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凡直接抓了一位進化者,詢問一番,得知都在建立通道,準備前往星空深處,追趕星空戰艦。

「這就是地球?」天書之靈看著瘡痍大地,那一道道連接星空的光柱,面現怒容:「這群該死孽畜,統統該殺!」

「神支持你,你去殺吧。」何凡淡淡地道。

「咳,還是廚神來吧。」天書之靈乾咳一聲,道,他一點力量都沒有,拿什麼去殺。

「先去滅了風神族,等他們通道建成,直接通過通道過去。」何凡淡淡地道。

「你打算去保下星空戰艦?」冰漣漪面色一凝,道:「你真的要去找死?」

「天書之靈要找人,星空戰艦才是首選。」何凡淡淡地道:「星空戰艦要去龍族,我現在不會去龍族,到時將天書之靈送過去就行了。」

「大人,你去龍族多好,有龍族撐腰,白鶴族肯定不敢亂來。」白靈兒忍不住道。

何凡搖頭不語,帶著他們進入風神族通道。

何凡覺得自己還是不去龍族的好,他對自己有逼數,惹人嫌,到時一看,他吃的比龍族還多,龍族都養不起他,那得多尷尬?

神龍族當初和天庭關係好沒錯,地球是神龍族第二故鄉,但都這麼多年了,若龍族真的保下了天庭後人,這麼多年的培養,該還的情差不多也還乾淨了、

當然,何凡更喜歡沒人管,瞎幾把浪的日子,進化成神的目標,不就是為所欲為,自由自在么?

三日後,來到風神族世界,一個狂風世界,風神族可以融入風中。

「老祖和聖火老祖去地球了,追趕星空戰艦去了。」一頭風神獸獃滯地回復。

「星空戰艦?來的真巧,那就先把族群沒了,再去滅了那兩隻老傢伙。」何凡再次布下大陣,將風神族給滅了。

同樣的一幕呈現,不忘逼問出風神族的進化法,抽取風神族骨骼,提煉一番,融入神座之內,煉製風火神座。

基因數據+4!

看著風火神座,何凡滿意地點點頭。

「這個瘋子,所過之處,寸草不留。」冰漣漪看著全滅的風神族,嘆息道。

「廚神,好樣的。」天書之靈豎起大拇指,稱讚道:「乾的漂亮,不過,我覺得你還需要多收集一些進化法,我都看過了,現在還不夠為你打造進化法。」

「好。」何凡點點頭,對於天書之靈,他暫時還不是很相信,到時若是改造的進化法不適合,第一時間弄死這玩意,然後自己創。

狂暴逆襲 看著天書之靈,一人三獸陷入沉默,這天書之靈,殺性比何凡更重,更仇恨萬族,之前還建議何凡,直接將他們弄死,只是被何凡拒絕了。

「走了,去看看星空戰艦,之後就可以回萬界了。」何凡看著死寂的風神族世界,淡淡地道。

再次花費三日時間,返回地球,何凡抓捕一個進化者,詢問星空戰艦的消息,通道已經建成,只需要兩天,就能抵達星空深處,是幾位道主一起建立的。

這次的道主有點多,白鶴族,聖木族,大地族,風火兩族,五尊道主強者,冰雪族和神鱷族沒有派道主過來,他們打算再等等。

細心探查,不難查出白鶴族道主的死因,萬族團滅在地球,這換了誰都得謹慎一下。

而真正讓萬族沒有第一時間絕滅地球,而是前往星空的原因,是因為有消息傳出,星空戰艦散發過諸神之力!

