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羽整個人頓時就精神了起來,那簡直是寶貝啊,不行,一定要想辦法弄到手,額不對,已經弄到手了,想辦法找到就好了!

這……怎麼找呢。

紀羽頭疼了啊,他撓著腦袋,不斷的在這七星陣之中走動著,這大白天的,太陽光這麼大,照理來說一切都應該是十分清晰的,至少視線不會有任何的模糊。

然而,如果有人從七星陣外邊看進來,那就一定會看到一片空白,絕對看不到紀羽等人的存在……

「在哪呢……應該就在這個範圍才對了,這裡的疏密程度又差不多……我擦擦擦,真他娘的鬱悶死了!」

紀羽抓了抓自己的頭髮,這都找了差不多半個時辰了,陣魂怎麼就是不出來呢!這不是在跟我捉迷藏吧?

一邊的林靈兒跟皮皮他們早就吃完了雞腿,在一邊坐著曬太陽。

皮皮跟小狐狐躺在地上,小肚腩對著太陽,曬得非常的舒服,而小丫頭林靈兒則是雙手托腮,曲著退坐在地上,一臉好奇的看著紀羽,太陽照在她的臉上,顯露出一副水靈靈的樣子。

「嗯,羽哥哥在幹嘛呢,好像好煩惱的樣子呀?」這時,林靈兒說話了,稚嫩而可愛的聲音非常的好聽。

「皮皮~」皮皮打了個盹,聽到林靈兒的聲音以後小耳朵豎了豎。

它慢慢的站起來,好奇的看著紀羽……

此時紀羽已經有些抓狂了,時間過去了這麼久,他就找了這麼久,但天地能量都差不多了。

刀叩諸天 「天老你幫我看看!」

「我不是說了只有你看得到嗎?」

鬱悶了……麻煩了!紀羽無語了,貌似……真的只有靠自己了,連天老都找不到了。

他現在就想哭了……不帶這麼捉弄人的吧?

而就在此時,皮皮動了,一下子跳到了他的肩膀上,一臉興奮的樣子。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紀羽一頭霧水,就要抓狂,皮皮適時出現,一躍就到他的肩膀之上。

這讓紀羽吃了一驚,一時大喜。

……不過喜的不是皮皮來幫他,而是終於有一個可以出氣的東西了!

他一下子就將皮皮從肩膀上抱了下來,兩隻手就不斷的在小傢伙身上不斷的抓撓著,十分的解氣。

「皮皮~皮皮~」

被紀羽這麼胡亂的抓撓,皮皮頓時就不幹了,一下子就跳了開來,站在紀羽的頭頂之上。

報復!

皮皮為了報仇,兩隻小爪子伸進紀羽的頭上裡面,學著紀羽一樣不斷的撓著,不多時,紀羽的一頭黑髮就已經被皮皮弄得跟雞窩似的了……

「這可惡的小傢伙,竟然還絲毫不肯吃虧了。」紀羽無語的翻了翻白眼。

每次他心情凌亂的時候都會抓到皮皮又抓又撓的,這樣可以緩解心情。不過每一次都會惹來皮皮的報復……那報復跟紀羽的動作一樣,又抓又撓的。

「好啊小傢伙,還給我得意!」

「皮皮~皮皮~」

「別動,給我抓!」

「皮皮~皮皮~」

小丫頭林靈兒在一邊獃獃的看著……她兩隻水靈靈的眼睛睜得大大的,在好奇著,羽哥哥能聽懂皮皮的話?不行,以後得叫他教我才行,這樣以後我跟小狐狐也能說話啦。

紀羽不知道,自己在跟皮皮打鬧的時候,這小丫頭還將主意打到了自己的頭上,不過可惜,自己也聽不懂皮皮的話。

終於,不久之後,紀羽長舒了一口氣,一手抱著皮皮,就坐在了地上,顯得輕鬆了許多。

不過他頭上已經是雞窩一樣了,皮皮同樣也是凌亂不堪。

「唉!現在就差那陣魂了,怎麼這麼難找呢!」紀羽嘆了口氣,心情放鬆之後,他的精神也重新從那種崩潰的狀態恢復了過來。

穿書後她成了惡毒女配 他有些無奈的打量了一下這個亂石堆,就是這些石頭弄成的七星陣,裡面還存在著七星陣的陣魂,不過自己應該用什麼方法將陣魂找到……這就是最大的問題了。

