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他倒吸了一口涼氣,這一刻他甚至感覺自己的身體就不是自己的了,除了大腦之外,他感覺自己似乎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似乎自己就是天生沒有了四肢那樣,但那種痛感不知從何處傳來。

這種疼痛感維持了一刻鐘左右的時間,紀羽雙眼通紅,但他卻能感覺到自己身體在發熱!

「可、可以了么?」他喘著粗氣,試探的問道。

「呵呵……」回應他的,只有一個淡淡的笑聲……

「啊!!!」沒過多久,一聲哀嚎的聲音終於響徹了整個元天池。

紀羽承受不了了,他要是再不大叫出來,只怕自己的神經都要崩潰了。

巨大的嘶吼聲使得火山壁周圍不斷的有碎石掉落,一道道的力量如同波紋那樣擴散而出,在山頂上的烏力都感覺到了有一陣陣的震動。

「這小子……潛力果然比我強多了,不過這叫聲……嘿嘿,痛苦才剛剛開始吧!」烏力有些幸災樂禍的看著火山口下方,他並看不到紀羽在做什麼,但聽到這個叫聲便能猜測得七七八八了,畢竟他也是過來人。

當然,他絕對想不到此時的紀羽早已經將元天池的能量吸收一干,而且自己還在利用這些能量提升自己的體質。

這哀嚎聲一出便是整整半個時辰,紀羽滿頭大汗,劇烈的喘著氣,全身各處都有如同針刺般的痛苦。

「接下來會更痛,忍著點吧。」神樹種子的聲音又傳來了。

沒等紀羽反應過來,他瞬間就感覺到體內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啪啪!噼里啪啦!啪啪!」

「我……告非!」

紀羽幾乎是慘叫出來的……他全身的骨骼竟然開始瘋狂的爆炸,感覺簡直就是要爆體了一樣,若不是他還有那種清晰的痛楚,他甚至以為自己是要死亡了。

全身的骨骼同時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音,痛苦瞬間傳遍了全身各處,但此時紀羽也發現自己的骨骼並不是真的爆炸了,而是在生長!

是的,他發現自己的體表有很多的污漬慢慢的流出,之後又有無數的能量湧入自己的骨骼之中,充斥著自己的身體,甚至是骨頭。

「你這種體質非常的特殊,具有非常強大的恢復能力,但這種恢復能力只限制於血肉當中,我現在就將它們逼入你的骨骼當中,順便給你做一次洗骨,這樣你的體質就會真正的大成了。」神樹種子解釋道。

紀羽聽著,即使不願意也得願意了,再說,深入骨髓的力量……想來這應該也是丹天戰體的真正巔峰了吧?

「要多長的時間?」紀羽還是忍不住問道……

「不多,五天左右!」

「什麼!!」

紀羽差點沒崩潰,五天……這種劇烈的疼痛竟然還要維持五天,若是普通人的話,絕對會被痛死五六十次了!

紀羽咬著牙……而元天池則每天都有固定的慘叫之聲傳出,為這荒蕪的地方增添了幾分陰森。

……

五天的時間一晃而過,雖然對於紀羽來說有些漫長,但到底他還是撐過來了,他再看自己身體的時候,他發現這個人根本就不像是自己!

全身被一種黑色的物質給覆蓋著,甚至臉都是漆黑無比的。看上去就像是幾百年沒洗澡的野人那樣。

但他卻感覺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舒服!能量在自己體內的流通速度非常的迅速,而且還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行了,洗骨結束,體質的提升也結束了,你現在看看自己的情況吧,應該比以前強大很多吧?」神樹種子鬆了口氣,道。

紀羽臉上有幾分興奮,他內視了幾次,差點沒有大笑出聲:「這……這就是真正的丹天戰體么?太棒了吧!」貓撲中文 ?「丹天戰體?以身為丹,天為爐這個名字倒是不錯,以後你這體質的確是可以這麼命名了。」神樹種子忽然來了這麼一句。

紀羽忽然一愣,有些驚奇的道:「丹天戰體難道你沒有聽說過丹天戰體么?」

紀羽真的有些意外,按理來說丹天戰體是天下第一的體質,上知百萬年下知百萬年的神樹一族的人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這不顯得有些荒謬了嗎?