諸神之力波動了幾次,誰也不知道,他們清晰感應過的,就有兩次,現在五位道主都去了星空,聽說已經找到了星空戰艦蹤跡,即將追上。

「星空!」何凡面色陰冷,問清楚通道所在,帶著他們前去星空,趕往星空戰艦所在。

冰漣漪和三獸沒說話,冰漣漪和鱷通天,大黑牛希望何凡死了最好,但何凡若死,他們怕是也會死,至於白靈兒,她這隻小老鼠表示,何凡活著最好,反正轉移目標不會轉移到鼠族上去。

鼠族隨時都有滅族危險,也不在乎是不是跟在何凡身邊。

……

兩日後,星空之中,一艘戰艦避開隕石,星辰,快速往前往飛去。

「龍子,他們什麼時候能到?」風裡希,耶和華凝重地看著一頭幼龍。

龍蛋破殼,是一條龍族幼崽,不過這幼崽很不凡,具有一頭老龍的完整傳承,體內藏著一絲諸神之力,可以借用這絲力量,與龍族取得感應。

「快了,應該很快就能到了。」幼龍滿臉凝重地道:「只是,道主突然增加到五位,不知道他們能不能擋住,龍族再派人來,也來不及了。」

「不知道小凡凡怎麼樣了。」柳清緣和秦薇面露憂色:「當初小凡凡擋下那麼多天人神魂,我看見他身軀都裂了。」

「何凡他會沒事的。」風裡希安慰一聲,又寒聲道:「等我們去了龍族,提升實力,就找這些族群,一一討回來。」

「何凡的事情,還有地球留下的族人,這些,我永遠不會忘記。」師夢桐面容堅毅:「等有了實力,一定要殺光他們。」

「他們來了。」耶和華面色凝重地看著外面:「五尊道主。」

「他們也到了。」龍子沉聲道:「我們先走,最遲一天,龍族大軍就會到來,讓他們拖住五位道主。」

「又是這種讓朋友拖住敵人,我們逃走的事情。」師夢桐握緊拳頭,咬牙道:「此後,我絕不允許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星空戰艦之外,五位道主降臨,正要出手攔截星空戰艦,虛空撕裂,一股寒氣散發而出,一輪彎月從裂縫中飛出,寒氣冰封星空:「廣寒之前,誰也不能殺一人!」

