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莫宇辰此時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好在,沒過多久之後,一群霸體門的巡查弟子發現了這邊的異狀,連忙趕過來維持秩序。

古人云,不是冤家不聚頭,這話說的一點都沒錯。

「姐,你這又是在鬧什麼妖!」

霸體門巡查隊的人擠開人群,一個領頭模樣的人剛進來,第一時間看到了在撒潑的老女人,不由得皺著眉頭冷聲問道。

可是,這時候那老女人見到自己的靠山來了,腰板更是直了許多。

她立即拉過那領頭人的手臂,指著莫宇辰怒罵道:「弟弟,你快幫我好好教訓這個窮鬼,他竟敢垂涎我的美色,調戲與我!」

嘔!

周圍的所有人聞聲,頓時胃裡不斷的翻滾,顯然是被那老女人噁心得快不行了。

就連那老女人的弟弟,也是憋紅著臉,羞愧的無地自容。

但是,那老女人畢竟是他姐,無論怎麼樣都是自己人,這口惡氣還是要幫她出的。

旋即,他順著那潑婦所指的方向望去。

下一刻,當他見到離他不遠處的莫宇辰時,臉上的表情都變了,變得陰晴不定。

沒錯,此時這個霸體門巡查隊長正是前段時間,幫助吳興飛將莫宇辰送入大牢的那名隊長。

霸體門身為獸王小鎮的主宰,對於周圍各種消息的掌控自然是首屈一指。

前不久,吳家一門遭受到神秘高手屠殺的事情,他依然還在耳邊迴響。

而且,就在不久前,外邊傳來消息,說是吳家那位半步化神境的強者,在通天峰下被一個滿頭捲髮的少年廢掉修為。

這一切的傳來的消息在他心中,就像是大地震一般,直將他震得寢食難安。

「完了,那傻小子這次死定了,吃那老女人的豆腐不成,還惹來了一頓牢獄之災!「

「你想死嗎?人家弟弟可是霸體門的巡查隊長,你敢叫她老女人,嫌命長是吧!」

「哎,這獸王小鎮越來越難混了,到處都是關係戶……」

……

交易中心外,那些圍觀的眾人,七嘴八舌的一片嘩然,紛紛用著同情的眼神看著莫宇辰。

「弟弟,你還愣著幹什麼,快幫姐好好教訓他啊!」

老女人看著一旁的弟弟在發獃,兩片厚重的嘴唇又開始一張一合的吵吵個不停,就像一隻蒼蠅一樣。 只是,陡然間,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啪!