「皮皮皮皮~」

皮皮站了起來,小傢伙全身晃了晃,轉了個圈圈以後,那亂糟糟的毛髮就變得順順溜溜了,它一躍到紀羽的肩膀之上,兩隻小眼睛頓時就閉了起來。

「哎,小傢伙,我知道你在幫我,不過現在也就只有我才能感覺到那種力量啊……」紀羽看到皮皮的樣子,自然知道皮皮在幹什麼。

雖然自己聽不懂皮皮的話,但皮皮可是聽得懂自己的話的,皮皮要幫自己找到陣魂,但問題是……只有他自己才能感應到陣魂啊。

「噓!別吵,這小傢伙也許能幫你找到陣魂在哪。」這時,天老嚴肅的聲音傳來。

紀羽吃了一驚,有些意外的看了看皮皮。

他的確是有些意外了,意外天老說的話,難道不是只有自己才能感應到陣魂的存在嗎?怎麼現在皮皮也能做到了?

但他沒有多問,現在不是問問題的時候,強壓著自己的好奇心,他一臉好奇又嚴肅的盯著皮皮。

時間慢慢的溜過,紀羽一動不動,小丫頭林靈兒此時也只是有些困了,慢慢的躺在地上睡著了,小狐狐由始至終都躺在小丫頭的肚子上,打著咕嚕。

紀羽將意念之力集中了起來,朝著這四周不斷的探查,有些意外……他發現了一個奇怪的問題,這些天地能量變得非常的古怪,就像……

就像是見到什麼十分有吸引力的東西一樣,不斷的朝著一個方向涌去。

到底是什麼地方呢……

紀羽的意念之力不斷的跟著這些能量流動著,最後,他臉上的淡定變成了震驚。

卧槽!不會吧,神了個仙啊,這什麼情況啊!

他幾乎要將自己有生以來學到的所有驚訝的辭彙都爆出來了,因為他發現這些天地能量此刻都在朝著自己的方向聚攏。

不對,與其說是自己的方向,倒不如說是皮皮的身上!

我的不死外掛 這些能量,竟然都湧入了皮皮的身上,如此的奇特。

「嘿嘿,這個小傢伙的來歷可不簡單啊。」天老撫了撫鬍子,若有所思的道。

紀羽從震驚之中醒悟了過來,一想到皮皮是從那個奇怪的地域來的,他便有些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

皮皮跟別的魔獸是不一樣的,就算有這種能力,應該也不會太奇怪吧,畢竟那裡,實在是太過特別了。

「皮皮!」

就在此時,皮皮的眼睛忽然打了開來,口中大叫了一聲。

紀羽頓時就從懶散的狀態醒了過來,他看了看皮皮,此時皮皮正一臉嚴肅的盯著一個方位,那正是他原本認為最有可能出現陣魂的地方。

他有些意外,因為當他看過去的時候才發現,那裡的天地能量竟然稀疏了許多,而唯一一個沒有變的,就是在一個夾縫之間。

兩塊巨石合併,它們不規則的形狀是無法完美而徹底的合起來的,而中間的夾縫中,那裡的天地能量異常的濃厚,也就是說……陣魂,最有可能在那裡!

紀羽頓時就興奮了起來,他一臉激動的看向那夾縫之間,嘿嘿,沒有想到那東西竟然還藏得這麼穩。

不就是一個陣魂嘛,小爺又不會吃了你,怕個屁啊!

既然被發現了,那就給我出來吧。

頓時,紀羽一臉壞笑。

剛好林靈兒此時醒了過來,看到紀羽的樣子,小丫頭還真的嚇了一跳,以為自己睡懵的,她看到紀羽一個人跑到一個夾縫的位置。

真是奇怪了,羽哥哥跑哪裡去做什麼?小丫頭心中非常的奇怪,她伸出小手便喊道:「羽哥哥,你們在玩什麼呀!」

這一喊,還將紀羽嚇了一跳,冷汗直流,頗有一種做賊心虛的樣子,紀羽急忙轉過頭去,看到那小丫頭一臉天真的朝著自己揮手,他真的想一頭撞死啊,這麼關鍵的時刻,不要掉鏈子啊!

