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威和王昊聞言,遲疑的點了點頭。

蘇白嘴角一彎,雙眼之中閃過一抹冷意道:「放心,很快你們就不會有這種感覺了!」

此言一出,孔威和王昊均是雙眼一亮,莫非蘇白要放過他們?

可是,還不等他們高興,蘇白便冷聲道:「我要你們死!」

「不!」

孔威和王昊同時瘋狂咆哮,隨後雙眼之中露出一抹前所未有的殺意,猛的起身,準備向蘇白撲去。

他們已經想好,就算要死,也要拉著蘇白墊背!

砰——

可是,還不等他們接近蘇白,一雙大手便抓住他們的腦袋,用力一捏,鮮血和腦花混合在一起,灑滿一地。

唐龍這才緩緩收手,沉聲道:「兩個孽障,天皇宗應該好好管教了!」

聞言,葉孤城面色難看到了極致,看來天皇宗也難逃被牽連的命運了。

而這個時候,呂良人和田小娘才從震驚中蘇醒,擺出她們最性感的姿勢,跪倒在蘇白的腳下。

她們穿的本來就少,在刻意的擺弄之下,頓時春光四溢,露出大片風景,細腰、長腿,豐胸,以及她們嫵媚的姿態和絕美的模樣,估計沒有一個男人受到了。

「蘇爺,您饒了小女子好不好?」呂良人扭動著嬌軀,撒嬌道:「只要您饒了小女子,小女子以後,就是您的煉爐,您想怎麼修鍊,就怎麼修鍊~」

「蘇爺爺,小女子真的好可憐。」田小娘淚眼朦朧,楚楚可憐的說道:「只要蘇爺肯饒了小女子,小女子願意永生永世跟在蘇爺身邊,蘇爺說什麼,小女子就是什麼,就算讓小女子去當妓娘,小女子也願意~」

不得不說,呂良人和田小娘當真是世間罕見的尤物,絕美之色不說,還嫵媚妖嬈,惹人心疼,恐怕沒人能狠心殺了她們吧。

甚至,就連在場的唐婉秋和剛木大師等人都在擔心,蘇白會不會過不了這道美人關。

只見,蘇白緩緩伸出自己的手,輕撫在呂良人和田小娘的臉上,嘴角勾出一抹微笑,道:「你們,是準備用自己,來換取活命的機會嗎?用身體,來誘惑我?」

「嗯哼~」

田小娘和呂良人答應了一聲,並沒有否認,她們相信蘇白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絕對經受不住自己的誘惑。

甚至,就連唐婉秋和剛木大師等人都已經對蘇白不抱希望了,心想就算英雄都難過美人關,何況蘇白一個血氣方剛的少年呢!

啪啪——

不過,出乎預料的是,蘇白沒有任何預兆,反手兩巴掌扇在呂良人和田小娘的臉上,冷聲道:「你們這種爛貨,老子還看不上!剛木,殺!」

剛木大師一驚,心想師尊果然不是一般人,這種辣手摧花的事情都做的出來,完全不像十六七歲的少年啊!

唐龍的眼中則露出一抹欣賞之色,心中讚歎連連。

至於岳啟秋,則嘴角一抽,心想兩位絕世美人馬上就要歸西了,心疼啊!

只有唐婉秋不禁鬆了口氣,一抹爽快之色無人察覺。

ps:求求推薦票,求求打賞,么么噠~~~ 不過,眾人還是很驚訝,蘇白竟然真的選擇將孔威、王昊、呂良人和田小娘全部斬殺。

這四人,在整個天諭星,抖抖腳都能讓人聞風喪膽,蘇白竟然完全不將他們放在眼裡,這份心性和膽魄,哪裡像是一個十六七歲少年能夠擁有的啊!

但是,剛木大師對蘇白是真心充滿了敬佩和尊敬,二話不說直接來到呂良人和田小娘的面前,雙目之中殺意流轉。

呂良人和田小娘已經被嚇傻了,她們沒想到,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竟然能夠抵禦自己的誘惑!

