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千羽打算告訴北流殤她懷孕的事,北流殤卻是完全想歪了。

難道小羽兒要主動?

真希望時間能過得快一點,他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

秦沐風在火神宗發展得不錯,還遇到了張靈玉。

高冷陰夫好霸道 原來,張靈玉離開后,去的就是火神宗。

曾經的對手,成了同門師兄弟。

張靈玉知道北流殤不太喜歡他,就沒來,不過讓秦沐風幫他帶了祝福和禮物。

婚禮那天,夜非離也來了。

北流殤有些無語,這人還真來了。

「你來幹什麼?」

「不是你讓我來喝杯水酒的嗎?」

北流殤竟無言以對。

「禮物呢?」

「沒有。」

「來參加婚禮,卻不送禮物?」北流殤覺得,他有借口將這人趕出去了。

夜非離撇撇唇:「送來讓你扔?」

北流殤也不否認:「確有此意。」

雖然北流殤試圖趕夜非離走,不過夜非離賴著不走。

大喜的日子不好動手,北流殤只能忍了。

既然這人主動跑上門找虐,那就成全他好了。

北流殤讓左影看住夜非離。

不過,左影哪裡看得住。

尋了個空檔,夜非離閃進夜千羽待嫁的屋子。

還沒到換嫁衣的時間,夜千羽靠在床頭閉目養神,三小隻在旁邊陪著她。

聽見有人進來的動靜,她睜眼一看,有些意外。

夜非離?

「你怎麼來了?」

「那什麼圖我不要了。」

山海圖?夜千羽不解問道:「為什麼?」

夜非離撇撇唇:「新婚禮物。」

夜千羽驚呆:「你認真的?」

夜非離點點頭。

夜千羽不由得一喜。

她到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和殤說山海圖的事,這下子不用犯愁了。

夜非離又道:「我們之前的約定還是有效的,第三件事你想好了就告訴我。」

說完他準備離開,卻見夜千羽腳底亮起一道白光,似乎是什麼陣法。

錯愛腹黑太子妃 「小心!」他一邊出聲提醒夜千羽,一邊伸手去拉夜千羽,試圖將夜千羽從陣法的範圍拉開。

剛抓住夜千羽的手臂,白光陡然大盛,將他和夜千羽以及三小隻籠罩其中。

白光消逝時,房間里已然空無一人。

一株火紅色的小草從床后跳出來,跳窗逃走。

正是化為原形的童淼淼。

譚大師在院子外接應她。

童淼淼跳到譚大師身上,譚大師立刻帶著她離開了武陵城。

因為一場腥風血雨,即將到來。

到了城外無人處,童淼淼跳下地,變成人形,讓譚大師拿衣服給她穿。

譚大師將她拉到黑斗篷下面,揉搓她飽滿的雪峰:「別穿了,就這樣。」

童淼淼也不反抗,她已經毀了,不過很值,因為那兩人已經再無幸福的可能!



2章,少的更新明天補上 譚大師給童淼淼的是一張空間隨機捲軸,他從一處遺迹里得到的,可以將人隨機傳送到另一方時空。

在童淼淼看來,北流殤和夜千羽,這輩子也無法再度相見了。

她無法得到幸福,那兩人也休想幸福!

……

華夏國東部

W市郊外

風和日麗的晴空突然風起雲湧。

狂風涌動中,天空裂開一道縫隙,一對年輕男女從天而降。

正是被空間隨機捲軸傳送走的夜千羽和夜非離。

夜千羽經受不住空間亂流的激蕩,已然昏厥過去。

夜非離因為修為深厚,得以保持清醒。

兩人墜落的地點,是一片金黃色的稻田。

落地時,夜非離調整姿勢,讓自己先落地,充當夜千羽的肉墊。

三小隻緊跟著摔下。

白洛影和小黃雞,一個是龍族,一個是鳳族,雖然看起來孱弱,體質卻很強悍,一點事也沒有,只有小球兒摔暈了過去。

白洛影一個骨碌從田埂上爬起來,有一種想罵人的衝動。

剛才還在無良主人的房間里,一轉眼卻到了野外,到底什麼鬼?

咦,這不是電線杆嗎?

還有不遠處,居然是柏油馬路?

白洛影呆若木雞,這什麼情況?他居然穿回了現代?