然而在神樹種子看來這卻是再正郴過了,他淡淡的道:「有你說的這麼誇張么?我看你這是在做夢吧?」

接著他又道:「我神樹一族看遍了天底下的所有體質,但絕對沒有見過像你這樣的特殊體質,你應該是第一例才對。」

神樹種子的話讓紀羽整個人都有些迷茫了起來他,才是第一例?

據他所知,按照古籍中的記載,第一任丹天戰體應該是紀元才對吧,他怎麼就成了第一例了?該不會是因為他來到了這個世界,歷史就開始亂了吧?

這一點紀羽的確是有些懷疑了,因為到現在,他依舊沒有見到紀元的出現!

「對了,你聽說過一個叫紀元的人沒有?」紀羽忽然問道,既然神樹一族的人上知百萬年下知百萬年,那麼要算出紀元應該不難。

紀羽也想要知道,這個傳奇天才到底現在在什麼地方

聽了紀羽的問話之後,神樹種子沉默了一段時間,應該是在推演著什麼東西。

等得沒有多久之後,紀羽便聽它說道:「紀元么,其實這個人已經出現了。」

「什麼?出現了G他在哪裡?能帶我去見他嗎!」紀羽臉色一喜。

說到底,紀元真的出現了那麼,一切也就順著歷史的腳步進行,他不是第一任丹天戰體,紀元才是而黑暗之戰也將要開啟,紀元大戰天人,成就傳奇,也將會在這段時間發生。

紀羽此時心情是非常的興奮的,他也想要見識一下這個傳奇,紫天大陸無數人心中的傳說!

,m.

「見他做什麼?」然而,神樹種子的回答卻讓紀羽莫名其妙。

「為什麼不能見他,你應該知道,他是傳奇人物啊!」紀羽愣了一下,有些古怪的道。

「嘿,我就沒見過這麼轟!!!」神樹種子有些戲謔的冷笑一聲,本想再說些什麼,但忽然的一個震動之聲卻打斷了他的話。

轟鳴聲不斷,紀羽站了起來,他感覺到一片晃動,整座山都在晃動,異常的劇烈!

「怎、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事情!」他朝著四周圍望去,晃動越來越劇烈了。

此時,神樹種子那有些沉重的聲音便傳了出來:「大征戰時代的末期來臨了!」

這一句話,在紀羽的耳中無疑就是最大的震撼了。

大征戰時代的末期來了?

他現在還有些反應不過來,不知自己應該是興奮還是應該是其他什麼情緒

就像是渴望已久或者聞名已久的東西,忽然出現了那樣,壓根就不知道該用什麼態度來面對,不知所措!

「轟隆隆d隆隆!」

那轟鳴聲,震動聲讓紀羽回過神來,他臉色瞬間變得凝重無比。

大征戰時代末期開啟了,那也就是說,天人的大舉進攻開始了天空中的那個巨手會破天而來,一代傳奇紀元也將會出現。

他記得古籍上曾經記載,這愁后的戰爭維持的時間並不長,是沒有幾天就結束了的,但死傷無數,生靈塗炭,他心中又不免有些沉重。

「我們出去!」他忽然說道。

「先將自己的身體弄好!」神樹種子道。

紀羽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現在渾身黑得像炭那樣,而且還有一種讓人難以忍受的臭味,就這麼跑出去他想到都感覺冷汗連連。

很快,一道力量從他的頭上流落而下,覆蓋了他的全身沒多久之後,他便看到自己的身子已經是乾乾淨淨了!

