聶甄憑藉自身對殺機的判斷,躲開了兩枚藍海彈的攻擊。

要知道,哪怕是同級別的修鍊者,在面對水雲裳這一招的時候,都不能保證完全不受傷。

緊接著,水雲裳再度抬起自己的一對玉手,不斷向四周拍動,無數水面的波浪再度浮現出來。

聶甄隨時警惕,這一下他再也不敢隨便轟碎那些水浪了,相比較起來,與其在無數水珠中提防藍海彈的攻擊,還不如在水面中尋找藍海彈來得方便。

水雲裳再度掀起淡藍色的海浪,以二人為中心,擂台的四面八方再度出現滾滾巨浪。

隨著水雲裳朝著聶甄拍出一掌,一道巨浪朝聶甄拍了過來。

聶甄雙目一凝,施展出修羅瞳術,雖然不知道修羅瞳術對於藍海彈有沒有作用,但是聶甄還是施展了出來。

同時,聶甄朝天空一躍,飛到了空中,不管那水浪中有沒有藍海彈,聶甄還是不希望自己被卷進去。

可四面八方都是水浪,擂台的四周幾乎已經被水浪籠罩,到處全都水簾,聶甄躲得了一時也躲不了一世,在聶甄躍入空中的時候,身後的水浪已經朝自己卷了過來。

這次聶甄發現,身後的水浪中,隱隱約約有一個球形的物體,雖然不是特別明顯,但依稀能夠看見,與此同時,聶甄的靈識也發出了警兆。

聶甄朝那球形物體的方向打出一道靈光試探一下。

「轟隆!」

那球形物體被靈光命中的瞬間,就產生的大爆炸。

好在聶甄早有防備,並沒有被藍海彈的爆炸波及到。

水雲裳毫不氣餒,不斷掀起一個個水浪,用水浪將聶甄里三層外三層裹了起來,其中時不時有藍海彈想要藏在水浪里朝聶甄攻擊,卻被聶甄提前發現,全部引爆了。

聶甄時而以殺勢之劍切開那些水浪,但立馬又被水雲裳的水浪覆蓋住。

當聶甄引爆了好幾枚藍海彈之後,突然聶甄覺得有些什麼地方不對勁,但具體哪裡不對勁聶甄又想不起來了。

這種不祥的感覺讓聶甄十分不舒服,照表面上的戰況來看,自己已經把水雲裳藏在水浪中的藍海彈全部找出來了,應該不會有這種感覺才對。

聶甄皺著眉頭施展修羅瞳術查探水雲裳,發覺水雲裳的臉上絲毫沒有招數被破解的窘迫,反倒有那麼一絲得逞的表情。

聶甄心中大疑,這種情況極不尋常,自己一定是中了水雲裳的什麼圈套了,實在是純粹水屬性的攻擊自己第一次遇到,根本不夠了解。

聶甄不斷回憶之前自己與水雲裳的戰鬥過程,想要更多了解水屬性靈力的攻擊方式。

突然聶甄想了起來,自己在第一次遇到藍海彈的時候,藍海彈與其他水浪中的水珠並沒有什麼不同,就算自己這次施展了修羅瞳術,照道理來說也無法看透藍海彈的蹤跡才對!

因為藍海彈其本質也是水,潛藏在水浪中,不應該那麼明顯才對,而且這個藍海彈也不是虛幻,修羅瞳術不可能這麼輕易就看穿了。

「不對!中計了!」聶甄突然恍然大悟,之前自己主動引爆的藍海彈,並不是自己發現了藍海彈的蹤跡,而是水雲裳故意讓自己發現的!

這方法也很簡單,在水雲裳的控制下,只要讓藍海彈稍微顯示出一點點球形實體,然後企圖引爆,自己變能提前發現了。

「嘻嘻……聶師兄似乎發現了……」在水浪之外的水雲裳朝著面色有些難看的聶甄笑嘻嘻道:「不過可惜啊聶師兄,你發現的稍微晚了一點,只能歸結到你實在對水屬性的特徵不夠了解了,不過想必這次落敗,你應該以後會對水屬性攻擊足夠重視了吧?」

看台上許多弟子不明所以,聶甄不是成功躲開了藍海彈了么?怎麼反而一副十分難看的表情,反倒是水雲裳,好像已經勝券在握了一樣。

Prev Post
只不過,白老大沒發現而已。
Next Post
可明哲保身看似簡單,但其所造成的果,也沒多少人能夠承受,其甚至會把尊嚴都踐踏的一塌糊塗。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