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他的人,也已經站到了泳池邊的岸上。

對著還把頭埋在白空懷中不曾迴轉過來的方晴,低聲地喊道,「方晴,你別生氣啊,我不是故意不遵守和你的約定,跑泳池這邊來的,只是我忘記交代你,觀察那顆樹可以,千萬別自己勉強去嘗試摘采,不然——」

墨驍龍的話還沒說完,方晴就猛地從白空的懷中,側轉了臉面,目光犀利冷靜中又隱含著怒意地看向了他,頓時把他後半截話,給完全堵在了喉嚨中。

好半天,才面色驚疑不定地問,「方,方晴,你這是怎麼了?」

「墨驍龍,為了一顆悟神果,這麼多年朋友,你就這麼信不過我了?」

「呃,方晴,這話是怎麼說的?我怎麼會信不過你?」

「你信得過我,你現在這又算是怎麼回事?你不是到底下去凝聚靈液載體了嗎?別告訴我,你真是為了說那麼一句話而跑到這裡來的?你知不知道,剛才你差點害我的精神力被切斷在空間亂流中?」

「方,方晴,你這是——」

墨驍龍凝神仔細一瞧,這下也看出來,方晴此刻的精神力極度空乏和虛弱,似乎是被什麼偌大的力道給吞噬掉了大部分意志,不然的話,臉色血色不至於如此難看。

趕忙伸手朝著方晴的額頭探去,白空想要抱著方晴後退,方晴卻按了按他的手臂,示意不要移動,任由墨驍龍修長的手掌,貼放到了她的額頭上。

頓時,一道溫溫的暖流,就滲了進來,輕柔小心地在她體內轉悠了一圈后,又很快地退了出去。

然後墨驍龍的臉上,便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了深深地慚愧和幾許暗藏著的懊悔,遲疑愧疚地囁嚅,「方晴,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會這樣,你,你沒事吧!」

方晴見他這下是真的懊惱了,知道他心中對她所說的話的最後一絲懷疑之心,也去掉了,心頭又是僥倖又是歡喜。

僥倖的是若非之前心頭警兆突現,她果斷地出來空間,不然的話,現在很可能就被墨驍龍這個回馬槍發現了秘密。

歡喜的是,總算起碼眼前她們都安全了。

也不想過為己甚,畢竟現在這個墨驍龍實在是不明底細,她和白空都不是對手。

見他自己認錯放低了姿態,她也就順桿下地嘆了口氣,「墨驍龍,你從前不會這麼患得患失的,現在這是怎麼啦?」

「方晴,我——」

「我知道你沒有安全感,這裡比空冥差的太遠太遠,可咱們總算還活著,不管如何,總是要活在當下的,你放心,若是真的能把悟神果弄出來,除了一顆給阿空服用之外,另外一顆我絕對不會私吞,我只要阿空能好,你也好好的,就夠了!」

「我如今懷著寶寶,對我而言,最重要是孩子和丈夫,而不是追求什麼長生或者仙道,你現在得到了一具金屍之身,雖然不知道一顆悟神果對你而言,能有多大的功用,可我是希望你好的!」

「要是能因此突破到傳說中的『飛僵』,就更加圓滿了,到時,你也不用擔心再局限困束在某一界,八方宇宙,可任你遨遊!」

「可前提是,咱們得互相信任,通力合作,我若真存了心思獨佔那悟神果,我便乾脆不講出來不是更好?」

方晴說的吃力,似乎就是這樣的說話,都要耗費她許多精力一樣,看得白空的眼眸里擔心和心疼越加的厲害,自然瞪向墨驍龍的眼眸里,那怒火和恨意也就愈重。

墨驍龍此刻倒是半點都不在意被白空這樣仇恨地瞪著了,因為白空愈是這麼恨他,也愈是從側面證明了方晴是真的沒有獨吞或者旁的心思的。

想來她為了白岳雲能好起來,是不懼任何犧牲的,若說有私心,也是生怕他把她想要給白岳雲的那顆悟神果給吞了。

而他原本的確是存了這樣的心思的,畢竟那樣的好東西,可遇不可求,好不容易憑空能得兩顆,有什麼理由要讓給眼前這個等同於廢人一樣的男人一顆?

