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巧,一個丫鬟端了一盤大桃子,猴子瞬間兩眼放光。

「就跟著她了!」頭一次聽見猴子語氣竟有點小激動,果然吃貨的世界沒有什麼是一個桃子解決不了的,要是有,那就兩個!

於是我們三個偷偷摸摸的跟著那個丫鬟,一路躲躲藏藏、躡手躡腳,終於在各種七轉八拐之後到了壽宴上。

一個老夫人身穿墨綠色金絲秀線華服,金釵挽發,十分富態。端坐在壽宴中央的桌子,想必就是木兮的祖母。庄耀躍和庄耀慶坐在老夫人的左邊,也是錦衣華服。

我們三個仔細的找了一圈木兮,這孩子正坐在宴席最角落的地方,一個人好奇的四下張望看著熱鬧。

猴子太大了,鴨子又掉毛,目標過於明顯。我一人溜到木兮身邊,準備給她個驚喜。

我悄悄踩著貓步走到她裙邊,輕輕喵了一聲。木兮低下頭看到我,著實嚇了一跳。

「茂碟~你怎麼來啦?」木兮小聲問道,沒有繼續責怪我,她把我放到腿上,用寬大的衣袖蓋住我。我探出一點小腦袋向外跟著看熱鬧。

待丫鬟們上齊了八盤小食,后老夫人便道:「請各位先品嘗一下這幾道開胃小食。」

我往桌子上看了看,也不過是些大棗、堅果、糕點,不過是做的精緻了些罷了,我聞了聞,感覺味道也不及小魚乾。

「這些甜食不適合你吃。」木兮小聲道。

我抖了抖耳朵,我也不感興趣。

待大家品嘗了這八道小食后,丫鬟們又陸陸續續上了十二道大菜。

「這次的主菜,是這道清蒸梅花鹿肉,裡面加了桂花和蟲草,放在玉石下蒸了一夜,剛剛開鍋撈出。」庄浚之對來賓們介紹道。

「梅花鹿……」木兮道:「他們吃便吃吧,我就算了,總感覺怪怪的甚是反胃。」

「你要吃嗎?」木兮又低下頭問我。

我是想來一口的,便把舌頭伸了出來舔了舔鼻子,一副貪吃相。

木兮夾了一小塊放在我面前,我小小口咬了一下一點吧唧著嘴嘗了嘗,嗯……也還好。

於是便不再吃了,還是那小魚乾最合口味呀~

「祖母!孫兒這次特意獻上華嚴寺主持開光過的扳指。」庄耀躍起身,端出一個精緻匣子,打開裡面有一個晶瑩剔透的白玉扳指。

老夫人歡喜極了,道:「躍兒真是孝順!好孩子!好孩子!」

「木兮,」庄耀躍突然回頭對木兮說:「你可有什麼要送給祖母的嗎?」

木兮突然被叫,有點兒獃獃的,她每月那點點碎銀怎夠買什麼扳指的。

我趕忙悄悄從木兮腿上跳下,木兮乖巧的起身行了個禮,輕聲說:「祖母,孫女親手綉了一塊牡丹花秀片,配得祖母的雍容華貴。」

「好好好!」老夫人道:「木兮親手刺繡真是有心,祖母甚是感動呀!」

庄耀躍在一邊不屑的瞪了一眼木兮,這一瞪,倒引起了她的注意。

「木兮,平日里祖母見你的時候不多,今日突然發現你與往日大不一樣了。這打扮的小模樣愈發好看!」 緋聞總裁:前妻不復婚 老夫人誇讚道。

「木兮,你這發簪是哪來的?」庄耀躍突然問道。

「這……這似是爹爹送的。」木兮答道。

庄浚之這才回頭看了一眼木兮,不由說道:「我並未送你這等發簪。」

木兮驚的啞口無言。

「木兮,這簪子看起來價值不菲,以你的月銀,想必也難買此等品相的白玉簪子吧!」庄耀躍道。

「想來,我院中可能真有大羅金仙。近日我總能恍惚聽到有人在我院中竊竊私語,但是又看不見。那日姊姊懲罰我,每日只給我稀粥為食,可是總有不知哪來的美食放入我房中。我常年向神仙許願,可能是實現了!」木兮道。