「哪來的強者?」五位道主神情一凝,陰冷地看著彎月:「道主初期?憑你還保不住他們。」

「那加上吾呢?」

一道熾熱氣息席捲,隕石瞬間化為灰燼,一輪烈日旋轉而出。 烈日,彎月,日月同現,冰火之力席捲,兩極之力竟是相互融合,沒有相剋。

「廣寒,嫦月!」

「金烏,帝命!」

「阿彌陀佛。」一聲佛號響起,一位中年佛陀緊隨而來,蓮台加身,袈裟閃耀濃郁佛光:「佛門,釋明。」

「還有吾等。」又是一位位進化者踏出,天人之威浩蕩,道紋閃爍,五尊天人四級同時到來。

「三位道主初期,四位天人四級,地球竟還隱藏著這股力量。」五位道主微微一驚,卻並未放在心上,在他們眼中,這點力量還擋不住他們。

天人四級,他們帶來的更多,道主也比他們多兩位,這一戰,他們有絕對的勝算。

「殺!」

五位道主冷喝一聲,五道神光同時撕裂虛空,籠罩而下。

「殺!」

同樣一聲冷喝,廣寒,金烏,佛者,三大道主出手,硬擋五位道主:「你們快走,吾等擋下他們。」

「快走。」戰艦內,龍子催促道。

「他們能擋下么?為了我們,請出三位道主,五位天人四級,值得么?」風裡希握緊拳頭,喃喃低語。

「這本就是你們天庭之人。」龍子沉聲道:「龍族一直有部分力量不顯,就是為了守護天庭傳人成長,這次他們先來,龍族大軍在後。」

當宅女撞上高富帥 「天庭。」耶和華輕嘆:「不知上帝一脈,還有沒有傳人在世,走吧。」

戰艦劃破星空,再度遠行,五位道主有心想追,三位道主死死攔截,不讓他們前進一步。

「你們擋不住的!」白鶴道主神光橫掃,絞殺廣寒之力:「道主初期,你們還太差了!」

「你們是人族?」聖木道主目光冷冽,化作一株通天古樹,紮根虛空,樹枝橫掃三大道主:「能夠讓你們暴露,看來秘鑰真在戰艦之內。」

「再不閃開,就宰了你們!」聖火焚燒,一道道聖火獸虛影攜帶聖火,硬抗太陽真火。

風之力,大地之力,五位道主同時出手,星空動蕩,附近星辰搖顫,無邊力量席捲,巨大樹枝抽動,粉碎廣寒,落在嫦月身上。

噗嗤

嫦月身形一顫,口濺朱紅,身形爆退之間,彎月旋轉而去,斬向古樹。

「你太弱了。」通天古樹冷喝,樹枝萬千,釋放一道道聖木之氣,宛如利劍,絞殺彎月。

在場五位道主,沒有一位是道主初期的,其中白鶴更是道主後期,其餘四位全是中期。

何凡斬了道主初期白鶴,白鶴族直接派了道主後期前來,不僅要拿到天庭秘鑰,還要將何凡解決。

神光破空,三位道主完全擋不住,血灑星空,天人四級無法插手,他們一樣陷入險境。

「這樣我們根本拖不了一天。」嫦月抹去嘴角血跡,帶著一絲陰寒地道。

「拖不住也要拖!」金烏帝命面色冰冷,太陽真火繚繞,化身一隻巨大的三足金烏,噴吐太陽真火,阻撓敵人。

「阿彌陀佛,佛法無邊。」釋明綻放無量佛光,一掌落下,手掌無限放大,竟是要將五大道主同時籠罩在內。

「你的掌中佛國,也敢對吾等用出?」白鶴冷笑一聲,口中金光爆閃,劍光劃破星空,瞬間射入佛掌之內。

「哼。」

一聲悶哼響起,釋明嘴角溢血,佛掌飛速縮小,想要以掌中佛國強行鎮壓,但雙方差距太大,神通瞬間被破。



彎月橫飛出去,裂紋密布,廣寒之力寸寸崩碎,嫦月再度受創。

另一邊,金烏同樣不好受,太陽真火直接被風火之力壓制,金烏之軀多了數道傷痕,金色血液不斷滴落。

「你們儘力了,下去見你們先祖吧!」白鶴冷喝一聲,翅膀拍打,無盡劍光閃耀而出。

「殺,送他們去見天庭那群死鬼。」

聖木之力,大地之力,風火之氣,五大道主聯合一擊,威能驚天,搖顫星辰,一些小星辰只是餘波,都無法承受,瞬間布滿裂痕。

「擋住!」三位道主齊喝一聲,廣寒,太陽,佛力,三種力量匯聚,形成一道巨大屏障,他們不能退,他們若是退,五位道主的力量,就會轟中星空戰艦。

短短時間,星空戰艦飛行不算遠,五大道主殺招,絕對能追上。

轟隆隆

恐怖力量轟擊,餘波席捲,附近小星辰炸裂,各種光芒爆發,如煙花一般絢爛。

屏障破裂,三位道主首當其衝,神血揮灑星空,神軀滿是傷痕,彎月,太陽也徹底消散,讓他們再度受創。

餘波波及範圍太廣,再加上星辰爆炸,竟是將遠處星空戰艦波及在內。

「擋……」

三位道主厲喝一聲,血水噴涌,不顧傷勢,再催神力,就要擋下所有餘波,卻見星空震動,風火之力撕裂虛空,一股無上神威爆發,餘波頓止。

「什麼人?」五位道主面色凝重,這股神威,絕對到了道主頂峰,地球還藏著這種強者?

