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千歡回頭。青狐綳著臉,不安又警惕的盯著四周。「大人,現在就剩我們了,怎麼辦?」

「繼續走下去。」

「大人,不管他們嗎?」

聞言,月千歡挑了挑眉。戲謔打量青狐。

被月千歡盯著看。青狐面頰泛紅,羞澀的低下頭。「大人,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嗎?」

「嗯,你不是青狐。」

「什麼!」

幽光月出,一瞬間刺向青狐。

青狐根本來不及躲。一劍正中紅心,凄厲不甘咆哮聲響起,一股黑霧從青狐身上翻滾出來,眨眼消散成雲煙。

青狐眨了眨眼,待看見幽光月擦著自己脖子時,瞬間身體僵硬。

「大,大人!」

「別緊張。剛剛你被東西附身了。」

幽光月收回去。青狐都還沒有回過神,摸了摸脖子怕怕的。

幽光月有多麼鋒利無情,青狐可是親眼見識過無數次的。

「附身?」青狐有些愣,「我被附身了?」

腹黑總裁:拐個嬌妻來暖牀 「嗯,我本以為你是幻象。但瞧見你腳尖踮起,明顯是被附身。所以,詐你一詐殺了那附身的東西。」

青狐下意識看了眼自己的雙腳。好好的,沒有異常。

月千歡解釋:「人類城市話本里。這種附身叫做鬼上身。現在看來,對你們妖族也是一樣有用。」

「大人真博學!這也知道。如果不是大人,恐怕那一劍青狐就死掉了。」

「放心。就算不知道,我也不會殺你。你忘了,夜央歌是怎麼受傷的嗎?」

青狐點頭如搗蒜。

夜央歌,也是被當做幻象。所以才受傷了。

月千歡轉身。「走吧,現在才第一步。」

「嗯嗯。」

第二步。

青狐消失不見了,而眼前世界瞬間變換。

墨九卿站在花海之中,妖孽之顏傾國傾城。他邪笑看著月千歡,「歡歡,我找到你了。」

月千歡仔仔細細的看了看墨九卿。挑眉微笑著,邁出一步。

那一剎那,幻象破滅。月千歡看見假·墨九卿臉孔猙獰了一下。顯然沒料到,月千歡壓根不上當。

月千歡表示嘲諷。就這點水平,還想糊弄她?

第三步。

有蜘蛛一樣的怪物沖向月千歡。被月千歡一劍斬成兩截。

第四步。

海上橋斷裂。海水沸騰變黑,無數可怖嚇人的鬼爪冒出來。

鬼叫恐怖,鬼爪張牙舞爪的抓向月千歡。對此,月千歡面無表情的倒下一瓶藥粉。瞬間,鬼手在慘叫聲中化作了飛灰。

第五步,第六步,第七步……

一連邁出十三步,月千歡都暢通無阻。沒有被阻攔多久。

第十四步邁出。月千歡看見了先前消失的雲夜,青狐他們。他們都在,明雪和青狐身上帶了點傷。

一見月千歡,青狐激動。「大人!」

「千歡,你這是第幾步?」唯有雲夜,表情古怪的看著月千歡。 青狐他們看見月千歡,都是激動歡喜。唯有雲夜,皺眉表情古怪。

要讓雲夜這樣冷冰冰,沒多少人情味的人都露出這樣的神色。月千歡察覺到了事態的嚴重性。

月千歡目光沉了沉。她說:「第十四步,你們呢?」

「嘶!」倒吸氣聲。

雲夜緊抿,氣息冰冷危險。「我們都是第九步。」

「這怎麼可能。如果步數不一樣,怎麼會碰到一起?」

「因為時間不同。」明越開口,「海上橋是一個獨特的空間。我們剛剛才發現,時間流逝不同。至少我們每個人身上都不一樣。」

為了讓月千歡更清楚。明越直接舉例。

他說:「雪兒和夜央歌,花了一天才到這裡。我一個時辰,雲夜是兩個時辰。」

「大人,我花了半天時間。」不用明越解釋,青狐自己開口。

月千歡黛眉緊蹙。「我用了兩個時辰。」

跟雲夜同樣是兩個時辰。可偏偏,月千歡比雲夜多走了五步。

這到底怎麼回事?

明越朝月千歡伸出手。原本是想去觸碰月千歡的手,但半路,明越改了方向。

他輕輕的碰月千歡的肩膀。這時,奇異的事情發生了!

明明兩個人面對面站著。可明越的手,就是無法落在月千歡肩膀上。就好似,有一層透明無形的薄膜,分隔開兩人。

月千歡驚訝,皺眉盯著明越的手。「這是怎麼回事?」

「你看,我們如今更在不同的空間。」

「彼此能看到對方。能對話。卻又無法靠近,更不能共進退。」

聞言,月千歡眯起眼睛。

打量四周。又重新的審視了下青狐,雲夜他們。

月千歡能確定。這就是他們,不是幻境,也不是別的人冒充的。

忽的,月千歡笑了。「有意思。海上橋,果然不同凡響。」

「千歡,我有不妙的預感。你要小心。」

「你也是。不管發生什麼,我們都無法幫助對方了。」

月千歡坦白的指出重心,更讓眾人心底惶惶不安。

就在這時。簌簌聲響,傳入耳中。

那聲音十分密集。像是有什麼東西,爬過來。腥臭的氣味遠遠傳來,令人作嘔。

「來了!」月千歡拔出幽光月。

眾人身體緊繃,戒備緊張的盯著前方。

迷霧中。漸漸一道龐大的身軀出現在眾人眼前。這一看,噁心的他們差點吐出來。

就是月千歡,也沒忍住渾身的雞皮疙瘩。

夜央歌低罵:「窩草,這什麼鬼東西!」

「這,這些都是蛇嗎?」青狐說話都在哆嗦。

其他人。除了雲夜面癱冷著臉,月千歡他們臉色都有點發綠。

太噁心了!