木兮話音剛落,壽宴上的賓客便一片嘩然。

庄浚之更是氣的摔了杯子,罵道:「木兮!修的在客人面前信口雌黃、胡言亂語!」

又對賓客們道:「我這個小女兒從出生便又聾又啞,有些痴傻。想必病情反覆,給各位看了笑話,望各位莫要見怪!」

「爹爹!木兮說的是真的!真的有大羅金仙出現在了我的房中!」木兮爭辯道。

「你閉嘴!」庄浚之吼道。

「木兮從不說謊,這簪子一早突然出現在我的飾品盒中,起初我以為是爹爹送的,但是爹爹剛剛否認了。真的有仙人在我院中說話!不信爹爹去查查看!」木兮大聲道。

啪!!

庄浚之居然走來用力扇了木兮一個巴掌,木兮頓感耳朵失去了聽覺,目光恍惚。

「你這個不肖子!謊話連篇!」庄浚之罵道。

「不要打木兮,孩子還太小!你怎麼可以對這麼小的孩子動手!」老夫人忙道。

木兮瞬間淚如雨下,紅腫著臉頰,但卻倔強的不願離開。

庄浚之還想再打第二掌,抬手那一瞬間,我噌的跳起來一口狠狠咬了下去。

「啊!這貓還沒有死!」庄浚之哀嚎著罵道。

我鬆了口趕忙跑到猴子那去了。

「庄大人,孩子小嘛,還不懂事。」一個和庄浚之身著相似官服的老爺勸道。

誰知庄浚之聽罷非但沒有氣消,反而更加生氣。

「庄木兮你給我丟盡了人!」說罷,轉身對小廝們道:「拿板子來!庄府祖訓,食言而肥、自食其果!小謊小疾,適時懲戒;掩耳漠視,大謊難醫!」

說罷,兩個小廝一人舉著一塊木板,走來。庄浚之一腳踹得木兮跪倒在地。庄浚之命令道:「給我中打二十板!」

說罷,兩個小廝使出吃奶的勁兒打起來了木兮。木兮有些反應不來這迅速發生的一切,有些絕望的哭叫著想躲開板子。怎奈這府里的小廝們都是二房夫人管著的,這二房夫人本就討厭木兮。給他們立功的時刻到了,兩個人毫不手軟的使勁打著木兮。

眼看著木兮在板子下哭的聲嘶力竭,我紅了眼。

鴨子道:「怎麼辦怎麼辦!沒想到咱們送禮物還害了她!」

我對猴子說:「猴子,你不是會變身嗎!變個大羅金仙!」

猴子皺著眉,點了點頭。

我們跑上屋頂,猴子屏氣凝神、默念口訣,周身瞬間散發出一片耀眼金光,周圍雲霧繚繞,身型暴漲,突然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神仙飄在半空。

院中,木兮被打到有些暈厥。兩個小廝過來準備拉走木兮,木兮卻倔強的趴在地上不走,邊哭邊說:「我沒有犯錯!憑什麼拉我走!」掙扎間,一股金色的光芒籠罩住她,小廝們想伸手抓,一下子被震出了幾米,直接撞翻了身後的一排賓客。

眾人忽然被光芒刺的眼睛一下子睜不開,許久才眯著眼睛看向半空中的「大羅金仙」,驚的倒抽一口冷氣!只見那仙神色悲天憫人,仙光磅礴,腳踩蓮花驅風而動,手持拂塵揮舞間天色變幻,大有呼風喚雨之勢!

「大羅金仙」神色肅穆*,看向庄浚之,目光如炬!