「噓!」他做了一個安靜的樣子,小丫頭頓時就明白了,非常老實的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巴,同樣另一隻手又捂住了小狐狐的小嘴,搞到小狐狐睡著睡著就感覺到了窒息,痛苦的弄開了林靈兒的小手,大口大口的喘氣。

看到小狐狐這個樣子,林靈兒不禁發出咯咯的笑聲,但很快又捂住了自己的小嘴,羽哥哥在幹活,不能打擾了!

紀羽現在要抓狂了,他娘的這陣魂竟然還有靈智的啊!

一聽到聲音就開始跑了,連紀羽都沒有反應過來,只見這陣魂就朝著那些天地能量濃密的地方衝去。

擦!你別跑啊,哥又不是要吃了你。

「皮皮,追!」紀羽大喝一聲,頗有一種英雄出征的意味。

帶著皮皮,額~現在倒有點像是被皮皮騎著的感覺,這一人一小獸的就朝著陣魂跑去的方向瘋狂的追著,弄到林靈兒一陣好奇。

羽哥哥是在鍛煉吧?嗯,一定是的!

紀羽滿臉著急,好在這裡的天地能量剛剛被皮皮吸得差不多,而且七星陣認主,也不會再聚集什麼天地能量了,這陣魂跑不掉了。

不過他就是奇怪,這陣魂……這一個接近虛無的東西怎麼就會產生靈智呢,真……真是鬱悶了。

當然,紀羽不知道,七星陣是遠古第一大陣,在百萬年前有個名字,叫天神陣,凡是扯到一個神字的東西,怎麼可能會是普通的呢?

陣魂無法逃出亂石堆,只能在這裡到處亂竄,不過這亂石堆也夠大了,足足兩百多平方,追得紀羽有夠嗆的。

「用你的九鼎丹火!」

此時,天老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

紀羽靈機一閃,隨後嘿嘿一笑,還有這個法寶,怎麼就給忘了呢!

想著,他一手一揮,周圍的溫度頓時就高了,空氣甚至都有些扭曲,這讓紀羽都嚇了一跳。

哈?這又是蝦米情況啊!怎麼九鼎丹火的力量也變強了這麼多的?

他真的震驚了,九鼎丹火的威力變強了,強了許多。

「嘿嘿,不管這麼多,先捉住陣魂!」紀羽嘿嘿一笑,變強了好啊,變強了妙啊,變強了就能抓陣魂了啊。

說話間,一陣紅色的光芒將他一隻手臂籠罩,顯得非常的耀眼。

「哇!羽哥哥好酷,真帥!」林靈兒在一邊看到紀羽手上忽然著火,又見到紀羽滿臉笑意,自然就認為紀羽在修鍊了,不過這也太酷了吧!

原來,女孩不管多大都是會花痴的……

九鼎丹火的力量擴散得非常的快,甚至比陣魂的移動速度還要快,剎那間就要接近陣魂了。

陣魂卻非常聰明,一感覺到有危險就立刻躲了,看到林靈兒在那裡,就立刻朝著林靈兒的方向追去。

「靈兒,跑遠點!」紀羽臉色一變,將近吼的聲音朝著林靈兒喊道。

靈兒一聽到紀羽的聲音,馬上就將小狐狐也抓了起來,立刻跑路。

「嘿嘿,這下我看你還能怎麼威脅我。」紀羽嘿嘿一笑,露出了潔白的牙齒:「你丫的讓我找了這麼久,還讓我追得這麼辛苦,就給我乖乖的聽話,別再亂跑了!」

說著,他猛然將丹田之中九鼎丹火的力量運轉到了極限,頓時,亂石堆的一大半位置,溫度極高!空氣扭曲變形。

「九鼎丹火,困!」

紀羽一聲巨吼,兩隻手臂被火焰纏繞,分別從幾個方向沖向了那七星陣陣魂!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有點像烈火焚原的樣子,一條一條的小火龍被紀羽操控著,從八方四面開始聚攏,而後形成了一條條的大火鏈朝著陣魂的方向衝去。