而且,蘇白的果斷和狠辣,也出乎她們的想象!

「給一條活路好嗎?求求你了!」呂良人哀求道。

田小娘則銀牙一咬,懷揣著最後一抹求生的希望,硬著頭皮說道:「蘇白,你真的想和合歡閣徹底撕破臉皮嗎?若是你放過我們,合歡閣願意與你永世交好!」

「呵呵,你是在威脅我嗎?」蘇白嘴角勾出一抹不屑的微笑,道:「區區合歡閣,算個屁,我還不放在眼裡。」

此言一出,花離落嘴角一抽,不過卻沒有吭聲,只能將心中怒意強忍,畢竟現在的蘇白,她招惹不起!

至於田小娘卻慘笑起來,道:「哈哈!老娘縱橫天諭星上百年,沒想到最後卻栽在一個少年手中,不甘心啊!不甘心啊!」

「沒什麼不甘心,能死在我的手中,是你們的榮幸。」蘇白悠悠說道。

他說的是實話,曾經他所擊殺的人,每一個都是在蓬萊界中制霸一方的超級強者!

呂良人和田小娘這樣的角色,連讓他出手的資格都沒有!

「廢話真多!」剛木大師雙眼閃過一抹冷芒,隨後心念一動,龐大的精神之力化作一團火焰,直接將田小娘和呂良人包裹。

「啊!」

撕心裂肺的慘叫,劃破蒼穹。

她們身體中的靈氣,徹底爆發,想要將燃燒的火焰熄滅。

可是,她們太小看剛木大師了,他本就凝聚的是火屬性符文之心,普通火焰根本無法和他使出的火焰相提並論。

隨著時間流逝,慘叫聲也逐漸微弱,最後熊熊燃燒的火焰終於熄滅,兩大尤物已經變成一堆黑灰。

只是幾個瞬間,東土大唐的格局便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孔威和王昊,堂堂天皇宗的兩大長老,魚龍三變的超級強者,抖一抖腳都能讓東土大唐震動的存在,就這般隕落。

呂良人和田小娘,堂堂合歡閣兩大長老,魚龍三變的超級強者,憑藉嫵媚的外貌和妖嬈的身段,都能混的風生水起的存在,就此隕落。

而且,他們都死在一個叫做蘇白的少年手中!

這一消息若是傳出去,估計整個東土大唐,甚至整個天諭星,都會為之驚訝!

此時此刻,四人均已死亡,包廂中的氣氛卻格外壓抑,沒有人說話,陷入一片死寂之中。

不過,葉孤城和花離落總算鬆了口氣,即便心中再心疼,再不甘,好歹事情已經過去了。

聖劍派的段劍行等人,則在內心不斷慶幸,好在當時沒有對蘇白動手,否則的話,他們的結局肯定也非常凄慘。

但是,就在眾人都以為事情結束了,就連唐龍、剛木大師和岳啟秋,都準備帶著蘇白一起離開的時候,蘇白忽然動了。

裝備滿配玩種田 他緩緩起身,忍著身體的劇痛,邁著艱難的步伐,一步步走到聖劍派的三人面前。

這一幕,讓唐龍、剛木大師和岳啟秋均是眉頭一皺,心想聖劍派的人難道也動手了?

至於聖劍派的三人,早就被嚇尿了。

有了前面王昊等人的死,他們哪裡還敢得罪眼前的蘇白啊。

此刻的蘇白,在他們的眼裡,就是閻王爺,一不小心就會被索命!