不知誰喊了一聲:「神仙下凡啦!」眾人慌忙下跪磕頭,亂作一團。

庄浚之也砰的一下跪了下去,嚇的瑟瑟發抖。

「世間萬萬皆以善為本,本神此次下凡普度眾生,竟發現了此等天怒人怨之事!庄浚之,你除了給予庄木兮生命,你其他再無可敬可佩之處了吧!」猴子大聲道,竟震的這偌大的宅院震了一震。

「庄耀躍虐待木兮,每日只給一碗稀粥,這等惡事你剛聽到了可有一問?並未!」猴子道:「木兮說出實情,你不信便罷,卻還施加掌摑!這等冤情凌虐,本神今日若不嚴懲,不配為神!」

庄浚之慌忙磕頭求饒,老夫人也哭著開始求。

木兮吃驚的看著猴子,滿院子人都跪下了,唯獨她愣愣的站在那裡。見老夫人也在哭求,木兮這才緩過神來。

「神……神仙!你是我院中的神仙嗎?」木兮震驚的問。

「正是。」猴子答道。

「我的食物、布娃娃、發簪,都……都是神仙送的!」木兮接著問。

「正是。」猴子再答。

「木兮謝過神仙。」木兮眼裡布滿了淚水,接著道:「神仙的恩情,木兮永生難忘,定與世為善,報答天恩。」

「本神知你是個心地善良的孩子,定會護你一世的!」猴子道。

「神仙,木兮還望神仙饒過我爹爹這次吧!這世間窮困悲苦的人太多了,我在爹爹的庇護下最起碼可以平靜度日,已是滿足。」木兮道。

我有些驚訝,這孩子受到了這等虧待還要為庄浚之求情。

「不行,惡有惡報,善有善報!今日我若不懲處這惡人,他日你定會收到更多迫害!」猴子怒道。

庄浚之嚇的頭都磕出了血。木兮拉住庄浚之,也跟著跪下,哭著求猴子:「神仙!饒過我爹爹吧!求求神仙了!饒過我爹爹吧!」

猴子這才咬咬牙,道:「木兮莫哭,今日饒他便是。」

庄浚之忙磕頭謝恩,聲淚俱下的謝著猴子。

「庄浚之,本神會永世在你頭頂盯著你!你和你那二房若再敢欺負她,本神定要你們一家五雷轟頂!」猴子大聲道。

二房夫人抱著庄耀躍和庄耀慶也嚇的泣不成聲。

「木兮,本神定會護你一世。你若許願,我定當為你實現!」猴子道。

木兮磕頭謝恩,向猴子微微笑著,模樣甚是惹人心痛。

猴子這才收回仙光,緩緩消失。

待猴子完全不見,眾人這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顫抖著小心翼翼地站起身。

「庄耀躍!都是你挑的事! 腹黑誘拐小萌妻 你們二房以後給我消停一些!」庄浚之自感丟盡了臉,也不敢再怨木兮,只得罵起了庄耀躍撒氣,然後丟下一種賓客拂袖而去。

「還要送禮堵今天來賓的口!」庄浚之氣憤的想:「這事情傳出去就無顏為官了!」

於是,庄浚之花了大量銀兩。不久,城中便謠傳:「庄大人受神仙的庇護,二小姐乃是天神託付與他的仙子!」

木兮經過此事後在庄府的日子也好過了許多。原本,庄浚之只為庄耀躍和庄耀慶送去私塾讀書來著,他覺得庄耀躍如果才學卓越,以後嫁個達官貴人便輕鬆了,甚是可能嫁給太子,以後為後為妃的也不是不可能。現在,木兮的名氣也很旺,興許來日也有希望!