從儲物戒中拿出了一套乾淨的衣服穿上之後,紀羽一躍便朝著元天池的頂部衝去。

轟d轟轟!

那震動轟鳴之聲不絕於耳,整座火山就像是要徹底的崩裂了一般。

「天好黑!」紀羽看到了天空,卻見到無數的烏雲密布,就像是暴風雨的前奏那樣。

但天空中還充滿了一種陰森無比的氣息,讓人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那是天人的天之力,現在已經瀰漫了正片天空,接下來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都看不到太陽了。」神樹種子聲音沉重的解釋道。

紀羽的臉色凝重無比沒想到天之力竟然會這麼恐怖,那麼現在,他們應該怎麼做?

「咦烏力大叔呢?」他飛出山頂之中,卻發現烏力不在了!

他意念之力此時非常的巨大,朝著周圍探查了一番,卻並沒有見到烏力的影子。

但他在一塊石頭上看到了烏力的留字:「天人有異動,我先回部族,在你成鞏后,如果部族還存在,隨時歡迎你的歸來——烏力留字。」

「烏力大叔回去了」紀羽的神情有些黯然,烏力現在基本已經沒有任何戰力了,但卻還是瘍回到部族,與部族共存亡,這其實是一種情懷,對家園的熱愛。

他看了看這片天地,卻忽然有種感嘆這裡雖然天大地大,但卻沒有一處是他的家啊!

「罷了,我也先回去看看吧。」紀羽嘆了口氣,決定也要先回部族了。

雖然他想尋找紀元,但想到烏力一個人回部族,他就不免會有些擔心,畢竟現在已經是黑暗之日,大征戰的末期了,已經不太平了啊!

「好濃郁的力量看來這個世界的人將會有一場慘戰巴元,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出現?」紀羽看著天空,喃喃道。

大征戰時代也有不少的大部族有強者存在,而且聖域那邊也會有人下來,對抗天人。

黑暗之日只不過是剛剛開啟,接下來還會有無數辰斗

「唉l人之亂,不知何時才能結束」想到這裡,紀羽便是深深嘆了一口氣,畢竟最後受苦的還是眾多的百姓啊!

「放心吧,百萬年後,將不會再出現天人之亂」而神樹種子的回答,讓紀羽吃了一驚.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時間推回紀羽出來之前

烏力照常在元天池的入口之處,即使火山口的位置休息,等待著紀羽。

「這杏弄出這麼大的能量波動,看來收穫應該不小了吧。」

烏力非常滿意的說道,他雖然看不出元天池裡面的變化,但卻明顯的感覺到那種能量的流動頻率越來越高。

他也曾經在元天池之中呆過,自然也明白這些東西,心中更是不禁感嘆,紀羽比當年的自己實在是要強大太多了。

不過與此同時他也有些擔心,不知道紀羽來不來得及了

他抬頭看向天空,只見天空中有烏雲不斷的密布著,甚至連太陽都快要被徹底的遮蔽了。

若這只是普通的天氣問題倒沒有什麼所謂,但烏力他是確實感覺到了一種能量的波動,而且這股能量他非常熟悉,正是天人的天之力!

火山口周圍的氣氛也是越來越壓抑了,隨著天之力的愈加濃郁,太陽的光線就越來越暗淡,甚至已經開始有一些生命力比較弱的花草開始枯萎,簡直就是一副末日即將來臨的景象。

烏力心中有些擔憂,又朝著山下飛去,雖然他雙臂沒了,但怎麼都會比一些普通人要強大不少。

他在山下見到幾個樵夫正一臉急匆匆的趕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大爺,你們這是要去哪兒啊?」他不禁喊道。

那樵夫一臉焦急,聽到有人喊他們還是停了下來,看著眼前這個沒有了雙臂的年輕人,他們心中對烏力的同情便是更多了,有一個中年的樵夫溫和的道:「年輕人,你怎麼還在這裡?趕緊離開吧,這裡怕是要有大事發生了!」

很多的百姓都不明白天人到底是什麼存在,因為大部分的天人還是跟人類長得一模一樣的,他們不知道天之力,不知道末日,只知道這裡將會有災難發生。

烏力心中一驚,心中暗道連百姓都感覺到明顯的變化了,難道天人這一次真的要有大動作么?