一個清脆的巴掌聲響起。

老女人捂著自己的臉,難以置信的望著眼前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弟弟。

她不明白,為什麼平時對她言聽計從的弟弟,今天會忽然間這麼對待她。

「歩成才,你瘋了嗎?」

「你竟敢幫一個外人打你的親姐?我跟你拼了!」

老女人臉上儘是惱怒之色,呼天搶地的沖向他的弟弟,一出手就是一招『百抓狂撓』,直將那巡查隊長步成才,撓得臉上都是抓痕。

億萬繼承者,帝少的甜妻 「你們還愣著幹什麼,快將我姐帶走!」

步成才陰沉著臉,對手下的人就是一頓呵斥,手上取出一條手帕,不斷的擦拭著臉上的血跡,氣得都快瘋了。

隨後,他那幫手下聞言,立即上去四個人,不由分說的將老女人架起來就走。

他們跟著布成才這麼久,對於他這個姐姐算是領教頗深,自然知道她的脾性。

在平日里,她囂張跋扈也就算了。

可是今天,這個瘋女人竟然膽敢囂張到莫宇辰這個殺胚頭上,簡直就是老壽星上吊,活得不耐煩了。

先歡後愛:惡魔少爺在身邊 「布成才,你個吃裡扒外的東西,你不得好死!我跟你沒完!」

「你們放開我,我要跟他拼了……」

老女人扭著她那水桶粗的腰,不斷的掙扎著,想要掙脫那四名霸體門弟子的控制。

可是,無論她如何掙脫,那四個人都是巍然不動的抬著她,快速離去。

要知道,霸體門的人都是外練筋骨皮,以煉體入道的野蠻人。

雖然那老女人的體格也算是壯碩,但是比起他們,依然是不夠看。

所以,很快,她的叫罵聲便消失在眾人的耳中。

「他娘的,老子怎麼就攤上這麼一個瘋女人做姐姐……」

布成才擦了擦額頭上的汗,低聲的暗罵一聲,一點都不在乎周圍那些驚訝得合不攏嘴的圍觀人群。

繼而,他轉過身,偷偷瞄了了一眼莫宇辰,頓時,他發現莫宇辰此時正面無表情的盯著他。

當下,布成才心中一顫,畏懼的朝著莫宇辰的方向走去。

「莫……莫公子……好!」

布成才滿頭大汗,臉上儘是焦急之色,吱吱嗚嗚的說道。

往日不可一世的布隊長,此時在一個少年面前卑躬屈膝,這樣的情況,令周圍所有觀戰的人大跌眼鏡。

「靠,那小子什麼來頭,看起來布隊長對他都非常忌憚!」

「是啊,難不成他是霸體門的真傳弟子,或者是某位大人物的後輩子孫?」

「廢話,這還不明顯嗎?他若不是大人物的後輩子孫,那布隊長怎麼可能慫成這個樣子。」

……

周圍看熱鬧的眾人,對於眼前這一幕,看法不一的踴躍發言,爭相議論著。

畢竟這樣的情況,他們從來就沒見過。

所以,他們此時見到這樣的一幕,都是滿帶著好奇,不肯離去,向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布隊長,我們還真有緣分啊!」

莫宇辰臉上帶著玩味的笑意,看著眼前這個曾經的敵人。

「哎,莫公子您有什麼吩咐!」

布成才聽到莫宇辰叫他,頓時被嚇了一跳,彎下腰恭敬的問道。

他現如今就猶如一隻驚弓之鳥,只要稍微一有什麼動靜,他的心臟就猛跳。

特別是眼前這個殺胚的一言一行,簡直可以說是緊緊的牽動他的心神。

雖然說,他是霸體門的一名巡查隊隊長,可是,說到底,他在霸體門的地位也不高。

所以,面對莫宇辰這樣的狠人,他心裡也會發毛,這都是人之常情。

「你可還記得我說過的話?」

驟然間,莫宇辰臉色一黑,語氣之中也猛然加重,身上的威勢瞬間散發而出。

他曾經說過,那布隊長讓他坐了半個月牢這口惡氣他遲早要出。

當時,這布隊長還非常的囂張的諷刺著莫宇辰。

可是,沒想到這一次莫宇辰剛回到這獸王小鎮中,便立即遇到這布隊長。

老話說,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這句話說得一點都沒錯。

「莫……公子饒命!」

布隊長聞言,心中的狂顫抖,背後的冷汗早已經濕透了衣裳,雙腿不停的抖動。

最後,他終於是承受不住自己心中的壓力,兩腿一彎,跪倒在莫宇辰面前。

這一刻,莫宇辰見狀,瞬間沒有了殺布成才的興趣。

畢竟對於這樣軟骨頭的人,就算殺了他又有什麼用呢?

顧盼笙婚 難道要莫宇辰從中找出一些快感嗎?

抱歉,這樣的人與事,莫宇辰實在是找不出有任何一點快感。

當然了,對於布成才這樣的人,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莫宇辰眼眸中,不帶任何一點感情色彩的瞥了他一眼,冷冷的說道:「跪在這裡掌嘴。」