於是,木兮便開始每天要去私塾讀書了。

「這算不算因禍得福了?」木兮笑著對我說。

我歪著頭看著她,那你就沒空陪我了啊! 木兮第一天去私塾的清晨,我和猴子、鴨子齊齊站在她房門口等著她。

許久,她身著私塾統一的絲質白衣,十分清爽的開門出來準備出發了。

一開門,看見我們三個齊齊站在門口,便挨個摸了摸我們的頭,笑道:「站的這麼整齊,倒是比那私塾學生們還守規矩呢!」

我喵喵叫了幾聲,叮囑她好好學習。

雖然木兮聽不懂,但似乎心有靈犀,她說:「這都是託了大羅金仙的福,我一定要用功讀書,像姊姊那樣才華橫溢討人喜歡!」

猴子拿了個桃子給木兮,木兮結果桃子,誇讚道:「真是乖巧可愛的小靈猴,謝謝你嘍~」

我們的齊天大聖甚是好脾氣,一大早被摸頭、被叫小靈猴,不僅沒發脾氣,還硬是擠了個笑臉。

鴨子倒是被木兮的舉動嚇壞了,一頭栽到。

木兮扶起來他,用食指點了點鴨子的小腦袋,樂呵呵地說:「今天第一天學習,希望比你稍稍聰明一點點。」

正巧李麽麽來接她了,催道:「小姐,我們走吧,轎子已經等在府門口了。」

木兮直起身,被李麽麽拉著走了。

於是乎,木兮這小院子白天里就徹底變成了我們三個的樂園。木兮前腳剛走,猴子和鴨子便變成了人形,猴子更是躺到了木兮的小床上。

鴨子一邊喝著木兮剩的隔夜茶,一邊說:「以後白天,我們就自由活動了。茂碟你要好好練功哦,早早修成人形變成貓妖,我們也可以鬆懈一些了。」

於是我便在木兮的院子里修鍊起來,這比去野外修鍊可舒服多了。雖然猴子說大自然更有助於提升靈力,可我都不喜歡離開木兮的地盤太久。沒了木兮等於沒了家,心中空虛哪還有心情修鍊。

「你就是戀家,以前就是,天天悶在第二境里修鍊不肯出門。」鴨子道。

「什麼第二境?」我問。

「天機不可泄!」猴子突然插話。

鴨子忙捂住嘴巴,眨眨眼,不回答了。

沒關係,我專註修鍊便是了。不過我的目標是有朝一日可以正大光明的在光天化日之下和木兮聊天。

晚上,木兮回到了小院。本以為她會興高采烈講些趣事,卻垂頭喪氣、無精打采。

木兮回到自己的小房間,我們三個跟著她一起跑進了屋,就連黑汪都覺出了低迷的氣氛,一起跑了進屋。

木兮低頭看著我們四個,良久道:「我天生不討人喜歡,果然只有動物才有可能聽聽我說話了。」

我走過去蹭了蹭她的腿,她摸了摸我的頭。

「私塾里那些同窗們不喜歡我,他們都跟著庄耀躍和庄耀慶欺負我。」木兮糯糯地說。

「哎……」她嘆道:「可能我這輩子都不會得到什麼喜歡。」

我和猴子、鴨子六目相對,在變著花樣搞怪賣萌、安慰木兮睡下后。我們幾個在院子里開起了大會。

鴨子:「我們要幫助木兮走出這個困境!」

猴子:「要我去私塾再變一次大羅金仙?」

鴨子:「神仙不能總在凡間現身的,被發現小心你遭天譴!」

我:「不能總是是用這種辦法。木兮的缺點在於她不太會交流。」

鴨子:「對對,木兮和動物交流慣了,總是直來直去,她溫柔善良,動物也會對她溫柔善良。可是人類不一樣,人類可不是你溫柔善良,他也溫柔善良的!」

猴子:「不僅如此,木兮是什麼樣的人,她也以為別人會和她一樣。這樣的和善得不到應有的回應,長此以往她會越來越失望。」

我:「所以,我們不能每次都變出一個大羅金仙來嚇唬別人!真正的大羅金仙不應該是我們,而應該是她自己。」

鴨子歪著頭獃獃地:「那你有何計劃呢?」

於是我們三個妖精外加一隻黑狗,興奮的商量了一下午。

Prev Post
翌日,早上。
Next Post
紀志成一把推開紀世安,怒目而視,「我倒是想誤會她們,證據就在眼前,怎麼誤會?!」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