小黃雞也爬起來,看見白洛影呆呆傻傻的樣子,歪著小腦袋打量他:「三哥你怎麼了?」

白洛影回了它一句:「你啄我一口。」

他有點懷疑他在做夢。

???

小黃雞不解:「三哥你到底怎麼了?」

「讓你啄,你就啄,哪這麼多廢話,用力點!」

小黃雞隻好用力啄向白洛影一隻前爪。

嘶,好疼——

這不是夢,他真的穿回了現代!

白洛影很想仰天大笑,我胡漢三又回來了!

卻在三秒鐘后突然鬱卒。

他高興個屁啊,以狗形態穿回現代,要是被他那些哥們知道,絕對會被笑死。

啥也不說,畫圈圈去。

夜非離橫抱著夜千羽站起來,打量周圍的環境。

田埂上豎著一根又一根材質奇怪的柱子,不遠處,材質奇怪的路面上,時有各種顏色的鐵皮盒子跑過。

鐵皮盒子居然會跑,跑得還那麼快?

好奇之下,夜非離橫抱著夜千羽朝柏油馬路走去。

剛跳上材質奇怪的路面,就感覺到一隻紅色的鐵皮盒子迎面而來。

他本能地單手抱住夜千羽,空出一隻手,將紅色鐵皮盒子攔下。

咦,這鐵皮盒子里居然還坐著人?

不過裝束好奇怪,頭髮好短。

紅色瑪莎拉蒂里,看到突然出現在視線里的白色人影,喬銳幾乎心跳驟停。

為了甩掉跟車的狗仔,他開得有點快,來不及踩剎車了。

結果下一秒,車子猛地停了下來。

喬銳的下巴幾乎掉到了地上,單手停下疾馳的跑車,這還是人類嗎?

跟車的狗仔很快追了上來。

將夜非離和紅色瑪莎拉蒂團團圍住,啪啪啪就是一通拍。

「這位先生,請問你們是被這輛瑪莎拉蒂撞了嗎?」

「你抱著的女生傷得重嗎?」

「你們穿著古裝,是在玩cosplay嗎,cos的是什麼角色?」 夜非離如臨大敵地看著狗仔們手中的相機和採訪話筒,這些人在說什麼,為什麼他基本聽不懂?

紅色瑪莎拉蒂的車窗也被敲得砰砰響。

「喬小天王,對此你有什麼要解釋的嗎?」

「喬小天王,你是否酒後駕駛?」

白洛影正心無旁騖地畫著圈圈,思緒突然被嘈雜的人聲拉回。

抬眼一看,夜非離咋跑大馬路上去了?

被那麼大一圈人圍著,該不會被車撞了吧?

真是不省心。

白洛影叼起一旁摔暈過去的小球兒,邁動四條小短腿,跑向柏油馬路。

小黃雞邁動兩條小短腿,亦步亦趨地跟在他身後。

上了柏油馬路,白洛影才發現他什麼也做不了。

這裡是現代,他要是當眾口吐人言的話,明天絕對會躺在某間科研院里,被研究,甚至被解剖!

急功近利的狗仔們手中相機快門按個不停,如連珠炮般問著各種問題,夜非離的臉色越來越不耐。

白洛影仰頭望天,這可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魔星,你們這是在作大死啊。

必須想個辦法轉移這些狗仔的注意力。

有了!白洛影傳心聲給小黃雞:「朝著稻田吐火。」

小黃雞張嘴一吐,一朵艷紅的小火苗落入稻田中。

鳳火的威力,非同反響。

不過數秒,稻田就燃起了熊熊大火。

突然而起的大火,果然將狗仔們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相機鏡頭轉向稻田,啪啪啪又是一通拍。

白洛影放下口中的小球兒,壓低聲音朝夜非離道:「讓他把車門打開。」

對於白洛影突然口吐人言,夜非離沒有太過意外。

他學著那些狗仔,敲了敲車窗:「把車門打開。」

喬銳本來不想開,想到夜非離單手就能停下疾馳的跑車,還是乖乖把車門打開了。

白洛影又道:「讓他開後車門。」

夜非離看著喬銳重複了一遍:「把後車門打開。」

喬銳只能轉過身去將後車門打開。

Prev Post
紀志成一把推開紀世安,怒目而視,「我倒是想誤會她們,證據就在眼前,怎麼誤會?!」
Next Post
而他的人,也已經站到了泳池邊的岸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