陣魂不可見,此時紀羽也只有以意念之力感知,而林靈兒此時則是睜大了自己的眼睛,還時不時擦一擦。

偶滴天啊,我不是眼花了吧?著火了?這裡都是石頭,怎麼燒得起來啊?媽媽咪呀。

然而她沒有發現,此時自己抱著的小狐狐卻忽然醒了過來,小狐狐兩隻眼睛死死的盯著那些火焰,小身體就想要衝上去了。

然而卻被林靈兒給抱得死死的:「不行不行!不可以去打擾羽哥哥。」

看到這個場景,還有紀羽一臉激動與嚴肅的樣子,小丫頭已經差不多明白了,這肯定是自己的羽哥哥做的,真酷。

沒辦法,給抱得死死的,小狐狐也只有睜大著眼睛看著這一幕,卻不能動彈,但嘴巴還是在嘶嘶的叫著。

紀羽跟皮皮分散了開來,皮皮跳到了最前方,阻擋陣魂的路,而紀羽則是原地不動,斷了陣魂的回頭路,剩下的,則是由一條條的九鼎丹火形成的火龍給環繞了。

不知什麼時候,紀羽已經是汗流滿面了,那些溫度真的讓他也有點受不了了,他的臉色迅速蒼白了下來,這九鼎丹火的消耗委實不小!

「困!」紀羽再次一聲怒吼,兩隻手不斷的晃動著,而那些小火龍則是隨著自己手勢的變化而變化著,活生生的就像是一條大鐵鏈,從四面八方衝去,要抓逃犯。

陣魂也不愧是七星陣衍生出來的產物,靈智並不小,在火龍的追殺之下瘋狂的逃竄,而此時,一陣陣的七彩光芒竟然開始從它的身上飄散了出來。

七彩的光芒升起,跟紀羽的九鼎丹火開始對峙了起來,慢慢的,竟然有一種不相上下的效果。

「卧槽,還在垂死掙扎!」紀羽臉色一變,蒼白了不少,沒有想到這破陣魂竟然還能抵抗,真是反了天了!

「皮皮!給我弄死它!」紀羽朝著皮皮大吼一聲。

十分聽話的,皮皮憑空一跳,還帶著在空中打了幾個跟斗,而後瞬間全身電芒大綻,噼噼啪啪的聲響響徹了整個亂石堆。

「皮!皮!!!」

雷電之力從空而降,猛然打下,於九鼎丹火之上,七彩光芒之上。

「嗚~」

那陣魂就像是活生生的人一樣,竟然還發出了一陣嗚咽的聲音,看到皮皮的淚點攻擊將至,它立刻就升起了一陣七彩的光芒去抵擋。

然而,異變卻在此刻發生了……

七彩的光芒,在碰到雷電之力的一剎那,竟然開始了一陣神奇的瓦解。

所有的光芒的力量在此一刻開始了消失,似乎要被光芒吞噬了一樣。

「嘶!」

陣魂又發出了一陣人性化的聲音,似乎十分意外,意外皮皮的力量,自己的七彩光芒向來都是摧枯拉朽,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匹敵的,就算是那個人類釋放出來的神火也只是勉強可以抵擋罷了,這小東西的雷電究竟是什麼來頭,竟然會這麼可怖!

紀羽也有些意外,他通過意念之力可以看到,那七彩的光芒在掙扎,死命的抵擋著雷電之力,最後被慢慢壓下,七彩變成六彩,再變成五彩……最後,慢慢的消散。

「我勒個擦,真是我勒個擦了,怎麼可能……怎麼會這麼厲害!」

紀羽差點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了,這……這什麼原理啊這,那可是七彩光芒啊,連那個滅世巨手都難以抵擋的光芒,怎麼就會臣服在皮皮的雷電之力下呢,這,這不正常啊……

來自那個詭異地域的魔獸……皮皮竟然會這麼厲害,但那個地域,究竟是什麼地方?

Prev Post
孔威和王昊聞言,遲疑的點了點頭。
Next Post
要是你們有了孩子,我跟你爸現在還年青,還能幫你們帶帶。你總說讓我們別工作,卻又不給我們找點事情做,閑著也很無聊的。等你有孩子了,我們就有事做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