「若是我出來之時,看不到你,你就自求多福吧!」

說罷,莫宇辰越過布成才,往交易中心裏面走去,只留下周圍那些周圍那些目瞪口呆的圍觀路人。

「是是是,多謝莫公子不殺之恩,我這就掌嘴!」

布成才聞言,臉上露出了狂喜之色,開始噼里啪啦的狂抽自己大嘴巴,而且,還抽得十分的盡心儘力,絲毫不敢懈怠。

對於他來說,只要能活下去,別說莫宇辰此時只是叫他掌嘴,恐怕就算叫他吃屎他都不會猶豫一下。

「娘咧,這世界太瘋狂了,你們抽我一下,看看我是不是在做夢!」

「我想起來了,那個少年不就是前段時間跟我買無字天書的那位公子嗎?」

「沒錯沒錯,你這麼說的話,我倒是想起來了,就是他!」

……

這時,人群中,那個將幽冥九閃賣給莫宇辰的攤主,猛然拍了自己的腦袋,恍然大悟的說道。

周圍那些攤主們聞言,也瞬間都想起來了。

他們這些掙扎在底層的武修們,消息相對都比較閉塞。

所以,此時他們都想不明白,為什麼前段時間還對莫宇辰任意呼喝的布隊長。

今天卻變得如同是一條哈巴狗,卑躬屈膝的向莫宇辰求饒。

難道真的像其他人所說的那樣,莫宇辰是大人物的後輩子孫嗎?

對於這個解釋,這些知道前因後果的攤主們並不能接受。

很快,莫宇辰擠開了眾人,頂著一頭彎彎曲曲的髮型,來到了交易中心的某個櫃檯中。 有了剛剛的那一場風波。

此時交易中心裏面的眾人,都心存畏懼的看著莫宇辰。

「這位公子,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助到您的嗎?」

在莫宇辰所在的那個櫃檯,一名年邁的老者恭敬的說道。

有了布成才作為榜樣,所以負責回收寶物的櫃檯上老者,語氣中都非常的客氣。

而莫宇辰也並沒有因為剛剛的不愉快,而遷怒其他人,只見他微微一笑,對著眼前的老者說道:

「我準備出售一些多餘妖獸內丹,你們這裡有收購嗎?」

老者聞言,依舊滿臉恭敬的說道:「尊敬的公子,請問您要出售的妖獸內丹有多少,都是什麼層次的內丹。」

「呃……什麼等級都有,亂七八糟的!」莫宇辰老臉一紅,不好意思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他在收取血池中的妖獸內丹時,他都是一股腦的收進乾坤戒,並沒有按等級去分類。

根本就沒想到出售妖獸內丹還會被問到這個,當下他自己都感覺到不好意思了。

老者見到莫宇辰窘迫的樣子,善意的笑了笑,並沒有繼續追問。

只是從柜子裡面拿出一個盒子,伸出手做一個請裝,對莫宇辰說道:「公子不必難為情,請您把內丹放到這個盒子中,我們交易中心會有專業的人員為公子鑒定分類。

「到時候也會根據各個層次的妖獸內丹,給公子一個合理的價格!」

然而,見到眼前這個小盒子,莫宇辰非常無奈的搖了搖頭道:「這太小放不下,我這有幾萬個妖獸內丹……」

「嗯? 穿越從龍珠開始 公子你說什麼?有幾百個?」老者驚呼一聲,差點以為自己歲數大了,耳朵不靈光聽錯了,立即出言再次詢問一遍。

「大概有四、五萬顆!」莫宇辰笑著說道。

「這……」老者將兩個眼珠子瞪得非常之大,嘴巴也瞬間都合不上,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好。

片刻之後,他才猛吸了一口氣,抱著拳,對著莫宇辰施了一禮,恭敬的說道:

「這位尊敬的公子,您這樣的大交易,我實在沒辦法做主,請您稍等片刻,我這就去將我們殿主請出來。」

「有勞了!」莫宇辰點了點頭,對老者回了一禮。

對於眼前老者的話,他自然能理解,畢竟幾萬顆妖獸內丹的大生意,不可能是他一個櫃員能做得了主的。

此外,莫宇辰也有些好奇,好奇這交易中心的殿主到底是何許人也。

按照他的猜測,這獸王小鎮是歸於霸體門所管,而像交易中心這麼大的產業,自然也得歸屬於霸體門。

當然了,事實上是怎麼一回事,都還有待考驗,等到他們殿主來的時候,自然就會揭曉。

稍微的沉吟片刻,莫宇辰被帶到交易中心內的貴賓室品茶等待。

噠噠噠!

Prev Post
李宇冷冷道:「首先,我並不是煉藥大師。其次,你所說的你非常的努力,你能努力到什麼程度?」
Next Post
「你……」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