「聖劍派,很不錯啊!」蘇白似笑非笑的說道。

段劍行打了個哆嗦,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面色非常不自然的擠出一抹微笑道:「蘇公子,我們聖劍派,沒有對你出手吧?這件事情,我們都清楚,不是嗎?」

「是啊,蘇公子,我們自從來了之後,也沒有對你做什麼吧!」丁小白笑嘻嘻的說道,顯得非常親切。

姜陽也急忙展顏一笑,柔聲道:「蘇公子,我一看你就知道你非常公道,非常公平,心裏面恩怨分明,絕對不會誣陷好人的,是吧!」

「是啊,我不會誣陷好人,你們的確沒有動手!」蘇白點頭笑道。

此言一出,唐龍、剛木大師、岳啟秋和唐婉秋就更加疑惑了,既然聖劍派的人沒有動手,蘇白走到聖劍派三人的面前,是什麼意思呢?不可能只是簡單的問候吧!

段劍行、丁小白和姜陽則鬆了口氣。

「但是……你們把我嚇到了。」

蘇白一本正經的說道。

此言一出,段劍行、丁小白和姜陽差點噴出三口老血。

嚇到了?怎麼可能!

蘇白進來時候的氣場,比他們還牛呢!大刀闊斧的坐下后就開始喝茶,哪裡有一點被嚇到的樣子啊!

「你們聖劍派的掌舵者,帶著兩名長老,坐在哪裡,我怎麼可能不被嚇到!我才十六七歲,我還是個孩子啊!試問,哪一個十六七歲的孩子,看見這樣的場面,不得被嚇個半死啊!」蘇白有理有據的說道。

話音剛落,不止是聖劍派的三人懵了,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蘇白說自己十六七歲,沒錯!說十六七歲的孩子,見到這樣的場景會被嚇的半死,也沒錯!

但是,蘇白哪裡像一個十六七歲的孩子啊!

他看起來,簡直就是個老怪物好嗎!

不過,蘇白說的有理有據,聖劍派的三人著實不知道怎麼反駁,於是的段劍行便率先賠罪,道:「蘇公子,嚇到你是我們的不對,請你原諒。」

「原諒可以,但是得賠償啊!」蘇白一本正經的說道,一副你嚇到我了,就該賠償的模樣。

段劍行心中鬆了口氣,還以為蘇白會為難自己呢,沒想到只是要賠償。

既然如此,事情就好辦多了。

「蘇公子儘管開口,只要我聖劍派拿得出手,我們便賠償!」段劍行豪氣十足的說道。

「好!我要三樣東西,但是要什麼東西我還沒選好,到時候我親自上聖劍派挑選,如何?」蘇白笑眯眯的問道。

「好說!聖劍派全體上下,恭候蘇公子大駕!」段劍行笑道,心中的石頭徹底放下。

蘇白點了點頭,隨後又將目光投向葉孤城和花離落。

此刻,葉孤城和花離落都在暗中慶幸,聖劍派終於吃虧了。

可是,他們萬萬想不到,蘇白最後還是將惡魔般的目光,投向了自己。

唐龍等人則是微微一愣,蘇白讓聖劍派大出血就算了,怎麼還將目光盯向天皇宗和合歡閣了?他想幹什麼?

「我還是個孩子,你們的人就把我打成這樣,就算打人者現在已經死了,但是你們也得負責啊!賠償!」蘇白掛著人畜無害的微笑,一本正經的說道。

葉孤城和花離落嘴角抽搐不停,憋屈兩個字,就寫在他們臉上。

而且,蘇白將自己稱之為「孩子」,著實讓兩人氣的不輕。

就連唐龍、剛木大師、岳啟秋和唐婉秋都向上去將蘇白暴揍一頓,他這是乘火打劫啊,雁過拔毛,寸草不留,哪裡像什麼孩子!有哪個孩子,能有他這麼牛啊!

「應該賠償,必須賠償,請問蘇公子要什麼呢?」

葉孤城和花離落強忍著眼淚,嘴角擠出一抹微笑,輕柔的詢問。

聞言,蘇白露出靦腆的微笑,道:「只是聽說天皇宗和合歡閣財大氣粗,但是我要的並不多,我只要……」

此言一出,葉孤城和花離落徹底欲哭無淚,心中大罵……

蘇白,你個吃人不吐骨頭渣的吸血鬼!

ps:各位,饅頭也是個孩子,給點推薦票,給點打賞,好嗎? 第99章:歸宗!