這遠看是一條龐大的蟒蛇。近看,才發現。這條蟒蛇是由無數條密密麻麻的小蛇組成的。

替代蛇鱗的是一張張蛇嘴,嘶嘶吐信。噁心程度直線飆升!

蛇爬過來。慘白的眼睛直勾勾盯著月千歡他們看了看。突然,「砰」的一聲。蟒蛇身體炸開,密密麻麻的小蛇像潮水一向湧向他們。

「窩草!」

「啊啊啊!別過來!嘔——」

「嘶!」月千歡也炸毛。揚手雄黃灑出,「滾開!」 這種恐怖限制級的畫面。心臟稍稍脆弱的,能直接當場嚇死。

心性堅硬如月千歡,也有些崩潰。

雄黃不要錢的灑出,幽光月斬出道道劍氣牆。可也蓋不住,小蛇太多了!

如潮水,鋪天蓋地的衝過來。

旁邊。明雪和夜央歌在尖叫聲中已經被小蛇淹沒了。那畫面,月千歡抖了抖,抖落一身雞皮疙瘩。

為什麼要出現這種又變態,又噁心的東西?!

「該死!」

眼見蛇潮避免不了。月千歡迅速丟出一截妖藤脫皮,退換下來的藤蔓。

藤蔓落地就長。眨眼間,將月千歡團團包裹進來。

「嘶嘶!」

有小蛇從縫隙里爬進來。月千歡立馬拔劍斬殺。

幸好在蛇潮淹沒她時,藤蔓已經裹成球。不然,月千歡難以想象,自己會不會噁心的發瘋。

「雲夜,青狐,明越你們怎麼樣?」

「嘶嘶嘶——」

耳邊只聽蛇嘶鳴聲。不聞雲夜他們的動靜。

月千歡皺眉嘆了口氣。估計,情況不容樂觀!

又看她自己的情況。蛇潮不斷的擠壓撕咬藤蔓,試圖突破藤蔓衝進來。

月千歡眉頭緊鎖。她眯眸,眼珠子轉了轉。

她忽然攤開手,一顆銀色的蛋出現在手中。銀蛋一出來,立馬討好的蹭了蹭月千歡的手心。

月千歡深呼吸。「現在只能看你的了。」

銀蛋輕輕的晃了晃。

月千歡一點也不想和蛇潮來個近距離接觸。她做了雙重保護,撥弄手鏈張開屏障。

「嗡!」

屏障打開。將月千歡牢牢護在中間。

萬事俱備。 昏婚欲睡 月千歡這才掐訣,收起藤蔓。

哪怕心底有堤防。但是一瞬間,密密麻麻的蛇潮撲過來。還是噁心的月千歡腸胃翻滾,臉色難看。

沒了藤蔓的阻攔。蛇潮正興奮貪婪的撲向月千歡。可是在銀蛋跳了跳后,蛇潮瞬間一僵。

成千上萬條小蛇,齊齊驚恐的後退。幾個眨眼的功夫,就匯聚成了先前看見的那條超級蟒蛇。

「嘶嘶!」

大蟒蛇驚恐的看著月千歡……手中的蛋。像是見到了天敵一樣。

月千歡抱著銀蛋走過去。

她走一步,大蟒蛇退一步。沒走幾步,大蟒蛇嚇得不行。

瑟瑟發抖的伏低身體,地下頭顱。驚恐的像月千歡求饒。

見此,月千歡挑眉。「聽得懂人話?」

大蟒蛇點點頭。

若是人形,一定是驚恐又可憐的表情。然而大蟒蛇這變態的身體來做,恐怖程度不減。

月千歡又問:「其他人呢?」

「嘶嘶。」

大蟒蛇瑟縮一下,趴在地上沒有回答。

銀蛋威脅的跳了跳。可大蟒蛇還是沒有回答。月千歡皺眉,一步邁出。瞬間,大蟒蛇消失了,眼前畫面又變。

黛眉緊蹙,月千歡低罵:「該死!」

她先前走了那麼幾步。 情逢對手 海上橋都沒有反應。偏偏現在,又出了幺蛾子。

這讓月千歡忍不住懷疑。海上橋,該不會是有人控制的吧?

「不知道雲夜,青狐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月千歡隱有擔憂。可是她無法找到雲夜他們。

Prev Post
彷彿只是一個驚鴻一現的幽靈一般,突兀的出現在他的腦海中又突兀的消泯,最後留給他的只有恍若有所失的空洞感,與深深的酸楚感。
Next Post
海洋里傳來一聲嘶鳴。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