那樵夫見烏力,m.

「是啊,我推斷這次火山爆發可能會比以往都要嚴重一些,搞不好這裡周圍都會成為火海的,還是早些離開吧!」又有一個樵夫站出來說道。

烏力沉默了一揮,點了點了道:「大爺,多謝你們了,我一個人宗山上,好在今天下來了,不然遇不上你們,我恐怕就真的要死了。」他做出一臉慶幸的樣子,他並不想讓這些普通的人知道真相,旋即又問道:「不知你們打算去哪裡避難?」

那樵夫見烏力雙臂都沒有了,對烏力的話也沒有什麼懷疑,便道:「去天王府吧,據說那裡有可以飛天遁地的神仙,應該能救我們的,酗子,要不你現在也跟我們一起走吧?」

最後烏力拒絕了幾個樵夫,讓他們先行離開,等得看不到他們身影之後,烏力的心情又沉重了起來

很顯然,這一次天人是打算大舉進攻了,連百姓都被牽連了進來。

一般來說,在大征戰時代的時候,百姓跟修士是兩個世界的人,普通百姓不知這世界上有修士的存在,其實那些樵夫所說的天王府就是修士所生活的城市罷了,普通人要進去還是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的。

但即使去到了天王府又能怎麼樣呢?

「唉Q道上天真的不能再多給我們一些時間么」烏力深深的嘆了口氣,回到了火山頂上。

第二天

周圍的花草樹木枯萎得是越來越厲害了,烏力心中那不祥的預感也越來越強烈了。

「不行!我必須先回去!」最後,他猛然站起身來,來回踱步道,在這種時候,他絕對不能拋下自己的部族,他想要跟部族同生死!

他心中還是有些猶豫的,一邊是紀羽,他也想看到紀羽的新生,但一邊又是將自己從續到大的部族這麼多年以來,他跟神樹長老兩人並稱為部族的保護神,雖然他現在雙臂舉,但威望還在,還不至於在天人入侵的時候讓部族勇士混亂一團,沒有抵抗的力氣。

想到這裡,他便更是篤定了回去的心思

他找到了一塊比較明顯的大石,用戰氣在那裡刻上了一些字之後,又深深的看了一眼元天池

「紀羽,希望你能眷成長起來吧也許這一辰斗我們都會毀滅,你一定要記得為我們報仇啊!」

最後,烏力朝著部族的方向飛了過去。

轟隆隆d隆隆!

這一霎,電閃雷鳴,周圍的山峰開始劇烈的震動起來了。

飛在半空中的烏力也明顯感覺到了劇烈的震動,甚至比地震更加的恐怖。

遠處,一座巨大的高山因為地面的裂開而迅速的崩裂,無數的碎石落下,高山慢慢的坍塌了。

「逃啊l逃日來了!」

「神吶您快息怒吧,您的子民們正遭塗炭啊!」

高山下方有一個村莊,無數的村民瘋狂的往外逃著,也有一些老者虔誠的跪在這山峰之下,祈禱著。

他們並不知道所謂的天人入侵,他們只以為是山神發怒,要懲罰他們。

「砰!」

「啊!」

巨大的山石掉落,甚至有人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一聲就直接被壓成了肉醬,一些逃得慢一點的,最後也落得了個斷肢殘臂的結局。

Prev Post
「你……」
Next Post
一聲大喝聲傳來,一股恐怖的氣息朝著武凌天壓迫過去,武凌天將守衛扔到一邊,他沒想到一座仙城就隱藏著一位恐怖的高手,卻是不懼。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