唐龍、剛木大師、岳啟秋和唐婉秋,紛紛向蘇白投去怪異的目光。

他們萬萬沒想到,蘇白的胃口竟然這麼大,一口氣要了合歡閣五十萬靈石,天皇宗一百萬靈石,簡直獅子大開口啊!

就算天皇宗和合歡閣財大氣粗,靈石對他們來說不算什麼,但是一下子拿出這麼多,還是很肉疼啊!

為此,葉孤城和花離落將蘇白恨的牙痒痒,卻又不敢吭聲,他們已經見識過蘇白的恐怖,故此只能認栽,灰頭土臉的離去。

至於聖劍派的三人,早早便就離去,他們實在是不想和蘇白待在一起,畢竟蘇白坑起人來太恐怖了,傷不起啊!

「蘇白,你的胃口倒是不小。」唐龍笑著說道。

「胃口小,吃的就少!想要有口福,就必須胃口大點,不是嗎?」蘇白不卑不亢的說道。

「沒錯!」唐龍讚歎的點頭,心中對蘇白更加讚賞幾分,他清楚,若是換做別人,就算有強大的靠山為其撐腰,恐怕也沒有蘇白的膽量,敢如此獅子大開口吧!

而且,能吃是福嘛!

「論坑人,我看沒人能比得過蘇白吧?」

這時岳啟秋也放大笑,看向蘇白的雙眼之中光彩大放。

他是一個生意人,對錢財非常感興趣,看見蘇白這般會賺錢,立馬讓他感覺親切不少。

至於剛木大師,雙眼中的崇拜之色越來越濃,一臉痴迷的說道:「師尊當真不凡啊!坑人都這般從容不迫,淡定自若,我要好好學學!」

至於唐婉秋則露出一抹尷尬之色,狠狠瞪了眾人一眼,道:「乘火打劫,又不是什麼好事,你們怎麼都誇他啊?」

「不不不,我這能叫乘火打劫嗎?」蘇白眨巴著大眼睛,一臉人畜無害的說道:「他們的人打傷我,不應該賠償嗎?應該啊!」

此言一出,唐龍等人紛紛點頭。

見狀,唐婉秋嘴角一抽,她實在不知道如何反駁,只能跟著點頭道:「沒錯,打人應該賠償,天經地義。」

「以後學著點。」蘇白展顏笑道:「在這個肉強食的世界,不能示弱、不能吃虧,否則別人就會蹬鼻子上臉,明白嗎?只有狠狠給他們一拳重擊,他們才會老實。」

聞言,唐婉秋秀眉微皺,露出一抹似懂非懂的神情。

蘇白並沒有繼續解釋,目光透過酒樓,道:「現在,應該歸宗了。」

……

三天後,永生門的巨大廣場之上,蔡志文、林風、鄧天北、朱劍和黃飛袁負手而立,成百上千名弟子全部整裝待發,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

已經過去三天了,還沒有蘇白的消息傳來。

眾人一想,便以為蘇白已經遭遇不測,於是在蔡志文的命令之下,永生門全體弟子集合,準備誓死一戰!

「你們,都準備好了嗎?」蔡志文目光堅定,閃爍著決然之色,中氣十足的吼道。

可是,下方的弟子們,卻鴉雀無聲,沒有一人回應。

這讓蔡志文等人眉頭一皺,隨後定睛一看才發現,弟子們竟然全部盯著遠處在發獃。

Prev Post
修行界有規定,除了特定的人之外,修行界的修士不得隨意進入凡世,只要進出,除了偷溜出去,或者是被逐出師門的,都是有記錄的。這份記錄,秦川當然也看過,憑藉著過目不忘的本事,在腦海裡面對照了一下,卻沒有發現任何一個,修為足夠高,並且隱居凡世的修士。
Next Post
紀羽整個人頓時就精神了起來,那簡直是寶貝啊,不行,一定要想辦法弄到手,額不對,已經弄到手了,想辦法找到就好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