但是現在,他心裡倒是有點改變主意了。

方晴這個女人,性子看著就不算柔和,骨子裡更加的烈性,光是窺探那儲物空間,稍不注意,就會造成她精神力這般虧損耗費,要是自己不同意讓出一顆給白岳雲的話,弄不好,剩下的一顆,這女人情願讓它毀在空間亂流里,也不會弄出來給自己。

既然這樣,何必非要招她的極度恨意?且就讓一顆給這個廢物男人就是,了不起,自己到時突破不夠的話,再把這個男人的元神給抽出煉化了便是。

這麼一打定主意,墨驍龍黑沉沉地眸底,再度隱晦地閃過一抹金光,然後看向方晴的眼神,也變得更加柔和和真誠了起來,「方晴,你說的對,是我小人之心了!」

「我其實也是擔心怕你為了想要白岳雲儘快恢復而把兩顆悟神果都給他服用,我——罷了,這些都不說了,你且看我的表現就是!」

重生成爲情敵妻 「只是你這裡,這般情形,待我靈液載體凝聚出來,你可還能繼續?若是實在不能的話,你也勿要勉強,究竟你是我的朋友,我在意的人,悟神果便是再難得,也比不過你們母子的安危,實在不行,放棄就放棄了吧!」

墨驍龍話雖然如是說,可方晴知道,她真要是說不能繼續了,這人怕是立即會換第二張面孔。

至此,她算是徹底肯定,墨驍龍那是真的出了問題了。

眼前這個和她說話的,絕對不是真正的墨驍龍。

微微閉了閉眼睛,對著他搖頭,「無事,不過是使用精神力過度,給我幾個小時休息一番,就能養回來些,你趕緊去做你的事情,別耽誤了!」

「若是因為我的關係,只能弄出來一顆悟神果,那顆果子也歸你,左右不能讓你的靈力白白耗費了,只是你也要答應我,若是那樣的話,以後阿空的恢復,你要盡最大的力,幫我想別的辦法!」

關於這一點,墨驍龍自然完全能接受,聞言,趕忙點頭,一臉誠懇,「方晴這話就不用說了,便是你不弄悟神果來,白岳雲的事情,我也不會袖手不管,多餘的話我不說了,我這就下去,你抓緊時間休養精神!」

話落,墨驍龍手一揮,之前消失的那個蝸旋又再度出現在了半空,墨驍龍的人影快速地踏入其中,氣流在空中稍稍扭曲了一下,人便不見了。

方晴一直強|自挺直的腰背,頓時就軟了下來,再度歪倒在了白空的懷中。

把白空嚇得剛毅的臉龐和嘴角一個勁地哆嗦,喉嚨口發出無力又低沉細小的吼聲,箍著方晴的手臂簡直不知道該如何才好。

「阿空,別……怕,我沒事,讓我緩一緩就好!」

方晴低聲地安慰了他一句,就閉上了眼睛,一邊細密而急促地呼吸著,一邊想著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還有十顆悟神果必須收穫,而她如今的精神力虛耗的過甚,不足以持續採摘,唯一的辦法就是,她先吃掉一顆悟神果,加強自己的精神力強度后,再行繼續採摘收穫其他的九顆悟神果。

然而這個辦法也有一個不確定因素,那就是,雖然悟神果的服用不會產生不良的後遺症,也沒有其他的危險,可這並不等於就和糖果一樣,吃下去就可以了。

誰知道這種天材地果的,服下後到整個藥力全部吸收完整,需要用時多久?

便是沒有任何後遺症,光是讓她睡上個十天八天的,她也傷不起啊。

誰知道十天八天後,悟神果樹上的那些其他果子有沒有掉乾淨?

真是……擦的!

首席的騙婚新娘 這算是標準好東西少了愁,好東西太多了,也愁!

再三糾結了一番后,方晴決定也只能豁出去再賭一把了。

抓緊了一把白空的衣袖,仰頭輕聲地道,「阿空,我還要離開一會兒,你,不要擔心,也不要離開這裡,墨驍龍幾個小時內,應該不會再來了,你看好那邊的鐘,要是過了三個小時,我還沒出來,你就——」

方晴本想說要是過三小時看不到她出來,就讓白空離開這裡去躲起來,可回頭一想,以墨驍龍的可怕,這個地球上,哪裡有什麼地方是安全的能讓他找不見的?