「他們認不出來,風火二族,你們也認不出,本神這張寶座么?」風火神座之上,何梵谷坐在上,漠視風火二族:「以你二族全族打造,不知可還入爾等之眼?」

「你滅了我全族?」風火二族老祖面色大變,雙目充血,死死地瞪著他。

「不錯,風神獸和聖火獸的味道,還是如以前那般美味。」何凡面露不舍:「可惜,今日之後,諸天萬族再無風神族和聖火族了。」

「孽障,我要殺了你!」 太古吞噬訣 風火二族老祖瘋狂了,他們在星空找戰艦,結果這傢伙跑去將他們老窩給抄了,還是乾乾淨淨,一個崽都沒留的那種。

「此人是誰?」聖木老祖面色冰冷,他一直在星空尋找,還未見過何凡,只是聽人說地球上的族人,被廚神何凡給殺光了。

「廚神,何凡。」何凡悠然回道,看著瘋狂的風火二族老祖,緩緩從座位上站起:「神,賜你們全族團聚的恩典,跪領吧!」

「殺,你個孽障,不殺你,本座絕不活著!」聖火老祖咆哮著衝殺而來,風神獸同樣滿臉猙獰。

「孽障,吃我白鶴族,本來找不到你,竟敢跑出來,必殺你!」 撒旦的復仇新娘 白鶴也衝殺而去。

「我大地族的仇……」

「我聖木族的兒郎……」

「這傢伙到底殺了多少?這五個種族,都殺過?」嫦月三位道主都迷了。

「你們,退下吧。」何凡收起風火神座,一步踏出,戰力全開,太極貢丹橫亘虛空,無盡刀芒顯化,獨對五大道主:「不活著?神都沒打算讓你們活著!」 「何凡,他果然沒死!」星空戰艦內,風裡希等人驚喜地看著突然出現的何凡。

「小凡凡,他這麼強了?」柳清緣和秦薇等人震驚地看著外面,一人獨對五大道主。

「剛才他說,他滅了風火全族?」邪子神色古怪地道。

「還吃過白鶴。」

「這五個種族,都殺過。」

「這才多久,這傢伙幹了這麼多事?」

「咳,觀其實力,怕是已經到了道主頂峰。」龍子輕咳一聲,說道。

「道主頂峰,難怪能一對五位道主,滅掉風火二族了。」玄均老道恍然道,緊接著問道:「龍子,我們還走么?」

「不用走了,有一位道主頂峰在,就算是斬不了這五個傢伙,也足以保下我們了,我們就在這裡等龍族大軍到來,到時挨個清算。」龍子冷笑道。

「龍子的意思是,小凡凡打得過這五個傢伙?」秦薇驚喜地道。

「當然可以,除非對方有強大神器,否則,五人聯手,頂多打平,絕對打不過何凡,而我們這邊,還有三位道主,雖然受創,但騷擾一下還是可行的。」龍子說道。

「小凡凡,給我錘死那棵樹,好幾次差點被吃了。」一聽打得過,秦薇連忙叫道,順便將聲音擴散出去。

五位道主出手,刀芒無盡橫空,斬滅一道道樹枝,風火,秘法之眼時刻開啟,窺視五位道主道紋。

「神,答應了。」聽聞秦薇的話,何凡回應一聲,身軀暴漲,化作百丈大小,刀芒斬落,神威無雙,聖火直接被磨滅,風之力化為一空。

樹枝橫掃而來,刀芒絞殺,樹枝瞬間崩滅,通天古樹連忙收縮。

道主後期的白鶴,操縱萬千劍光,破滅刀芒,卻見,一道刀芒撕裂隕石,直斬而來。

轟然一爆,刀芒和劍光同時崩滅,白鶴巨大身子顫動,一縷刀痕烙印在胸前,羽毛被斬斷不少。

「道主巔峰,廚神何凡。」三位道主目光凝重地看著交戰的身影,他們也沒料到,地球還能跑出個道主巔峰。

他們這些天庭傳人,最強的也就一位道主後期,還在族群坐鎮,沒有到來,地球殘缺傳承,也能修鍊到道主境界?

「白鶴,還不拿出你的神器。」聖木老祖冷聲喝道。

白鶴瞥了他一眼,長嘯一聲,一道金光閃耀,撕裂星空,竟是一座殘缺的寶塔。

基因數據+4!

Prev Post
要是你們有了孩子,我跟你爸現在還年青,還能幫你們帶帶。你總說讓我們別工作,卻又不給我們找點事情做,閑著也很無聊的。等你有孩子了,我們就有事做了。」
Next Post
「我要走了,既然出來了,我打算到處去看一看。」小白說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