頓時改口道,「你別擔心,我就是那麼一說,也許根本用不到三個小時,我就出來了,你且等我就是了!」

白空有些不安地抓住她的手,似乎想要說話,卻又發不出聲音,只是一個勁地沖她搖頭,讓她不要離開。

他開始有點痛恨這樣的自己,什麼都幫不上她的忙,只能看著她一個人消失又出現,出現又消失的。

之前他還嫉妒和討厭墨驍龍的出現,分散了她對他的注意力。

現在便是懵懂單純如他,也感覺出來,方晴對那個討厭的墨驍龍,並不是關注和在乎,而是一種防備和警惕。

果然那個傢伙是個壞東西!

可他卻打不過他,更加談不上能保護好方晴了,怎麼辦?

白空不複雜的大腦里,也開始思考這些了。

方晴見了,有些感動,又有些心疼,「別擔心,一切都會好起來的,你相信我,等將來你病好了,我和寶寶就都讓阿空你保護了!」

白空聽了,下意識地點頭,抓緊的手指,也緩緩地鬆開了些。

然後就這麼看著她的人,倏地從他懷中不見了,而他的手臂,好一會兒還維持著之前摟著她時的姿勢,最後才頹然地放下,垂放到了身側兩邊,那畫面,豈止『凄楚』兩字可形容的。

重新回到小球空間里的方晴,一鼓作氣的來到了命泉池邊,三下五去的就把身上的衣服都|脫|了個乾乾淨淨,然後鼓足勇氣就跳入了命泉池中。

這是她自第一回泡進去差點睡死在其中受到了驚嚇后,第二次主動進入這池水中。(其中空間升級那次,她泡在其中不算,因為那次她完全沒有任何意識)。

誰讓她沒有多餘的精神力再裹挾了命泉水去採摘枝頭的悟神果?

既然這樣,那就只能偷懶直接吃已經被收進了命泉池中的現成的了。

她如今的身體強度非常的高,加上她曾經用空間河水兌了一滴命泉水給南宮敬嘗試過,發現他喝了之後,半點壞處都沒有,那麼命泉水這東西本身應該是完全可食用的。

只是這池中的泉水,濃度太高,一般人應該受不住的,且還有致幻的可怕後果,她今番若非為了服用悟神果,是怎麼也不願意冒險二度進入命泉池的。

一進入,先是微微有些涼,很快那股熟悉的溫暖和舒服的感覺,就又來了。

方晴不敢耽誤,因為悟神果的果實是沉在水下五六厘米的地方,且是不能接觸空氣的,想要吞下那果子,人是必須整個都潛入池水中才行的。

方晴已經做好了,喝入大量命泉水的準備了。

小心地挨近其中一顆悟神果,剛沉身入水中,就發現那顆果實,如同一個發現了危險的孩子一般,竟然靈活的往旁邊躲閃了去,把方晴愣了一跳,心中暗叫:泥煤啊,不會這果子都成精了吧?竟然還知道躲了? 為了證明這不是她的臆想和錯覺,方晴緩緩地在手中伸出雙手,成雙掌合攏的手勢,朝著那顆滴溜溜轉悠到一邊的悟神果就包抄了過去。

結果,沒等她的手合攏到半途,那枚悟神果就又是滴溜溜的轉了半個圓弧,滑出了她的雙手掌控範圍內。

立時,方晴驚訝地張大了嘴巴,都忘記了自己在命泉池中,直到一大口沁涼的水進入口中,才反應過來,怕嗆,頓時,就把腦袋探出了水面。

咽下口中的泉水,又伸手撫了撫面頰上的水,盯著還沉在水面下原處轉悠的悟神果,眉頭都夾得死緊。

竟然真的不讓她吃,這真是——

墨驍龍只說悟神果需要浸泡在靈泉靈液之中,卻是沒說,這東西會在靈液中逃竄的。

要是早知道會這樣,她也會先找個盆子裝好了命泉水,再來盛放悟神果不是?

長歌伴你,不醉不歸 墨驍龍:誰會想到有人的腦袋裡,居然奢侈得有一整個池子的命泉泉水?

方晴又接連試了幾次,可無一不是喝進了大口大口的命泉之水,就是挨不到悟神果半分。

到後來她自己也惱了。

誰讓習慣了精神力的自己,手腳的動作能力,全然不能跟精神力相比?

就好比現代人用慣了電腦打字之後,手動書寫的能力就會退化,就算手寫不退化,手寫的速度也絕對是比不過電腦輸入的。

方晴的精神力就是這樣,完全能代替她的手腳,做成任何事。

可現在一下子精神力嚴重透支了,使不出精神力,只能靠手,偏生那悟神果比成了精的精怪還要精明。

到最後,不知道是不是喝的命泉水有點太多了,方晴覺得肚子下方隱隱有種墜脹感,這令得她再也顧不上命泉里的悟神果了,趕緊手忙腳亂的從泉池裡爬了出去,站在池邊又是發抖,又是害怕,眼眶都紅了。

「寶寶,對不起,是媽媽粗心了,你沒事吧!你可千萬不要離開媽媽!」

這命泉池,以後不到非不得已,方晴是再也不願意下去了。

不管是不是巧合,反正方晴總覺得,這個池子就像是天生來和自己作對的似的,有數的兩次進去,都沒落到好。

可憐的命泉快要冤死了,人家早就不知不覺給了她不知多少造化和好處了好不?

顯然池子里的悟神果,扔進去了,算是白搭了。

方晴想著她好不容易耗盡了氣力,弄進去了七顆悟神果,現在看來完全使用不到了,這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難道他要把阿空給弄進這小球空間里來,讓他自己進這池子里去吃這悟神果?

且不說她身為這空間的主人,自己都吃不到,白空進來能不能行,就算行的話,現在的阿空還不是完全的白岳雲,這地方能這麼讓他進來嗎?

這可是自己最後保命的底牌了。

方晴左思右想都覺得不能這麼做,失魂落魄地又重新走回到了息壤葯園邊。

看著那剩餘的十顆果子還在枝頭傲嬌地掛著的樣子,她的心底就冒出一陣又一陣地無名火。

丫的,這日子沒法過了,簡直憋屈的不行了。

明明她自帶空間,又重生回了自己熟悉的家鄉地球,還帶著寶寶,按照小說套路,怎麼著也是開了金手指,絕壁吊炸天的萬能女主命啊。

怎麼落到她頭上就只能處處低調,各種小心,還強敵環伺呢?

尤其是墨驍龍這個金屍附身的傢伙的出現,簡直就是老天爺特意來為難她的似的。

嚓的,真是不能忍了!

方晴這牛角尖一鑽進去,無疑一下子出不來了。

而出不來的結果,就是想事情的角度發生了驚天大逆轉。

之前只求穩妥,現在只求痛快。

那便是就算是我死,你也休想好過,簡單的說就是這一秒里,她突然間就得了被害妄想症附體一樣,覺得從外界到小球空間里,滿滿都是來自世界的惡意。

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孕婦荷爾蒙素激變的太厲害的關係。

總之,想不通了的方晴,捧著肚子,抬腳就踩到了息壤葯園內,不是吃不到命泉里的悟神果嗎?

不是也沒有精神力可以繼續採摘悟神果了嗎?

其實也容易啊!

摘不下來的她可以直接吃啊!

她幹嘛要想不開的非要把悟神果都摘下來,儲存進明泉池裡干看著?

不能用手去摘,她就不信,她直接躺到地上,直接把整顆悟神果都吃進嘴巴里,他還能化作青液消失在空氣里?

哼,就是要消失,也只能消失在她的嘴巴里。

她本著不吃掉,也要浪費掉,還不如讓她吃著浪費掉。

可見她是真的受刺激不清。

找了一顆枝頭最矮的悟神果樹,比劃了下那顆悟神果掛枝的位置,和離地面的高度后,發現真的只能平躺在地面上,才能不靠手,就仰頭吃到那果子。

誰讓這天地間很是稀罕又難種的悟神果的果樹,就和農家種的那種沒成熟的青椒秧子一般高?

所以說很多東西都是想象太高大上,實際上遠不是那麼一回事。

方晴也不顧自己渾身都是濕的,很是利落地就躺到了地上,然後一點點地從中間的壠溝里,挪移到了她選中的那顆悟神果下面。

眼睛死死地盯著那顆青色的果子,惡狠狠地張開嘴巴,想都不再想的就含了過去。

頓時,只覺得嘴唇上火燒火燎的一陣劇痛,差點讓她慘叫出聲,可她卻沒有,發了狠地更加閉緊了嘴巴。

因為隨著她那整個的把那悟神果含進去后,以為接觸到她的唇瓣或者口水的悟神果,會化作青液霧化消失掉的情景,並沒有發生。

相反,她的嘴巴里,如今充滿了一股濃濃的甜瓜的果香味,很是芳香馥郁。聞著就令人神清氣爽。

Prev Post
夜千羽打算告訴北流殤她懷孕的事,北流殤卻是完全想歪了。
Next Post
古木啞然失笑,這個女人真的開朗至極。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